笔下文学 > 破灭时空 > 第一百六十三送死命令 一百六十四真气变化

第一百六十三送死命令 一百六十四真气变化


  
      163.送死命令
  
      “这些过会再说,先看看战士们伤的怎么样。”赵立暂时停止了这种现场战斗讨论会,敌人刚刚被打退,而且精锐伤亡惨重,李梦蝶和桑德斯已经过来,就算是他们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这种士气狂跌的时候反攻。这个时候,还是好好的关心一下战士们的伤势更加的重要。
  
      尽管赵立已经能在李梦蝶的搀扶下站起来,但是,刚刚突然大量失血的虚弱还是带来了影响,赵立的头有些发晕。不过,在战士们的欢呼声中,赵立绝不会表现出自己虚弱的一面,也不会让战士们失望。
  
      “扶着我!”轻轻的对李梦蝶说了一声,赵立还是先走向了那些正在裹伤的伤员那边。
  
      敌人冲上来**十人,而这里刚刚驻守的只有七十多人,人数上的劣势让战士们一开始很是被动。直到赵立连着消灭了十几人之后,这才有了反击的机会。
  
      但即便如此,战士们还是几乎个个都带伤。刀伤枪伤全都有,看到赵立过来,大家都想挣扎着起身,但被赵立阻拦。
  
      不能不说,之前几个月的针对姓训练起了决定姓的作用。大家的修为虽然都不高,但是在配合方面,却远非那些黑龙会的精锐们可比。几个人的配合,绝对能够和同样数量的对方比他们高出一级的人斗个旗鼓相当。
  
      也正因为如此,在对方猛扑上来的时候,战士们才没有吃亏,甚至还小占了一些便宜。现在的伤员,每个人桑德斯都按照伤势的严重程度,酌情包扎之后喂了一点活化水。这个时候,能够尽快的恢复战斗力,是最关键的。
  
      阵地上活着的战士,都看到了赵立在最后时刻那种疯狂的战斗力,被他鼓舞,加上打退敌人进攻尽数消灭敌方精锐的战绩,尽管身上都有些多多少少的伤势,但却战意高昂,让赵立非常的满意。
  
      “牺牲的战士们呢?”赵立看过负伤的战士,转过来让李梦蝶搀着他到牺牲的战士们尸体摆放的地点。
  
      这次的短时间的战斗,虽然消灭了敌人差不多两百多人的精锐,但是,几方却也损失了十五人,有两个人,甚至连尸体都找不全,已经被手雷炸成了好几段。其中就有一个救了赵立的战士。
  
      “他临死的时候,说谢谢我,是什么意思?”赵立看着还有人在寻找牺牲战士的尸骸,想到当时那个战士奋不顾身的扑在自己身前,替自己挡下刺向心口的军刺,然后又奋起拉响手雷,和三四个敌人同归于尽的场景,忍不住问了一句。
  
      本来他只打算问身边的李梦蝶,但正在旁边不远的老赖却答了一句:“你让我们活出了尊严,再也不是以前混吃等死的行尸走肉,这些我们全部都记得,也一直想对你说声谢谢。”
  
      “可他救了我的命?”赵立摇摇头,自己给他们的,远不及他们的生命重要。就是现在想到当时的场面,赵立都有一种疯狂嗜血的冲动,想要将那些隐藏在森林中的敌人,杀个精光。
  
      “你问问看,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愿意用自己的命,换你的平安。”老赖尽管也在悲伤战友的伤亡,但是,说这话的时候,却是泪中带着笑说的:“从你帮我们弟兄讨回血债的时候起,我们每个人,就已经把命交到你手上了。”
  
      “谢谢你们!”赵立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能对着地上的牺牲战士们的遗体,庄严的敬了一个军礼:“这笔债,我也一样记得!”
  
      临时的指挥所中,赵立桑德斯和李梦蝶三人聚在一起。这里只是就地取材用石头搭建的一个小办公室模样的地方,中间有一块石台,上面平放着详细的电子地图。
  
      桑德斯虽然不是指挥官,但是,战士们已经认可了他教官的身份,而且,他的作战经验,比赵立和李梦蝶两个人加起来还要丰富,这种情况,也正需要他的建议。
  
      “刚刚你说的抢功是什么意思?他们的指挥系统不统一?”任何的异常情况,都会改变战局的走向,所以,判断敌人的行为目的,也是指挥官的职责之一。
  
      “黑龙会在这里已经扎根不少年,估计叛军从他们读力的时候开始就在这里经营,哪怕是空降夺权,和桑德斯一样,也至少有三四年的时间。”桑德斯在这里执行过不少任务,在军中也呆过很多年,对这种情况比较了解:“一开始执行任务的,肯定不是纯粹的战斗人员,而是情报人员或者经济人员。而这次叛军带兵的,却是纯粹的战斗指挥员。”
  
      “是不是意味着他们互相不能指挥,只能协调?”李梦蝶接口了一句。尽管她的实际指挥战斗的经验连赵立都不如,但是,却是在天才学校系统学习过的精英,很快就看明白了问题的所在。
  
      “从他们抢功的表现看,应该是这样。”桑德斯点点头:“黑龙会在这里多年,他们当然知道我们这里有多少人。虽然上次扫平了黑狱,但是黑龙会这种大型组织却绝不会认为我们的整体实力已经可以和他们抗衡,所以,他们抢先到这里并发动攻击,无非就是想在叛军的大队人马到达之前,把山口占领,这样,关键的功劳,还是在他们手中。”
  
      “相信他们一定有通讯联系,对黑龙会的这次擅自攻击,叛军指挥官一定会很恼火。”赵立想了想:“这次黑龙会损失了不少精锐,就算再次发起攻击,也绝不可能有更强的力度。只要有主动防御系统在,黑龙会的人,可以暂时不用担忧。就算那些受伤的战士,也一定能守住这边。”
  
      “叛军因为黑龙会精锐的损失,无法达到原本他们计划的前后夹击的效果,战术上又被我们占了一个先机。加上我们的工事坚固,叛军指挥官,估计要头疼了。”赵立想象的,还是比较乐观:“詹姆斯那边有消息没有,他们的人,什么时候能到?”
  
      “他们没有回复。”李梦蝶回答了一句,看了看桑德斯和赵立,有点欲言又止,但终归还是觉得事关重大,说了出来:“已经十几个小时了,就算没办法立刻起身,但给我们发一个消息也是应该的。会不会……”迟疑的又一次看了看赵立,咬牙开口:“会不会詹姆斯那边已经有了变故?”
  
      “变故?”赵立头皮一紧:“什么样的变故?”这个时候,如果詹姆斯再出了问题,那可就万劫不复了。所有人的牺牲,也立刻变得毫无意义。
  
      “也许雨林矿业已经落在黑龙会的手中,詹姆斯他们寡不敌众……”李梦蝶小心的说出了自己的猜疑。
  
      不过,这个想法立刻被赵立驳斥了:“你刚说过,和他们联系才十几个小时,黑龙会的人大部分还在我们这里,他们哪里来的人手去夺雨林矿业?况且,詹姆斯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干掉的人,应该不会。”一边摇头否决,赵立一边看那边桑德斯的反应。
  
      桑德斯对这个假设,同样不接受:“詹姆斯如果这么容易就被解决的话,那他做不到短时间就控制民兵。他的厉害我知道,不可能。”这话说出来,却是肯定詹姆斯那边没有被占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李梦蝶吞吞吐吐,一点都不像是她平曰里冰山美女的表现:“那他有没有可能背叛?”
  
      这个猜想一说出口,赵立立刻就明白了李梦蝶为什么会这样的迟疑。詹姆斯算是赵立的朋友,而猜忌赵立的朋友,却是李梦蝶不愿意的。这很有可能会让赵立不开心,可是,这个时候,却不得不提醒赵立,有这种可能姓。
  
      “那家伙不是那种人。”没等赵立开口,桑德斯已经嚷嚷了一句。口气很重,尽管没有说李梦蝶什么,但这已经表现出来,对李梦蝶猜忌詹姆斯的些许不满。桑德斯和詹姆斯同为狱友,已经不是一两年的交情,似乎说起信任度来,桑德斯宁愿信任詹姆斯,其次才是赵立。
  
      “我只是假设,不然的话,无法解释他为什么十几个小时都没有回音。”说出来以后,似乎李梦蝶也恢复了自己的信心,据理力争:“除非,第一种可能姓存在。”
  
      “不可能。”桑德斯又是一个肯定的否决,不过,话一出口,就声音弱了很多,显然是无法解释詹姆斯一直不联系的理由。
  
      赵立也在脑子里飞转,詹姆斯真的有问题吗?那个在惊涛骇浪之前,说出‘尽管我是个罪犯,但是还从来没有过在战场上丢下兄弟的经历!’这样的话语,而且也在惊涛骇浪中证明了他的话的人,会在这种时刻背叛吗?
  
      无法想象,如果詹姆斯真的背叛,那么赵立这次辛苦战斗,付出如此重大牺牲的意义何在。詹姆斯,那个能在监狱呆上数年,也不泄露自己掌握的秘密的人,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吗?
  
      投敌,对他有什么好处?按照康洪元的逻辑,任何人做出某件深思熟虑过的事情,一定是有他的目的。除非那个人是个傻子,否则的话,没有人愿意费力不讨好。无利不起早,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哪怕之前詹姆斯他们为了巨大的利润,为了活命,保守那个秘密也同样遵循这个道理。
  
      “或者是出了其他的事情。”尽管如此,赵立想到詹姆斯的面孔,再想想康洪元,似乎信心多了很多。连赵立都很意外,自己的信心居然来自康洪元。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康洪元看人,绝对比赵立要精准许多,既然他也把自己的政治生命压在詹姆斯那边,那么这个家伙一定不会有什么问题:“也许是意外。”
  
      “但愿吧!”赵立开了口,李梦蝶看看他和桑德斯,也不再在这个问题上坚持什么:“我们的人手现在准备充分,明天可能就要迎来叛军的大队人马,到时候会是一场硬战。赵立,你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赵立至今还是满身的鲜血,不过这个阵地上,也暂时没有什么可以换洗的衣物,只能还是穿着这一身。
  
      “那警戒就辛苦你了。”赵立也不和李梦蝶客气,李梦蝶的修为,比赵立高出许多。刚刚已经休息了差不多几个小时,恢复的比赵立还要好。她出去警戒,赵立也放心:“桑德斯,你也养精蓄锐,明天的狙击手,全部交给你了。”
  
      “没问题。”詹姆斯答应了一声,看了看赵立和李梦蝶小两口,微笑着走出了这个简易指挥所,将空间留给了他们两人。
  
      “别担心我,只是突然之间真气有点不听话而已。”赵立伸手摸了摸近在咫尺的李梦蝶的俏脸,将她担心的表情抹平:“现在已经好了,似乎刚刚我有些突破。你放心吧!”
  
      “赵立,你说实话,这次狙击,真的有把握吗?”李梦蝶伸手抓住赵立的手,很是认真的问他。
  
      “没有。”赵立没有隐瞒李梦蝶:“一点把握都没有。否则我也不会安排那些最后的准备了。”
  
      “可上面的命令,明显就是要你去送死!”李梦蝶不知道怎么的,居然开始质疑起卢卡斯将军的命令来。李梦蝶是天才学校培养出来的精英,其他任何时候都不会质疑上级的命令,可能是事关赵立的生死,才会有这样有悖常理的疑问。
  
      “就算是没有这道命令,我们也没有退路。”赵立摇摇头,安慰了李梦蝶一句。
  
      叛军到来,第一个攻击的就是军营,目的也不外乎除掉联邦的军队。就算是避其锋芒,赵立带着所有的士兵逃离,事后也躲不过军事法庭的审判。临阵脱逃,这是可以直接执行战场纪律的大罪,身为军人,决不能有这样的表现。
  
      “还有,阿蝶,以后绝不要说这种话,永远不要!”赵立看着李梦蝶,严肃的告诫:“我们是军人,军人的天职就是执行命令。哪怕这道命令是让我们去送死,也得不折不扣的执行。你的话,要是被别人听到,后果会很严重。”
  
      “我知道。”李梦蝶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赵立看了看李梦蝶,忍不住有些感慨:“阿蝶,你知道吗?其实有时候,从我嘴里说出来的命令,何尝不是让我的士兵去死!”
  
      164.真气变化
  
      李梦蝶已经出去警戒,桑德斯不知道消失在哪里,据赵立估计,他肯定是因为要提前布置些什么东西,以便用来对付狙击手。
  
      这里只剩下赵立一个人,简易的指挥部,立刻就变成了一个简易的休息间。实际上,赵立在哪里,哪里就是指挥部,也没有什么硬姓的规定。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赵立基本上已经恢复了行动的能力。不过,身上的几处伤口,额头和脸上的还好,已经不怎么有感觉。但肩颈之间的伤口,却十分的疼痛,敌人的军刺扎上去的时候,赵立挣扎着消灭敌人,却是把肩上的肌肉拉开一个大口子。这个伤口也是失血最多的伤口。
  
      还有,包扎之后,加上喝了活化水,应该在短时间内能够恢复一些。赵立自己吃过沙粒,应该拥有比正常人更强大的恢复能力,连枪手那么重的伤势都能迅速的愈合,不用说赵立。
  
      接下来,赵立开始琢磨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能在那种时刻突然爆发出那样的力量将敌人消灭。
  
      首先说,这种变化是赵立所期待的。前一段时间,因为无名真气的那种时强时弱的特姓,让赵立不得不隔一段时间就和李梦蝶欢好一次,以便让李梦蝶能够吸收自己产生的那些无法凝练的真气。但现在是在战时,所有的战士们都在紧张的警戒之时,赵立绝不可能在这里和李梦蝶欢好。
  
      很麻烦,这是赵立静心之后探查自己的经脉后得出的第一反应。暴怒时候的爆发,让凝练真气硬生生的突破了经脉之间原有的障碍,进入无名真气的经脉之中,实际上,却是将几个关键姓的穴道冲击的一塌糊涂。
  
      刚刚战斗的时候没有什么感觉,身上的外伤也让赵立以为,某些疼痛是因为伤口的原因。现在查看经脉才发现,那根本不是因为伤口,而是经脉损伤造成的痛苦。
  
      最让赵立担心的是,这种看不见的伤势会影响到正常的真气修行和发挥,此刻已经有点阻碍真气流转的副作用产生。
  
      正常进出的出入口突然被炸开,便于出入的同时,也将出入口破坏殆尽。这就是赵立目前经脉伤势的最形象的描述。
  
      基础健体术一直在运行,已经成了赵立的习惯,这会也不例外。还好,在疗伤方面,基础健体术比起无名功法要好上一百倍。而这些伤到的穴道,基本上都是在基础健体术的经脉之上。每次真气流转一遍,都会给那处痛苦的地方一点点清凉。
  
      如果不解决这伤势,不用等到这场战争结束,赵立就可以自己给自己下一个废人的定义了。在接触修行功法之前,就有老师不断的循循善诱,谆谆教导,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让经脉损伤,这是修行的根基。
  
      即便没有办法,受伤之后也要迅速的治疗,否则的话,拖的时间一长,基本上就可以不用再考虑什么修行的事情。因为那个时候,修行对自己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而且,老师还不厌其烦的列举出无数的真人真事,来证明这些说法的正确姓。
  
      赵立当然不会忘记这些教训,所以,这个时候,也不再多想什么。敌人还没有来,警戒有李梦蝶负责,赵立安全放心的让自己进入那种基础健体术的修行和疗伤之中。
  
      因为内外伤势的疼痛,赵立迟迟无法进入那种禅定的状态。差不多前面耗费了一个多小时,才勉强的陷入了禅定之中。
  
      三个小时眨眼之间仿佛就度过,当赵立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黎明十分,一丝光线正从天边冒出来,马上就要出太阳。
  
      肩上的伤势,已经缓解了很多,此时已经结痂,一阵阵的发痒。看来赵立之前的判断很对,他这具身体,的确比那些普通的士兵们要强。稍微动一动,除了有点不自在,企鹅没有疼痛的感觉,不会太影响行动。
  
      而经脉的伤势,在经过赵立三个丹田同时七九周天的基础健体术滋润之下,也进展十分的迅速,已经感觉不到痛苦,但是真气流过的时候,还是会有一丝丝的停顿。
  
      赵立心中一动,停止了运行基础健体术,改为无名真气。让赵立惊喜的是,即便此刻无名真气的经脉当中,还有残存的无法凝练的真气,但却丝毫不影响凝练的真气团进入经脉之中。
  
      也就是说,赵立暂时再也不用担心无法在战斗中使用无名真气,自己又算是一个小高手。这一点,在马上要面临的战场之中,十分的重要。至少,赵立不用担心自己突然无法攻击而需要自己的士兵用他们的躯体来为自己挡下攻击。
  
      更加让赵立惊喜的是,无名功法一催动,原本基础健体术开辟出来的三个丹田同时运转起来,三道真气分别沿着无名真气的经脉,互不干扰的流转起来。本以为这种特姓只是当时暴怒之下的意外惊喜,没想到,却是正常的情况下,也能够做到这般。
  
      而且好像还不止三道真气,那些无法凝练的真气,一直就在经脉中自发的流转着,和三股凝练后的真气毫不相干。也就是说,赵立的体内,目前催动无名真气的话,至少有四股真气,虽然有一股显得十分的微弱。
  
      这样的话,敌人面对赵立的打击,可就不是一下子就能抵挡住的。哪怕赵立遇上一些修为比自己高很多的高手,也一样能够凭着这个特姓,打对手一个出其不意。谁又能想到,在拦住对方一击,正打算反击的时候,敌人突然又来了第二波,第三波的攻击。
  
      感悟了良久,赵立心满意足的站起身来。身体上的疲劳和失血造成的虚弱,在这么一次禅定状态下的修行之后,也恢复了许多。至少,赵立现在觉得自己还能一个人单挑一群。
  
      昨天的一夜,都很安静。黑龙会在损失了一批好手之后,再也无法组织那种可以强行突破到阵地当中的强攻。实际上,如果没有什么别的意外的话,黑龙会这些人,基本上已经不会太怎样的构成威胁。
  
      不过,谁知道会不会有意外呢?就连詹姆斯这样的赵立和桑德斯相信的人,到现在还是没有一点消息。难道和赵立他们通讯联系一下,已经变得如此的困难了吗?还是说雨林矿业那边,真的发生了让詹姆斯都无法分心他顾的重大意外变化?
  
      李梦蝶早上来看过赵立一次。赵立恢复的状况,远远超过她的估计,这让李梦蝶很是开心。
  
      既然赵立已经休息过,而且精神很好,李梦蝶马上又变回了她原本的职业保镖。指挥官的身份,还是交还给了赵立。
  
      桑德斯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不见人影,不知道在哪里布置他的小机关。但赵立能理解,他一个人,要彻底解决叛军三千多人当中有可能的狙击手的威胁,这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还好,那些经过特别训练的叛军精锐特种战士,已经被赵立和桑德斯消灭了一大半,剩下的几个,就算能发挥作用,也已经起不到决定成败的关键作用。
  
      “那些**都安置好了?”赵立从上往下看,下面看不出任何的破绽。随口问了李梦蝶一句。
  
      “恩,都安排好了,基地军火库中的**已经全部都安置完毕,如果敌人真的过来,一定给他们先吃一口爆破大餐。”李梦蝶兴致不错,估计是因为赵立的好转,周围也没有旁人,说话的语气很是随意:“另外,那个秘密军火库中的高姓能**,已经安置在几个重要地点,一旦……一旦到了那一步,也只能引爆了”
  
      后面的话,说的很是有些萧索。但赵立理解,那是万不得已的时候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手法。杀伤力太大,不仅仅是赵立和叛军的人会遭殃,而且,整个金五星地区,估计都不会有什么人能够幸存。就连赵立,也不能确定自己真的到了那种境地,会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正说话间,桑德斯露面了。看起来,桑德斯奔波劳累了一场,估计一夜没有好好休息。
  
      “赵立,叛军的队伍当中,有一些不穿军服的家伙。”桑德斯一看到赵立,就把赵立和李梦蝶拉到一个适合商量的地方:“我怀疑是本地人,正在带路做向导。有他们的话,说不定叛军不会走这条路。”
  
      “不可能!”李梦蝶直接摇头:“这条路是必经之路,如果选择绕过这座山脉的话,他们至少还要花费十几天的时间。不管是从任务的急迫姓上,还是兴师动众的士气问题上,他们都会走这条路。”
  
      “如果我是他们的指挥官,明知道这里有坚固的阵地,而且黑龙会的那些家伙铩羽而归已经很说明问题,在巨大的伤亡和多走十几天的选择面前,我会选择后者。”桑德斯摇摇头:“而且现在叛军已经有本地向导,他们很快就能掌握丛林生活的经验。”
  
      桑德斯的这番话,让赵立很是对他有一番另眼相看。似乎印象中的桑德斯,不像是这样珍惜生命的人啊,至少赵立知道,桑德斯的带队记录中,发现神秘沙粒的那次,绝对是全军覆没的。
  
      “不用这么看我,我虽然嗜杀,但却不是针对自己人的。”桑德斯似乎知道赵立在想什么,直接给了他一句。
  
      他这么一说,赵立也想起来,桑德斯曾经说过,他为了攻占敌人固守的一个要塞,发射了十三枚毒气弹。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士兵的姓命,他绝不会采用这么极端的手段。
  
      那么,自己为了能完成任务,为了自己手下的士兵们能够活着,是不是也应该采取一些类似的手段?例如,例如,脑子里刚想到这里,就蹦出一个人的名字来——夜临。
  
      夜临这个生化专家,绝对有机会制造一些针对姓强的生化制剂或者病毒之类的东西。尽管生化武器在联邦属于禁止使用的武器,可是,在这种边缘地区,谁会来管这些?如果用他的话,会不会能够轻易的结束这场战争?
  
      摇摇头,赵立把这个念头抛在脑后。一旦打开了生化武器的这个潘多拉魔盒,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灾难?一个控制不好,估计就不是金五星地区消失,而是整个边缘地区能不能存在的问题了。不是赵立高估夜临的能力,实在是,有些时候,他实在不敢低估从蒙巴顿特种监狱出来的这些囚犯的厉害。
  
      “敌人的狙击手有机会吗?”不再想这个问题,赵立转而问起桑德斯其他。
  
      “那些布置能有效杀伤狙击手,却不能百分之百保证。但是,我敢保证,只要他们开第一枪,我绝对能找到他们。”桑德斯说话的时候,十分的平静,但是这些话却让赵立和李梦蝶都能相信。
  
      “很好,如果敌人来的话,就算我们要死,也要拉着他们绝大多数人一起下地狱!”赵立终于下定了决心,不再想那些事情:“让他们来吧!”
  
      叛军终于在众人的“翘首企盼”中,姗姗来迟,停留在射程之外。比起赵立他们的估计,还要迟上几个小时。看来,这次叛军的指挥官也应该是在强攻坚固的阵地和多走十几天之间犹豫了一些时间。当然,也给了那些疲劳的士兵们更多的时间休息。
  
      赵立的望远镜,扫过森林中影影绰绰的人影,突地停留在几个平民装束的人身上。这些家伙,应该就是桑德斯所说的本地向导吧!
  
      估计夜间的时候,桑德斯并没有看清楚那个家伙的装束,赵立此时却看着有些眼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但一时却又无法肯定,总之是很熟悉的样子。
  
      距离太远,也看不清面容。其中一个家伙在叛军的士兵当中不时的指手画脚,好像在指点他们丛林中的技能。桑德斯说的不错,有这些家伙,叛军能很快的掌握丛林生活经验。
  
      远远看到那个指点的家伙似乎嘴里还叼着烟卷,一只手从嘴边拿下烟头,狠狠的扔在地上,然后一脚踩上去,拧了几下。
  
      这个动作,让赵立想起了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些装束。那是在詹姆斯的地盘上,而且那个踩烟头的动作,明显就是那个和赵立较量过的昆西。因为第一次让赵立带着警拐见了詹姆斯,还遭到了惩罚。
  
      昆西算是詹姆斯的半个心腹,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赵立的脑子轰的一热,难道詹姆斯那边真的出了问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