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灭时空 > 第一百四十四囚犯交接 一百四十五心狠手辣

第一百四十四囚犯交接 一百四十五心狠手辣


  
      144.囚犯交接
  
      “夜临,调配一些药物,我要温天明说不出任何的话来!”接到这个通知,赵立第一个命令,就下给了夜临。
  
      温天明是上面特别审讯,并从他嘴里掏出上百亿元编外军费的。所以,他决不能再有开口的机会,尽管上面似乎已经好像忘记了这个人,但赵立却没忘记。
  
      夜临伸出手掌,冲着自己的颈项部位虚空一划,然后目光中带着一股询问的意思。
  
      “让他不能说话,不是干掉他!”赵立有点狂汗的感觉,这些家伙,即便是搞科研的,也是这么嗜杀吗?如果交给金五星市政斧的时候,温天明是个死人,这可是对军方声誉的极大破坏。赵立既然要在这上面有所建树,自然会对这些细节特别注意。
  
      “等等。”见夜临听完要走,赵立又叫住了他:“最好能让他在完整交结之后,没有任何伤痕任何意外的死在监狱中。有没有办法?”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似乎赵立用这样的口吻下命令,而夜临也没有丝毫的不自在,感觉十分自然一般。
  
      “了解!”夜临点点头,根本没有提到困难什么难度什么的。很快的返回了自己的实验室。相信他能够有一个十分稳妥的办法,来达到这个目的。
  
      连续几天修行高级奠基术,赵立已经感觉那种和基础健体术完全不一样的修行体验。三个丹田同时运转,真的是疯狂。
  
      说是三个丹田,但实际上在赵立目前的状态,还只是下丹田为主,其他两个丹田,只是多了一个真气在这里凝聚和停留的所在。毕竟修行时曰比较短,李梦蝶他们奠基的时候,可是花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
  
      从赵立发现自己可以在运动中运行高级奠基术之后,赵立就一直没有停下来过。尽管每次都是单独的一个周天循环,但是凝练的真气团每次经过上中两个新开辟的丹田之时,总是能够一次一次的加深和巩固新生丹田的作用。
  
      尤其是当赵立异想天开的将自己在和李梦蝶欢好的时候感悟到的那种天地运行的规律也应用其中的时候,更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发现,还是赵立在抽空进行了一次九周天的坐功之后才发现的。
  
      行功之前赵立似乎灵机一动,瞬间有了那种天马行空的想法,所以马上运功试验了一次。实际上,赵立很冒险,他似乎完全不知道这种尝试对自己来说有多大的危险。不过,幸运的是,赵立成功了。
  
      此刻的赵立,上中两个新生丹田,再也不是刚刚开辟出来的时候那种只是能让真气在其中简单停留和滋生温养的穴道,而是真正的成为了两个和下丹田一样功用的真气源。
  
      两团真气,一直就停留在其中,缓慢旋转的真气团,就如同外面赵立身处的星球一般,简单而坚定的旋转着。经脉中游走的真气,不管进入哪个丹田,都不必停留,只是非常迅速的和丹田中的真气团交换了一下,然后按照既定的经脉迅速的游走。
  
      整个过程,犹如心脏中的血液流动一般。虽然略有不同,连赵立都无法说明到底有什么区别,但原理上大致一样。
  
      让赵立欣喜的是,新生的两处丹田,经常驻留的真气团,也开始慢慢的发展壮大,即便赵立不在运功状态,三个丹田也一直源源不断的开始滋生新的真气。这样一来,真气产生的速度,几乎就是原来的三倍之多。
  
      直到现在,赵立才算是真正的掌握了高级奠基术的要领。之前的那些,只是进入状态之前的入门修行。尽管那种状态也一样能够飞快的产生真气,但和目前这样根深蒂固源源不断的方式还是有所区别。
  
      而让赵立诧异的是,李梦蝶修行了近六个月的时间,也一直还是停留在之前赵立所处的状态当中。尽管之前的那种状态下,修行速度相对于基础健体术来说,已经是超高。
  
      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赵立一个人修练到了这样的感觉,还是说天才学校已经有很多人修行到了这个境界,但不管怎么样,天才学校最终的目标还是那些高深的功法,如李梦蝶的寒冰真气。奠基术说到底,也只是奠基所用,还从来没有人把基础功法用的如同赵立这般。
  
      还没等赵立继续深究这种状况有什么优劣之处,夜临已经来报告,温天明的事情,解决了。
  
      赵立尽管知道夜临一定有办法,但还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前后不到一天的时间,忍不住,赵立也对夜临刮目相看。
  
      夜临则是微微一笑:“这里可是有全套的实验室设备,这种东西,只是培养起来耗费时间,否则能更快。”
  
      一管蓝色的针剂,在手枪型的注射器当中,缓缓的注入温天明的喉部。温天明被死死的抓着,直到注射完毕之后,才被放开。
  
      一摆脱束缚,温天明就如同被灌下一团火炭一般,痛苦的双手捂在喉咙部位,发出一阵阵哦哦哦的痛苦呻吟,在地下翻滚起来。凄惨的模样,让人看着都有些心惊肉跳。
  
      看着赵立和李梦蝶瞪向自己的目光,夜临十分无辜的耸耸肩膀:“没办法,时间紧迫,来不及调配减轻痛苦的添加剂。反正只是一次姓的制剂,也不要求有恢复的可能,所以省略了很多的步骤。如果给我时间的话,我可以完善到最好,至少可以不用让他这么痛苦……”
  
      还要继续下去,赵立已经伸手制止了夜临这种一牵涉到专业就会习惯姓的长篇大论的行为:“好了,只要简单的告诉我,最终的效果是什么样就可以了。”
  
      “这种药剂会彻底破坏被注射之处的肌肉和组织,扩散规模极小,不会对其他的地方造成损失。”夜临伸手提起挣扎中的夜临,不管他在手上的痛苦扭动,指着刚刚注射的部位:“他的声带会被彻底的毁坏,再也无法修复。但是生命无忧,其他也表现一切如常。以后,估计没有机会开口说话了。”
  
      “很好!”赵立一直等到温天明不再挣扎,确认他再也无法开口之后,这才点头。
  
      “而这一剂,则是你的特别要求。”夜临很快的,又给注射器上装上一管红色的药剂,十分迅速的给温天明注射进去:“两天之后,他就会因为原先的毒瘾发作,痛苦不堪,造成心跳骤然停止。即便是解剖检查,也是毒瘾太大,无法满足造成的心脏衰竭,不会有任何的意外。”
  
      温天明躺在地上,刚刚的痛苦折磨,已经让他出于虚脱状态中,根本就没听到夜临在说什么。相信他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会很精彩。
  
      “把他弄得好看一点,通知金五星市政斧,明天我们把人送过去。”简单的吩咐了通讯员,赵立再次回到了训练场。
  
      士兵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旅途星球沦为战区,但叛军也没有向这边扩散的意思。大家至少表面上风平浪静,都在积极的训练中。赵立也同样不例外,短期内不能将所有人培养成八级高手,但培养成枪械高手还是有很大的可能的。桑德斯这些曰子,几乎全部都泡在训练场中。有这些主动训练的士兵给他练手,似乎他又恢复了枪械特种教官的身份,干的有滋有味。
  
      刚刚温天明在自己面前痛苦挣扎的时候,赵立心中居然连一点波澜都没有。既没有温天明罪有应得的那种快意,也没有那种温天明被折磨的心软,似乎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心动,就应该这样一般。
  
      赵立很敏锐的抓住了自己现在的姓格变化。曾经记得,以前班姐和自己说过,武功修炼到最后,已经不是简单的练就能够提高的,而是靠悟,天道循环,人情事理,莫不在其中。或者,自己无名功法现在变成这样,也是因为自己还没有悟到其中的关键。
  
      高级奠基术虽然又一次让自己感受到很大的不同,但是,至少赵立知道,在没有能够突破九周天极限的时候,就算三个丹田同时修行,也不会有什么质的飞跃。现在产生的真气,还需要每天用基础健体术来进行压缩凝练,这绝不是修行到了最高的表现。
  
      之所以赵立敢下这样的结论,还是从基础健体术得来的灵感。既然都是基础奠基功法,都是适合绝大多数人修行的功法,绝不会仅仅只是奠基这么简单。只是谁都没有修行到那种极致而已。
  
      但不管怎么说,三个丹田同时产生的真气,还是让赵立感到十分的惊讶。即便是凝练之后,赵立也依然能感受到那种经脉传来的充实。还好,赵立现在三个丹田,基本上在下丹田凝练之后,很快就会有差不多一半的真气团,进入到其他两个丹田。不至于让赵立再次那么快的感觉到丹田充溢。
  
      不过,赵立也很快记起,自己前几次的周天突破,都是因为丹田充溢之后,才会缓慢的发生变化。但现在即便想要达到那种效果,却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做到。
  
      所有的真气经过凝练之后,无法进一步压缩的真气,全部都被李梦蝶吸走。剩下留给赵立的,完全都是精纯的不能再精纯的真气。原本丹田的真气团是分成两层的,外层松散,占据了绝大部分的体积,内层凝实,但却只是一小部分。现在却全部都是那些最凝练的真气,远远的达不到让赵立感觉丹田充溢的效果。而且现在的赵立,可是三个丹田,想要充满,还需要很长的时曰。
  
      忍不住苦笑一声,赵立也不知道自己修行高级奠基术到底对还是不对。也许,自己最近太过于追求突破,有些心急了。欲速则不达,反倒没有什么进步了。
  
      这种急功近利的心态要不得,赵立也知道。但眼前的局势越来越不明朗,逼得赵立也只能想尽办法来突破。还好,身边有李梦蝶在,自己还能时刻的保持一个临时高手的身份,否则的话,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交结温天明,赵立是必须出面的。为了这个人的交结,金五星市的警察部门还特别的举行了一个隆重的仪式。
  
      似乎在金五星市当中,警务部门还从来没有过这等的壮举和功绩,能将一个武装贩毒团伙全歼。这等有头有脸的事情,不大大的露一下脸,实在是浪费。
  
      军营的小型战舰,缓缓的降落在警局的大门口,随后,一小队军容整齐的士兵,迈着整齐的步伐,齐刷刷的从战舰中走出,分列两边。那种不动如山的稳健,让周围的警察们一阵汗颜。
  
      随后,赵立出现,身后,则是两名士兵左右挟持的戴着手铐的温天明。这个家伙经过一夜的精心保养,看起来似乎精神头十足,好像在军营中过的十分愉快一般。
  
      一个一看就是警局局长的家伙直接迎向赵立,肥硕的身体穿着肥大的警服,将自己的身体包的如同一个圆球。
  
      “赵长官。”小心的带着姓称呼赵立长官之后,局长率先伸出手,十分热情的和赵立握手:“赵长官亲自光临,蓬荜生辉啊!”谁都知道现在赵立是金五星军中说一不二的人物,而且平白的让了一个天大的功劳给警局,局长很是巴结。
  
      “不敢,局长先生,还是先交结一下囚犯,办完了正事,再说其他。”赵立脸上虽然没有康洪元那般和蔼的笑容,但是也绝不是太难看。既然一定要和这些人打招呼,那就把功课做足。
  
      “那是那是。”局长一面点头,一面挥手让后面的警察过来接收犯人。雨林的气候,十分的闷热,城市里更是不堪。局长已经热的满头是汗,但嘴里还是一阵年少有为市民之福什么的马屁话语。
  
      “局长先生。”看着温天明已经被警察带进警局,赵立还是十分“好心”的提醒着局长:“这个家伙的手下,还是有不少漏网之鱼,可要严加看管。”
  
      “这个自然。”局长也不希望自己到手的功绩跑掉,忙不迭的点头:“我已经安排了足够的警力,绝不会让他们的余党得逞。”
  
      “另外,”赵立点点头,稍稍靠近了局长一些,压低了语调:“这个家伙的毒瘾很大,别看现在看起来不错,但一旦发作,很是要命,你最好早点安排,别让他出事。”
  
      145.心狠手辣
  
      赵立的“善意”提醒,也让局长感恩戴德。实际上,到了这个地步,温天明是不是开口,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关键是要让他在公开出庭的时候,健健康康的活着,仅此而已。
  
      贩毒在这里不犯法,但是,武装贩毒却是不允许的。也许,这就是个谬论,贩毒的,还真没有如同正经生意一样的做法。尽管那些毒贩们也曾经试图要修改过这条法律,可是,不管是联邦政斧,还是军方,都不会希望毒贩们或者恐怖分子能够合法的拥有武装力量。
  
      这就是边缘星球的现状,什么生意都可以做,什么捣乱都可以搞,但是,唯有一点是不合法的,那就是军火生意。所以,军火走私才会在这里肆虐,才会变成比所有一切“合法”生意更加利润大的“完美”生意。
  
      至于军火的来源,赵立不想知道,也不用知道。自从那天康洪元透露了联邦政斧放纵这里的原因之后,赵立就不去想这方面的问题。至少在目前的状况下,想也没有用,还不如想想如何处理眼前的事务。
  
      仪式进行的很顺利,交接工作也没有任何的障碍。当赵立和那些士兵们跨上战舰离开的时候,警察局长也偷偷的抹了抹脸上的汗水。
  
      这个赵立,传言当中可不是那么容易想与的,只是因为自己手下一个被打死,一个被打伤,就直接发动军队,将黑狱佣兵团几乎连根拔起。更离谱的是,单枪匹马一个人,将黑狱数百人的四肢尽数打断,只是为了报复他们曾经打断了自己士兵的四肢。
  
      这么一个大脾气护短的人,居然在交往的时候始终保持着微笑,说话温和,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不过,这样也好,好相处的人总比不好相处的人要舒服。何况,大家现在都明白,只要不动他的人,赵立还是很好说话的。
  
      看来,有必要和康洪元保持关系了。局长返回自己办公室的时候,一直琢磨这个问题。原本对突然出现的一个名人还是持抵触态度的,后来却发现,康洪元似乎比赵立更好的相处。这个发现,让局长有了主意,赵立和康洪元,就是典型的顺毛驴,只要顺着他们,就一定有好果子吃。
  
      赵立一直在疑惑,康洪元到现在,也不过就是混了一个工商管理的职位。说实话,在金五星市,工商管理,充其量也就是管管那些小商贩,大生意,这里除了毒品,一概没有。这样的一个地位,怎么谈得上接管金五星市?
  
      先不说那些顶在上面的市长议会什么的,那些人也都是背后有人支持的。如果赵立不想在短时间内和另外两大贩毒组织硬碰硬的话,也只能接受这个现状。
  
      再有,就算是康洪元打算按部就班的上位,也需要等到下一届的议会选举召开。而那个时间,至少还要两年时间。康洪元能等的了吗?
  
      不过,所有这一切的答案,很快赵立就完全的知道了。
  
      交接完温天明,赵立回到基地的时候,就得到了来自詹姆斯的消息。詹姆斯提前订购的设备,从各地产商处集中购买后,已经开始装船,只等旅途星球的战争一结束,就会起运。
  
      这个消息,相信不光是赵立,康洪元也肯定得到了消息。于是,在接下来的两天之内,赵立感觉真的完全如同观看了一场最火爆的导演拍摄的最火爆的精彩大戏。
  
      先是警察局长接受了赵立“善意”的提醒,而且估计也在羁押过程中发现了温天明身体上有严重的毒品依赖反应,马上做出了调整,将公审的曰期直接提前到了第三天。
  
      开始听到这个通知的时候,赵立实在是对夜临的手段佩服的五体投地。温天明不吸毒,他是个聪明的毒贩,虽然手中过了成吨的毒品,但自己从来没有碰过。可是,即便如此,夜临也只是一剂针剂,就让所有人都以为,温天明是一个嗜毒成姓的瘾君子。
  
      这年头,以贩养吸的毒贩子多了,多温天明一个不多,少一个也不少。最多大家看到这个情况,都以为只是外界传言有误,温天明其实暗地里是个瘾君子而已。谁又敢怀疑到赵立身上来?况且,温天明也逃不脱接下来的命运,何必为了一个将死之人,还要将赵立大大的得罪?没有人是傻子,所以,也没有人对这个提出有任何的疑点。
  
      接下来的事情的演变就十分的热闹,金五星市很快就有传言,温天明的那些漏网的部下们,得知温天明已经身在金五星市的警局,打算武装劫狱。
  
      传言沸沸扬扬有鼻子有眼,由不得人不信。甚至赵立都很是“热心”的向市警察局局长打了招呼,如果需要帮助,尽管开口。不过,对此,局长的反应是危言耸听,礼貌的谢绝了赵立的帮助。当然,赵立也只是一提,从来没有想过真的要出手帮忙。
  
      尽管局长并不觉的有人能武装劫狱,但还是加强了守卫的警力。传出消息的当天晚上,也就是赵立交接温天明的第二天晚上,就传出了有人持枪试图冲击警局的戏码。媒体报道,当时警局门口枪林弹雨,硝烟弥漫。第二天一早,人们看到的警察局,也是弹孔遍地遍墙,显示着晚上的战斗有多激烈。
  
      不过,胖局长先生一大早就向惊恐的民众宣布,某些参与武装贩毒分子,试图武装劫狱,已经被留守警察尽数击毙。同时展示给记者的,还有十几具贩毒分子的尸体。其中有一两个人的脸面,的确是原黑狱佣兵团的骨干。
  
      守卫囚犯大获全胜,而且今天就是温天明公开审讯的曰子。局长先生意气风发的带着大批的警力,押解温天明前往法庭的路上,还是有少数的几个人试图劫狱,但全都被警戒的警察发现击毙。
  
      警察表现如此神勇,也让民众对警察的信任度更加高涨几分。到达法庭,法官刚刚就位,正要宣布开庭,却传来了一个天大的噩耗。
  
      金五星市的市长,连带二十几位市议会的议员们,在市政斧办公的时候,被集体绑架。同时绑架的还有数十位市政斧普通工作人员。绑匪们迅速的提出要求,要求当场将温天明释放,否则的话,他们将会枪杀人质。为了绑匪的决心,绑匪们甚至当场将一名议员开枪打死,抛尸市政斧的大楼之外。
  
      意外的发生,让所有人都有些猝不及防,警察迅速的兵分两路,一路严加看管温天明,一路全副武装围住了市政斧,和绑匪对峙。
  
      就在公审温天明开庭的时候发生了这种事情,谁也能猜出那些绑匪的身份。事实上,那些家伙根本就没有隐藏身份的意思,都是亮了本来面目,黑狱佣兵团的漏网之鱼,想要营救他们原来的老板。绑架了市政斧要员,大摇大摆的提出条件。
  
      一边是市长和二十几位议员,一边是急切等待公审温天明的民众,警察局的胖局长,立刻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如果为了市政斧的这些要员们答应了绑匪们的要求,那么民众肯定会不满,好容易看着有人开始打击武装贩毒,金五星市刚刚露出一点好转的苗头和希望,就这么被扼杀,就连警察们的家属也不一定同意的。
  
      但不答应的话,就是市政斧的那些要员们有了杀生之祸。在等待结果不耐烦的期间,绑匪已经连续枪杀了两名市政斧普通工作人员。值得庆幸的是,除了第一个被立威打死的议员,还没有要员受到伤害。
  
      接下来就是如同警匪片一样的表演,警察们试图通过种种办法来营救被绑架的人质,但可惜的是,连续的两次行动,全部都是在关键时刻功亏一篑。被激怒的绑匪,将十个议员推在窗户边上,挨个枪杀。这样的凶残登时让警察们也不敢随意妄动。
  
      不得已之下,胖局长也只能宣布暂时不进行任何行动,但却迟迟不敢给出答复。虽然市政斧的要员们重要,但大家心知肚明,这些人都是什么势力的代言人。得罪绑匪是小,但如果答应绑匪的要求,放了温天明,得罪的可就是赵立。局长这时候可不敢自己做决定,赶忙通知了赵立,等着赵立定夺。
  
      这里面还有自己的事情,这是赵立完全没有想过的。不过,赵立和桑德斯观察过现场传来的影像之后,也不得不心中暗骂,那些警察们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绑匪们的防护并不是多严密,如果选择得力人手的话,完全有可能将那些人救下来。除了说明那些人身手和行动计划差的一塌糊涂之外,再没有其他更好的理由。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那些绑匪们似乎也知道公审一直还没有开庭,觉得这是有诚意的表现,还特别宽限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半个小时,足够赵立赶到现场。只不过,当赵立赶到的时候,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远远的看到军方的战舰出现,立刻有一个绑匪如同疯了一样拿着枪对着天空扫射起来。歇斯底里的状态,让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绑匪的一个头目,则对着远远观看现场的胖局长大喊:“你居然叫来了军方!叫来了赵疯子!”似乎还不敢相信局长会这样的处理。
  
      之后的事情,就根本不是赵立所能够控制的。战舰还正在降落,什么事情都没有干,几个绑匪就已经把那些市政斧要员们纷纷推到窗前,后脑顶着枪,如林大敌。
  
      战舰的舱门打开,赵立从战舰中走出来的时候,场面彻底的失控。一个绑匪似乎因为惊惧而紧张,直接一枪将他前面的议员掀开了脑壳。随后,这家伙声嘶力竭的狂喊了几声,然后拉响了身上绑着的**。
  
      轰轰轰,连续的数声巨响,当赵立走下战舰,站到胖局长身边的时候,整个市政斧已经完全的变成了一片废墟。
  
      胖局长瞠目结舌,也不管豆大的汗珠顺着自己的胖脸流到下巴磕又滴到地上,只是看着眼前突然之间飞速变化的瓦砾堆,喃喃的叫出几个字:“赵,赵疯子!”
  
      刚说完,猛然听到身边有人轻轻咳嗽一声,转头就看见赵立的严肃面孔。胖局长喉咙中咕噜一声,身体直接软倒在地,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也不知道是因为市政斧要员全部被杀,责任太大惊惧的,还是因为自己当着赵立的面叫了一声赵疯子给吓的。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赵立心中除了苦笑自己得了一个这么震慑人心的外号之后,就只剩下一片冰凉。
  
      康洪元几天之前,才说了要尽快接受金五星的事务,自己还在奇怪他如何得手。现在却已经全数明白。
  
      为什么温天明会在这两天被要求交接,为什么会安排公审,为什么昨天晚上会有人袭击警察局,为什么今天会有人劫持市政斧要员。
  
      所有的这一切,看似全部都和温天明以及温天明的余党有关,但如果发生的这么巧,赵立绝不相信内情仅仅如此。
  
      不管这些人是不是真的都是温天明的部属,现在却已经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市政斧当中,市长和二十多位市议会议员已经全数殒命,丧生在温天明的部属手中。在场的所有人都亲眼目睹,铁证如山,谁都没有办法推翻。
  
      这件事情和赵立没有关系,和康洪元更加没有任何关系。但是,赵立的出现和后面一系列的变故,让赵立的名声彻底的在金五星市响亮起来。赵疯子这个名号,连绑匪听到,只是看到他的人影出现,就吓的发疯,如果金五星市再有什么事情,那么不单是民众,那些警察们都绝对是第一个想到赵立。
  
      几乎可以说,经过这一次,赵立已经成功的在金五星市的民众心中,牢牢的扎下根系。
  
      而几乎绝大部分议会成员和市长全部罹难,但市政斧工作还要继续,空出来这么多的位子,康洪元几乎根本就不用动什么手脚,大家知道他是赵立的人,也会争先恐后的把他推上去。
  
      这种手段,这种心机,已经绝不可能简单的用一个老歼巨猾,心狠手辣来形容了。这样的连环手段,如果来对付自己,又该怎样应付?
  
      赵立的心中,升起一阵疑虑。自己,真的能够掌控康洪元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