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灭时空 > 第五章 修行捷径 上

第五章 修行捷径 上


  
      基础健体术修炼的,仅仅是小周天的经脉,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任督二脉。也许看很久以前的武侠小说,任督二脉贯穿的,就是绝顶高手。但事实上,任督二脉贯通,只是小周天的必要阶段,也是修炼之时第一个要面临的问题。
  
      任督二脉在人体的正中央,任脉在前,督脉在后,包括了人体躯干部分最重要的穴道。理论上的所为上中下三个丹田,都在任脉之上。而督脉,更是包括了脊柱所在位置内的所有穴道。单只是理论上的三个丹田,就足以证明基础健体术的重要姓。
  
      而不管是修行基础健体术,还是修行更高级的功法,却时时刻刻要引导基础真元的流向,稍有不慎,就是走火入魔伤害身体破坏修为。
  
      赵立也不知道是如何进入那样的状态的,只是突然从行功当中醒过来,愕然的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之前行功的记忆,或者严格的说,自己好像处于一种无意识的失神状态之中,而在这样的情形下,居然还顺利的行功完成。
  
      很明显,在长时间的重复练功过程当中,身体已经产生了那种如同本能一般控制体内真元流向的习惯,即便没有赵立的刻意控制,也一样进行了正常的行功。
  
      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赵立的反应是异常慌张的。毕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会练功练到走神。还好是基础健体术,暂时没有对身体造成什么损害,大惊之余,赵立又一次开始了疯狂的查询。
  
      没有在修行的状态中发现有这样的描述,不过,从小深研中国古文化的赵立,还是从佛教当中的禅定上找到了相似之处。
  
      通常状况下,只有那些有道的高僧,才能在五蕴皆空的状态下,参禅的时候进入这种独特的境界当中。而想要在修行当中进入入定的状态,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时刻要引导真元流向,心有所系,怎么可能达到禅定?
  
      但赵立却十分清楚的记得,自己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这种不确定的练功状态让赵立十分的惶恐,生怕自己出了什么问题。小心翼翼的修炼一次后,却因为精神集中的原因,再也没有出现那种情况。
  
      仔细的检查身体,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表现。不过,经过这一次,赵立却再也不敢像之前那般连续不断的练功,人也开始从自己难得出来的练功屋离开出现在客厅。
  
      为了保证行功的需要,几乎每个适合练功的房间都是隔音防震的,这也是害怕在行功过程当中被意外的惊扰。赵立已经很久没有从自己的房间当中出来,看看自己生活的世界了。
  
      让赵立没有想到的是,连续的联系了几个要好的同学,居然没有一个人正常的享受假期,每个人都在醉心于一级功法的修炼,就连一直叫嚣随便练练就好的强尼,也都是这样的情形,这让赵立忍不住有些意外。
  
      看来,和自己同样想法的不在少数,尤其是在这些刚刚奠基完成放开了禁令,可以进入下一层次修行的年轻人中间,谁都不愿意落后。
  
      不是没有想过咨询一下父母的意思,但一想到父亲认真的工作态度,赵立就忍不住会害怕。这种情形从来没有出现过,赵立几乎可以肯定,父亲一定会让他重现当时的过程,并详细的记录,然后作出一系列的研究。这种恐怖的场景,赵立瞬间就联想到了白老鼠的身上。
  
      晚上父母回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有些彷徨的赵立。
  
      “怎么了?”坐在舒适的合成材料沙发上,赵立的父亲问赵立。难得见到赵立能在他们回来的时候等着,也让他们很是意外。
  
      “唉!”赵立还在犹豫,该不该向父亲坦白。只不过,一边是自由的生活,一边是可能的白老鼠,赵立实在没有把握,只能叹了口气。
  
      “哦!”这口气的叹出,却让父亲更加的感兴趣,然后看了看周围,立刻注意到家中的电话并不在原来的位置上。
  
      “动摇了?”父亲轻轻的把电话推回原来整齐的摆放位置:“你的同学都在修行一级功法,所以你无法坚持了?”
  
      “不是这样的!”虽然自己心中有些害怕,但这并不是自己彷徨的原因,赵立还是不愿意让父亲误解。
  
      “不是?那就好。”父亲喝着赵立难得给泡好的茶叶笑了笑:“我的儿子,绝不是半途而废的人。”
  
      “吃饭了。”那边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家里三口人假期里难得的聚在一起,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赵立不分昼夜的修炼。当然,父母关注归关注,但知道他修习的是基础健体术,却也并不怎么担心。
  
      “已经做出的决定,就不要左右摇摆。”边吃饭,父亲边教育赵立:“练功是踏实的事情,容不得虚假。付出多少努力,就有多少收获,不要想着那些投机取巧的歪门邪道。如果你愿意从军,说不定可以学到一些速成的功法,但即便如此,也不过就是能跳过四级的瓶颈,真正的力量,还是要自己老老实实的修炼的。”
  
      猛的听到这句话,赵立突地想起自己也曾经打算通过从军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如果军中的速成功法可以突破四级瓶颈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一二三级的功法暂时就可以不用考虑?
  
      突然跳出来的想法让赵立好像有些兴奋,看在父母的眼中,却是另外一番景象。刚刚还有些心事的儿子,突然之间好像换了一个人一般,双目都有了神采,想来已经是从自己的为难当中摆脱出来。
  
      母亲赞许的看了父亲一眼,彷佛在夸奖他开导儿子有方。父亲也毫不客气的接受了这无声的夸奖,看着赵立精神的样子,心中充满了骄傲。无论如何,这都是自己的儿子,不管他是不是天才,终归还是让自己骄傲的儿子。
  
      结束了温馨的晚餐,赵立很开心的陪着父母说了会话,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只是这一个小小的举动,却让父母更加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