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后手 > 第六百八十一章 遇袭

第六百八十一章 遇袭


      如果外面只有金惕明和邵龙阁,确实是海沽站占上风。
  
      毕竟,曾紫莲已经去联系方南生,很快会有一个行动小队来支援。
  
      然而,路承周还是不想冒险。
  
      “金惕明是个极为小心之人,而且他还是搏击高手,你我联手,都未必是他对手。”路承周摇了摇头,这是在法租界,又没有提前计划,他不能冒险。
  
      “火先生,如果除掉金惕明,我肯定会是情报三室的主任。”胡然蔚劝导着说。
  
      “如果没除掉呢?”路承周反问。
  
      海沽站不能失败,一旦失败,意味着军统在海沽的抗日力量全部灭亡。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日军对海沽的控制越来越严,再想举办树德小学这样的训练班,几乎不可能。
  
      胡然蔚一下子不作声了,是啊,如果没除掉的话,所有人都将陷入危险。
  
      “我听你的。”胡然蔚说。
  
      “马上收拾东西准备走。”路承周严肃地说。
  
      “我没什么好收拾的,随时可以走。”胡然蔚说。
  
      作为一名老牌情报人员,他又有着特别的身份,他早就做足了准备。
  
      “灯不要熄,带好武器,最好化下装。”路承周见胡然蔚准备拉熄屋内的灯,马上制止。
  
      “好。”胡然蔚的手已经摸到了开关的线,突然停住了手。
  
      火柴说得很对,如果突然熄了灯,外面的人,肯定会怀疑。
  
      “主任,你真是神机妙算,刚刚后面果然出来了一个女人。”邵龙阁低声向金惕明汇报。
  
      金惕明让他派人到后面盯着,原本他还觉得没必要,哪想到真的有发现。
  
      “什么样的女人?”金惕明心里一动,不会是胡海燕吧?
  
      “按照您的命令,不能打草惊蛇,没敢跟上去。”邵龙阁低声说。
  
      “很好,特高班的人来了没有?”金惕明问。
  
      下午散会后,他向野崎和川崎弘再次汇报自己的怀疑。
  
      金惕明提出,监视胡然蔚,不能过多动用情报室的人,除了邵龙阁和他信得过的几名手下外,其他人都不能用。
  
      毕竟胡然蔚是情报三室的老人,针对胡然蔚的行动,金惕明实在不敢多用情报三室的人。
  
      野崎最终答应,让山口静夫派人支援他的行动。
  
      监视宪兵分队的中国人,也是野崎的例行公事。
  
      “来了两个,我都放在了后面。”邵龙阁说。
  
      “你说,那个女人,什么时候进去的呢?”金惕明突然喃喃地说。
  
      “我们没来之前呗。”邵龙阁漫不经心地说。
  
      胡然蔚回家后,差不多过一个多小时,他们才赶到法租界。
  
      这段时间,有人来找胡然蔚,他们自然没有看到。
  
      “下次还有人从后门出来,全部送到宪兵队。”金惕明缓缓地说。
  
      邵龙阁对金惕明的命令,执行得很彻底,明知道今天晚上不会再有人从后门出来,也及时通知了后面的人员。
  
      “主任,您就不用在这里盯着了,回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就是。”邵龙阁回来后,一脸献媚地说。
  
      金惕明答应过,给他一个二小队的队长。
  
      为了这个职务,他当然得尽心尽力巴结金惕明。
  
      “也好。”金惕明也觉得,自己在这里是浪费时间。
  
      正当他准备起身时,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几声枪响。
  
      金惕明对枪声极为敏感,一听就知道,这是勃郎宁和驳壳枪,以及南部十四式的枪声。
  
      他大吃一惊,法租界的治安相比英租界要差一些,但枪击案很少。
  
      “快走!”金惕明当机立断,掏出枪,就往枪声处跑。
  
      他已经发现,枪声来自胡然蔚家后面。
  
      枪声确实来自胡然蔚家后门,胡然蔚无需收拾,路承周决定马上撤退,无需等行动组接应。
  
      路承周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自己来的时候,后门还没有人,要走的时候,后面不但有人了,而且还有两名日本特务。
  
      最重要的是,他们接到命令,对从后门出来的人,来一个抓一个,来两个抓一双。
  
      当路承周出来的时候,他们就围了上来。
  
      然而,迎接他们的,不是束手就擒,而是一串愤怒的子弹。
  
      其实从走出后门,路承周就感觉到了,周围多了几个可疑人员。
  
      而且,这些人的身影,他都有些熟悉。
  
      路承周一开枪,胡然蔚迅速冲了出来。
  
      “走!”路承周回头看了一眼,低声说道。
  
      此时已经没有回头之路,如果回到屋里,确实可以保一时平安,但引来巡捕的话,他们将成为瓮中之鳖。
  
      路承周的枪法不错,他刚开始就击倒了两人。
  
      可是,随后有两人掏出南部十四式手枪,躲在黑暗的墙角,进行着有效的回击。
  
      如果给他一点时间,路承周一个人,就能除掉这两名日本特务。
  
      然而,此时的时间,对他非常宝贵。
  
      后面的枪声,很快会引来前面的金惕明。
  
      路承周也不知道,金惕明埋伏了多少人。
  
      军统在大兴日杂店暗杀自己时,金惕明得到了不确定的消息,都派出了十几个人。
  
      他对胡然蔚有所怀疑,能在后面安排人员,前面必定更多。
  
      “啊!”
  
      胡然蔚突然低声痛呼了一声,他右背中了一枪。
  
      “怎么样?”路承周回头开了两枪,在运动中开枪,他的准确率要低很多。
  
      “没事。”胡然蔚自然不敢让路承周分心,他强忍着疼痛,迅速跑着。
  
      路承周却感觉到了他的异常,他伸出手,扶住了胡然蔚,拉着他朝巷子深处跑去。
  
      路承周和路承周对周围的地形都很熟悉,而身后的日本特务,本就躺在地上,一旦路承周离开他们的射程,他们要么爬起来追,要么就地防守。
  
      “你在这里待着。”拐过一个角后,路承周让胡然蔚靠着墙,自己换下一人弹夹,转身返回。
  
      一味的逃跑,只会被人追着跑,不断的阻击,才能从容撤退。
  
      特别是胡然蔚受伤后,路承周知道,不把后面的人打疼,他们必然紧追不舍。
  
      后面追击的人,确实没有想到,已经跑了的人,竟然还敢跑回来阻击。
  
      刚刚那两名没受伤的日本特务,被早有准备的路承周,一枪一个给干掉了。
  
      确定后面没人来了,路承周才去找胡然蔚,准备带他去安全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