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凌天 > 第0995章 弄疯一个

第0995章 弄疯一个

        不死之身的修炼说复杂很复杂,其实核心只有一个,就是域之力和灵魂之力对肉身进行凝炼,让身躯血肉每一处都有灵魂印记,让身躯和灵魂一体。
  
          在修炼不死之身的同时,秦初的修为也在快速的提升,虚灵塔的辅助效果被秦初利用到了最大。
  
          很多人都不理解秦初的修炼速度,哪怕是进入过虚灵塔修炼过之人,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进入虚灵塔后和秦初的修炼环境不一样,有的人进入了是白色空间,有的人进入了是蓝色空间,而秦初进入的是紫色空间,这是虚灵塔没有给其他人提供过的待遇。
  
          修炼了整整四个月的时间,感觉到灵魂有些疲惫,秦初停止了修炼。
  
          站起来,伸展了一下腰身,秦初全身骨骼发出了噼里啪啦的炸响声,他明显的感觉到身躯比之前又强劲了不少。
  
          对着虚空抱抱拳,秦初离开了虚灵塔。累了,那么就回家休息休息,虽然离着九级圣王还差一些,但他可以到葬天棺内修炼,葬天棺对灵魂没有负担,这是其比虚灵塔强出的地方。秦初觉得这可能是因为有器灵存在的原因,在大帝擎天塔内修炼,也是有灵魂负担。
  
          秦初离开了虚灵塔,虚灵塔的器灵出现了,“身躯强劲,且有灵魂印记,与灵魂同源,这是什么绝学?”
  
          站在秦初之前修炼的地方,虚灵塔器灵思考了很久才散去,因为他看不懂了,但他能感知到这是一门极强的绝学,至少比他见过的绝学都凶猛。
  
          回到了国侯府,秦初没有做其他的事情,直接进入了葬天棺内继续提升修为,他打算将修为提升到八级圣王巅峰,然后稳下来沉淀。
  
          皇宫内院的竹林,武皇后听着火罗的汇报,周禄感觉自己不行了,感觉到自己寿元将尽,又紧急的闭关,开始重新修炼,争取寿元。
  
          武皇后知道,这晚了,如果在散去修为的时候就努力修炼,借助之前的底蕴破而后立,周禄也许有机会,现在……死气入体,没得挽回。
  
          “元星皇子在朝中的呼声越来越高,已经没有反对的声音。”火罗又汇报了周元星的情况。
  
          “元星这段时间确实很争气,另外皇子妃的事情也要给他研究一下,秦初那边什么情况?”武皇后对周元星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
  
          “秦国侯从虚灵塔内出来,回到府邸后,就没有再出过门,这有点不太对。正常来说,他在虚灵塔内修炼完是疲惫状态,会出来走走,透透气,去查看一下极品丹药阁的经营情况,但这次没有,属下想打探消息,但他们国侯府的消息根本无法打探,没有多少下人,每个人都是嘴巴极严。”火罗开口说道。
  
          “府邸内的规矩倒是挺好……帝都内有针对他的声音么?”武皇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后,又询问了一句。
  
          “关于国侯的议论,大多是议论他的天资卓绝,毕竟秦国侯是为我们大周皇朝,在战争擂台上一连三斩,立下了大战功;针对的言论也有,就是周元稹的人经常诋毁国侯,他自身在酒楼也散布言论,说秦国侯是外来的草根,是垃圾言论。”火罗的声音有些低了,因为她知道武皇后会生气,会发怒!
  
          “这是不知死活!让千罗带凌苏回来,她掌控不了周元稹么?”武皇后果然有些不高兴了。
  
          元稹皇子府。
  
          从酒楼内回到府邸内的周元稹一身酒气,“秦初这个该死的杂碎,就算是做了国侯也没有底蕴,没有实权,还是垃圾!”
  
          “皇子,针对秦初没什么用,反而会给自身带来麻烦。”凌苏开口了,她要拉住周元稹针对秦初,因为秦初和武皇后关系亲密,惹秦初,武皇后就会不高兴,她最怕的就是武皇后不高兴,武皇后觉得她办事不利,就会收拾她,上次把她嘴堵上,将她吊起来打了六天,求饶都没得求,她不想再有下次。
  
          “呵呵!他就是空有一个封号,没有官位,也没有实权,他能怎么样?”周元稹开口怒骂着,他现在有些疯狂,因为周元星得势了,这么下去成为储君已经势不可挡。
  
          “皇子,现在局面已经是这样,就放手吧!”凌苏开口说道。
  
          “苏儿,皇后那边是什么意思?周元星的事情已经确定了么?”周元稹看向了凌苏,他觉得局势如果这样,那么凌苏再跟武皇后混就没有什么必要了。
  
          “周元星的上位已经势不可挡,比他有优势的只有周元烁,可周元烁的想法你知道。”凌苏点了点头,有些事是明的,她忽悠不了周元稹。
  
          “那你哄着那女人还有什么意义?我们不看她的脸色!”周元稹的脸冷了下来。
  
          “皇子,我们不能这么做,皇后位高权重,即便是周元星做了储君,皇后的权势也不会被动摇,其他跟周元星不睦的皇子可能会受到打击,但我们元稹皇子府不会,为了我们元稹皇子府,苏儿忍辱负重是可以的。”凌苏对着周元稹说道。
  
          “辛苦苏儿了,你那功法修炼的怎么样了?”周元稹看着凌苏询问着,他很恼火,他很宠凌苏,但从凌苏跟着武皇后开始,就不与他同房了,他是有其他女人,可是他最想要的是凌苏。
  
          “不行!”凌苏摇了摇头,这点上她不敢让步,武皇后不允许,千罗还跟着呢,如果她和周元稹睡了,那武皇后会剥了他的皮,她知道武皇后留着她相对干净一点的身子,是为秦初准备的,秦初要不要是其次,她要留着。
  
          周元稹生气的咆哮起来,“别给我机会,给我机会全都得死,那女人得死,周元星要死,秦初也要死。”
  
          “皇子慎言!”凌苏有些着急,站在府邸大厅文外的千罗脸上满是杀意,因为这周元稹是疯魔了。
  
          咆哮了一阵子,周元稹才冷静下来,他现在是有些看不到希望了。
  
          将周元稹安抚下来后,凌苏和千罗到了皇宫内院,跟武皇后汇报了情况。
  
          “周元稹,他这是想死啊!”武皇后冷笑了一声。
  
          “皇后大人,可以拿下他的,元稹皇子府我可以帮您掌管,您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凌苏跪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