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吸血鬼老公,有点萌! > 第58章 她的幸福缘于他

第58章 她的幸福缘于他


  夏白韵没料到范筱筱会这么说,只好勉强笑了笑,“你如果觉得为难的话,也没关系,说起来他也算是你弟弟呢。”
  好吧,就冲着她最后一句,范筱筱托着下巴说道:“唔,有一个这么可爱萌的小正太弟弟,其实我带出去也倍儿有面子的嘛。”
  “夏墨小子也来了吗?”靳来仪惊讶的插上一句话。
  夏白韵微笑着点点头说道:“是呀,他自己一个人住在酒店里呢。”
  “怎么让他住酒店啊,这小子皮又痒痒了?”靳来仪皱眉,对于夏墨她是喜欢的,也将他当成自己的小孩一样看待。
  “靳姨你也知道,我是劝不动他的。”夏白韵故作无奈,毕竟她的计划是不能被知晓的,也就不能住在他们眼皮底下。
  “嗯,改天我亲自去看看这熊孩子。”靳来仪当然也知道夏墨的个性,估计也就阿琛能说得动他,关键是阿琛根本就不会去管他。
  这时,门关处传来声音,几人一看,靳司琛回来了。
  范筱筱第一个冲上去,抱着她男人的腰宣示主权,笑得荡漾:“老公,你今天回来的特别早哦!”
  靳司琛对她突如其来的热情蹙眉,他在楼下就知道家里来了人,这会儿她带着目的的热情着实让他高兴不起来。
  “阿琛。”
  “琛哥。”夏白韵和靳来仪的声音同时响起。
  靳司琛‘嗯’了一声,算是打过招呼,俊颜上什么表情也没有,一个人走进卧室,客厅里三个女人错愕的望着紧闭的卧室门。
  “咳咳,我想阿琛应该是上班太累了,白韵我们先回去吧,明天再来。”靳来仪僵笑着说完,拉着夏白韵离开。
  范筱筱送到门口,朝两人挥挥手:“婆婆,白韵妹妹拜拜,明天来玩哟。”然后,她关上房门,笑得一脸春风吹又生。
  “很好笑?”靳司琛倚在卧室门边,双手环胸睨着那洋洋得意的小女人。
  范筱筱一愣,随即奔到他面前,险些绊倒,多亏了一只强健的臂弯搂住她,她顺势勾住靳司琛的脖子,笑得像朵花:“哎哟哟,老公这么给面子,人家这是很幸福的笑嘛。”
  那个夏白韵每次都不请自来,当她家是自己家一样,对她说话又是含针带刺的,虽然是他「妹妹」,但很难让她喜欢。不过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夏白韵曾经和她老公是情人关系,这种以后能少见就少见的人,她才不要她老出现在自己家里呢。
  小女人的妒忌心可是很厉害的!
  “幸福?”靳司琛低喃,抬手摩挲她白净的小脸,纯真的笑容带点坏坏的本质,眩晕了他的眸。
  ——她的幸福缘于他?
  这种感觉挺好的。
  慢慢用力将她的细腰收紧,下巴搁在她的脑袋上,黑眸内风云涌变,却不让她发现。
  “最近几天公司会很忙,就不回来睡了。”他低哑的嗓音竟是在和她报备行踪,这是前所未有的事。只是,他似乎并不排斥。
  “咦,公司出什么事了吗?”也不怪她惊讶,两人结婚以来,就连冷战期,无论多晚他都是回来睡觉,这回是遇上棘手的事了么。
  “没事,多了几个大项目而已,别瞎想。”靳司琛低沉冷静的嗓音安抚她,轻轻吻了吻她的发后,整个人消失在她面前。
  “琛……”
  范筱筱还维持抱着他的姿势,手心还能感觉到他的体温,只是人眨眼就不见了。好吧,这种说一两句话就消失的感觉真不好,可她应该小小的知足一下,至少他不再什么也不说就离开了啊。
  另一端,靳司琛刚回自己的办公室,伊川便马上吩咐秘书传达各部门高层主管准备会议内容,这次的对手很明显是冲着他们而来。
  如果上回杀了那只狼人该多好!伊川懊恼的想着。
  “主子,已经准备好了。”伊川回到办公室,脸上不苟言笑。
  靳司琛点头,薄唇抿着,迈着沉稳的步伐踏出办公室,黑眸内肃杀一片!
  他一点也不意外崔世勋会知道自己狼人的身份,在那一场暗杀中,没有致命的一击很难杀死他,加上暗月助他恢复身体,催动体内的血液流转,所以每当中秋月圆之夜,他都有一次强制性变身,而在这之前,他控制不好力量是会发现自己有异于常人的身体。
  现在,崔世勋身为寰球集团执行总裁,是因为查到他头上,所以想换种方式弄死他?
  会议室内,两排高层主管们早已就坐U形会议桌,各个神色凛然,精神饱满,他们是各行业界内精英中的战斗机,面对竞争对手近乎示威的挑战,心理素质强大的他们更多的是激情,是以为了这次会议他们加班加点,捍卫靳氏国际在商界的神话传奇。
  ***
  盛枫校园内。
  范筱筱边走边打着电话,最近的她实在太不关心时事了,居然连寰球集团的执行总裁是崔老师都不知道,罪过罪过。
  在教室门口挂了电话,但今天的她频频走神,因为婉莹的那句话:崔世勋好像知道派人暗杀他的人是谁了。
  如果真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么也不难猜出寰球集团为何处处针对靳氏国际做出的一系列举动了。
  而这次政府将城东原化工厂的废弃地皮开拍,主要是很多商家看中了这块四周环水的肥沃地方。
  原化工厂因一次爆炸,污染整个城市的水源,带来严重的空气污染和水污染,也导致化工厂倒闭,变成一块废弃之地。时隔三年,城市在不断发展,许多商家发现其中的商机,是以政府在这时拿出来拍卖。
  而寰球集团为了和靳氏国际争夺这块地皮,却在背后阴了一把,拿到该地皮的开发权,并发布新闻消息,有意与靳氏国际一较高下,声称玉女掌门闫葭美已签约旗下娱乐公司。
  怪不得他说这几天不会回家睡觉,寰球集团来势汹汹,他作为被叫板的靳氏国际总裁,又怎会任由对方嚣张下去,势必会引发一场商业战争。
  婉莹是支持她家男人的,而她,也不例外。
  “你在想什么?”夏墨盯着她看了很久,大哥在她身上施了一层结界,让人无法窥探她的内心,想必就是防他和三姐的吧。
  范筱筱吓了一跳,老师仍在讲台上讲课,并没有下课,她压低声音问道:“你什么时候坐到我旁边了?”
  “老师进来之前。”夏墨手肘撑着桌面,手掌托着下巴,打量着她:“看你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显然没有听老师讲课。”
  “难道你听了?”范筱筱嗤鼻。
  “听了啊,花大哥的钱,不听会死的很惨哦。”夏墨拖长了尾音,对她卖萌的挤挤眼。
  额,貌似她也是的……范筱筱缩了缩美丽的脖子,装模作样的翻开课本,强迫自己认真听课,她要做一个能和他并肩的女人!
  “喂,这么认真给谁看呀,大哥又不在这里。”夏墨手指点了点她的手臂,她也太快进入好学生的角色了吧。
  “别、吵。”范筱筱目不斜视,咬牙低低念道。
  “我不吵,可是我很无聊啊。”夏墨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存心想要惹毛她。
  范筱筱埋头做笔记,凉凉的丢了一句:“你无聊关我屁事。”
  被噎了之后,夏墨自讨没趣的摸了摸鼻头,不禁怀疑自己的魅力值是不是减退了,怎么到她这里,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是了呢。
  突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他拿出来一看是三姐发来的短信,就这么等不及了啊。
  夏墨慢慢靠近,在她耳边低声问道:“三姐要见你,是你自己去,还是要我陪你去呢?”
  范筱筱一听,皱了皱眉,淡淡的回道:“你没看到我要上课吗?”
  “我看得到,可我三姐不知道。”
  “你嘴巴用来干什么的?”范筱筱横了他一眼,分明不安好心,她为什么要去被他们姐第两戏耍。
  “亲你呗。”夏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
  “你干什么?”范筱筱震惊的站了起来。
  顿时,她成为全班同学包括老师眼中的焦点,不得不开口说道:“老师,我那个,有点不舒服跟您请下假可以么?”
  她的手捂着腹部,轻咬着下唇,装作很疼的样子,看起来真像那么回事。
  在得到老师首肯后,她拿起包包,暗中瞪了夏墨一眼,才走出教室。
  但走到教师楼下,范筱筱突然顿住,她都不知道夏白韵在哪里,怎么和她见面啊?
  靠!她拍了拍额头,一脸郁结。
  “你这么喜欢自虐啊?”一道戏谑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白皙的手臂更是大胆搭上她的左肩。
  范筱筱目光斜视肩头的咸猪手,伸手将其弹开,又轻轻扫了扫肩头,小脚迈着轻快的步伐往前走,无视他彻底。
  身后的夏墨眼神变得深邃,划过一抹异样的光泽,晃了晃被她弹开的右手,感觉越来越挫败呢。
  不过,这种感觉也只在大哥身上才有的,所以很有挑战性不是么,越是无视他,他偏偏要让她无时无刻记得他的存在,马上健步如飞的跟了上去。
  “你知道我三姐在哪吗?”
  “不知道。”
  “那你还走的这么急,不用我带路?”夏墨一副夸张的表情,亦步亦趋的跟着她。
  “是她要找我,不是我找她,想要见我只是分分钟的事,不是么?”范筱筱语气颇为不善,她之所以出来是因为不想夏白韵扰乱她学习的环境,并不是她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