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极品妖孽小村医 > 第3773章 你用身体换法器

第3773章 你用身体换法器


  他们二人都让吴忧射出的天玄九针刺中,当时就动不了。
  吴忧看着二人,不由的笑着说道。
  “你们二人的速度很快吗?不过跟我比起来,好像是差了一点。”
  吴忧把手一挥,二人就飞到了吴忧的面前来。
  这一下可是把二人给吓坏了,这个人功夫有多高啊,自己的祖师爷好像是也没有这样的厉害。
  吴忧在二人的身上点了两下,这两个人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快一点说一说,你们是什么人?”
  吴忧马上开始审问这两个人。看一看他们是一个什么样的背景。
  方脸的大汉马上叫道。
  “好汉,饶命啊,我们是岭西玲珑门的弟子。”
  吴忧好像是听到过有这要一个门派,不过也不是太大,因为自己是江南一带的修炼者,而这一面是属于岭西一派。
  在这一派有一个最大的门派叫做天心宗。不过自己也没有跟这个天心宗的人有过交往,据说他们的宗主很牛。
  不过吴忧感觉在自己的面前,这个天心宗也就是一盘小菜。
  “你们玲珑门有多少弟子啊?”
  听到了吴忧的问话,这个人马上说道。
  “我们玲珑门可是一个大门派,你要是敢动我,我们的师尊是不会放过你的。”
  吴忧听了,用手在这个家伙的脸上拍了两下,然后不屑的说道。
  “还你的师尊不会放过我,我就来问一下,你的师尊能是我的对手吗?我一巴掌就能把他的脸打成猪头。”
  听到了吴忧的话,这个家伙不由的吓了一大跳,看样子这个家伙是真难缠。
  二人想要求救,但是二人都被吴忧给封住了经络,现在是一动也不能动,除了能说话之外,这手和脚都动不了。
  不过这个方脸大汉马上又说道。
  “你不知道我们师门的厉害,我们的师门里面可是有知意境的高手。”
  吴忧听了,也不由的想了一下,看样子这个门派还有两下子,但是知意境的高手在自己的面前,也就是不值得一提。
  吴忧看着二人,不由的说道。
  “我也不跟你们一般见识,你们就说你们在这里,不让别人想山,你们想要做什么?”
  方脸大汉马上说道。
  “好汉,你是不知道啊,我们的静明师兄想要在山顶设伏,想要伏击一个叫做吴忧的人。”
  吴忧一听,不由的看着二人说道。
  “你们猜一猜,我是谁?”
  这个方脸大汉一听,马上惊愕的说道。
  “难道你就是吴忧?”
  吴忧哈哈一笑说道。
  “算你聪明,我就是那个吴忧。”
  二人一听,吓的当时就楞了,半天都不敢说一句话。
  吴忧看到了二人的样子,心中也是暗自的得意,马上就向着山顶出发。
  下面的这两个人不由的说道。
  “快一点告诉上面的师叔啊!”
  “我们动不了啊,想要发警报,也发不了啊!”
  “真的是太可恶了,这个家伙太强了,我担心上面的人顶不住啊!”
  “可不是吗?我们这一次可是碰到刺头了。”
  吴忧一路向上,速度很快,很快就来到了山顶之上,这上面有十五个人。
  吴忧也没有马上就过去,隐身于一棵大树的后面。他要听一听这些人想要做一些什么。
  吴忧看向了那面就看到在最间的位置上面坐着一个家伙,这个家伙也是一身的黑色道袍,手中有一柄拂尘。
  看年纪大约也就是四十多岁的样子,这个人长的还算是不错,看着有一点仙风道骨飘逸感觉。
  而且这个人也是这些人当中修为最高的一个,已经是达到了达闻境的水平。
  但是在吴忧的面前,这也是小菜一碟。
  在他的身边坐一个三十多岁的家伙,这个家伙一身灰色的道袍,面色微微发紫,鼻直口阔,一看就是一个果决之人。这个人的修为也达到了明目境。
  不过这两个人却是没有看到吴忧的到来,因为吴忧比他们的功夫高,他们二人想要看到吴忧,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吴忧用出了隐身的功夫。
  不过吴忧听到二人正在说话。
  灰色道袍的家伙先开口了。
  “师叔,这一次我们成功的希望有几成?”
  黑色道袍的家伙,看了看远方,不由的把手中的拂尘一挥,然后很是不屑的说道。
  “他一个人来,我有十成的把握能拿下他。”
  这个时候,灰色道袍的家伙,不由的看了看司马云凤,然后笑着问道。
  “我说司马师妹,你这两天下山,居然是能得到一个三星的法器,真是你的奇遇啊,不过用身体来换法器,也只有你才能做的出来吧?”
  这个家伙说完,不由的看着手中的那一杯法器。这正是吴忧送给司马云凤的那一杯法器。
  上面的宝石闪着耀眼的光芒,在阳光的照射之下,显得是这样的奢华,怎么看这都是一把装饰用的宝剑。
  但是这两个家伙却是看的出来,这是一把三星五阶的法器,可是比自己用的法器都要高档。
  司马云凤听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如果说自己不是用肉体换来的法器,没有人相信这是真的。
  因为自己确实已经不是少女之身,破了这一层膜,自己就是贞洁不在,这也是正常的。
  但是如果这是正常的恋爱,没有人会说什么,毕竟现在的社会还是很包容的。
  但是自己失了身之后,却是得到了这要一柄好法器,别人会怎么样的去想,没有人相信,这真是别人送给她的。
  “我说静明师兄,你可以把这杯法器据为己有,但是我要告诉你的事,那个男人很厉害,你们最好是回避,不要出战,不然的话,我们都要有事。”
  听到这里,静明不由的哈哈的笑着说道。
  “你可真有意思,你自己得了一把宝剑了,而且还是三星,你想过我们这些人的感受吗?”
  司马云凤听了,不由的说道。
  “你不用管我是怎么样得来这柄法器的,至少这法器不是你的,你用强力来抢夺,本来就是犯了门规。如果师父向你问起这件事,你要怎么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