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极品妖孽小村医 > 第3497章 三有产品已经是救不了他的命

第3497章 三有产品已经是救不了他的命

韦金婵也不回家了,带着吴忧直接的来到了医院。
  
  来到了高护病房之中,吴忧不由的感慨说道。
  
  “还是有权势的人好啊,普通的人怎么能住进这样好的病房呢?”
  
  韦金婵听了,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宁愿住泥草房,也不想住进这们的房间之中。”
  
  吴忧不由的笑着说道。
  
  “是啊,这样的房间,就是全部都是用黄金做成的,那又能如何呢?人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生命,如果命都没有了,这个世界也就不属于你了。”
  
  韦昌吉看到有人进来了,不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问道。
  
  “这个人是谁呀?”
  
  韦金婵立即说道。
  
  “老爸,这是我请来的神医,他能帮着你治好你的病。”
  
  听到这话,韦昌吉不由的摇头说道。
  
  “这是不可能的,京城里面的专家都说了,我的寿命最多也就是只有一个月了,你看我虚弱成什么样子了?”
  
  吴忧在一边听了,不由的说道。
  
  “老先生,我是来帮你治病的,你也许不相信我能治好你的病,但是既然是你已经没有希望了,还不赌一把呢?”
  
  听到这里,韦昌吉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可不想做你的实验品,你还是让我安静的走吧!”
  
  韦金婵一听,马上就抱着自己的父亲说道。
  
  “老爸,你可不能这样的想啊,你还年青,还不到六十岁,你要是这样的走了,你让我们以后怎么办啊?我以后要是想你了,到哪里去看你呀?”
  
  韦金婵说的是声泪俱下,听的人的心中是一阵的酸楚。
  
  韦昌吉不由的用手轻抚着女儿的头发,然后叹息了一声说道。
  
  “既然是你同意的,那么我就听你的,他想怎么样的治,就怎么样的治吧。”
  
  韦金婵听了这才长出一口气,只要是能治好自己父亲的病,以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那就要看天意了。
  
  吴忧看了看韦昌吉,然后对着韦金婵说道。
  
  “你父亲以前做过的坏事太多了,这是上天要惩罚于他。”
  
  听到这里,韦金婵不由的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吴忧,不由的生气的说道。
  
  “不许你说我父亲的坏话!”
  
  吴忧听了,哈哈的笑着说道。
  
  “我说的是实话,既然是你不想听,那么这病也就不能治下去了。”
  
  韦金婵一听,马上就蔫了,也不敢再吼吴忧了。
  
  “你也不要不相信,你听我把这件事说完。”
  
  韦金婵一听,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就说吧。
  
  于是吴忧就开始胡编了起来,他就说这个韦昌吉破坏了这里的龙脉,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不但是不保护龙脉,反倒是纵容,这是上天降下来的惩罚。
  
  吴忧说的很贴切,也有事实做为佐证,这让韦昌吉感觉到自己真的是罪孽深重。
  
  而韦金婵还一直以为自己的父亲,是一个一心为民的好官,没有想到他居然是这样一个大坏蛋,真的是让自己太伤心了。
  
  以前那个伟岸的形象,也就是在这一瞬间就崩塌了。
  
  不过不管是怎么样的说,这也是自己的父亲,她还是求吴忧想一想办法。
  
  吴忧不由的看了看韦昌吉说道。
  
  “如果想躲过这一次的劫难,也只有动用北斗七星转运阵,把这些坏运转化掉。”
  
  听到这样玄机的事情,韦金婵自然是不太懂,其实呢,吴忧也就是随口这么一说,就是在骗他们父女二人。
  
  吴忧马上就说自己在要晚上摆一个道场,然后请韦昌吉坐在七星阵的中心,然后为他祈福,看一看,能为他积几年的阳寿。
  
  这让父女二人马上就想到了当年为自己求阳寿的诸葛亮,看来这一次自己是遇到高人了。
  
  其实呢,韦昌吉还是很相信吴忧所说的这些,因为他也是有一点迷信的。
  
  而且他听到吴忧说的又是这样的头头是道,更加是相信,不加怀疑。
  
  吴忧马上又拿出了一些治疗血液病的最新药,韦金婵不由的皱着眉头说道。
  
  “这是什么药啊,我看好像是三无产品。”
  
  吴忧立即说了一句。
  
  “三有产品已经是救不了他的命了。”
  
  听到这里,韦金婵不出声了,是啊,自己家里把最好的药都用过了。
  
  可是一点效果也没有,只有看着病情一天一天的加重,心已死。
  
  不过现在他们也是感觉到吴忧,好像是也只不过是在虚张声势,不过现在也只有死马当活马医。试一试还是可以的。
  
  就连韦昌吉也不由的感觉到,自己这也是典型的有病乱投医,不过现在也是别无他法,也只有接受吴忧的治疗。
  
  吴忧把药给韦昌吉注射进去,接下来就是弄一些东西来摆这个七星阵。
  
  但是想要在医院里面摆阵,自然是不允许的,但是这也是针对普通人的,而这位是这里的市长,他自然是可以的。
  
  接下来吴忧就弄了一个七星阵,也就是看着外面的北斗星,按照这上面的方位,点了七根蜡烛。
  
  然后吴忧就摆了一个小的供桌,在上面放了不少的东西,不过这父女二人自然是什么也看不懂。
  
  吴忧把手中的桃木剑一挥,然后开始烧香,并且拿出一把的黄纸符,吴忧把这些纸符扔了出去。
  
  这些纸符就跟是花蝴蝶一样的乱舞,不过却是没有一张掉到地上。
  
  这让韦昌吉感觉到真的是太奇怪了,这些纸符怎么会不下来呢?
  
  可是这些纸符就是掉不下来,反倒是慢慢的形成了一个圆圈,这些纸符就围绕着韦昌吉的身体旋转,好像是形成了一个铁桶一样。
  
  这一手,可是让父女二人开了眼,这是什么样的法术啊,居然是可以做到这一点。
  
  吴忧最后是大吼一声。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
  
  然后就看到这些纸符突然间就燃烧了起来,形成了一条火龙,围绕着韦昌吉上下的翻腾。
  
  突然间这条火龙不见,在看地面上的那七根蜡烛,已经是熄灭了五只。
  
  吴忧看了,马上对着父女二人说道。
  
  “你们看到了吧,留下了两盏,看样子还能活二十四年。”
  
  听到这里,父女二人不由的都高兴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