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白莲黑化有点甜 > 第52章 血色之夜

第52章 血色之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季英领着捉奸大部队一脚踹开目标房间的门的时候,果然空荡荡的一无所有。
  
  嘿!又晚了一步!季英气的牙根痒痒,上次还打了个擦边球抓住了黎宵和卢菁的仆人,这次却什么也没有!
  
  看着他气愤无比的表情,季茂无奈的摇了摇头,而五王世子黎守则摇着扇子笑的灿烂——他又有八卦可以悄悄给老婆小红讲了。
  
  “哗——”的一声,门开了,盛装的黎宣走了进来,他浑身点缀的宝石都在灯火中闪闪发亮,清浅的笑容仙气十足,如同俯首安慰落魄的凡人一般的看着季英:“季兄有什么东西落在这里了吗?要不要我派人去找找?”
  
  “不必。”季英无奈看了看刚刚被他踹坏的大门,心中明白黎宣的意思,九王府可不是他能随随便便搜查的地方。
  
  等季英回到宴席上时,宁梓已经坐在了位置上,季英急忙向对面探看,黎宵的位置还空着,他不由得冷笑,这两人,还知道自己的事见不得光,所以错开回来。他又斜眼打量宁梓,脸色立刻变得阴沉,低沉着声音怒道:“怎么哭了!”他看着宁梓泛红的眼睛,眼里简直火星乱迸。
  
  “跟你无关。”宁梓冷冷的回应更让他怒发冲冠,可惜还没来得及发作,便看见黎宵正拉着一脸委屈的长公主黎婴一起走入对面的席位,黎宵没有回到原来的侯宛棠旁边的位置,而是坐在了上首二皇子的旁边,长公主也被摁在了他旁边。圣上见公主一脸不开心,便关切的问她怎么了,又看了一眼黎宵,问他是不是欺负妹妹了,黎宵无奈的摊摊手。这不摊手不要紧,一摊手让季英青筋暴起,因为他看见那位魏王殿下的脖子左侧顶着一圈小巧的牙印,要多明显就有多明显,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他气愤之余又看了看宁梓,只见她的脸庞笼上了一层红晕,似乎坐实了二人的苟且之事。季英气到极处,怒也没了,只剩下了风中凌乱。
  
  黎宵一向是目光的中心,这次他这么高调的带着个牙印,还换了座位坐在最前排,想不让人注意都难。众人一时间窃窃私语,不过俗话说人不风流枉少年,他们也不能说什么。当然真正的原因是,人家是尊贵的皇子,想上天入地自己也管不了,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花园里的狗尾巴草比较好。九王则无奈的看着这个侄子,真是他从小到大见过的最靠谱最省心的,也是最不靠谱最不省心的,这回不知又是伤了哪家姑娘的心,全当是给他的生辰送上了一份别样的礼了吧。
  
  宁梓没有想到黎宵连遮也不遮就大剌剌的将牙印展示在众人面前,尽管她假装没看见,但脸还是不由自主的红了。而当不经意和对面侯宛棠微微有些落寞的眼神相接之时,宁梓不知是出于愧疚还是什么别的原因,迅速的避开了,岂料这让她看到了另一个同样落寞的眼睛。
  
  那仿似伤心且苦涩的眼神是来自二皇子的。而就在刚刚,她和黎宵缠绵的难舍难分的时候,一个人叩了叩他们的窗。宁梓吓坏了,缩在黎宵怀里,黎宵却不以为意,他以为是自己的人,他轻轻吹了个口哨作为讯号,对方却并没有回应,他也有些疑惑,迅速打开窗,来人却是他的二哥,他也着实惊了一惊。黎安看了看黎宵脖子上的牙印,又看了看躲在黎宵背后满脸通红的宁梓,眼角一跳,喉咙动了动,面无表情的道:“季英带人过来了。”
  
  “二哥……”黎宵看着他,神色复杂,轻轻唤了声。
  
  二皇子背对着他们摆摆手,随即就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黑暗里。
  
  他那落寞的背影浮现在眼前,让宁梓脸上的潮红全部退了去,她并不是担心二皇子会把他们的秘密广而告之,也不担心他会以此来威胁她什么,只是他这种不知所起的情谊,让她感觉分外沉重,她不记得他们曾有过什么交集,为什么会独独对她另眼相看呢?
  
  “哈哈哈……”
  
  对面传来了几声爽朗的女子的笑,那正是美艳不可方物的龚静,她被舞台上杂耍艺人的小把戏逗得哈哈大笑,笑倒在旁边侯奉的怀里。前段时间,她为了践行对哥哥龚钦的诺言,装了好几天的淑女,不过很快被她哥哥识破了,龚钦不仅没有骂她,反而很高兴的说,将门就应该出虎女,女孩子舞刀弄棒也可以成为巾帼英雄。龚静这下高兴坏了,把花园里的花和秋千架全部拔了,重新换上了兵器,每日和侯奉两人舞刀弄枪,真似神仙眷侣。不过自从她穿过淑女装之后,也不那么排斥美丽的妆容了,还常让侯奉帮她画眉,可怜那妻管严侯奉一个执刀打打杀杀的男人,为了心爱的姑娘日夜练习操弄小小的眉笔,真是难为他了。不过这两人正式确立关系后,就一直如胶似漆,格外甜蜜,真让宁梓羡慕不已。就这样从小相知相爱,一生一世一双人,如果自己也拥有这样的爱情,那她死也无憾了。可惜她永远都没有这样的机会。想到这里,她不禁有几分怅然,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唉!”
  
  她旁边也有一人几乎在同时叹了一口气,那人正是她的哥哥卢延清。宁梓见他神色有些凝重,回想起刚才回座位的时候,发现她旁边位置空了好大一片,季英、季茂、卢延灏什么的都不见了,连她这个一直规规矩矩从不中途离席的哥哥也不见了,而且回来后表情就不对,一定是遇到什么事了。
  
  的确,刚刚卢尚书见宁梓不见后,季英也不见了,他皱了皱眉头,就找来了卢延清,道:“清儿,去看看你妹妹。”卢延清领诺就走,他询问了仆人,便向之前他们候场的那个大厅走去。
  
  “沙沙……”
  
  身旁有什么脚步声,尽管很轻,还是被他捕捉到了,他向回廊一旁的黑暗中探看,喝道:“谁!”
  
  无人回答,可是那“沙沙”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似乎正在离开,听那轻盈的脚步,倒像是一个女人,难道是大妹妹?想到这里,他便追了去。
  
  那女人听见他的脚步,似乎逃的更快了,不过他到底是个男人,几步就就赶上了,昏暗中,他抓住了一只女人的胳膊。
  
  “长公主?!”
  
  九王府的灯火还是比较明亮的,他很快看清了来人,不由的十分惊讶,赶紧放开手,俯首叩拜,“公主请恕草民……”
  
  “嘘!”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公主捂住了嘴。
  
  不过长公主迅速的放开了手,脸红红的,显得非常不好意思,只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卢延清。公主的眼睛是那么清澈,府里的灯火在公主眼中凝成两个小点,一闪一闪的。卢延清的脸腾的红了,不过事后他庆幸天色很暗,公主没有看清。
  
  “公主殿下,您在这里干什么?”
  
  “我……”黎婴欲言又止,但是她看着眼前一脸关切的卢延清,正是上回把自己从杀手手中救出来的恩人,她还记得当时乱飞的流箭之中,他紧紧的把自己护在身下,是一个多么值得信赖的人呀,况且,现在遇到的事也让她感觉有点害怕,所以她犹豫一番,还是悄悄的拉了一下卢延清的袖子,“卢大哥,我……我一会儿会见一个人,我……一会儿你能陪我一起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