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白莲黑化有点甜 > 第50章 开宴之前

第50章 开宴之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铮铮……”
  
  琴音淙淙,美酒飘香。九王的生辰宴会上宾客如云,从大兴王朝最具权势的季氏、龚氏家族到泛舟江上的山林隐士,九王的朋友遍天下,挤的这皇宫一般大小的府邸也狭小了,幸亏圣上明令禁止没有受到邀请的官员前来巴结,否则凭九王的好客程度,参加宴会的人真的要排到城门之外了。
  
  因为马上要结亲的缘故,前来赴宴的卢氏和季氏两家族的人挨坐在一起。而宁梓的旁边便坐着季英,两家大人见他们二人生的都十分俊美,坐在一起甚是般配,都纷纷赞美天作之合。只有卢延灏在旁边一边剥着山竹一边暗笑。
  
  宁梓和季英坐在一起,相安无话,大概是被众人打量多了,受不了这尴尬的沉默,季英终于打开了话头:“这次你又和家人一起送礼物呀?”
  
  “有什么不对吗?”宁梓斜了季英一眼。她一个未出阁的小姐,被父母带来参加九王的生辰宴,和九王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交集,有必要自己单独准备一份礼物吗?
  
  “咳咳。”面对宁梓的冷漠,季英如同被浇了一头的冰水。不过他并不以为意,只是微微一笑,凑近宁梓的耳朵,小声道,“你看,魏王和侯宛棠这小两口,还未成亲呢,就合送了一本《南枝小调》,而我们马上要成为一家人了,怎么反而不如他们主动,这不是让别人说闲话说我们不和吗?”说着朝对面努了努嘴。
  
  宁梓顺着季英的目光朝对面一看,只见他们的正对面竟然坐着黎宵和侯宛棠。按说黎宵本是王爷,应该坐在上座,想不到他竟然屈尊坐在侯宛棠的旁边,两人望着彼此谈笑风生,仿佛眼睛里再也容不下别人。宁梓心中一痛,移开了目光,对着季英没好气的道:“我事先不知道这件事呀,既然你有这个想法,为什么之前不找我来说呢?反倒现在来怪我。”
  
  季英“嘿嘿”一笑:“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嘴,我不得不担心起婚后的生活了。”他笑着,抬起手,捏了捏宁梓的脸。
  
  “啪!”
  
  宁梓不假思索的把季英的手打开了。声音有点响,引得两家的人都转头看。季英觉得脸上一阵发烧,为了挽回面子,他假装打哈哈:“好好,我错了行不!”他把脸凑到宁梓旁边,“我们都要做夫妻了,别害羞嘛!”
  
  众人一看,原来是小两口在打情骂俏,都不由得笑了。
  
  宁梓面对着众人的目光,越发的麻木,她没有想过要在这个场合对季英发难,但是当他刚刚把手碰着她脸的那一刻,黎宵的脸突然浮现在她眼前,他之前也是抬起一只手,轻轻的捏着她的脸,一想起他,她不由自主的就排斥着季英的这个动作。
  
  她抬眼,看向对面,此刻黎宵正在和侯宛棠亲密的交谈,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见此情景,她心中的那一点痛迅速的扩大了,锥子扎心般的疼,她不由的,极轻微的,叹了一口气,仿佛要将胸中的郁闷从一个极细小的缝中一点一点的挤出来。
  
  蓦地,她感到似乎有什么目光落在她身上,她一转头,却发现卢尚书带着意味深长的目光注视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宁梓的错觉,他的眼神里似乎有一种警告的意味。宁梓心中一惊,难道卢尚书已经看穿了她心中的隐秘?
  
  可是,她已经无心为此惶乱了,今天傍晚她看见的黎宵和侯宛棠相依相偎的那个场景已经被深深的烙在她的脑海里了。从她看到这个场景的那一刻,便明白他已经放弃了之前的誓言,不会再为他们的将来努力了。
  
  想想她也真傻,两天前在绿野山庄,见到了黎宵和侯宛棠,黎宵一出狱,就去见她,难道不是因为把最热切的情感都给了她吗?这种热切的感情,让她难过,让她疼痛,让她心中燃烧起了熊熊的嫉妒之火,然而遗憾的是,时间过去了两天,她还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到底是去找他问个清楚,还是从此变成陌生人。当来到九王府,想到自己马上要见到黎宵,她的心里紧张的喘不过气来。她想要立刻见到,又希望他不要出现在自己面前。而当她看见黎宵的老师秦斫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自己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她走上去尴尬的交谈,她和秦斫没有什么可聊的,但还是一直站在他旁边,因为她知道黎宵一定会过来拜访秦斫的。然后,二皇子也来了,他也加入了这奇怪的尬聊,还大力赞美她,说不敢拜秦斫为师,倒是想请秦斫帮忙介绍他拜张白杨为师,这样他就可以成为她的师弟了。两个人谈话都很奇怪,宁梓注意到了秦斫的眼神,仿佛洞察了她和二皇子所有的想法。但是他什么也不说,就看着她和二皇子在他面前表演。就在这尴尬万分的时刻,卢菁的小姑姑卢舒欣出现了,她是圣上的淑妃,是个大才女,经常向秦斫请教书法。卢舒欣聊了两句,宁梓才得知原来黎宵还在他父皇的门前跪着,她不由的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了。秦斫不知是有意无意,说了一句:“在九王府里,圣上还有什么原谅不了的人吗?”才让她心里好受了一些。秦斫把礼物给淑妃之后,他就走了。宁梓心中有些失落,不过她又抱着幻想,希望即使秦斫不在这里,黎宵还是会主动来找她。而且,她发现身边的二皇子的眼神一直落在她身上,她心中产生了一个邪恶的想法,她一直站在长山楼的最高层,站在那所有人都能看到的地方,和二皇子热情的交谈,甚至她还接受了二皇子的披风,她表现的这么暧昧,就是想让黎宵能看见,想让他心里不舒服,想让他快点出现在她面前,拉着她的手把她带走,岂料,当她心乱如麻的时候,他竟然和侯宛棠一起在后花园散步。那一刻,她心中紧绷的弦一下子断了,她认输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