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白莲黑化有点甜 > 第49章 楼下风景

第49章 楼下风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要说这天底下最郁闷的事,莫过于嫁了个闷葫芦男人!”五王世子妃杜红罗如是说。
  
  “要说这天底下最愉快的事,莫过于远离聒噪的女人。”五王世子黎守如是说。
  
  这两句话差不多是同时说出来的,这夫妻俩现在都在九王府邸里,不过幸好不在一个地方--黎守约着一帮大老爷们在府中的小蛮湖边安静的钓鱼,而他的老婆正和一群夫人小姐一起兴致勃勃的聊着珠宝服饰,不时的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声音太美,惊飞了好几只花园里的彩羽鸟。
  
  听了黎守的话,几位已经成婚的年轻王公都会心一笑。黎守看自己的观点得到了大家的支持,也微微一笑。见他笑了,旁边的那两个谄媚的奴仆赶紧一边赞美一边打开扇子帮他扇风。这不扇不要紧,一扇却遭到了黎守一记恶狠狠的警告的眼神。原来这两个奴仆正是他老婆杜红罗硬塞给他用以监督和控制他的眼线,他钓鱼一时兴起,竟然把真实想法说漏了嘴,免不得要传到杜红罗耳朵里,说不定直接就在这九王的园子里闹起来了。杜红罗可是武将之女,素有彪悍之名,一揪他耳朵他就毫无反抗之力,只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他可不想在这九王生辰、众王公贵族相聚之日成为有目共睹的笑话。所幸这两个仆人是谄媚之徒,夹在他和杜红罗之间两边都想讨好,胆子又小,每次被他一瞪,就吓得不敢打小报告了。这次他刚瞪了他们一眼,他们就吓得点头如捣蒜,估计也不会跑到他老婆那里去作妖了。五王世子黎守想着松了一口气。
  
  刚刚从战场上回来的龚钦坐在黎守旁边,见黎守说出了真心话又一脸吓得要死的表情,不由的好笑,他的妻子侯宛柔可是小鸟依人、柔情似水,从来不会高声说话,看来他倒是十分幸运了。他又来看了看右边坐着的季英,季英手里握着鱼竿,表情凝重,满腹心事,不知在想什么,已经放跑了三条鱼了,这次见他的鱼竿又在动了,龚钦便碰了碰他的肩,笑道,“恭喜季大公子,就要加入我们的阵营了。”
  
  “哦。”季英被龚钦一碰,这才回过神来,只见他的鱼镖动的厉害,他赶紧抬手一收线,一条大鱼腾跃着,水花四溅,季英面露喜色,笑道,“是个好兆头。”
  
  “什么?”他说话的声音太小,龚钦没有听清楚。
  
  “我说,”季英看着仆人把鱼装进了身旁的鱼篓里,放大了声音道,“鱼上钩了,是个好兆头。”
  
  众人见季英刚才还一脸阴沉,现在却笑容灿烂,都不知所以然。不过这“京城第一浪子”的喜怒无常是出了名的,大家都笑着摇摇头,继续享受男人专属的沉默去了,只有一直在旁边吃莲雾的卢延灏两眼放光,竖起了耳朵——看来又有好戏看了。
  
  不过卢延灏的一个莲雾还没吃完,小蛮湖的这片难得的安静就被打破了。
  
  “哈哈哈……”
  
  一群锦衫玉罗、衣袂飘飘的女子乘着画舫从湖心驶来,正是以杜红罗为首的那一批夫人小姐,她们刚从后花园赏景而来,谈笑嘤嘤,在清澈的湖面上激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小红!”五王世子黎守眼见自己的媳妇一身红衣站在船头,英姿飒爽,威风凛凛,立刻甩开鱼竿,像小绵羊一样站在渡口迎接,表情比他的两个仆人还要谄媚。众人见状,都一阵哄笑,然后有家室各自找各自的媳妇去了。
  
  小蛮湖这边热闹非凡,九王的客室却严肃凝重如同结了一层坚冰,当今圣上正在里面小憩,淑妃卢舒欣陪侍,而四皇子黎宵则跪在外面一个时辰求见而不得。虽然已经证实上次他是被人栽赃谋反,但是毕竟被扣上过那么大一顶帽子,圣上似乎对他还是心存疑虑,一直没有接见他,这次移驾九王府,听说黎宵来了,径直让他跪在客室外面。
  
  太子、二皇子等人从黎宵旁边走过,拜见了圣上后退出,又从他身边经过,来来往往的目光很复杂,有同情,有漠然,有戏谑,有惊惧。
  
  “哒哒哒……”
  
  不知过了多久,面前的门打开了,有一人走到黎宵身边,停住,一句话不说,“嚯”的就跪在他旁边,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九皇叔。
  
  “九王爷,这可使不得。”皇上身边的大太监崔荣难得的惊慌失措,紧跟着九王爷就屁颠屁颠的出来了。
  
  九王爷看了一眼黎宵,扎扎实实的跪着,并不理崔荣,崔荣一脸为难,快步小跑的进了内室。很快,门又开了,一个威仪魁梧、玄色衣衫的人走了出来,一脸无奈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九王,道:“罢了,都进来吧。”
  
  “谢皇兄!”
  
  “谢父皇!”
  
  那人正是当今圣上。见他松了口,九王和黎宵这对叔侄俩相视一笑,站了起来。
  
  黎宵紧跟在九皇叔黎康的身后进屋,心中暗叹这步棋算是走对了。他父皇疑心极重,即便证明他是清白的,也可能从此便冷落他,甚至打发他到封地去,所以一定要尽快的解决。要么撇清矛盾尽释前嫌,但是这条路是很难的,因为陷害他的人在暗,一日不查出这个人,他的嫌疑就一日不能真正洗清;要么打感情牌,那就是找一个父皇信任的人来保荐自己,而这天下,没有谁能比九皇叔更得父皇的信任了。
  
  其实父皇和九皇叔的感情真可以说是众人心中的一个谜团了。都说皇室中不可能有真正的亲情,更何况九皇叔和父皇还有过皇位之争。因为先朝太子死后,就只有九王是嫡子,况且背后还有龚氏家族的支持,而最后却是宫女所出的当今圣上继承了皇位,当时争储虽只是暗流,却也波涛汹涌。记得当时父皇登基,在褒奖功臣、规正纲常之后,第一件事就是铲除异己,把那些曾经反对过他的人该杀的杀,该流放的流放。在他刚把曾经反对过他的四王及其党羽流放了之后,他突然喊了九王的名字,彼时九王还叫“康王”,圣上没有叫他“康王”,也没有叫他“九弟”,而是冷不丁直呼其名:“黎康,跪下!”
  
  这一喝,圣上的声音没有多少波动,再一看他的表情,也没有多少变化。但这辉煌宫殿中赫赫的一声,却如同雷霆万钧,一声就让这大殿里的所有人都战战兢兢,尤其是龚氏一族还有曾经支持九王登基的那些官员,他们还没有被清算,却随时面临着人头落地的危机。
  
  这整个大殿中唯一一个面不改色的人,恐怕就是跪在阶下的黎康了吧,他身姿笔挺,目光清澈,似乎丝毫不知即将到来的命运。
  
  圣上看着他,长长的沉默。
  
  整个大殿也分外沉默,简直连鸟踩过大殿上方的琉璃瓦的声音也能听见。
  
  “呵!”
  
  这么肃穆的氛围,竟有人轻笑一声,众人战战兢兢,仔细一看,竟然是跪在大殿前方的黎康,只见他明眸皓齿,笑容温润,真真如玉君子:“皇兄,臣弟跪累了。”
  
  他那么明澈的目光,那么光明磊落的笑容,仿佛没有意识到他的兄长已经从身边走上了九五之尊的宝座,这让殿中的部分文武百官又为自己捏了一把汗,生怕被傻呆呆的九王连累,身家性命不保。
  
  “呵!”
  
  又是一声轻笑,文武百官的心又是一颤。
  
  这回笑的是宝座上的圣上,他看着跪在台阶下的黎康,笑的意味不明,一字一顿的道:“朕欲与卿共天下,可乎?”
  
  “哇!”众臣心中又是一声惊叹,部分人心中已是捶胸顿足状,这圣上分明是把与康王的争储之事摆到明面上讲了。至于康王,真不知道不谙世事的他会说出什么让他们更倒霉的话来。果然,黎康不负众望--
  
  “诺。”
  
  这一个字一石激起千层浪,一个心里素质较差的大理寺卿听完后就立刻晕倒了,其他的好几人也已经满头大汗摇摇欲倒了。岂料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这个可怕的康王竟然又做出了一件让所有人的心都要跳出来的事--他径直的走上了台阶,坐在了他的皇兄、当今圣上的旁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