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白莲黑化有点甜 > 第47章 爱的勇气

第47章 爱的勇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堂哥!”
  
  宁梓进到卢延灏房间的时候,他正在手忙脚乱的把一个很大的西瓜藏在桌子下面。他身边的侍卫杜延年满脸黑线——藏什么藏,菁小姐又不会跟你抢。
  
  “呀,堂妹你怎么了?”卢延灏盯着宁梓红红的眼睛看了几看,突然眼里精光一闪,脸上露出很兴奋的光彩,挥挥手让一旁一脸懵懂的杜延年走掉。
  
  “我,那天确实去了凝云坊。”
  
  宁梓情绪低落,声音很低。
  
  “嘘!”
  
  卢延灏跳起来做了个手势,让她噤声,然后把门窗打开,探头探脑的往外看,确定没有人窃听后,又把门和窗全部死死关上,那股认真劲儿,似乎生怕别人不去发现他要进行什么秘密谈话。
  
  “你去凝云坊,是去见魏王殿下?”卢延灏坐在桌子对面,拿出纸笔,审案一般正式。
  
  “是。”
  
  “那你和魏王殿下做了些什么?”
  
  “……”宁梓看着一脸好奇宝宝的表情的卢延灏,沉下脸道,“这和案子有关吗?”
  
  “有关呀。”卢延灏十分肯定的道,“我要知道云轲死的时候魏王殿下到底在干什么。”
  
  宁梓一皱眉头,叹了口气,道:“我们在交谈。”
  
  “你们说了些什么呢?”卢延灏的眼里的光更亮了。
  
  “就是在一直谈话。”他们当时一直在说她妹妹的事情,她实在不想编造一个别的谈话内容去骗卢延灏,“内容跟案情无关,我就不说了。”
  
  卢延灏那张八卦的脸显出了十分失望的表情,他嘴里轻声碎碎念道:“其实不说我也知道啦,季英重伤,你好心去看他,结果他却搂着他的美妾给你难堪,还因为美妾走失扇了你一巴掌,你自然心灰意冷了,要是我,我也心里不好受,你可能本来就喜欢阿宵,是呀,阿宵这小子虽然长相一般,言语笨拙,不过不知为什么特别招女人喜欢,真是莫名其妙……咳咳,所以这时候你的爱如黄河之水一般波涛汹涌,”卢延灏挥动着他的手做一些夸张的动作以配合他的演说,好在他看见了宁梓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终于想起自己还在审案,于是正了正色,清了清嗓子,道:“那么,你是否目睹了云轲死亡时的场景?”
  
  “可以算是。当时我和殿下正在说话,然后听见隔壁传来一声闷响,殿下这时候可能意识到事情有什么不对了,于是他让我先走。”
  
  “你肯定没有先走了!”卢延灏插了一句。
  
  额,不能让她一次性把话先说完吗?不过现在有求于卢延灏,所以她只能忍:“没有,我看见隔壁的门没有关,殿下一推就开,我自己觉得可能发生了什么,于是我就跟了过去,然后看见了有个人倒在血泊中,胸口插着一把刀……”为了不让卢延灏打断她的话,宁梓边回忆边快速的回答着,“我当时很害怕吗,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尸体,然后殿下就让我先走,我就先走了……”
  
  “哦。”卢延灏的毛笔滴着墨,却一个字也没有写。
  
  宁梓见他一直一脸若有所思,有些沉不住气了,道:“这就是我看见的场景,我说的都是实话,人真的不是魏王殿下杀的。”
  
  “哈哈哈……”卢延灏突然笑了起来。
  
  “怎么,你不相信?”
  
  “不,我相信,”卢延灏把西瓜从桌子底下拿出来,舀了一勺放进嘴里才止住了笑声,他边吃西瓜边正了正色,道,“我当然相信,堂妹是个老实人,怎么会说谎?简直是把当时的场景又复述了一遍。”他吃了一口西瓜,笑道,“我只想问一个问题,魏王的贴身侍卫裘保,当时在哪里?”
  
  裘保?宁梓一怔,随即回忆道:“我和殿下在室内谈话,裘保就站在门外放风,殿下听见隔壁的声响,就说让裘保送我先走,但是……”宁梓迟疑了一下,看了看卢延灏,道,“裘保不在门外。”
  
  “那他在哪里?”
  
  宁梓摇了摇头,有些迷惘,道:“我不知道。”
  
  “好了!我了解了。”卢延灏点点头,“堂妹请回吧。”说着他就开始吃面前的大西瓜,再也没有抬头看她。
  
  宁梓有些莫名其妙,问道,“这样就可以了?”
  
  “是呀。”卢延灏抬眼笑道,“难道堂妹想多跟我待会儿?”
  
  “那那个云轲,不是殿下杀的对吧?”
  
  “这我怎么知道!”卢延灏边津津有味的吃着西瓜,边耸了耸肩。
  
  “我不是已经来作证了吗?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呀。”宁梓急的声音都带着哭腔。
  
  卢延灏看着宁梓叹了一口气,道:“堂妹,不是我说你呀,魏王想杀云轲,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当然了,也不需要他的心肝宝贝裘保来动手,他完全可以指使别人杀人,然后完成自己的不在场证明。所以,你的证词仅供参考,什么也不能证明呀。”
  
  “什么?!”宁梓十分震惊,道,“那既然如此,他想杀随时可以杀,为什么偏偏选在自己在隔壁的时候杀,白白给自己惹上嫌疑,你觉得有人会这么傻吗?”
  
  “为什么不呢?正是因为大家都觉得没有人会这么傻,他这么做才不会引人怀疑呀。”
  
  “那他当时听见隔壁有动静的时候,还有他看见尸体的时候,他很震惊,那种意想不到的表情,怎么可能是装出来的!对,绝对不是装的,他根本就不知道云轲会被人杀!”
  
  卢延灏的一个西瓜已经吃完,他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道:“堂妹呀,你可能真的不了解阿宵那小子,他这个人可是一个演戏的好手,从娘胎里带来的天赋,知道吗?他五岁的时候就知道装成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指使我给他做牛做马,”卢延灏回想起这段不光彩的经历还带着怒气,“也许他只是演绎的天衣无缝,然后再通过你这个证人之口来告诉我们,以便实现他的完美犯罪。”
  
  几个来回,卢延灏的话说的宁梓哑口无言,她一下子火大了:“既然我的话一点没有用,你为什么一直想让我说出真相?!”
  
  “谁说没有用?”卢延灏笑着伸了个懒腰,道,“我的目的是尽力还原犯罪现场,况且,自从上次在龚府我主动询问被你拒绝之后,我就再没提这事了,这次还是堂妹你主动找到我要跟我坦白……”
  
  “你!”
  
  感觉受到愚弄的宁梓回到自己的院子后就大哭了一场,直骂自己没脑子。
  
  “小姐,别难过了。”玉映端来了一热水,帮她擦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