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白莲黑化有点甜 > 第46章 真假心意

第46章 真假心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宁梓没有读过这首诗,可是深陷一段孽缘的她亦深深认同“相见争如不见”,可是谁让她已经爱上了,现在满脑子里都是黎宵因为谋反被关在精诚堂的事。她觉得自己很自私冷血,要说之前她死活不说在凝云坊的事,是因为怕卢菁的名节受损——她可信不过卢延灏的大嘴巴,那现在黎宵已经出事了,这就已经事关人命了,如果是别人,她一定会说出来,可是为什么是黎宵就不行?但她又觉得她很理性,没有被感情所左右,黎宵被关起来的原因是谋反,而不是因为杀了云轲,所以如果他真的做了什么的话,自己对于救他也无能为力。况且,自己已经决定和他划清界限了,就不要管他的事情了,自己对他的感情就算再强烈,也会随时间慢慢的淡去……
  
  很显然,宁梓的思想已经分裂成了两个极端,一半为黎宵的事情忧心忡忡,另一半坚守着“他死了也不关我的事”的信念。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想法交织着,纠缠着,激烈的争夺着场地,长达两三天之久,成功让弱柳扶风的宁小姐大病一场,奄奄一息。
  
  “小姐,您快点好起来呀,快看,这新嫁衣上的刺绣多么精美呀!”
  
  “小姐,快看,姑爷家送来的翡翠十二生肖,太可爱了!”
  
  ……
  
  依岚一直喋喋不休,成功的将宁梓说的睡着了。依岚看着小姐的睡颜,简直病的面无血色,毫无生机,她十分难过。大夫说小姐思虑过重,郁气凝结,她不太明白,小姐都要嫁人了,应该是无比欢天喜地的,会因为什么而郁郁不乐呢?难道是……因为姑爷太好女色?的确,姑爷的风流可是出了名的,也没有表现的多么喜欢小姐,万一婚后让小姐独守空房怎么办?
  
  正想着,有人通报季英来了,依岚一惊,赶紧起身行礼。
  
  “她怎么样?”季英见宁梓睡着了,压低声音问道。
  
  未来姑爷似乎一脸忧心忡忡,依岚一边打量着他的脸色,一边回答:“小姐服了药,已经好了很多,就是还有些发烧。”
  
  “哦。”季英淡淡的应了句,“你先出去。”
  
  “是。”
  
  依岚出了门,有些担心的从半开的窗户边窥探,却见姑爷已经坐在床边的凳子上,默默的看着小姐,可惜从依岚这个角度看不到他的表情。姑爷一直没有出声,依岚也在窗边大气也不敢出。不知过了多久,她见姑爷动了动,蓦地伸出了手,似乎想要抚摸小姐的脸颊,依岚顿时睁大了眼睛,却见姑爷的手一顿,并没有抚上小姐的脸,而是掖了掖她的被角。依岚有些遗憾,不过姑爷对小姐的行为举止十分温柔,又让她放心了。
  
  自从这次之后,季英就每天都来看宁梓。他虽然并没有实质性的做什么,但是宁梓的病竟迅速的好起来了。依岚非常高兴,看来她的猜想对了,小姐还是担心姑爷花心,但是显然姑爷现在一颗心都放在小姐身上,小姐明白了,病也就好了。很显然,她完全猜错了,宁梓迅速好起来,就是不想天天看见季英。当脸上的血色恢复后,她就毫不迟疑的把季英打发走了。
  
  “小姐,呜呜呜……我要请假,我三叔的儿子因为偷东西被抓进牢房了,我得回去关心关心他!呜呜呜……”澈雪这个丫头在她面前哭的稀里哗啦。
  
  宁梓一勺一勺的喝着清苦的中药,对这丫头卖力的表演视而不见。这个澈雪,上次在后花园喊她去见季英,已经暴露了她玉映手下的身份。而身份暴露后,她反而越发的嚣张。今天早上把一本名叫《酷刑二十五种》的传奇小说放在她的案头,成功的让她的面色由晴转阴,现在又在讲什么牢房之类的事,似乎时刻想提醒她黎宵尚在牢狱中的事实。宁梓十分无语,这丫头是黎宵的手下,说不定是看她对黎宵太过冷漠所以才愤愤不平出此下策;可这丫头跟卢延灏关系又那么好,有事没事去找卢延灏,也有可能是想帮卢延灏从她嘴里套话。不过无论如何,她是不会理会她的。
  
  “胡闹!”玉映执着一束新鲜的鸢尾花进来,见澈雪装模作样,满嘴胡说,便瞪了她一眼。这一眼十分威严,澈雪吐了吐舌头,迅速出去了。
  
  玉映向宁梓行了礼,然后把花瓶里有些干瘪的昨日的花朵抽出来,再把带着露水的鸢尾花插进去,摆了一个极优美的造型。做完这一切后,她发现宁梓正盯着她手臂上缠着的黑纱,面色惊恐,神思恍惚。
  
  见玉映看她,宁梓定了定神,迟疑着,最终像下定了决心一般的问道:“你……为什么戴这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