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白莲黑化有点甜 > 第45章 莫管闲事

第45章 莫管闲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如果真的说不想念一个人就能不想念,那人间真不知要多多少欢乐。
  
  宁梓是一个立誓时极为坚定而行动起来分外软弱的人,她特别擅长于打破自己誓言,尤其是在不可控制的感情方面。
  
  季英那句“魏王被囚禁了”的话,一直萦绕在她耳旁,时刻消磨着她脆弱的意志。
  
  当她吃饭的时候,看着盘中的食物,她就会想会不会圣上龙颜大怒,然后被囚禁的黎宵滴水滴米不进;当她睡觉的时候,看着黑漆漆的房间,她就会想黎宵会不会是睡在稻草堆上,旁边还有老鼠企图咬他的手指。这是前一世季英给她讲的牢房的情景。担惊受怕之后,她又骂自己傻,黎宵是皇帝的儿子,就算是犯了什么错误,也一定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然而当她刚准备入睡时,又睁开了眼睛,虽说虎毒不食子,但是古代帝王家父子相残的事情并不在少数,会不会今天听到的是黎宵被囚禁的消息,明天黎宵就被斩了呢?这样胡思乱想着,宁梓快到天亮了才睡着,第二天眼底多了两抹青痕。
  
  宁梓实在没有想到季英一句小小的话,竟然在她心中掀起了这样大的波澜。她忍了三天,结果三天都昏昏沉沉、无精打采的。卢夫人只道她是将要成婚压力太大,而每每玉映了然的眼光落在她脸上都让她分外羞恼。她开始有些后悔,早知道她问问黎宵的情况的,黎宵到底犯了什么事,被关在哪里,危不危险,生活的怎么样,问了这些又如何?至少她心里踏实多了,不会一直悬着。她现在开始怀疑把自己和黎宵划分为两个阵营是不是一个过分幼稚的举动,说不定黎宵现在也在被他的皇帝老爹压迫着呢!
  
  可能是宁梓心里念叨多了囚禁、牢房之类的词,他们家里还真的有人锒铛入狱了。不是别人,正是豢养恶犬的卢延治和卢延沛。本来卢尚书听说恶犬是他们养的,而扑咬卢莞和卉姣的事纯属意外,卢尚书身为父亲,是打算好好教育训诫一番的,不过后来有人把恶犬多次咬死咬伤平民和仆人的事情捅了出来,这下可把卢尚书气坏了。他把两个儿子先家法伺候了一番,打的只剩半条命,然后又主动把儿子们交给了大理寺。卢家好歹也是个贵族,势力也很大,就有人劝他没必要把亲儿子送出去丢人现眼,卢尚书不以为然,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吾之不孝子乎?”大理寺定了罪,判了刑,卢延治和卢延沛就被关进了牢房,并且卢尚书发话了,吃住与其他犯人一样,不得特殊照顾。这下李姨娘哭晕了好几次,让卢延清去探望,听说吃住环境都不是一般的差。宁梓不知为什么她的耳朵对于牢房的情况特别的敏感,听的特别仔细,听说了牢房里污水横流、蝇蚁丛生的场面更是心惊胆战。
  
  而且她发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对卢延灏特别殷勤,一会儿给他送点心,一会儿弹琴给他听,就是为了找机会和他见面。卢延灏本来就疑心重,见一向冷漠的宁梓性情大变,一下子如此殷勤,他十分莫名其妙,每次吃她给的东西都要用尖尖长长的银针试探,都快被她给逼成神经病了。
  
  这天,宁梓刚吃了两个草莓,觉得味道不错,就又命小丫头拎着一食盒草莓和她一起去卢延灏院子了。
  
  “……看,我就说我这小叔吧,真是个混官场的油子,别人儿子闯了祸,巴不得藏着掖着,而他呢,眼都不眨的把儿子给送到大理寺了,真是不给对手留一点把柄,还获了一个大义灭亲的好名声,不过呢,这心也是真的狠……”
  
  卢延灏议论卢尚书的声音毫不避讳的传出了院子,那大大咧咧的语气让宁梓一度怀疑卢延灏是怎么当上缉察司的头子的。
  
  “菁小姐好!”
  
  宁梓一进门,正在和卢延灏交谈的那个年轻帅气的侍卫杜延年就向她打了招呼。
  
  卢延灏一见宁梓又来了,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怎么又不通传。”
  
  宁梓看了看门口,一个看守的人都没有,又怎么会有人通传呢?
  
  卢延灏顺着宁梓的眼光一瞧,气的牙根痒痒,原来自己院子里的人又趁机跑出去玩了。看来主子太好说话下人滑头就耍开了。
  
  “堂哥,来吃点草莓。”
  
  宁梓殷勤的把草莓放在桌上,她知道卢延灏喜欢吃水果,一定不会拒绝。
  
  “好的!”果然卢延灏上一刻脸上还阴云密布,见到水灵灵的草莓后便满面春风。他从袖子里掏出银针试了试毒,然后开心的吃开了。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他对宁梓的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堂妹呀,真是难为你了,每天给你堂哥送好吃的东西。”卢延灏内心十分感叹,如果送草莓的是他老婆就好了,可惜他活了二十年,能为他洗水果削水果的老婆还不知在哪里。
  
  “没事,这是应该的。”
  
  “我们从哪里聊呢?”他们之间共同语言本来不就不多,还接连相处了这么几天,实在是为难他了,卢延灏想了想,道,“那就聊聊系人司的精诚堂吧。”
  
  系人司的精诚堂?这是什么?宁梓完全没听懂,她感觉卢延灏嘴里蹦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是汉字,但是组合起来她却听不懂了。
  
  卢延灏看着宁梓一脸懵懂的表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解释道:“系人司就是专门审理王公贵族案件的地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