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白莲黑化有点甜 > 第44章 划清界限

第44章 划清界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宁梓在白菡的帮助下,安顿好了卢莞,卢莞身体受寒,但很快能恢复,倒是脚伤比较严重,大夫说如果不好好调养,今后可能落下残疾,闻讯赶来的李姨娘看着女儿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然后数落两个儿子的不是。卢莞被治伤的时候,虽然很疼,但是一滴眼泪眼没有流,坚强的让人心疼。而她看着自己哭成了泪人般的母亲,不耐烦的道:“娘,您别号丧了行不!我心烦!”
  
  “嘿,这孩子!”李姨娘看着卢莞的大白眼,无奈的摇了摇头,退了出去。
  
  宁梓看着卢莞倔强的脸,心里终究是有些愧疚的,因为她明白这件事情跟玉映脱不了干系。她见卢莞嘴唇有点发白起皮,便道:“二妹,你渴不渴……”
  
  “千金大小姐,犯不着做丫鬟做的事情,”卢莞眼睛看向窗外,面无表情,“你也出去吧!”
  
  宁梓叹了一口气,只好退了出去。
  
  卢莞把眼睛从窗外挪回来,看向宁梓背影的眼神如同千万道怨毒的利箭。
  
  宁梓来到客厅,只见季茂的手臂已经包扎好了,狗抓伤的正巧是他之前练剑还未痊愈的伤口,当时他急着救卢莞还好,现在倒越发的疼痛起来。刚刚大夫上药的时候他实在忍不住叫出了声,一旁的季夫人看见他粉红色的流血的伤口,心肝肉的哭着,季丞相不喜欢女人哭哭啼啼,便把季夫人拉走了。而季茂现在正在询问刚刚给卢莞诊治的大夫一些具体的情况,宁梓见他问得这么具体,女子的直觉让她意识到季茂对卢莞的关心不那么简单。
  
  大夫刚走,季英就进来了,他冲宁梓点点头,又拍了拍弟弟的肩膀,道:“你这胳膊在九王爷生日前能好吗?”
  
  季茂兴致缺缺,懒懒的回答道:“不知道。”
  
  季英叹了一口气,道:“唉,我看你这次用的力气有点大,旧伤开裂很严重,又添了新伤,九王生日在十日后,估计好不了了,得了,你和魏王要表演的那个剑术的节目也只能泡汤了,你受伤了,他又被囚禁了……”
  
  什么?!
  
  黎宵被囚禁了?!
  
  这是什么意思?!
  
  宁梓想不到她五天内第一次听见黎宵的消息竟然是这个,她一瞬间的表情非常震惊,而这些神情变化又分毫不差的落在季英的眼睛里。
  
  “哥,你是专门进来说风凉话的吗?”季茂不满的皱着眉头。
  
  宁梓回过神来,她差点忘了这里还有季英,不能让他抓住破绽。
  
  季英没想到惹恼了弟弟,他笑道,“不就是说了点魏王的坏话嘛,你小子就不高兴!”
  
  “才不是因为他。”季茂冲哥哥翻了个白眼,但脸上很快显出一种深重的忧虑,他长叹一口气,再也没有说话。
  
  季丞相一家用了个午饭,就很快辞行了。没有人将今日的血腥事件当成不吉的征兆,婚礼定在一个半月后的黄道大吉日举行。
  
  离开卢府的季英眼里多了些精光,而季茂则满眼怅然,他觉得内心的一角被遗落在刚刚的府邸里,缺失的形状正是那位在华亭边和着自然之籁无拘无束跳舞的莞小姐。当今天他刚进府的时候,就被她的美丽所吸引,后来没有再见到她,他便三番五次的去寻找,竟然在后花园里不期而遇,她的舞姿是那般的优美,简直就像仙女踩着祥云在空中飞翔,后来她崴了脚,却坚强的站着,舞蹈着,如同后来坚决的跳入湖中自救一样,坚强而果敢,那一颦一笑,短短的时间内竟在他心中形成了闪闪发光的存在。后来虽然没能与她道别,但他明白,他的心已经被她在不经意间偷走了。季茂心中无限惆怅,下一次见她,只能是在哥哥大婚的时候了吧。
  
  ……………………………………………………………………………………
  
  送走了季丞相一家,卢菁回到自己的院子,却踟蹰着,不敢迈进。
  
  看,这院子里生长着无数的植物,各种树木,藤蔓,花草,密密的交织着,就像一张硕大的蛛网,要将她这个不经意而来的飞虫缠住、困住,而这张网上的蜘蛛,不知到底是玉映,还是黎宵。
  
  不过这种犹豫也只是一瞬间的事,除了这个院子,她还能到哪里去?
  
  她进了屋,玉映不在,她问了依岚,依岚说玉映在书房里帮她收拾书画。
  
  一进书房,玉映却并没有在整理什么,而是执笔坐在桌子上,正在描画什么,宁梓走近一看,她正在画《松山旭日图》,论笔法,论画工,几乎和真迹无二。
  
  宁梓十分惊讶,这种画工不是一朝一夕可成的,看来玉映绝不止她想的那么简单。
  
  “上回那副《松山旭日图》是你画的?”她还以为是黎宵画的。
  
  “不,小姐原先的想法是正确的,”玉映抬眼看了一下她,道,“那确实是殿下之笔。”
  
  “那你又画一遍干嘛?”宁梓道,“难道想把这画偷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