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白莲黑化有点甜 > 第41章 婚期将至

第41章 婚期将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宁梓的卧房里,真的每天都会换上那紫红色的鲜花,据说这是一种玫瑰,但开放的极为洒脱,毫不拘束,像牡丹一般热烈,仿佛在宁梓向往从心所欲不逾矩的愿望上生根发芽,又枝繁叶茂的伸展开去,然后再回过头来俯视她如缚茧般的躯壳,默默不语。而被花朵的昂扬吸取了所有美好想象的光辉的宁梓,虽然不允许展现灰败的面色和空洞的眼神,但你还是可以从她精致而得体的微笑中体会到生命力全无的死灰般的心情。
  
  然而第四天,这种浓郁而悲凉的芬芳竟诡异的消失了,或者不应该用诡异来形容——宁梓通过玉映拒绝了黎宵,他对她只持续了三天的兴趣然后收回他的一时兴致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无论如何,看着花瓶里的花变成了卢府园子里栽种的那种素雅的白色鸢尾花,宁梓内心的情感小舟却在不停的摇摆,她已经多次无意识的想从玉映那张表情滴水不漏的脸上看出黎宵的意图,从而安抚自己内心的失落。而当她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蠢事的时候,她又无数次的追悔莫及。这么看来,倒不是黎宵有本事困住她,而是她被自己困在对黎宵的期待里。
  
  冷冷清清,恍恍惚惚,已经到了迎接季丞相夫妇的日子。两家大人选定了一个黄道吉日坐在一起商定婚期。卢氏夫妇对大女儿的婚事十分重视,卢夫人五天前就开始吩咐全府上下好好准备,而卢大人也早早处理完公务回府。
  
  有仆人远远的看见季家的仪仗,便小跑回来报告,此刻卢氏夫妇便率众人前去迎接。
  
  宁梓打扮的端庄得体,穿一身红色的新装,饱满红润的脸颊让她看起来光彩照人。当父母的眼光掠过她的时候,见她的脸上洋溢着一抹羞怯而喜气洋洋的笑容,都不由的欣慰的点点头。
  
  人群中最扎眼的,却并不是一身红装的宁梓,而是亭亭玉立的卢莞,她穿着一袭鹅黄色的披风,上面绣着精致的桃花,那温暖而鲜丽的颜色让人眼前一亮。而她脸上那清新淡雅的桃花妆亦十分精致,使她本来就美丽的五官更加楚楚动人:十四岁的她颇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
  
  季府众人来到大门口的时候,卢大人也领着家眷站在了台阶之上。两位美髯飘飘、身材修长的朝廷重臣既是连襟,亦是多年好友,他们相见便相视一笑。
  
  “老卢,你这个大忙人,”季丞相拍了拍卢尚书的肩膀,指着他的胡须笑道,“人逢喜事精神爽,你终于能挪出时间打理你的胡须了,这是刚刚才修理的吧,比上朝的时候精神多了!”
  
  “老季啊老季,你这是什么眼神,我昨天就修剪了。”卢尚书拈着他的胡须笑道,“看来你上朝的时候光顾着让你的学生参我们吏部的本子了,哪有闲心关注我的胡须!”
  
  “哈哈哈……你可真是记仇,”季大人笑的前仰后合,“今天是儿女的大好日子,就不论政事了,”他扫了一眼宁梓,微微的点点头,又佯怒瞪了一眼卢尚书,道,“还不请我们进去,让我们全家人在这里吃冷风是什么意思?”
  
  “请这边走,”卢夫人做了个手势,脸上带着文雅而极为板正的笑容,“是老身疏忽了,亲家莫要怪罪。”
  
  卢尚书一直注视着卢夫人,一听“老身”二字,眉梢便明显的跳动了一下,表情有些无奈,随即道,“云儿不用理他,人间四月天,哪里来的冷风,我看这里暖阳煦风,倒挺适合闲话家常。”
  
  一听卢尚书当众用闺中昵语“云儿”来称呼自己,卢夫人那一贯严肃的脸终于兜不住变红了,而季夫人听了则掩唇而笑,她看了看季丞相,然而季丞相并没有看向她,而是看着卢尚书在笑,季夫人有些失望,然后也看向卢尚书道,“姐夫就别拿我家老爷打趣了,就算我们这些老家伙愿意在这里闲话家常,孩子们也不愿意呀。”
  
  说着她推了一下站在旁边的季英。季英站在一旁像个不言不语的木瓜,眼神呆呆的,不知道在看什么,而被季夫人这么一推,他回过神来,然后竟向前一步,对卢氏夫妇作了个揖,道,“岳父岳母大人在上,小婿有礼了。”
  
  此语一出,不仅是卢氏夫妇,在场的全部人都怔住,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依大兴王朝的规矩,订婚和结婚大有不同,是随时可以解除婚约关系的,因此仅仅定亲了是不能称呼岳父岳母的。季夫人也没想到自己儿子竟然这么快就改口了,她不由的笑道:“看来英儿都等不及要拜见岳父岳母了,我们也快点去办正事吧。”
  
  说着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大门,入了客室。季氏夫妇和卢氏夫妇对坐闲话家常,十分欢洽。卢菁、季英等小辈拜见了长辈后,也坐在一旁寒暄。卢莞称不舒服而先行告退,卢延沛和卢延治见状也脚底抹油跟着溜走了,而季雯则因生病没有过来,因此只有宁梓、卢延清、季英和季茂四人坐在一起。卢延清本身就沉默寡言,季英此刻又恢复了之前的呆瓜状,连个“嗯”也没有,而宁梓看见季英就觉得无话可说,本来还有个极为活泼的季茂,现在却神思恍惚,不知道在想什么,可以说,这四个人坐在一起,要多尴尬便有多尴尬。正巧这时司礼官进来,准备帮卢、季两家择定良辰吉日,他们这些小辈就借机出去了。
  
  “大小姐,夫人让你请大表少爷去后花园转转。”
  
  宁梓刚准备回自己的院子,便被卢夫人的大丫鬟白菡叫住,下达了毫无回旋余地的指示。
  
  “没有邀请我呀,看来我可以自由活动了。”一直神思恍惚的季茂恢复了精神头,十分高兴拍了拍季英的肩膀,然后又冲宁梓眨了眨眼,便一溜烟的不见了。卢延清也被卢夫人叫去做事。剩下的二人在原地相顾无言,季英站着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要跟她去花园的意思,终于宁梓忍不住了,道:“今日我亦有些不适,就先回房了,失陪了。”说着她转身就走。
  
  一只手蓦地攥住了她胳膊,宁梓吓了一跳,她回头,瞪了一眼季英,挣扎了几下,想把胳膊抽出来,可是季英并没有放开。
  
  “带我去花园吧。”他说着,眼睛却并没有看向她。
  
  “好。”宁梓看着被他攥的发红的手腕道,“那请你先把手放开。”
  
  “哎呀,不行。”季英油腔滑调的应答,顺势手一滑,竟牵住了她的手,“今天的阳光太晃眼了,我看不见路,你带我……”
  
  “呼--”
  
  季英的话还没说完,宁梓便抬起了另一只手,扇向季英的脸颊。季英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他看向她,却只看见一张冷漠而愠怒的脸,季英的眼里一瞬间闪过了恼怒和嫌恶,但很快又恢复了死皮赖脸的笑意。然而这一瞬间的变化,懒得多看一眼季英的宁梓自然是没有发现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