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北美新秩序 > 第280章 后记 大结局

第280章 后记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896年的初秋,西雅图东郊的奥林匹克国家森林公园,国家公墓内。免-费-首-发→
  
  赵文礼静静的站在一座雪白的墓碑前,久久不曾离去。
  
  穿越已经过去五十多年了,赵文礼也由当年那个血气方刚的汉子,变成了一个垂垂老朽的八十三岁的老人了。
  
  身边一同穿越的伙伴们,徐永全、李春生、陈大勇、李华明、郝德勇、吴越…,已经有一小半的穿越众,都一个个离开了他,在这片北美的土地上,他越来越产生一种孤寂感。
  
  共和国现在的总统,是吴越当年收留的孤儿吴亮,虽然他不是穿越众的后代,但政治局的大权,一直牢牢掌握在穿越二代的手中,唯独的变数便是,在扩选中,曾国荃和魏昌厚、约翰逊进入了政治委员会,但这根本改变不了共和国的发展方向,牢牢掌握在华人的手中,共和国的主流文化,将是以汉家传统忠孝礼义为核心传统的事实,所以,赵文礼等人也放心的把权力交了出去。
  
  有些美中不足的是,赵盼作为赵文礼的长子,倒是对政治毫无兴趣,却一心扑在了科研上,不知道他从谁那里听说了原子弹核子弹这几个词,他如今的目标,是要穷尽他一生的力量,助共和国研究出原子弹出来,那时候共和国在这个地球上,才真正算是无敌于天下了。
  
  更伤心的是,陪着他走过了几十年的妻子,周文倩,也在她六十五岁的时候离开了他,这让他在这个世界里,感到越来越孤单,也越来越少说话了。
  
  虽然两任总统任满,他就离开了领导的岗位,专门于做一名中学的教师,和周文倩一同上班、一起下班,那段时间,他才发现,竟然是自己最值得回忆的一段岁月。
  
  可是,好景不长,周文倩因为产后不久,就不得不长途奔波,终究是留下了病根,在五十岁的时候就身体慢慢变差,虽然赵文礼舍下了一切工作陪着他,请了中外的许多医生,还是不能留住他,她还没有活到六十五岁,就抛下了他和他们的孩子,一个人去了另外一个世界里。
  
  李英小姑娘,此时也是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了,岁月和多年的操劳,在她的脸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迹,她那明丽光彩的脸庞,早就被岁月带去了遥远的地方——赵文礼和周文倩都有自己的工作,之后周文倩又身体不好,这几十年来,一家子几十口子都是她一个人要操持,苦艰辛可想而知。
  
  赵文礼在这里站了两个小时,李英也陪着他站了两个小时。虽然赵文礼和她说,虽然今天是周文倩的忌日,作为曾经的姐妹,她已经来过了,就不要陪着他在这里忍受冷风了,可她仍是固执的站在远远的树下,遥望着他。虽然这个男人此时的心中想着的是另外一个女人,她心里也隐隐有些嫉妒,但是只有这样他们两个相处的时间,她才感觉到,他是属于她一个人的。
  
  自周文倩死后,她就真正成了这个家的女主人,其实就算周文倩在的时候,以她那养尊处优的小姐脾气、和大大咧咧的作风,就基本上把家扔给了李英,但李英却感觉到,她从来没有进入到这个男人的心中。
  
  尽管周文倩经常会和这个男人耍些小脾气,甚至会当着她的面打闹,而赵文礼不但丝毫没有愠怒,反而是一副处之泰然的态度,而她一直善解人意、温柔善良、任劳任怨的守护着他,而他却一直对她客客气气,似乎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客人,而不是他最亲密的人之一。
  
  那时候她是嫉妒周文倩的,可是就算周文倩死了,他的心,也似乎没有落到她身上来。
  
  他是一个好男人,除了周文倩和她,绝没有其它的女人,这一点她可以相信,所以,她以为是自己不够年轻、不够漂亮、不够温柔、不够贤惠。于是她更加努力的去作,她发现,她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的,他对她,仍是一贯的淡淡的客气。
  
  当孩子们渐渐长大,当她在他的劝导下开始读一些,她才渐渐明白,她和他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而她却想要强行进入他的世界,也难怪大家相处起来会如此难受了。
  
  如今,她已经想通了,就算进入不了他的世界,努力靠近他的世界,聆听他的声音,感受他的心情,做他身边最贴心的女人,这辈子,她就足够了。
  
  一阵狂风卷过,卷落无数枯叶,冷得李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都说了让你自己回去,我能自己照顾自己的,你偏要在这里受冻了,现在知道冷了吧。”一声柔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赵文礼爱怜的她拂了拂被风吹散的头发,牵着她冰冷的手说,“瞧,手都冻这么冰了,你也不小了,怎么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呢。”
  
  李英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就要出来了,这是她嫁给他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说出这么温情的话语,就如赵文礼和周文倩在一起的时候一样。
  
  她任凭他牵着他的小手,漫步在森林的树林间,仿佛回到了二十几岁的时候。
  
  “老大,老大,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今天是嫂子的忌日,找遍了你都不在,我就知道你在这里。”远远的,刘宇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因为自己一向自律,刘宇虽然也已年过七十,却显得特别精神,走起路来,和小伙子一样风风火火的。
  
  “刘宇,等等你,你就顾自己跑,要是把你的媳妇摔伤了,看你不心疼死。”刘宇的身后,是杏贞似嗔似怒的腔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