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缱绻权情 > 第三百一十七章 功成身退

第三百一十七章 功成身退

    杨逸岚第二天给何司昭打了电话,警告何司昭,如果他再找她,并且骚扰她身边的人,那她保证以后不会再让何司昭见到自己。
  
      安静把所有她在冠风里的资料都整理好,归类成一个个细致的文件夹给了阮清。
  
      今天的活动结束后,她正式离开冠风。安静把离开的日子提早了,不单单是因为现在她和何司昭闹的不太好看,更是因为她要留出全部的精力来,对付穆江。
  
      活动现在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距离活动开始还剩十分钟。
  
      场地已经开始热闹起来。
  
      张仁毅把一切的手脚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开奖的那一刻了。穆江所谓的加料,就是派了好些人,到时候起哄,带头把不满的情绪渲染到每一个人身上。
  
      活动正式拉开序幕,司仪上台了,按照流程来说,安静也该上台了。但安静只是站在台侧,看着。
  
      “安总,你不上去吗?”张仁毅拿过话筒准备递给安静。
  
      安静拿过张仁毅手上的话筒。“我今天不上台了,等一会儿还有重要的事情做。”
  
      张仁毅诧异。“那就这司仪一个人主持吗?”
  
      阮清从他们身后走来。“我准备好了。”
  
      安静把话筒交给阮清。“上台吧。”
  
      阮清走上台去,安静在台侧站着。
  
      “她不是董事长的助理吗?”张仁毅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
  
      安静转身看着张仁毅。“今天抽奖按照正规流程走,你没有搞混吧?”
  
      安静昨天郑重的和张仁毅说过,今天的抽奖不搞内幕。
  
      张仁毅迟疑了一下。“我知道,是正规流程。”
  
      “那就好。”安静希望张仁毅真的是那么做的。
  
      张仁毅和安静站在舞台的左侧,他看见司鼎带着几个衣着正式的人站在右侧,这些人的面孔都看的眼熟,但又一时想不起再哪里见过。
  
      台上传来了阮清的声音。“现在,我们就开始第一轮开奖。”
  
      台下紧跟一片呼声。
  
      “安总,现在还没到第一轮开奖的时候,不是放在最后压轴的吗?”
  
      虽然开奖的程序已经被他做了手脚,随便什么时候都不重要,但他的顺序被打乱,他感觉不太好。
  
      “要把气氛炒热起来,所以把抽奖环节提前了,没什么问题吧?”安静再一次的问张仁毅,是想在开奖前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
  
      安静提防着张仁毅,但没有确定他今天会将错就错的做安排,不过从他的神情中看的出,他很有可能已经动手了。
  
      “那还等什么,我们开奖吧!”司仪用自己饱满高亢的情绪带动着台下的人。
  
      “不着急,开奖前,我要有请出我们商场的几位商家代表,一会儿他们会给中奖的幸运顾客颁奖,另外在他们上台前,又得到加奖,他们会代表各自的餐厅送出优惠卷套票。”
  
      阮清分别介绍着那几位商家代表的名字,和他们各代表的商家。
  
      这几个人正是在另一边候场的几位,等他们上台后,阮清又接着说。“除此之外,我们还请到公证处的工作人员,今天的开奖全程,将由公证处人员监督。”
  
      司仪口气费解。“阮小姐,这是为什么呢?”
  
      “抽奖靠的是运气,中奖的人少,陪跑的人多。难免会有人因为自己没中奖而质疑我们是否有黑幕,内定。所以我们请了公证人员。”
  
      这个安排是张仁毅不知道的,不知不觉他额头冒出汗来。
  
      “你知道为什么我要请这几个商家来吗?”安静问张仁毅。
  
      张仁毅摇头。
  
      “这几个餐厅,别说是我们的商场,只要是他们这几个旗下的餐厅,每一家都是大排长龙。”
  
      安静简单几句话,张仁毅就知道她的意思了。她一定都和商家达成共识了。
  
      再看公证处的人,张仁毅紧张的不能呼吸,安静将防火墙高高筑起,密不透风。
  
      台上开始抽奖。
  
      “张仁毅,我再问你一次,抽奖有问题吗?”安静头稍稍抬起头看着他。
  
      张仁毅局促不安了起来。“没……没问题。我都是按照你的意思办事情的。”
  
      张仁毅已经开始抵赖了。
  
      “现在有请第一位中奖者上台领奖。”
  
      张仁毅将目光锁死在台上。
  
      “别看了,不是你安排的人。”安静不打算再给张仁毅任何余地了。
  
      “我听不懂你的意思。”张仁毅觉得只要打死都不认,安静也拿他没办法。
  
      “你听的懂。你都看见了,我做了那么多准备,我不可能轻易放过你的。你卖了多少资料给韦鸣婵,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安静眼睛看着台上,继续和张仁毅说:“韦鸣婵已经进去了,我还以为你会消停。但以防万一,我留了后招。我昨天特地嘱咐你,今天的活动不要做手脚。我看在你也在冠风做了那么多年,只要今天你按照我的意思做,我就放你一马,只给你在公司调换个岗位就当作一笔勾销。”
  
      “我什么都没做!你冤枉我,根本就是你自己不信任我!”张仁毅激动了起来,也许他想用这样的方式来给自己助威。
  
      “你跟我共事时间不长,也许对我真的太不了解,我没有证据是不会这样说的。”
  
      安静指了指舞台背后。“看见那台电脑了吧?那是今天你拿来,本来是用那台电脑抽奖的,现在已经被封了起来。现在负责用来抽奖的电脑,是司鼎在开场前拿来的,公司的电脑。你那台是你自己的吧?”
  
      安静开始揭露,张仁毅刚才还是一副要去击鼓鸣冤的样子,可在证据面前,他的抵抗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我那次开完会,特意让你送文件去我办公室。你开了我的电脑,还用u盘复制了我电脑里的资料。”
  
      张仁毅恐惧的看着安静。
  
      “别这样看我,我没冤枉你。我的办公室是有摄像头的。”
  
      安静加重了语气。“别的我就不说了,就先说这两条,你自己看着办吧。”
  
      台上的中奖者欣喜若狂,台下的叫好声也是一浪高过一浪。张仁毅只听得见自己的耳鸣声。
  
      混迹在人群中,随时准备起哄闹事的人,始终没有等到他们的暗号,而一直不敢轻举妄动。
  
      安静招了招手。几个保安走了过来,站到张仁毅身边。
  
      “去吧,换个地方谈吧。”
  
      安静走在前头。张仁毅走在中间,后面跟着保安。
  
      ……
  
      保安室里只剩下安静和张仁毅。
  
      “为什么要这样做,你缺钱吗?”
  
      “反正你都知道了,要抓要开除,随你便。”张仁毅表面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但心里又是胆颤又是懊悔。
  
      “是吗?你是不是算过自己就算抓进去了,也判不了多少年,也许一个缓期执行,连牢都不用坐了?”
  
      张仁毅坐着,安静来回在他面前走着。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要留案底的。你拿着这份案底去哪里找工作?我听说,你才结婚没多久,不为你自己着想,也为你家庭考虑考虑吧。你要是把你今天做这事的初衷给我说说,我说不定能放你一马。”
  
      “你在威胁我?”张仁毅两只手撑着低下的头。
  
      “你出卖我在先。我先前准备好的场地,司仪,明星等等,哪一样不是因为你而让我全盘改变计划?连赠送客人的小礼品你都算计上我了,你现在还有脸说我威胁你?”
  
      安静想起几次,她只要有一件事没衔接好,就要满盘皆输了。
  
      “我没亏待过你和司鼎。为了稳住你们,我先行表达出我的诚意了。承诺过你们职位,你们的薪水已经按照升职后的标准先行发放了。职位调整也就是商场开业后的事情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张仁毅抬起头。“我们,我和司鼎。我资历比他高,他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为什么我还要和他做一样的职位?韦鸣婵不重用我,压榨我。而你,也没有如实的提拔我。升职只是你笼络人心的手段。”
  
      对于张仁毅的指责安静觉得莫名其妙。“我不升你职又如何?我让你升职加薪反而是我错了吗?”
  
      “那韦鸣婵又给了你什么好处,许诺了你什么职位?”
  
      张仁毅又一次低下头,紧闭起嘴巴。
  
      “现在韦鸣婵已经先你一步进去了,无论她之前对你有过什么样的承诺都已经是废纸一张了。今天你又是为什么?难道出了事,我倒了,你就能坐我的位子了吗?”
  
      安静站在张仁毅面前。
  
      “是,我就是这样想的。只要你犯了错,剩下就只有我最合适了。”
  
      张仁毅不是不想说出实情,而是怕把穆江供出来,她也不会放过自己。
  
      “你是在做梦吧?当初我能被空降来,之后也会有人被上面指派来。你从商场经理,先连升几级。你是不是太贪心了?”
  
      安静不信张仁毅说的。“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安静无非就是想知道,这事也穆江有没有关系。
  
      张仁毅埋头。
  
      安静打开门。“你们随便找个人,帮我报个警,刚才那台电脑你们给我保管好,等会儿要一起给警察的。”
  
      张仁毅看见安静动了真格,大叫了起来。“是何太太,她让我做的。她一共给了我二十万,全是现金,我藏在我家的沙发下面了,一分没动。”
  
      安静退了回来,关上了门。“二十万?那韦鸣婵呢?”
  
      “前后给了我十五万,打到我卡里了。她们都暗示过我,只要替她们做了事,事成后让我坐你的位子。”
  
      张仁毅抬起头却不敢正视安静。“我不能坐牢的,我老婆上个月怀孕了。我在冠风熬了那么多年,我真的不容易。我知道错了,我真的不能坐牢的。”
  
      安静看着张仁毅的恳求,没说话。
  
      “我都交代了,你放我一马吧。我要是坐牢了,我的家就完了,我不想我孩子有个坐过牢的爸爸。安总,算我求你了。”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安静开了门,头也不回,出去了。
  
      活动已经圆满结束,阮清来寻安静。她在走廊的另一头看见安静站在走廊窗户前。
  
      “怎么样,张仁毅都说了吗,是和穆江有关系吗?”
  
      安静只是点点头,心思沉重。
  
      “怎么了,你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张仁毅求我放过他。他看着很可怜。”安静看着楼下的大片草地,绿的油亮。草丛中星星点点的夹杂着白色和紫色的小野菊。
  
      “那你要放过他吗?”阮清看出安静的纠结。
  
      安静摇头。“可怜又怎么样,他是真的犯错了。”
  
      “那既然这样,为什么你还举棋不定。”阮清和安静并排站在窗前。
  
      “那你说,何司昭对穆江一忍再忍,是对还是错?”
  
      张仁毅的前途现在全在安静的一念之间,她是可以放过他,可她又不甘愿。张仁毅出卖她的时候又何曾为她考虑过?
  
      “我明白你的意思,心软不一定就是善的。”
  
      “嗯。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是啊,你用好来对别人的坏,那别人对你好,你该用什么回报?”
  
      安静和阮清在窗前站了好久,谁都没有说话。
  
      楼下的那片草地,安静把它看做海。那一点一颗的小野菊就如同海上的船只。风吹过,草浮动着,小野菊也跟随着飘摇了起来。
  
      安静把手伸出窗户外。“清,等岚姐这事结束,我们出去旅行吧?”
  
      阮清看着安静,她喜欢安静对她的新称呼,很亲很柔。“好啊,你想去哪里?”
  
      “随便。去一个微风徐徐,美不胜收,每天只管吃吃喝喝不用动脑子的地方。”
  
      安静的手似乎能感觉到被轻风包裹着的感觉,绵绵的。
  
      “那就那么说定了!我来计划行程,订机票,酒店,我最在行了!”
  
      阮清很兴奋,好像明天就要出发,她恨不得现在就回家打包行李。
  
      阮清开口想叫安静的名字,突然笑的欢乐。
  
      “我叫阮清,你叫安静,我们合起来就是清静。”
  
      “可是我们一点也不清静。”安静还是不能从自己的情绪中走出来。
  
      阮清用肩膀碰了碰安静。“想好了没,张仁毅的事?”
  
      安静还是摇头。看书还要自己找最新章节?你OUT了,微信关注  美女小编帮你找书!当真是看书撩妹两不误!
  
  

Ps:书友们,我是烟火集,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