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农门酒香 > 第163章 是她设计的

第163章 是她设计的

    这件事情就是她设计的,也是凌决帮忙做的,可那赵家媳妇居然这么轻松就猜到她头上来了,好在她只是个孩子,谁会怀疑她呢。
  
      “那李氏就是个疯子,先是不承认,后来逮着谁骂谁,一会儿说跟这个勾搭了,一会儿说……”老祖奶奶话说道一半,意识到这些不该跟秋麦说的那么清楚的,毕竟面前的还是个孩子。
  
      她略过了一些话,又道:“那李氏真是恶毒,她带着卫员外来我们家门上闹,本就是她不对,竟然还说出这么可恶的话来。”
  
      老祖奶奶很是气愤,又害怕秋麦被吓到,连忙安慰:“你不过是个孩子,她张口乱咬,村子里其他的人自然是不信的,可那歹毒的妇人指天发誓,破口大骂,硬是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泼妇骂街嘛,秋麦也不是那么接受无能的人。
  
      “你林三婶过来,告诉我,就是说,让我跟你说一声,以后出去小心些,那李氏已经被赵家休弃,赶出了十里堡,可她被拖出去的时候,指天大骂,要报复赵家,要报复你。”
  
      “我,我真怕那疯子发起疯来,伤着你们可怎么办!”
  
      秋麦在莫老幺家撞见过赵家媳妇两次,如果说村子里有谁知道她行为不检点,可能还真就只有秋麦了。
  
      这事儿本来就是她做的,她也没觉得自己做错了,当然也不会在心里去洗白自己。
  
      挨骂就挨骂了吧,反正也不会少一块肉,更不会有人相信,至于说那个疯女人,她也不见得能怕了她。
  
      一来,她跟着凌决也学了这么久的功夫,曾经那一世,她本就会些拳脚,如今体质渐渐变好,对付一个发疯的女人还是没问题的。
  
      二来,东山上要修路,建房子,建酒厂,后面的日子可够得她忙的,秋虎还说要来当专职司机,进进出出肯定要靠着车子,她应该很少有机会单独出门的。
  
      “祖奶奶,没事儿,你别担心,我跟着凌决学过拳脚呢,不管是我还是得大哥,都不会吃亏的。”秋麦握了握拳,给了老祖奶奶一个安心的眼神。
  
      老祖奶奶粗糙的手轻轻的拍了拍秋麦的手背,“你这孩子,聪明伶俐又能干,最是让老祖奶奶放心的。”
  
      “老祖奶奶,你这么夸我,我会骄傲的。”秋麦笑着和老祖奶奶说着话,门上却传来了敲门声。
  
      拉开门,就瞧见一身水渍的宋安福。
  
      秋麦瞧着宋安福身上,水渍泥渍糊的到处都是,像是在田里去滚过一样,衣服也有些凌乱,有些紧张的问:“宋大伯,你这是怎么啦?”
  
      宋安福扯出一个大大的笑,也不顾手上的泥,在脸上抹了一把,原本只是溅了泥点的脸上就被糊得满是泥浆。
  
      “哈哈,没事儿没事儿,瞧,我给你们带什么来了。”
  
      宋安福乐呵呵的说着,举起另外一个手,手上拎着的是两条巴掌宽的鱼,用草绳拴起来的,还鲜活的活蹦乱跳,抖了秋麦一脸的水。
  
      “鱼,宋大伯,你去抓鱼去了啊?”秋麦惊讶。
  
      宋安福把两条鱼递给秋麦,喜滋滋的说道:“上次你教我做了网,我趁着今儿有空,就叫了兄弟几个去网鱼,水塘子里鱼还真多,我们装了足足两箩筐呢。”
  
      秋麦恍然。
  
      原本村子里是没有人吃鱼的,都说鱼味腥臭,还扎嘴,有人被扎得满嘴血,便呼吁大家,都不要吃鱼,久而久之,就真的没人吃鱼了。
  
      可上次秋麦他们刚分了家,吃食短缺,便想了法子去捞了些鱼,自家打葛根的时候煮了鱼来招呼几个帮忙的汉子,宋安福就是那次吃过鱼,觉得味道不错,后来秋麦又告诉了宋童龄煮鱼的法子,宋安福便爱上了鱼的味道。
  
      他后来还特地跑过来问了秋麦,秋麦就告诉了他织网捕鱼,这没想到,动动嘴,还有送上门的鱼肉。
  
      “宋大伯,那我就不客气收下了,谢谢你的鱼,也谢谢你单单跑了这一趟。”秋麦也不客气,她接了宋安福送来的鱼,道了谢。
  
      “别跟我客气,哈哈,麦丫头,我那边事儿还多,就不耽搁了,先走了啊。”宋安福笑得很开怀,他和秋麦以及院子里的秋楚氏打了招呼,便离去了。
  
      秋麦拎着两条鱼,仔细的瞧了瞧,这鱼儿可真是新鲜呢,纯天然的啊,一条用来清蒸,一条用来红烧,还真是不错,正巧明天凌决过生辰,后日他又要回京了,她还想着要做一桌大餐,给他亲身和送行,这就有菜送上门了。
  
      吃过早饭,秋麦就开始在忙活着准备晚饭了,听说今天会有很丰盛的晚饭,两个小家伙可高兴坏了,连着凌决教他们写字练拳法都特别带劲儿。
  
      冬日里打的野味没有吃完,如果不处理,雪化了自然会坏掉,所以她们把剩下的都做成了腊味,这放了几个月,非但没变质,还越来越香了。
  
      新鲜的肉也是有的,卖葛根粉和卖酒也赚了些银子,如今他们手头也还算宽裕,秋麦也不是个抠门的人,家里祖奶奶年纪大了,吃食也要精致,而苗苗和果果年纪小,更是长身体的时候,也要注意饮食,所以在吃食这一块儿上,她绝对很大方。
  
      在现代那个世界来说,秋麦的厨艺其实算不得多好,她会的也多是家常菜,可在这很多东西都短缺,食材却是绝对一顶一的好的时代,她觉得自己的厨艺是越发的好了。
  
      晚餐一道道菜端上桌,太阳还挂在半山腰,没有完全落下。
  
      两个小家伙早就守在厨房,等着这丰盛晚餐了。
  
      凌决抱了酒坛子过来,两个小馋猫的眼睛瞬间亮了,喜滋滋的围上去。
  
      凌决取了五个碗,先是给两个小家伙和老祖奶奶各倒了一小口,又给秋麦倒了半碗,自己却是不客气的添了满满一碗。
  
      “你明天还要赶路,还是少喝点儿酒吧!”秋麦端了清蒸鱼摆上桌,瞧见凌决倒酒,她便提醒了一句。
  
      苗苗拿着筷子沾了一滴酒,尝味儿,听见秋麦说凌决要赶路,便问道:“凌决哥哥,你要去哪里呀?”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门酒香》,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