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咸鱼大进化 > 599卖卫生纸
    李家现在……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这些东西再新奇,难道还能让李家强大起来?
  
      有的家卫,已经开始思考李家倒台之后的去向了。
  
      “老三啊……你真的有办法让咱家挺过这一次难关吗?”李忠看着院子里忙碌的下人,不禁慨叹一声,丝毫没注意到一个人影悄然退出人群,他的怀里鼓鼓囊囊,似乎有一卷卫生纸……
  
      街上,李家的下人们成群结队,一个个面面相觑。
  
      “真的要喊吗?”一个小厮忸怩道。
  
      “喊吧,反正我还想回去领赏钱呢。”一个胖小厮跃跃欲试。
  
      “就喊几句话,多喊几遍而已,少爷真能给赏钱?”
  
      “嗯,你新来没多久不知道,咱们三少爷虽然斗气不行,可人好着呢,对下人从来没架子,说话更是一个吐沫一个钉,说给赏钱,肯定就给!来吧,喊吧,大家分开来,别浪费了嗓子。”胖小厮拍了拍新来的,招呼众人照着李志的吩咐喊了起来。
  
      “诸位乡亲百姓,想要出恭后干净舒服地清理屁股吗?想要告别每月昂贵的绢布宣纸开销吗?想要告别粗粝磨人的草纸,还有令人痛苦不堪臭气熏天的厕筹吗?来李记杂货铺吧!看看李家三少爷最新发明的炼金产品卫生纸吧!便宜实用舒适,比绢布宣纸强百倍,一卷纸能用几十次,只要两个烧饼的钱,欲购从速,先到先得,后到没有啊!”
  
      胖小厮一声喊过,只觉得神清气爽。其他小厮见到有人牵头,也放开了嗓子,放下了面子大声喊了起来,他们的目标很明确,为了晚上的赏钱。
  
      喊声此起彼伏,顿时吸引了大街上游荡的人们还有摆摊的商贩。
  
      然后……众人交头接耳指指点点起来。
  
      “唉?那不是李家下人吗?他们在喊什么?”
  
      “乐喊什么喊什么吧?反正李家也辉煌不了多久了,就要垮了。”
  
      “什么?李家要垮,真的假的?”
  
      “不知道前几天的婚宴事件?”
  
      人们交头接耳绘声绘色地讨论起来,很快就把李家下人忽略掉了。
  
      只有少数人听得很是感兴趣,暗暗记下李记杂货铺,准备前去一看。
  
      类似的一幕在附近几条街上上演着,不过吸引来的,更多的还是人们的议论,对李家对这些下人的议论,这让众人从起初的兴致高昂,到现在的无精打采,叫喊已经变成哼哼,有气无力……
  
      黄昏临近,渴了累了的下人们在晚餐的诱惑下赶回了李府,然后期待着今天的卫生纸销量。
  
      三少爷可是发过话的,卫生纸销量要是大好,卖出去一百袋卷纸,就给他们每人100铜钱的打赏!
  
      众人兴致冲冲地吃完饭,做完该做的活计,然后巴巴地翘首以盼起来。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
  
      一个“望风”的下人看到了三少爷带着一帮下人归来,一个个脸上都垂头丧气,除了三少爷——他的脸是阴沉的,可怕的,让人不敢直视的。
  
      “完了,打赏没了,一下午白忙乎了……”那下人心里哀叹一声,将这个不幸的消息传达给了众人,引起一片哀鸣……
  
      “少爷……”楚甜儿看着脸色难看的李志,心疼得拉了拉他的衣角安慰道:“少爷,你炼成的卫生纸那么好,一定会大受欢迎的!明天生意一定会好起来的!”
  
      楚甜儿握了握秀气的小拳头给李志打气,眼神中满是对李志的崇拜和信任。
  
      李志看着楚甜儿的样子,心里的不爽全都烟消云散。
  
      甜儿对自己都这么信任,自己有什么理由不信任自己?
  
      卫生纸这种高消耗的实用日常用品,没理由不火,今天的销量虽然远远没达到目标一百袋,甚至连十袋都没有卖出去,但这说明不了什么!
  
      毕竟是信息闭塞的时代,下人们数量也有限,宣传力度就那么回事,顾客少也是情有可原。
  
      而那几个买了一点试用的大户人家,也许明天,也许后天就发现了卫生纸的好处,到时候再买可不会一卷一卷买,肯定成袋成袋买!
  
      到时候不愁生意!
  
      如此分析安慰自己一番后,李志心情又好了不少。
  
      “本少可是终将改变整个世界、将被世人铭记的伟人,怎么能被眼前这点小挫折打倒?怎么能如此不自信?”
  
      李志心头大吼一声,不出意外地遭到了系统的鄙视,不过他不在乎,而是抓住了楚甜儿的手:“谢谢甜儿给我打气,少爷心情好多了,如果明天生意好的话,给你记头功!”
  
      “嗯!”楚甜儿重重点头,两眼笑成了月牙。
  
      李忠坐在床上,想要修炼斗气,却静不下心。
  
      其实他心里对李志的卫生纸生意抱有很大期望,对李志的变化也很是欣慰,但事实让他的期待降到了最低。
  
      卫生纸的销量都不到十袋,确切地说是不到五袋,李志连给下人打赏的钱都没赚够,就在刚才才经过他的允许从账房那借走了一千铜钱。
  
      “没挣到钱,先要花钱,唉,三弟啊,你是不是太自信了……”李忠一声叹息。
  
      李志当然自信。
  
      他坚信一个道理,酒香不怕巷子深。
  
      东西如果好,总会有被人知道的那天。
  
      卫生纸,便是那好东西,而且是好东西中的好东西。
  
      所以明天,还得让下人们继续喊广告,甚至可以让他们带着推车打着横幅装着货物,当街销售,效果铁定比干喊强得多。
  
      不过这么做之前,当然要犒赏一下他们今天的劳动成果。
  
      虽然销量没有达到兑现承诺的程度,但李志怎么会因此就短视、抠门,真的不赏?
  
      看着三少爷手里拿着一个大袋子,鼓鼓囊囊,里面叮当乱响,今天喊话的十个下人眼中差点冒出了红光,心里异常兴奋激动。
  
      听到李志等人面色不好地回归之后,他们就已经失望,再一打听今天卖出去多少纸,失望就成了绝望。他们压根没想到还能得到打赏,做梦都没想到!
  
      可刚刚三少爷通知要给他们打赏,这让他们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甚至是白日做梦。
  
      但看到了李志拿着钱袋子进来,所有的怀疑都抛到了九霄云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