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中国阴阳师 > 1055-血眼童夜半偷鸡

1055-血眼童夜半偷鸡

“建功,怎么了?”
  
  一听到外面院子里的响声,正要进屋的孩子妈也又回过头来张望,可还没等孩子妈从中堂迈门槛走出来,那孩子突然猛一回头先一眼朝着正要走出门的母亲瞪了过去,又是片刻的功夫,孩子妈双腿一软也已经‘噗通’倒地……
  
  看到这里,趴在我身边的白薇顿时一皱眉头,沉沉说道:“看到没,这孩子有古怪,他身上的事儿绝不单纯……”
  
  白薇正说话间就听‘啪’地一声轻响,再看那孩子,绑在双脚脚腕上的绳子竟然已经自己裂开脱落,随后就连之前被绑在背后的双手双手,也随着绳子的脱落从身后拉了出来。
  
  看到这儿,若说是绳子不够结实被孩子挣开,倒还情有可原,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白薇我们更为震惊了,就是那孩子双手根本没抬起来,扣在脖子上的脖套竟也自己划开,掉落,孩子一转身,慢步就朝大口门的方向走了过去……
  
  孩子走到紧闭的门口,又听‘啪’地一声脆响,插紧的门栓又自己打开,紧接着两扇大门如被无形的风吹开般朝两侧开启,孩子迈步而出才跨过门槛,两扇门又已经自己闭合……
  
  眼看着孩子沿街往前走去,我急忙又问白薇说:“白薇,这下么怎办?”
  
  “跟着他,看他要去哪儿……”
  
  白薇说完话后,我们并没有急着马上行动,而是又等那孩子往前走出老远,确定不会发现我们之后,白薇、陈国生我们三个人才小心翼翼地跳下了柴火垛,躲在墙影下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这一跟,就跟着那孩子穿大街过小巷走了十来分钟,奇怪的是,小镇上家家户户都养狗,甚至连白薇我们偷偷溜到王建功家时,沿途都能听到阵阵狗叫,可我们跟着那孩子往前走时,周边人家养的狗起初分明还在因为听到响动而狂吠不止,但只要那孩子一接近,必然全都突然收声,就如同因畏惧而不敢乱叫一般……
  
  我们着跟他又往前走了一阵子之后,孩子突然在前面一户人家院门前停下了脚步,先是左顾右盼,随后转身开始往那户人家的院墙上爬。
  
  可他爬墙的方法跟我们不一样,明明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动作却如同动物般轻盈迅捷,一个飞窜‘噌’地一下就攀住了那户人家的房檐,紧接着又往上一窜,片刻间的功夫已像只猫一样在墙头一翻而过,落地甚至没有任何的声响……
  
  眼看那孩子窜进了人家院子里,又等了一会儿之后,白薇我们这才跟了上去,刚要往墙上爬,白薇一把拽住了陈国生说:“小陈,你回去通知大家过来帮忙……”
  
  听白薇这么一说,陈国生非但没有直接应下,反而瞪起了眼来,不服不逊地反问道:“白薇你这啥意思啊?为啥让我去啊?你就不能让小六子去?”
  
  听他一说我也不满意了,皱了下眉头说:“你这又是什么意思?我不在,你能保护好白薇吗?”
  
  “那不行,我可是749的人,这种时候我怎么能走开?我不去!”
  
  见陈国生一千个不愿意,白薇叹了口气也没多说,索性扫了我一眼说:“那好,小六子,你去叫大家……”
  
  “可是我……”
  
  我当然也不愿意离开白薇,万一我走了,她出了什么事那可怎么办?
  
  哪知道才抱怨出半句来,都没等后半句出口,白薇先急了,一瞪眼说:“你少废话,你们不去难道让我去?”
  
  “行!”
  
  白薇话没说完,陈国生我俩几乎是同一时间异口同声地开了口,这话一出,气得白薇眼珠子差点儿瞪出来,抬手间一手一个掐住了我和陈国生一人一只耳朵,疼得我俩捂着嘴都差点儿叫出声来……
  
  “哎!小师傅你怎么还动上手了?”
  
  “白薇!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老娘不是君子!”
  
  白薇越掐越狠,一边掐一边瞪着眼骂道:“我去叫人,留下你俩废物在这儿等死啊!你们知道多危险吗?”
  
  “小师傅,你这就有点瞧不起人了,”陈国生被白薇掐得呲牙咧嘴,抬手往腰间轻轻拍了拍别在腰带上的枪套说:“好在我也是749的人,就一个孩子,难道我还能应付不来?”
  
  听完这话我也点了点头说:“没错,就算他不行,还有我呢,白薇,给我个表现自己的机会吧,保证把事儿给你办得漂漂亮亮……”
  
  一见陈国生我俩把话都说得这么坚决,又见情况紧急索性也没再争辩,白薇也是无奈,只能叹了口气说:“得,你俩都这么说了,那就给你们次机会。记住,给我好好盯着那孩子,不到万不得已,一定不要轻举妄动,等我把大家都叫来,再想办法抓他,那孩子身上的事儿恐怕不简单,小心为妙……”
  
  “这你放心,我俩都聪明着呢!”
  
  我一拍胸脯斩钉截铁地应了下来,白薇虽然还有些不放心,可也没时间再跟我们耽搁下去,又像不放心孩子的妈一样嘱咐了我们一番之后这才转身离开。
  
  白薇一走,陈国生我俩也没闲着,顺着院墙蹭蹭蹭地就往上爬,爬上墙沿后往黑洞洞地院子里一望,就见院子角落里同样有个狗窝,狗窝前拴得可不是孩子,而是一条如假包换的大黄狗,看模样长得挺凶,不过此时此刻正夹着尾巴蜷缩在狗窝前瑟瑟发抖,目光惶恐地盯着院子对面的一个大栅栏里看,一声都不敢叫……
  
  我们顺着那大黄狗的视线往对面的栅栏里一扫,就见栅栏里一只只鸡鸭正簇拥在一起走来走去,时不时发出一阵‘咯咯咯’‘嘎嘎嘎’地低沉叫声,叫声虽然听似慌张,但声音却不大……
  
  而仔细又往栅栏最深处一看,就见一处用茅草和砖头垒起来的大鸡窝里,隐约现出了王家那孩子蹲在地上的背影来,手里似乎正拿着个什么东西在狂啃一通,时不时抬起头来朝周围打量,眼中透出一股子若隐若现地慎人红光来……
  
  看到这里,我和一旁的陈国生互相看了一眼,只一个对视的功夫,就听陈国生小声地问:“小六子,你说咱俩要是提前把那孩子抓住,小师傅回来会不会对咱俩另眼相看?”
  
  从陈国生迫切的眼神中我就能看得出,身为749分部的高级管理人员,显然他如今太需要得到白薇的尊重了,而我,也恰恰如此,于是立刻点了点头,答了句:“我觉得会……”
  
  可话才说完,我又一转话锋接着说:“可是……白薇刚才走时候说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让咱俩轻举妄动……”
  
  “那啥时候才算万不得已啊?”陈国生又问。
  
  我想了一下,伸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块提前准备好的小石头子来,答道:“我觉得现在就是……”
  
  话音没落,我趴在墙头往前一甩手,小石头子‘唰’地一声就朝着对面屋子窗户飞了过去,片刻间只听‘哗啦’一声,伴随着窗户一块玻璃被我砸得粉碎,就听里面传来一阵慌张地叫骂声:“谁!谁在外面!”
  
  声音传来,那正蹲在鸡窝里的孩子身形猛地一震,然而根本没等放下手里的东西站起身来呢,伴随着一阵喧哗声,就见个五大三粗的中年男人光着膀子就冲了出来,一冲到院子里,二话不说先举着手电筒朝鸡窝的方向照了过去……
  
  霎时间,手电筒的光柱如一张大网一般猛然罩在了那孩子的后背上,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孩子幽幽地转过头来,狰狞的脸孔上鲜血淋淋,一股浓稠地鸡血,正顺着从嘴里吐出来的生鸡肉碎渣,从嘴里滑出来……
  
  :。:

Ps:书友们,我是马六甲_,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