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原始拾缘 > 第78章 部落冲突 三

第78章 部落冲突 三


  石源说完拉起海灵的手就往山洞里跑去,被石源拉住手后,海灵已经完全没有刚才扔石源时那副暴龙的模样,也不说话,任由石源拉着,在那一刻,如果石源拉着她奔向悬崖,她可能也不会迟疑吧。
  跑进水洞,石源直接命令道,“把木头和石头都堆到洞口,然后把火熄了。”
  水洞是他们的第三道防线,准备很充足。
  大家一齐动手,抬木头的抬木头,搬石头的搬石头,虽然很忙,但是不乱,刚才竹墙阻击时,拖延了赤目部落很长时是,甚至还伤到了几个人,大家有种感觉,只要跟着石源,这场冲突很有可能不会死人。
  水洞口有一人多高,但在众人齐心协力之下,水洞被堵的严严实实,等洞里的篝火被熄灭后,洞里黑了下来。
  黑暗中,石源小声说道,“赤目部落那些人很快就会冲到洞里,这里将是我们最后一道防线,黑暗中,他们看不见,我想他们应该不敢进来,这样我们就……”
  石源的话还没说完,木枝就给打断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而且木枝的话,直接让石源陷入恐慌之中,因为他最大的倚仗,已不起作用。
  木枝说道,“不对,族长,他们能看见的,就像我们现在也能看见是一样的。”
  “啊?”石源瞪大眼睛望着木枝,黑白色背景下的木枝,眼睛明显在看着自己,“你说你能看见?”
  石源懵了,黑暗视物是他最大的仰仗,也是他几次举起弓又放下的根本原因,他认为,只要天黑,他就可以为所欲为,可听到木枝的话后,他知道,他错了,大错特错,除了海灵,其他人都在看着自己,“你们全都能看见?”
  众人点头,石源又问向海灵,“海灵,你呢,能看见吗?”
  海灵伸出手,寻着石源的声音摸了过来,“我看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石源连忙把手递了过去,和海灵的手握在一起,“别怕,我在这儿呢,来,你坐下。”
  安顿好海灵,石源转过身看着众人,大脑在飞速转动。
  这世界,不寻常,平常在黑暗中看不见的众人,在仪式过后,眼睛变的血红,竟然,让他们在黑暗中也能视物了。
  这让石源始料不及,打破了他的全盘计划,他想熬到晚上,在不杀人的情况下,把赤目部落的人全都控制住,来赢得这场冲突,可没想到啊,冲突双方竟然都能看见了。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石源脑子乱了,这一切透着诡异,好像冥冥之中有人在注视着发生的这一切。
  仪式过后,众人被付诸了某种能力,让他们真的去--不死不休。
  在地球他是个书迷,看过某点的玄幻小说,但他始终认为,玄幻就是扯蛋,都是胡编乱造的。
  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发现了蛮气,听到人们口中的蛮神,干水河的传说和它的异变,还有被伊娃关在备用能量盒里的那条红色小蛇,能听懂他说话的火红小兽,这一切一切好像都在告诉石源,这里--不同于地球。
  甚至环境也与石源脑中的“科学”不同,超大的动物,没有几颗星星的星空,怪异的太阳,突然的天黑,还有风兽,所有的这些都不同于石源所见所闻。
  石源茫然不知所措了,他不知道如何接受这一切,也不知道将来会面临什么,会不会还有不一样的事物出现,他不知道现在应该以一颗平常心去看待所有的不同,还是应该愤怒的批判这里的不一样。
  无所谓,既来之,则安之,很快石源放下心里包袱,抬起头,退去眼中的迷茫,刚要和大家重新商量对策,就听到外面传来阵阵狞笑,是巢的声音,“说,你个老东西,其他人跑哪儿去了?”
  巢在和谁说话?大家都相互看了看,这才发现苗巴没有进来,八角急切的问道,“哎呀,不会是苗巴叔吧?”
  大家都慌了,四处寻找未果,最后木枝说道,“外面的那人不会是苗巴叔吧。”
  这时,突然传来一声闷哼,像是被什么东西击打过一样,闷哼过后,苗巴苍老的声音响起,“哈哈,你们可曾听过,陨[yuán]石,星也。”(陨,汉语正确读[yǔn],而在这里读它的声旁[yuán],纯属虚构。)
  “什么意思?”巢听不明白。
  “陨[yuán]石之与世上芸芸众生,无异于八荒蛮土之贱也。然其之与圣人,乃天外之来客,通天界之桥梁,达蛮神之使者也。”苗巴像是在自说自话,也像是在解释着什么。
  一旁的赤木听到后,如遭雷击一般定在那里,嘴里念叨着,“陨[yuán]石,石源?天外来客?”
  “什么狗屁玩意,老东西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巢说着,抄起木棍又给了苗巴一棍子。
  苗巴笑着,嘴里的鲜血,把牙齿都染红了。
  赤木慌忙把巢推到一边,抓住苗巴的胳膊用极低的声音说道,“陨石石源,你说,那个石村的人是不是叫石源?难道他是天外来客?”
  苗巴没有回答,把胳膊一抖,就甩开了赤木的手,闭上眼睛开始喃喃低语,声音渐渐变成吟唱,“
  蛮神犹怜,
  血红弥漫,
  噬命佑族,
  我欲归天。
  生为草莽,
  死亦魂归,
  轮唱八荒,
  回眸入阳……”
  当这些话开始唱响时,树叶家族除石源外,不论男女老少都扑向洞口,透过缝隙向外看去。
  只见苗巴长老跪在地上仰头向天,手臂张开,拥抱苍天的姿态,神色中带着庄严,从容,还有一丝解脱,随着苗巴的吟唱,他眼里的血红如同活了一般,开始向外扩散,很快就覆盖整个面部,大有弥漫全身的趋势。
  听到这些,木枝八角等人的脖子像被掐住一样,嘴里只能发出“嗬嗬”的声音,眼神中满是悲哀神色,奇怪的是,他们这些“嗬嗬”的声音,赤目部落的人听不到,海灵听不到,就连石源也只是看到他们狰狞的表情而听不到声音。
  巢见苗巴这样,仿佛看到了恐怖的事情,一下撞开赤木,没等苗巴唱完,就轮起木棍,照苗巴的后脑砸去。
  石源看到这一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人命在巢的眼中就如同草芥,石源再也忍不住怒吼道,“你敢!”
  ------
  苗巴的绝唱其实只有一个意思:我要推荐票,下节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