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医路繁花 > 第五百四十一章

第五百四十一章

    破屋内,陡然一下弥漫出了一股子腐臭味来,浓烈的让众人顿时屏住了呼吸。
  
      温邺衍手里的那几枚铜钱有大半一下便砸进了那团绿色的影子身上,剩下的则是落到了地上,打了几个转儿之后便倒在了尘土之中。而那团绿色的影子却是根本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直接便朝着门外的方向冲了出去,掠过了温邺衍的身边,在他的铜钱再一次落下的时候,硬是又被砸了几下后,直接越了过去,朝着那最外围的几人飞扑而去。
  
      “别让它跑了!”温邺衍忍不住大喝了一声,便看着那最外面守着的几人已经眼疾手快地把手里的长剑直接插向了那团绿色的影子,倒是瞬间便吓的那团影子一个转身,直接折返而归,又朝着那五人的方向扑了过去,倒是一点也没有想要接近温邺衍的意思。
  
      “拦住它!”温邺衍低喝道,又从手里扔出了好几枚铜钱来,砸到了那团绿色的影子身上,除了让这屋子内的腐臭味更浓烈以外,倒是并没有让那团绿色的影子发出任何的惨叫声来。
  
      “铮......”
  
      那团绿色的影子一下便撞到了一根丝线上,瞬间引的那绷紧了的丝线发出了响声来,如同一柄锋利无比的刀口一般,直接便割入了那团绿色影子的身上,几乎让它的影子都要裂成两个了一般。
  
      “小心!”温邺衍的表情顿时紧张了起来,手里瞬间抓满了铜钱来,直接便朝着那团绿色的影子扔了出去,却还是迟了一步,只能看着它顺着那根割到了它的丝线攻向了其中一人,刹那间便攀着那人的手在他的胸口上割出了一个豁大的口子来。
  
      “孽物!”温邺衍一瞧见那人的胸口瞬间喷出血来,顿时便有些恼怒了起来,立刻便解下了腰间挂着的一只锦袋来,从里面抓出了一簇红色的粉末来,直接便朝着那团绿色的影子方向撒了过去,在看着那团绿色的影子瞬间被粉末笼罩后扔出了几枚缠着丝线的铜钱来。
  
      当那几枚铜钱落到地上,再绷紧了丝线时,一个由红线拉扯出的五星形状便呈现了出来,把那团绿色的影子给困在了中央的位置。
  
      “去治伤,这里我自己来!”温邺衍一手绷直了那些丝线,一手又掏出了几张画着朱砂的符纸来,对着那五人说道:“哪里不需要守着了。”
  
      “公子,需要杀掉它吗?”一人立刻去查看那受伤之人的伤势,其余三人却是赶紧对着温邺衍问了一句。
  
      “你们都出去!”温邺衍再次对着众人说了一句,看着那五人这才老实地从破墙上翻了出去,把这一处空间留给他和那团绿色的影子之后,温邺衍的眉头却是拧的更紧了几分。
  
      那团绿色的影子大约有成年的兔子那般大小,一直在飞快地移动着,几乎只能看见一道残影,倒是让人看的并不太真切。可是即使这样,温邺衍的心里却是大概地猜出了这团绿色的影子会是个什么样子的东西。
  
      这东西是属于风煞的滋生物,算是煞物的一类。它们在最初的时候,因为就是一般的动物模样,可以是兔子,老鼠,松鼠或者是小狗之类的东西,但是在被人送到这煞眼里来困着之后,它们的形态便会随着这煞气的一点点滋养而慢慢地变化,最终藏到了那煞眼的地下去生活,以腥、煞为食,经年不灭。
  
      如果说人而有僵,那么,这些煞物也算是僵类的一种,只是它们却更为灵活,更是相辅相成地在吸纳着这片地方的煞,释放出死气来,让周遭的生灵都渐渐枯萎........
  
      这就是一个以死养死的局。
  
      而现在的这个煞物,以体型与这行动的速度,还有这李家村的环境来说,大约便是老鼠养养成的,而它身上的这些绿色便是煞气郁盛的象征,已经让这只老鼠的形态彻底地改变了。
  
      温邺衍冷眼看着那被困在丝线里,一直想要冲撞出来的煞物,在它每一次想要跳起来的时候,便用铜钱扔过去,砸进它的身体里,让它身上的那些绿色东西一点点地变成腐臭的味道消失在空气里,倒是让那只煞物的形态渐渐开始变小了几分,最终,疲惫地停了下来,呲牙咧嘴地瞪着眼睛看向温邺衍的方向。
  
      “脾性倒是不小!“温邺衍冷笑了一声,看着那只煞物冷冷地说了一句,看着它后背上那如同杂草叶子一般的鬃毛微微眯了眯了眼睛,扭头对着身后众人说道:“拿柄刀来!”
  
      一人赶紧应了一句,递上了一柄长剑来。
  
      温邺衍把长剑拿在手里,从那锦袋中抖出了一些红色的粉末来,这才又对着那五人喊道:“来一人,放血。”
  
      一个男人赶紧上前两步,照着温邺衍的吩咐,用手掌直接捏住了那剑刃划了一下,瞬间便有殷红的血迹沿着剑刃留下,淌过了那些红色的粉末,瞬间浸满了那些红色的粉末,然后一点点地往剑尖的方向流下。
  
      一直等到血液到达了剑尖时,温邺衍这才让那个男人去止血,然后抖着长剑指向了那只煞物,让那殷红的血液瞬间散成了无数的小血珠。
  
      那只煞物似乎是闻到了血液的腥味,倒是瞬间兴奋了起来,却是没有想到当它在接触到了那血液珠子的时候,却是立刻惊恐地张大了嘴,痛苦无比地在地上滚了起来。而那些血液珠子接触到了那只煞物的地方,也立刻冒出了缕缕绿色的烟色来,让空气里的腐臭味逼的人都睁不开眼睛了。
  
      “公子!”守在外面的众人有些受不了地眯着眼,担心无比地朝着温邺衍喊了一声,倒是有些害怕温邺衍会被熏坏了。
  
      只是温邺衍却是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看着那只煞物在地上翻滚的痛苦样子,半响后这才对着身后众人说道:“给我找个瓦罐来!”
  
      “瓦罐?!”众人一脸的懵神,赶紧朝着周围看了看,心里忍不住有些着急了。这里几乎也就只有碎瓦啊,哪里会有瓦罐这样的东西啊?这要是找不到怎么办?会不会耽误他们家公子的事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