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真武纪 > 第二十九章 云梦山

第二十九章 云梦山

长河怒啸,波涛汹涌。
  
  张文轩刚离开不久,只见身影闪动,有人竟从河底走了出来,其步伐稳健,一步一个脚印,即便是在激流之中,也不从动摇分毫。
  
  这就比较惊人了!
  
  这河水十分湍急,冲撞起来,何止千斤之力?便是寻常通幽境修士,也无法做到这般稳如泰山。
  
  在仔细一看,原来这人抱着一块巨石,以石压身,增加体重,无怪能在水中沉稳行走。
  
  这是个男子,容貌俊俏,年纪轻轻,却是一头银发。
  
  正是秦真!
  
  原来,秦真在跳入河中的那一刻,便已想到,以张文轩的修为,要追上自己,轻而易举。所以,他便施展蜕皮术,骗过了张文轩的眼睛。
  
  这种情况下,常人肯定会想,秦真肯定还在原地,他只是用蜕皮术,骗张文轩追赶下来,给自己充分逃跑的时间。
  
  可秦真偏偏反其道而行之,水面的人是假的,顺水而飘,他本人则藏在水底,也飘了下来。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即便聪明如张文轩,一时间,也猜不到秦真的去向。
  
  “噗!”
  
  刚上岸,秦真就一头栽倒在地上,大口吐血。
  
  水底的压力太大了,对五脏六腑产生了剧烈的震荡,在加上秦真本身就有伤,一时间,伤上加伤,秦真只感觉体内翻江倒海,痛苦不生,眼前的东西越来越模糊。
  
  “不行,我不能晕倒。”
  
  秦真咬着牙爬起来,强忍着痛楚,一步三晃的朝着森林深处走去。
  
  他不能在这里晕倒!
  
  以张文轩的聪明才智,一旦回去找不到自己,就会反应过来,若是他追踪下来,秦真晕倒在这里,就危险了。
  
  现在还没有脱离险境,不是休息的时刻。
  
  ……
  
  走!
  
  秦真的脑海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他的意识已经模糊了,他的脚步是那样踉跄,可他还在走,一刻都不曾停下。
  
  张文轩有可能追上来,也有可能不会追上来,但,秦真不能乐观,只能做最坏的打算,因为这关系到他的生命。
  
  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走了多远?
  
  就这样模模糊糊的走着。
  
  忽然,秦真脚下一空,整个人倒了下来,他一直紧绷的精神,也随之崩溃,昏死了过去。
  
  ……
  
  青城山山顶,
  
  仙雾氤氲,飞瀑流泉,仙葩盛开,白鹤飞鸣,更有成片的宫阙楼宇坐落其中,云蒸霞蔚,一副世外仙境的美景。
  
  云雾深处,有一座巍峨高楼,格外壮丽,雕梁画栋,龙飞凤舞,上书‘大雄宝殿’四个金色大字,格外引人注目。
  
  此刻,大殿内,群英汇聚,正在商讨着一件大事。
  
  首座上,端坐着一中年男子,挺胸拔背,雄姿伟岸,一双深邃的眼眸闪烁如星,蕴含着睿智与坚毅。
  
  此人,就是青城派掌教,名震天下的七大知命境修士之一,刘景玄!
  
  在其左手,坐着玉京秋、谢君豪二人,分别代表着昆仑、点苍二派。
  
  右手边,则是李元、梅飞雪二人,代表着蜀山、雪山二派。
  
  青城派首席弟子刘宇飞,此刻静立在刘景玄身后,端端正正,一脸谦恭。
  
  正道六大派,除去武当派之外,悉数在此。
  
  刘景玄扫视了一圈,问道:“张师侄呢?他去了那里?怎么还没到?”
  
  一旁,刘宇飞连忙答道:“回师尊,张师弟下山办事去了,我已经传信通知他了,相信他很快就会赶回来。”
  
  刘景玄摆了摆手,道:“情况紧急,等不了他了,我先说与大家听,等张师侄回来,在另行知会他。”
  
  “刘师叔,你将我们紧急召来,可是黄泉有消息了?”玉京秋问道。
  
  众人闻言,心头一凛。
  
  黄泉现世,妖邪出世,事关天下苍生,六大派责无旁贷。
  
  这一年来,以玉京秋、谢君豪、张文轩等六人为首的六大派弟子,穿行在西蜀的深山老林之中,走遍穷山恶水,不断搜寻,探查黄泉出世的地点。
  
  这还只是明面上,暗地里,萧云率领天魔教弟子也在努力寻找。
  
  明察暗访,两方人马差不多将整个西蜀之地都翻了一遍。
  
  “玉师侄猜的不错。”
  
  在众人的注视下,刘景玄点了点头,道:“昨日,据看守云梦山的弟子来报,云梦山中,灵气冲霄,似乎有重宝出世,看守的弟子费了些功夫,深入山中,才探测清楚,是黄泉现世的征兆。”
  
  谢君豪不假思索道:“既然已经探查清楚,那还等什么?我们立刻出发,赶在黄泉现世前将其封印。”
  
  言罢,他起身欲走。
  
  “谢兄稍安勿躁。”
  
  玉京秋赶紧叫住他,道:“既然刘师叔将我们召集来此,定然是有话对我们说,且听刘师叔把话说完,在行动也不迟。”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怎么着也得给刘景玄一个面子。
  
  “是小侄冒失了。”道了声歉,谢君豪又坐回了原位。
  
  “无妨。”刘景玄一脸不在意,道:“之所以将几位师侄特意叫来,是因为这云梦山有些特殊,山里凶险异常,不是轻易出入之地。几位师侄,可曾听说过‘毒王谷’?”
  
  “此门派晚辈略有耳闻。”
  
  蜀山派首席弟子李元,沉吟道:“传闻,在百年前,西蜀出了一个奇人,此人自称毒神,他不仅修为高深,一身毒术更是出神入化。但此人生性残忍,为了研究毒术,常常拿活人做实验,更有甚至,曾毒杀过一个村,数百条人命。”
  
  说到这里,李元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刘景玄,徐徐道:“六大派得知此事后,决定派遣弟子,铲除此人。参与此任务的共有三人,一人是我的师尊,一人刘师叔你,还有一人乃是武当派的张师伯。”
  
  “中间具体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但结果,毒神并没有死,而且还创建了毒王谷,隐匿在西蜀大山之中。”说完,李元望向刘景玄,希望他能说清楚些。
  
  “这里还是我来说吧,毕竟我是当事人。”
  
  刘景玄接过话,继续道:“当时,我与张释阳、李中山两位师兄都已晋入知命境,那毒神虽然修为不弱,却仍然在闻道境,可他凭着一身奇绝的毒术,硬是从我们三人的手下屡屡逃脱。”
  
  “前后十余日的追杀,都能杀掉此人,最终,让他遁入了云梦山之中。”
  
  “云梦山四面环水,内部又有延绵百里的大沼泽,瘴气弥漫,各种毒物横行,毒神入了此山,如鱼得水,他就地取材,制造出各种千奇百怪的毒药,险些将我们三人毒杀。”
  
  怅然一叹,刘景玄长叹道:“无奈之下,我与两位师兄只能在云梦山四周布下封印,并派弟子守住出口,将毒神困死在里面。”
  
  “谁知那毒神安心在云梦山里住了下来,潜心研究毒术,并在山里创建了‘毒王谷’,与青城派做对。”
  
  “时日今日,毒王谷上下已经有近百人,他们修为不高,但全身上下都是毒,让人无从下手,难以击杀。”
  
  话说到这里,所有人都清楚了。
  
  要进入云梦山,就必须面对毒王谷,面对知命境修士都忌惮的毒神。
  
  雪山派梅飞雪沉吟道:“毒神藏在云梦山百年,定然将那里经营成了毒物的聚集之地。若是贸然闯入,只怕我们还没有进山,就已经被毒死了。”
  
  刘景玄点头赞同,道:“梅师侄说的不错,此次叫大家来,就是想商议一下,看看能否想出一个万全之策?”
  
  “我建议,请月仙子出山。”
  
  玉京秋沉吟半响,道:“自古以来,天池一脉,都是仁心妙手,医术了得,尤其这一代的天池圣女月仙子,年纪轻轻,就已经熟读上千本医经,其医术之精湛,堪称当世无双。”
  
  “若有月仙子带路,定然能克制毒物,抵挡毒神。”谢君豪也表示赞同。
  
  梅飞雪、李元也微微点头,赞同此方法。
  
  刘景玄道:“那好,我立刻派人去天池请黄师侄出山相助。另外,几位师侄也做好准备,立刻赶到云梦山外,密切关注毒王谷与魔教的动静,我们的敌人,可不止毒神。”
  
  “遵命!”
  
  众人应声而动。
  
  与此同时,在西蜀一座荒山深处,萧云、萧月翎也带着大批魔教弟子,朝着云梦山赶去。
  
  魔教的行动,并不比六大派缓慢。
  
  ……
  
  睁开双眼,看见蓝天。
  
  秦真醒了,发现躺在一片空旷的地面上。
  
  双手一撑,秦真想要站起来,但双手并没有接到力。
  
  地面忽然凹陷,淹没双手,连带着秦真整个人都随之下沉,淤泥渐渐漫了上来。
  
  “不好,这是沼泽地!”
  
  秦真心头一惊,急忙停止挣扎,摊平身体,平躺在淤泥上,连呼吸都格外谨慎,尽量均匀,不敢大口喘息。
  
  不多时,身体下沉之势渐止,秦真这才松了一口气。
  
  好险,差点就被活埋了!
  
  心中满是苦涩,感情自己在昏死前,竟是栽进了沼泽地,难道会有双脚踩空的感觉!
  
  冷静下来,秦真开始思考,如何才能脱险?
  
  若是在平时,以秦真坐照境的修为,完全能以真气托起身体,浮在淤泥上。但此时的他,身负重伤,内脏移位,筋脉堵塞,连疗伤都很勉强,更别说其它了。
  
  思前想后,秦真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脱困。
  
  “不对。”
  
  灵光一闪,秦真忽然想到了一处关键的问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