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花农 > 第九百九十一章 梅干菜

第九百九十一章 梅干菜

    “这可说不好,现在反季节蔬菜可不要太多。”
  
      女人一听就不高兴了,“你这是在怀疑我的眼光吗?”
  
      “这反季节蔬菜最好还是不要多吃,人家清水村网店里的东西都是应季的,根本就不会说过了这个季节还会上架的。”
  
      她再看看孩子:“再说了,带孩子我可比你专业多了,你个大老爷们懂什么?”
  
      “这南瓜都是十月份才成熟,去年十月份以后家里才常备南瓜干的,你忘记了?”
  
      男人想了想,好像是那个时候啊。
  
      “那你看看,现在店里有什么好吃的?能够作为家里常备的零食的?要健康的,无添加剂的。”
  
      “这还用你说,我不在看吗?”
  
      女人不再看他,只是专心地浏览着店里的商品。半晌后有点失望,“这个时候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哪里有那么多的零嘴?不过今天还上架了梅干菜。”
  
      “梅干菜?梅干菜好啊!”原本在沙发上葛优躺的男人一下子坐了起来,两眼直放光。
  
      “你怎么就知道好了?”
  
      “嗨,你不知道,以前我奶奶还在的时候,冬天也会做梅干菜,或者是水咸菜,那个滋味,真的不要太好吃。”
  
      “尤其是梅菜扣肉,那个香啊。”
  
      男人说着口水都下来了,女人尽管半信半疑的,但是手上的动作是一点都不慢,已经加入购物车准备付款了。
  
      男人凑过来看了一眼:“怎么才买一份?这哪里够吃?多买一点儿,这个又不限购。”
  
      女人似笑非笑:“你就不担心收到货后不好吃?”
  
      男人理直气壮:“你不说这家店是品质保证吗?”
  
      小两口一边打着嘴仗一边付款,应着男人的要求,女人又多拍了几份,现在就是坐等梅干菜到货了。
  
      陈羽正坐在电脑前呢,每天晚上的这个时候,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他都会坐在电脑前面,查看一天的收支盈余,并且分门别类地做好记录。
  
      这里已经成为了他的书房,墙上一排钉子上全都是发货单,各家归各家的,这样月底结账的时候也方便。
  
      这不陈羽就要将明天的发货单全都整理好,“德春叔家的米粉,度假中心的桃花糕,六爷爷的蜂蜜,德清叔家的香肠……”
  
      “这是……”
  
      在看到一张快递单的时候,陈羽眉头皱了皱,似乎在想这是哪家的,在看到梅干菜三个字的时候,陈羽的面色才舒展开来。
  
      “这是哑巴,哦,伟鸿家的梅干菜。”
  
      说到哑巴,陈羽立马改口,人家现在不哑巴了,能说话了。
  
      至于这梅干菜,还是伟鸿奶奶早上送过来的。老人家现在也没有什么负担,孩子跟在许医生后面学医,她也不像以前那么苦了。
  
      这不陈伟鸿奶奶冬天就特意晒了一批梅干菜,她的手艺也还行,但是别的东西大家都做了,她也不乐意去抢别人生意,干脆就将这腌菜的手艺拿了出来。
  
      这能卖一些是一些,多少是个进项不是?早上陈伟鸿奶奶送梅干菜来的时候,王秀芹还连连夸赞。
  
      意思是多少年没有吃到过他奶奶晒的梅干菜了,一直怀念这个味道呢。这不王秀芹还自家留了两斤吃呢。
  
      晚上的时候,王秀芹就用这梅干菜做了一道菜,梅菜烧肉,吃地陈羽和他爸是连连称赞,饭都比平时多吃了一碗。
  
      本来陈羽还以为他妈妈是夸大了这梅干菜,结果等上菜的时候,那叫一个香啊。
  
      现在看这梅干菜居然还有人下单了,陈羽就好奇到底是谁这么有眼光啊。
  
      再一看,是一个老客户,好像是广东那边的,陈羽嘴角扯上一抹笑意,先将这梅干菜打包装好,后来陈羽想了想,又额外加了一些陈伟鸿奶奶送来的干豇豆,就当是赠品了。
  
      三天后,网店下有了一条新评论。
  
      “啊啊啊啊啊啊,这个梅干菜真的太好吃了,刚刚到手就做了一道梅菜扣肉,结果我们家大的小的抱着碗就不放手,成功地吃撑了!”
  
      这条评论后没多久,后面也陆续地增加了许多评论,都是在说这梅干菜的好吃的。
  
      后来,第一个买梅干菜的又追评了:“那个干豇豆也好吃到爆炸啊,泡软以后不管是炒着吃还是烧肉都是一样的好吃啊。”
  
      “而且还不担心小孩子吃腌菜吃多了不好,可惜这干豇豆是店家送的。”
  
      “楼上的好歹还有干豇豆呢,我这连个豆皮都没有,店主你偏心!”
  
      陈羽笑眯眯地看着这些评论,心满意足地关了电脑,谁让你不是老客户呢亲,这可是老客户才有的待遇来着。
  
      也不知道陈奶奶今年晒了多少梅干菜,他还要去看看,顺便和陈奶奶结下账。
  
      家里的梅干菜也没有了,还要去看看陈奶奶能不能匀几斤给他。陈羽拿着陈奶奶的快递单,往陈奶奶家里走去。
  
      他是下午四点半过来的,刚刚送走了快递员,这不和陈奶奶交接完正好回去赶上吃晚饭。
  
      也不知道他妈妈今天能不能将梅干菜换个花样做出来,不过就是不换花样,它还是一样的很好吃。
  
      陈羽家和陈伟鸿家离得不远,走过去也就三四分钟的距离。陈伟鸿家里的房子比较的老旧,也是,家里老的老,小的小,哪里有能力翻新?能够养活自己就已经很艰难了。
  
      他陈羽刚走到大门边,就听到了两声狗叫,听声音还挺细嫩的。
  
      陈羽挑眉,看来伟鸿家的日子确实好过了一些,都养狗了。门内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谁啊?”
  
      陈羽忙提高声音:“陈奶奶,是我陈羽啊!”
  
      他一边说一边走进来,就看到一只土黄的小狗正在院子里跑跳呢,看样子活泼地紧。
  
      看着陈羽走进来,小土狗停下脚步,冲着陈羽的方向汪汪直叫,可是小身子却是一动不动的。
  
      陈奶奶在院子里收拾梅干菜,院子里拉了几条长绳,上面挂地都是梅干菜,在晚风的吹拂下缓缓飘动。
  
      “陈羽过来了?快坐吧!我去给你倒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