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孔方世界 > 天上白玉京18

  到底是第一次打工,没什么经验,周霜霜看到外门子弟们表现的那么谨小慎微,规矩严谨,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
  
  她的态度,是不是太过轻慢了?
  
  这不怪她。
  
  她虽然经历过许多世界,可没有哪一个世界,是要低人一等,然后辛苦打工的。
  
  而在这个世界,上下等级悬殊太大,只要没有资格修炼,那么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普通人。
  
  而修真世界,单看丹师的肆意妄为程度,就可以明白,其实这里蕴含着最残酷的强者为尊法则。
  
  在这种情况下,论理,周霜霜作为一个普通人,应当是要谨小慎微,毕恭毕敬的。
  
  可看看她的表现呢?
  
  在廊下等待传唤时,她的姿态,恨不得比那群身怀灵源的外门子弟都还要放松……这也亏的她是丹师认同的杂工,不然呐……
  
  ……………………
  
  对于这点,后知后觉的周霜霜心里头还有点郁闷
  
  她本来是没有这么放松的。
  
  没看登上步天台时,她对明鹊等人的态度,都还不一样吗?
  
  可怪就怪在,丹师跟陈伯伦,有同一张脸啊!
  
  她都见过多少个“陈伯伦”了,尤其是那个弱鸡世界,两个人真是相当熟悉了。
  
  再加上陈伯伦本身洞察人心,天资绝伦,周霜霜在他面前,连掩饰的手段都被嫌弃粗糙…久而久之,面对这样一个人,她无形中就会放松很多。
  
  此刻,看着古代版陈伯伦的那张脸就在眼前,丹师同样疏淡的眉头微蹙……
  
  她的动作又不受控制的一松。
  
  ………………
  
  “你在看谁?”
  
  哪怕闭着眼睛,丹师也能察觉到她的视线不太对。
  
  “啊?”
  
  周霜霜回过神来:“我有个老朋友,跟丹师您,长的很像。”
  
  很久之前她就知道,在陈伯伦面前,还是不要说谎闹笑话的好。
  
  丹师眉头一皱:“你的朋友…应该跟我十分相像?”
  
  “但我六亲缘薄,恐怕没有亲人了……跟我相像,甚至恐怕连性格都像的朋友……”
  
  他自言自语道:“那看来,你很有可能不是此界中人,来历确实不一般。”
  
  周霜霜:……
  
  她才就只说了一句话而已啊!!!
  
  …………………
  
  不提周霜霜心中是如何崩溃,丹师心中,却对自己刚才所说的话,另有一番注解。
  
  经过刚才对周霜霜的一番安排,丹师已经很确定,自己头部的疼痛,确实会随着她的接近而缓解。
  
  离得稍远一点的话,只听到声音,就能让识海中的那个东西微微生出忌惮,不敢再放肆。
  
  再近一点,疼痛就会瞬间消退,来去如潮水,并且直到对方远去,才又敢重新涌出。
  
  而当周霜霜与他同处一室,就像现在这样
  
  丹师微微招手,周霜霜赶紧上前,离他只有一米远的距离。
  
  ………………
  
  在这一刻,丹师的神情已经彻彻底底的放松了。
  
  这个距离,识海中的那东西此刻蜷缩成一团,恨不得将自己缩成不存在……而丹师,也在这时得到了难得的,更深层次的放松。
  
  那种惬意感,叫周霜霜来形容,就是一直被紧箍咒控制的孙悟空,骤然解除控制了的感觉。
  
  哪怕紧箍咒还没开始念,可那种威胁感,依旧会让人不由自主的神情紧绷。
  
  如今,金箍没了。
  
  ………………
  
  丹师脸上的笑意越发让人觉得放松了。
  
  看着周霜霜目瞪口呆的神情,他就知道,自己的想法没错。
  
  一个女孩子,身上半点岁月的摧残痕迹都没有,眼神灵动,恰似她所表现的年龄。
  
  这就排除了她是修炼有成、几百岁的人,老黄瓜刷绿漆装嫩的可能。
  
  …………
  
  而她面对自己,甚至面对其他人,那种由内而外散发的自然感觉,也让丹师有了“她非此界中人”的猜测。
  
  整个天元世界,不管是一生庸碌的凡人,抑或是孜孜不倦一心追求大道的人,不管是什么人,都没有这么心态。
  
  太放松了,也太惬意了。
  
  甚至,也太平和了。
  
  修真者与天争寿,哪怕天资平庸如明鹊,心中也不是不存在野望的。
  
  只不过野望侧重的方向不同罢了。
  
  周霜霜这种浑身都悠闲又散漫的人,真的是……太过鹤立鸡群了。
  
  咳,鸡立鹤群。
  
  …………………
  
  至于她说的“有个朋友跟自己很像”这种话,丹师就更加确认了她的独特之处。
  
  在整个天元界,因为灵气充裕,所有人的样貌随着时间流逝,是会慢慢改变的。
  
  尤其是像他这样修为的人,灵气无论何时都萦绕着全身,并根据身体需求随意更改。再加上某些说不得的潜在天地意识……这个世界,根本是不可能会有人与他相貌很像的(他猜测这个很像就是一模一样的意思)。
  
  所以,这个世界没有,那就只剩下最后的可能了
  
  周霜霜,跟自己脑子里那东西,说不得,就是来自于同一个地方的!
  
  而她,肯定也还有自己没能察觉的地方,是非常非常特殊的………
  
  ……………………
  
  他的想法周霜霜是不知道的。
  
  此刻,她只是又一次挫败又沮丧的看着丹师
  
  “您怎么知道我来自其他地方?”
  
  果然。
  
  丹师的想法,终于得到承认了。
  
  只不过,其他世界的人,都这么又蠢……咳,又天真又可爱吗?
  
  自己只是随口一说,周霜霜就忙不迭先承认了他可不知道这是之前陈伯伦毒舌留下的阴影,反而对周霜霜原本的世界,产生了一抹深刻的同情。
  
  那里……该不会人人都走体修的路子?
  
  不然的话,按照这个这个智商平均水平,那个世界的人,想要修习灵法,恐怕还是艰难了点。
  
  灵法对于悟性还有智慧,还是有那么一点要求的。
  
  ………………
  
  浑不知自己已经拉低了整个世界的智商的周霜霜,此刻看着一脸笃定又透着笑意的丹师,神情的酸爽实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我……我来自其他世界的话,您要怎么做?”
  
  她犹豫的问道。
  
  应该……不会怎么样吧?
  
  随后,她又想起另一个话题:“我那位朋友,跟您长的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