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寒门祸害 > 第1763章 最后一搏

第1763章 最后一搏

不想错过《笔下文学》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宗藩的禄米每年需银以几十万两计……由粮折银难免有所损耗……正税征粮改银乃大势所趋!”
  
      张四维已经走到门口,正要离开之时,但是听到后面的这番言论,整个人却是怔住了,眼睛显得难以置信地瞪向前方。
  
      昔日的种种慢慢地浮上心头,眼前笼罩的迷雾突然间散尽,一些隐藏于迷雾中的真相映入眼帘,只是这个真相却令人毛骨悚然。
  
      “林若愚在地方确实做了政绩,只是此次主持宗藩禄米……呵呵!”
  
      “宗藩禄米的第一套方案还是不错的,但这第二套方案还是选择妥协了!”
  
      “虽然削减了一部分禄米,但问题没有得到根治,林晧然可以说是不作为了!”
  
      ……
  
      张四维想起在宗藩禄米方案定下来之时,身边的同科和同乡对林晧然的种种评价,其中不乏是趁机落井下石之人。
  
      只是如今看来,所有人当时都被……林晧然给骗了。
  
      在去年的时候,他提出的第一个“改籍”方案无疑是最好的,只是皇上终究是庇护于自己的宗室。殊不知,在大家都以为林晧然向皇上妥协之时,这第二套方案却暗藏玄机。
  
      在所有人都失去警觉之时,他顺利地让朝廷同意部分禄米改银,为着大明朝廷的“征粮改银”埋下了一个大伏笔。
  
      由于宗藩条例没有涉及到限制宗室人口的增长,朝廷既然已经改部分宗藩禄米为用银支付,那么今后的用银只多不少,这已然是林晧然向师相逼宫的筹码。
  
      如此长远的谋划,从去年到今天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林晧然的真正用意,这种算计令到他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咦?
  
      严讷正是从外面回来,见到张四维目瞪口呆地站在徐阶的门前,仿佛是中了邪般,却是不由得站在原地疑惑地望过来。
  
      “林算子?假以时日,怕是要以“林神机”相称了吧!”
  
      徐阶是一个聪明人,第一时间就觉得落到了林晧然的算计之中,却是端起了茶盏,大喝地喝着浓茶压抑着心头的那份震惊。
  
      他自以为一直都防范着林晧然,亦是事来临头之时,才知晓林晧然早已经设计好了一切,已然是悄无声息地为着“征粮改银”埋下伏笔。
  
      徐阶终究是在官场沉淫几十年,很快便调整好心态,这时则是硬绷绷地询问道:“林尚书,你从拟定宗藩条例便想着要正税征粮改银了吗?”
  
      外面刚刚还是一个艳阳天,只是东边已经飘来薄薄的乌云,令到金碧辉煌的西苑换了一些颜色,那道从天窗照进来的光束亦是变得柔弱。
  
      “元辅大人,下官刚刚已经说得很清楚!下官当时以为宗藩分散而居,每次运送禄米颇费周折,朝廷所负甚重,故而下官提议宗藩禄米改为部分粮改银。下官今为户部尚书,自然是其位谋其政,下官以为征粮改银是官民两便之举,利国利民也!”林晧然自是不可能主动授人以柄,当即给出合理的解释道。
  
      徐阶自然知道这是一个托词,脑子亦是在迅速地思索。
  
      虽然不明白林晧然为何要推动征粮改银,但他心里明白林晧然如此大费周章,此举断然不会像表面这般简单,肯定还有其他的谋算。
  
      随着吴山入阁出任次辅,他对林晧然的提防心变得更重,特别是刁民册的提出,令到他最近的睡觉质量严重下滑。
  
      徐阶面对林晧然的目光,将茶盏轻轻地放下并摇头道:“若愚,你怕是有所不知,皇上最近的身体严重不适,刁民册和浙江试行征粮改银一事还是再缓上一缓吧!”
  
      在值房外面,张四维已经主动迎上了严讷,面对着严讷的打听,张四维只是托辞是自己身体不适便是匆匆地离开。
  
      严讷亦得古怪地望了一眼离开的张四维,又是狐疑地朝着首辅值房望了一眼,不由得好奇地向前走了几步。
  
      “元辅大人,你难道……还没跟皇上提起此事吗?”林晧然听着徐阶的语气和口吻,当即便是进行判断道。
  
      徐阶抬头望着林晧然,显得理所当然地回应道:“咱们做臣子就要有做臣子的本份,今皇上身体有恙,岂可拿这种事情前去劳烦皇上呢?”
  
      “元辅大人,现在夏税在即,若是再拖便是要到秋……好吧!你是想要等到皇上康愈再上禀此事吗?”林晧然已经耐着性子等待这么天,却是万万没有想到给徐阶压住了,却是有着语无伦次地道。
  
      徐阶将林晧然的反应看在眼里,显得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茶,这才轻轻地点头道:“皇上近来身体不适,太医亦说尽量让皇上少些劳心劳神,你这个事情非同小可,还是再等上一等吧!”
  
      忠君,这是臣子的本分。本朝的嘉靖皇帝特别看重臣子的忠诚,徐阶现在拿出这个理由,显得更加的无可挑剔。
  
      林晧然明知道这是一个托词,但却是无力反驳,经过一阵权衡,便是做出决定地道:“既然元辅大人不忍打扰皇上,那么此事便交由下官亲自跟圣上阐明如何?”
  
      在现在的官场有着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六部尚书管理自家衙门之事,只是六部不能绕过内阁,有事必须经由内阁。
  
      只是徐阶摆明是想要压着这个事情,加上时间很是紧迫,他只能是直接向徐阶提出这个请求,想要亲自面圣推动这个事情。
  
      徐阶抬头深深地望了一眼林晧然,微微沉默几秒钟之后,便是爽快地回应一个字道:“好!”
  
      檀香袅袅而起,充斥在房间的每个角落。
  
      林晧然悬着的心微微地松了下来,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地站起来道:“元辅大人,既然您没有意见的话,那么下官先行告辞了!”
  
      虽然徐阶没有将事情上禀皇上让他颇感意外,但亦是没有站出来阻拦于他,而他亦是能够冠冕堂皇地面见皇上。
  
      其实相对于正常的流程,如果能够直接说服于嘉靖,那么事情便能够顺利地推行。不管是昔日的严嵩,还是今日的徐阶,这两任首辅从来都不敢逆嘉靖的意志而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