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美食诱获 > 第695章 星夜劫营

第695章 星夜劫营

    玄空山下的胡营村,不是飞来寺佛家的信徒,自然也不会给这些僧人准备僧饭。
  
      虽然免费斋僧想都别想,花钱还是可以买到的,况且胡营的特殊小吃也确实不错。
  
      上次百里良骝他们吃过一次,捎带做了一次特色小吃的广告,让胡营胡粥誉满全球,许多人穿洋跨海都要过来吃。
  
      飞来寺的僧人既然向世俗靠拢得很厉害,他们自然也对这款小吃很是向往。
  
      因此,他们就和胡营联络,向他们预定了两顿胡营胡粥。
  
      小鱼煎贴饼,他们虽然也想吃,但是那毕竟属于荤菜,如果明目张胆去吃,难免太惊世骇俗,就免了。
  
      日落黄昏之际,胡营大队人马挑着担子,给飞来寺得僧人送饭,那些僧人继续席地而坐,安安静静地喝起粥来。
  
      不得不说,他们得纪律还是不错的,千八百人一起喝粥,竟然没有闹出一点声响。
  
      在里面看着的百里良骝几个人,看到他们吃得高兴,也不觉涌出一阵饥饿感,也就停止了观察。
  
      这个时候,也不宜打搅那些僧人喝粥。
  
      那些苦行僧难得从喝粥上寻找到一点儿乐趣,再去给搅了,也忒不近人情。
  
      玄空道长作为主人,自然负有款待客人的责任。
  
      他知道百里良骝喜欢胡营胡粥,当然要事先预备。
  
      乡民对玄空道长就和对那些飞来寺僧人大不一样,因为这里是玄空道长的地盘。
  
      所以最好的胡营胡粥优先供应给玄空宫,这时都端了上来。
  
      百里良骝对于胡营乡民来说,简直就是招财童子,不但给他们带来极大的饮食业市场,而且还给他们真金白银,让他们谋求更快发展。
  
      所以这些乡民特别感激他。
  
      农民宽厚朴实,说感激那就是真感激,真感激就要落实到行动上。
  
      这个行动上,就是拿出压箱底的烹调功夫,翻出压箱底的最好玉米渣以及最好的柿饼,放在一起熬粥,就是最佳胡营胡粥。
  
      甚至比上次百里良骝吃到的还好吃三分。
  
      即使在这一代声望特别高的孔毓良,都从来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粥!
  
      玄空道长也是大喊好吃,感到沾了百里良骝好大的光。
  
      百里良骝也是失去了他的稳重,吃起来完全不顾形象,一直吃到坐不住了,站起来又多吃了一碗。
  
      一看时间,已经是接近晚上九点,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透。
  
      往外面的那那些飞来寺僧人群中一看,一点声响都没有,不是在打坐就是已经入睡。
  
      当然也是打坐姿势,高僧必然是与众不同的。
  
      百里良骝看罢,拍拍自己的肚子,说道:“果然保暖思**!有点发困了!这可不行;要不现在就出去遛遛食?”
  
      玄空道长和孔毓良道:“正有此意!走!”
  
      百里良骝看了一眼孔毓良:“孔老师就算了吧!你那么大年龄,万一视力出点差错,掉进沟里坎下的,明天的主裁判谁来当?您啊,待会儿好好睡觉吧。”
  
      孔毓良不干了:“你们搞年龄歧视!谁说我老?玄空,你个牛鼻子,你敢说我老吗?”
  
      说着如同要吃人的老虎,虎视眈眈地瞪着他。
  
      玄空道长挠了挠脑袋,说:“你不老!俗话说,人活七十古来稀,你才128,绝对不老!”
  
      孔毓良气乐了。
  
      “你小子更不是东西!算了,让我去都不去了,黑天瞎火留什么食,我去睡觉。”
  
      三个人分开,遛食的去遛食,睡觉的去睡觉。
  
      一会儿功夫,乌目接到报告,说二个人去溜食,一个人去睡觉其他也都正常。
  
      乌目吩咐了一句继续监视,就对他的师傅和大师兄说道:“一切皆如预期,等那两个溜食的回去我们就动手。”
  
      原来他们为了保证明天比赛的胜利,也预备了不少盘外招,准备今天晚上一一施展出来。
  
      孔毓良走进自己休息的卧室,可是却没有去睡觉,而是极为快速的换上了一套纯黑色的夜行衣,又小贼一样,遛了出来。
  
      出来以后,他哪里没有灯光就专门从哪里走,一直后门,才找了一个拐角,侧身进去,把自己彻底掩藏到了黑暗里。
  
      百里良骝和玄空道长,遛食遛到了一个边角旮旯,那里有一道侧门,二人走了进去。
  
      时间不长,又走了出来,大概觉得已经把一肚子粥都遛了下去,就回到了玄空宫你面。
  
      与此同时,乌目方丈对大师兄道:“大师兄!该你出手了!祝你马到成功。”
  
      那个靠近他的黑瘦汉子二话没说,立刻站了起来,对他后面的一群黑瘦一挥手。
  
      大概有二十多人的样子,个个都是黑瘦,嗖的一声就蹦了起来,非常灵巧,就如同久在深山经常爬山越岭的一群猴子。
  
      有一个人在前面带队,无声无息地奔玄空宫后门走去。
  
      就在这时,刚才百里良骝和玄空宫出来的侧门,又出来二个人,鬼鬼祟祟的,赫然就是他们二人!
  
      虽然他们穿了黑色衣服,还带着衣服面纱,把鼻子和额头都包了起来,但是熟悉的人一看双眼,就知道这两个是谁。
  
      原来二人刚才玩了一手调包计,两个替身走了,正主却留了下来,准备搞事情。
  
      二人没走几步,纵身跃入一条沟里。
  
      没走几步,又一头扎进一个洞里。
  
      然后玄空宫主带头左绕右绕七拐八拐,到了一个地方停下。
  
      看看左右听了听上面以后,对百里良骝说:“就是这里了!这是一道竖井,那个乌目和他信任的中间力量,就在这附近,抓住一个就是熟知内情的核心骨干,你上还是我上?”
  
      百里良骝说:“还是我上,你累了一路,稍事休息。”
  
      说吧,百里良骝一招燕子钻云式,直窜了上去。
  
      接近洞口,他来一个高空滞留,轻轻挪开井盖,大约有一半的时候,悠忽伸出手去,然后扽了一个下来。”
  
      那个人大约还在梦中,到了洞口才清醒过来,刚要大喊,却被百里良骝另一手上去,点中了他的哑穴。
  
      手上用力,登时把俘虏拽了进来,然后顺手关上了井盖。
  
      飞来寺众僧一无所知,继续鼾声大作作着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