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锦衣挽唐 > 第六百六十章 后路

第六百六十章 后路

    回到自己房中,汤药已经准备好,明夷无奈一笑,他还真是非常担心自己这魂魄不定的病。一路上那么艰苦,也从未忘记给她喝药的事。明夷自己有感觉,身体中不属于自己那部分,已经越来越小,融于一体。这样继续喝着,回到长安,就不用再担心了。
  
      可惜的是,她等着想见的人,等到睡着,等到醒来。外头一片漆黑,不知时辰,看月亮在中天,定已午夜。那人,还未回还。
  
      骗子,说要早些回来。她烦躁之极,百味杂陈。愤怒,怒他食言,怒自己有所期待。恐惧,怕他是遇到了难缠的事,被杜悰为难。哀伤,他或者在酒色财帛包围中,没想到过自己。种种情绪,难以自控,只得忍住,再不能哭出来,那眼睛怕是要真废了。
  
      正把被褥踹来踹去泄愤,一个身影晃了过来,吓得明夷差些心脏停止跳动,一脚踹在他身上。来人啊了声,她才放心,是他。
  
      伍谦平把她赤着的足塞回被子里:“怎么那么大脾气?”
  
      “你才是,偷偷摸摸做贼一样,我当然要奋力抵抗了。”明夷的气势都泄了,所有愤怒烦躁一扫而空,只留下一点小小的委屈。
  
      虽看不清,他应当是笑着:“难不成你担心我趁夜色劫色?不过以你这小小力气,怕是抵抗不了。”
  
      明夷不想理会他的调笑,坐起身靠近他,抓着他胸前衣衫就闻。
  
      伍谦平无奈道:“没有胭脂味,也没有女人香,我是在衙门里整理账务到现在,你是不知道那治水的帐有多乱!如果不加快盘查,我们怎么能离开益州?”
  
      明夷细细闻了下,确实有发霉纸张的气味,连忙推了他一把:“把衣服脱了,好脏。”
  
      伍谦平乖乖脱了衣裳,躺到她身边:“是我不好,以为能早些回来。”
  
      明夷听他说话软声软气,想发的脾气一点都找不回来:“很累吧?他们真的如此不济?”
  
      “如果不是这样,怎么会叫他秃角犀呢?对皇上就诉苦说治水花费如何巨大,要求一次次拨款。可这花销的账目,一滩烂泥,完全找不出个头绪。”伍谦平的声音听上去很疲惫。
  
      “皇上让你来,是要详细的账目?他是对杜悰有疑心吗?”明夷问道。
  
      “如果不相信他,就不会让他兼任东西川的节度使。杜悰会贪,皇上料不到吗?他在乎吗?他在乎的是安定。这次我来查,不过是要把能够服众的消息带回去,堵住朝中怀疑杜悰的嘴巴而已。”伍谦平回应道。
  
      明夷暗暗啧舌,皇帝的心思真是难以捉摸,也亏得伍谦平是这种绕得过弯,简直称得上七窍玲珑心的人。
  
      “那你打算帮他隐瞒?”明夷说道,“以你的能力,做一本假账簿不用那么费力吧。”
  
      “傻瓜,如果我不显得那么吃力,杜悰会肯花本钱吗?会承我的情吗?”伍谦平翻身够放在床边的衣服,掏了两张纸出来,塞到明夷手里,“收好,明日你以自己名义去下属衙门造册。”
  
      明夷小心翼翼把这两张纸塞到枕头里:“是什么?”
  
      “是够我们下半辈子吃用的地契。”伍谦平轻描淡写,似乎说的只是一盘点心。
  
      明夷心跳有些加快:“你怎么敢收?是决定要和杜悰合作?”
  
      “我如今还没资格跟他合作,只不过,是个报酬。在你名下,且远在蜀地,也不容易牵扯到我。留着,万一我们走投无路,还能回这里过富足的日子。总得有条后路吧。”伍谦平打了个哈欠。
  
      明夷不知该怎么回应,睡意全无,此刻心里的感受也很复杂。第一是觉得,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能感受到伍谦平的无力感,自己也顺带着低落起来,第二是感动,他真的是把自己当作同舟共济的人,是要共度余生的人。
  
      想到此,她心里甚至有一个念头,如果伍谦平真在官场跌了跟头也好,他对魏家没有了价值,魏家可能会让守言休夫再嫁。她就可以和伍谦平双宿双飞,扬州也罢,益州也罢,在一起就好。
  
      这念头只是一瞬,让她明白,在自己心里,伍谦平是不是高官厚禄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但转念便清醒过来,这并不是什么好的结局,如果真落到那一步,伍谦平是绝对不会开心的,一个日夜不能展颜,一腔抱负无处施展的伍谦平,也不是她想要的。
  
      明夷想透彻了,安抚他说:“这个留着,益州适合养老。后路我们不需要,我相信你。”
  
      伍谦平似乎开心了点:“所以你是打算和我一起养老了?”
  
      “看你表现。反正这地契是我名下,你若是对不起我,我就带着四君子一起来养老,哈哈。”明夷想到自己坐拥四大美男,好像也还挺春风得意。
  
      伍谦平翻身压住她:“你不会真的打四君子的主意吧?毕竟那些都真是天人之姿,我确实比不过。”
  
      明夷摸着他的脸:“他们怎么和你比,只有你才是真正的男人。”
  
      明夷说着,自己都觉得脸红心跳,怎么能说出那么肉麻的话来。
  
      伍谦平愣了会儿,翻身躺了下来,落寞道:“真正的男人又如何?还是无处施展。”
  
      明夷不敢多说不敢多动,半晌,撞了撞他胳膊:“什么时候有空去桃七帮?”
  
      伍谦平想了会儿:“明天上午我早些去做账,你去衙门造册。晚上应当有时间,我先派人去问下,看是明晚见还是再晚一日。”
  
      明夷有些迟疑:“我是男装跟你去,还是以本来身份?”
  
      伍谦平回道:“你与她们终究还是有些宿怨,我先帮你去摸摸底吧。你若是想跟着就小心些,扮作书童,不要轻易开口。女子毕竟更加敏锐。”
  
      明夷应道:“好,你便与她们说一下陶三娘在长安掘地三尺,寻找石若山,现在又四处闹事之事。她们应当已经非常无奈了。”
  
      “行,我到时暗示她们可以取而代之,权当作崔氏的建议,她们定不会怀疑。”
  
      “会不会对你有影响?”
  
      “无妨,崔氏对桃七帮已经听之任之很久了。”
  
      “嗯,睡吧。”明夷翻个身假装睡去,直到听到伍谦平的呼吸逐渐浓重,才转过来,轻轻抱住他的腰,感受他的气息。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锦衣挽唐》,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