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小铁匠抗战记 > 第167章 一个人的抗战

第167章 一个人的抗战

深夜,萧逸飞拎着一麻袋巨型手榴弹来到离日寇宪兵司令部三百多米远的一个小树林里,把麻袋放好后,就悄悄靠近宪兵司令部进行观察。
  
  宪兵司令部门外,有接近一百个小鬼子靠墙站着,大街上还有一辆铁甲车,有几队小鬼子在巡逻。
  
  看来小鬼子做好了充分准备迎接萧逸飞的挑战了。
  
  萧逸飞冷笑,心想,狗日的你们聚拢的人越多越好,到时老子的手榴弹扔过去,才能一炸一大片的呀!
  
  萧逸飞退回树林,在树林里放十颗巨型炸弹,拎着麻袋转移到一个墙角,放下二十颗巨型炸弹,再跳进一个院子,放下二十颗巨型炸弹。萧逸飞布下五个攻击点后,返回树林。
  
  夏天天亮得早,萧逸飞估摸着时间到了凌晨三点半左右时,就开始扔起了手榴弹,巨大的爆炸声惊破夜空,刹时,南昌城内警笛大作,无数的小鬼子向宪兵司令部方向涌来。
  
  萧逸飞在树林里扔了大约三分钟,把二十颗巨型手榴弹扔完,五颗扔进宪兵司令部,十五颗扔进鬼子队伍中。
  
  萧逸飞不会管炸的结果,只要能炸,就能起到震慑作用。
  
  萧逸飞快速转移到墙角,把二十颗巨型手榴弹扔完后,又转移到院子里继续扔。
  
  这些手榴弹比迫击炮的威力都大,一百颗扔过去,至少有十五颗扔进了宪兵司令部,宪兵司令部经此一炸,宪兵司令都差一点被炸死,何况里面挤满了的宪兵们?幸好关押顾玉林的是地牢,不然也会被炸。当然了,萧逸飞之所以敢这么扔手榴弹,也是从翻译官那里弄清楚了地牢位置才敢这么扔的。
  
  大街上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大量聚集着的宪兵和小鬼子被炸得血肉横飞,鬼哭狼嚎,死伤无数。
  
  手榴弹全都扔完后,萧逸飞悄然离去。
  
  瑶湖边芦苇丛中,萧逸飞躺毛毯上,一边躺李姗姗,一边躺董莹。
  
  董莹小声问:“接下来,您真的还要去炸飞机场的?”
  
  萧逸飞点头说:“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炸飞机场只是形式,表明我的态度。”
  
  李姗姗小声说:“路很远呀!要回去拿手榴弹,要过赣江,还得赶到飞机场去。”
  
  萧逸飞笑说:“我稍作休息,就得赶路,中午回来。吃饭问题,你们自己解决。”
  
  李姗姗笑说:“什么吃的都没有呀!”
  
  萧逸飞笑说:“先饿着吧!等我回来再说。”
  
  几十里路对萧逸飞来说,是小意思,他的跑动速度极快,河流湖泊沼泽都挡不住他前进的脚步,假如不避行人的话,一个半小时就能赶个来回,由于要避开行人,所以,花的时间翻了倍,但仍然很快,三个小时左右取了手榴弹,还赶到了猪婆山附近。
  
  萧逸飞虽然向小鬼子发出了最后通牒,但萧逸飞相信,只炸宪兵司令部,小鬼子是绝对不会释放顾玉林的,只有把小鬼子炸得承受不了,小鬼子才会老实就范。
  
  一个人出来打小鬼子,有利有弊,好处是不用管别人,来去特自由,弊端是没有人帮忙,一旦陷入重围,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在攻击前,萧逸飞需要事先侦察好敌情。
  
  萧逸飞把装满巨型手榴弹的麻袋藏树林中,悄悄靠近飞机场。
  
  飞机场周围很开阔,到处是鬼子。萧逸飞寻找到一个小水渠,在那里进退最方便后,就返回取了手榴弹,埋伏在那里。
  
  以水渠为轴,往两侧选定多个地点,把麻袋中的手榴弹全都放好。然后,抓起手榴弹就向飞机场扔去。
  
  向飞机场扔了十多颗手榴弹后,大量小鬼子向萧逸飞扑来,子弹如雨般倾泻。
  
  萧逸飞纵身跳进水渠,向小鬼子扔手榴弹,把小鬼子炸退后,再向机场扔手榴弹,一个人的抗战十分危险,也最为艰难,但萧逸飞为了营救顾玉林,他豁了出去。
  
  也只有萧逸飞才具备这样的能力,他跳东跳西,一会儿卧倒,一会儿爬行,一会儿向小鬼子扔手榴弹,一会儿又向机场扔手榴弹。
  
  手榴弹扔光后,以一百码的速度逃离。
  
  中午时分,萧逸飞兴着膀子用芦苇杆串着鱼放在火上烤,李姗姗在替萧逸飞洗衣服,董莹在帮着生火。
  
  这鱼当然是萧逸飞抓来的,萧逸飞下湖抓鱼是高手了。
  
  董莹看着萧逸飞健美身材心旌摇荡,嘴里问攻击飞机场,心里想的是抚摸萧逸飞胸膛。
  
  董莹小声问:“战况怎么样?”
  
  萧逸飞笑说:“五六架飞机,几幢建筑,几十个小鬼子。”
  
  董莹说:“你真是武曲星下凡,太伟大了,我好崇拜你。”
  
  萧逸飞笑说:“把火烧好了。”
  
  董莹小声说:“你愿意和诗谣好,又和姗姗好上了,为什么就不肯和我好?”
  
  萧逸飞看董莹小声说:“我们之间不好吗?我们可是生死战友啊!”
  
  董莹小声说:“我已经什么都明白了,你就是天神下凡。”
  
  萧逸飞只是呵呵笑。
  
  董莹小声说:“不管是谁只要和你好上,她就能增强能力,先是蝶儿,后是诗谣,现在姗姗也变成高手中的高手。只有我跟了你这么久,还是普通人一个,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对你的忠诚度吗?”
  
  萧逸飞小声说:“你不用上战场,你的职责是收发电报。”
  
  董莹说:“顾站长他们那么多人都战死了,顾站长还被小鬼子抓了,我感觉下一个就轮到我死了。”
  
  萧逸飞的心一颤,小声说:“不许说死!跟着我干的人都必须活到小鬼子被赶尽杀绝,必须能看到自由独立的中国屹立于东方的那一天。”
  
  董莹小声说:“队长我好想哭。”
  
  萧逸飞小声说:“不要哭,我答应你,将来一定帮你总好了吧?”
  
  董莹的眼睛睁大,泪花闪烁,笑说:“谢谢您。”
  
  萧逸飞小声说:“答应你,你就开心了。不答应你,你就哭丧着脸,还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特务的,竟然也象个小孩。”
  
  董莹腆笑说:“我好想能待在你怀里,象小孩一样。”
  
  萧逸飞笑说:“好了。这事今天就说到这里,鱼烤好了,我们大家吃饱后,我还得思考怎么进城的。”
  
  董莹小声说:“城里一定查得特别严,进不去了。”
  
  萧逸飞说:“这么大的南昌城,晚上我想进就能进。”
  
  董莹小声说:“杀宪兵司令家人没意思,我想最好能绑架一个小鬼子大官,用小鬼子大官交换顾站长。”
  
  萧逸飞的眼睛一亮,又暗淡,叹气说:“这事可遇不可求,杀人容易,绑架小鬼子大官难度极大。晚上进城后,再说吧!假如真遇到这种机会,还真不能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