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异种骑士团 > 第202章 银环挽歌 上

第202章 银环挽歌 上

孤独的宅院,枯萎的花园。埃摩森的府邸位于银环城的东北方,修建在一处偏僻的树林之中。
  
  伯爵领着众人步入了自己的家中,偌大的前厅中空旷无边,看不见一个人影,就连走路都因为回声,被放大到吵闹的程度。
  
  “你的家人呢?”布伦希尔德前前后后看了一遍,向伯爵问道。
  
  “走了。”埃摩森看向空荡荡的房间,平静的说道:“我让他们走了。”
  
  一位年近古稀的老管家,从大厅的一头向着众人走来,他走路时颤颤巍巍,但礼数却一丝不苟。
  
  埃摩森拂了拂额头:“老坎普,我怎么把你给忘了。诸位,这位老人是我家族中的管家,他的年纪比我的父亲还大。当初我让家人离开银环城,只有他坚持要留下来。”
  
  老坎普微微弯下腰来,向着坎伯兰恭敬的行了一礼,温和的说道:“男爵大人,许久不见,少爷常常会念叨起您。”
  
  许久没有被人用『男爵』二字称呼过的坎伯兰,愣了片刻,接着对这位从儿时起就熟悉亲近的老人微笑道:“老坎普,很高兴见到你。”
  
  老管家看了看落在后面的布伦希尔德,侧过身体,将手指向前方:“远道而来的客人们,请到客厅里来,我亲手泡了热茶,做了茶点。”
  
  埃摩森朝老管家挥了挥手:“不,恐怕我们没有时间喝茶闲聊了,我有重要的事情和这些人要谈。坎伯兰,我们的计划需要谈论和完善,把你答应的东西带上,我们老地方见。”
  
  坎伯兰点了点头,从侍从的行囊中,取出了一个三十公分见方的木盒,跟上了埃摩森的脚步,朝着书房走去。
  
  没走两步,伯爵回头看见跟在二人身后的布伦希尔德,皱起眉头对坎伯兰说道:“我记得说过,只有我们二人。”
  
  老骑士对着朋友耸了耸肩:“她是我请来的帮手,也是我们计划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埃摩森又看了一眼布伦希尔德,继续前行,没再言语。
  
  三人来到书房,伯爵按下书柜中的暗格,书架缓缓移开,露出背后的暗门。
  
  相较于布伦希尔德的一脸讶异,司空见惯的坎伯兰则显得淡定许多。
  
  通过暗门,顺着一条仅容一人通行的甬道前进数十米,三人来到一个隐藏在宅院地下的密室。
  
  坎伯兰看着贴满墙壁的地图,还有那些写着数字和时间的标注,在仔细观察纸张变旧发黄的程度之后,他再看向埃摩森的眼神中,带上了几分哀叹。
  
  后者似乎读懂了老友的表情,两只手整理着桌上的笔记,低头说道:“这个国家背弃天父,放弃道德,早就已经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坎伯兰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看着埃摩森半晌,最终还是选择保持沉默。
  
  伯爵向坎伯兰伸出了手:“我让你带过来的东西呢?”
  
  坎伯兰打开了随身携带的木盒,好奇的布伦希尔德凑过头来,看见里面静静放着二十多枚印章。
  
  埃摩森拿起一枚借着火光细细查看了一番,由衷的赞叹道:“仿造的太棒了,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就连一些常人无法注意到的细节,甚至是边角磨损,都做到了尽善尽美!完美的赝品!”
  
  “赝品?陛下更喜欢把它们称呼为『萝卜章』。”
  
  埃摩森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陛下?哦,你说的是暮西的国王……”
  
  坎伯兰将木盒放在了桌上,问道:“你确定假军令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上次为了让银环联军加速行军,就已经用过这招了,他们这次还会上当?”
  
  埃摩森点头说道:“上次的假军令由于只有少数几个人看过,银环议会把这些战败者的辩词更多看成为谎言,定义为开脱责任,所以军中使用印章的方式一直没有改变,只不过相较以前,在印章数量和先后次序上,有了更多的讲究。”
  
  “大人,我送茶点来了。”黑暗中老管家的声音,吓了三人一跳。
  
  布伦希尔德缓缓抽出长矛,眼睛看向坎伯兰和埃摩森。
  
  伯爵朝着女武神摇头说道:“放下你的武器!老坎普是我最可靠的人,这墙上有不少地图还是他帮忙描绘的。”
  
  老坎普看着面前的女子慢慢收回长枪,将一盘糕点端到了茶几上,递给了她一杯香草茶。接着,他又来到埃摩森的身边,递上另一个茶杯:“少爷,这是你最爱的蜜姜茶。”
  
  埃摩森接过杯子,抿了一口,满足的点了点头。
  
  布伦希尔德看着杯中这碧油油的热茶,皱起眉头说道:“难道没有麦酒吗?实在不行的话,果酒也行。”
  
  看见老坎普摇头,她放下茶杯,又拿起了一片面粉制成的糕点,再次抱怨道:“没有肉干吗?炸鱼?”
  
  老管家的再次摇头,彻底断了布伦希尔德的念头。
  
  她将一片糕点塞入嘴里,只嚼了两下,眼睛慢慢亮了起来:“好吃!真好吃!比暮西城那些糕点店卖的都要好吃多了!”
  
  没有理会房间里谈论起甜品的一老一少,埃摩森指着银环城的防卫地图对坎伯兰说道:“城里大约有1200名守军,蛮族军队和银环军队的人数基本持平,但城外还驻扎着四个蛮族部族,大约800余人。”
  
  坎伯兰开口问道:“打算在哪里动手?”
  
  埃摩森用笔在地图上划了一个圆圈,上面写着『王室宝库』。
  
  ——————————————
  
  三天后的午夜,银环王宫正门外。
  
  王室近卫营的指挥官,看着手中的调防文书,一脸狐疑的朝埃摩森伯爵问道:“临时调防?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件事?!”
  
  伯爵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居高临下的看着近卫长官,笑着问道:“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近卫长一时语塞,他脑中第一个反应,王室中又有人要倒霉了。
  
  自从银环王国,开了玛丽王后深夜被捕的先河后,近卫调防再加上秘密抓捕,几乎已经成为最高议会迫害王室成员的基本套路。
  
  近卫长仔细看了看文书上的五枚印章,分别是国王、内政大臣、内务司长、最高大法官、最高议会长,与属下拿来的印章拓片一一比对,确认完全无误之后,深深叹了口气,对埃摩森说道:“这次是不是汉弗莱殿下?他之前发表过不少捍卫天父的言论,我以为议会放过了他……”
  
  看着埃摩森伯爵那高深莫测的表情,近卫长摆摆手,摇头说道:“当我没说,一切自当遵从陛下的意志。”
  
  看着近卫营列队离开了王宫大门,埃摩森看向黑夜中这座不设防的宫殿,轻轻拍了拍手。
  
  北岛骑士团的战士们,宛如幽灵一般,从黑暗中显现了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