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六百七十九章 空灵竹曲

第六百七十九章 空灵竹曲

“之后这东西自然归属于热火道友。”未等热火仙尊说完,韩立便接过对方话头,笑着说道。
  
  “厉道友高义,在下佩服。”热火仙尊朝着韩立恭敬施了一礼,由衷道。
  
  韩立摆了摆手,拿起那枚玉简往眉心处一贴,神识立即进入其中。
  
  紧接着,他眉梢微微一挑。
  
  只见一片迷蒙的青光之中,浮现出一枚枚细小的金色文字,略一细看之下,赫然是一篇有些晦涩难明的功法,但并不是什么《大五行幻世诀》,而是一部名为《东乙枯荣经》的功法。
  
  片刻之后,韩立将其中文字全部记下,将玉简取了下来,递给了热火仙尊。
  
  热火仙尊连忙接过去,仔细探查了起来。
  
  韩立看着其脸上神情由喜悦逐渐转为失望,继而又换做释怀,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这部《东乙枯荣经》共计九卷,也是一部有关于时间法则的功法,且初看之下,与之前的《水衍四时诀》、《幻辰宝典》等功法系出同源,同样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厉道友,这部功法虽然不是《大五行幻世诀》,但同样是本门不传之密,还希望你不要外传。”热火仙尊收起玉简后,叹了口气后,凝重的说道。
  
  “那是自然……热火道友,这截残余的两生树若无他用,能否让给我?”韩立话锋一转,说道。
  
  “道友先前那一击甚是凌厉,已经将这仙植生机斩断,留着还有什么用?”热火仙尊面露诧异之色,问道。
  
  “唉……这不是想着若有万分之一的机会能将这两生树救活,我这煞衰之劫也就有希望度过了么?”韩立苦笑着说道,心里却在盘算,要试着看能不能用小瓶绿液将之救活。
  
  “原来如此,道友收去便是。”热火仙尊旋即恍然,笑着说道。
  
  “对了,你可知当年木延前辈,是如何用两生树度过煞衰的?”韩立一边小心翼翼的收起残余的两生树后,一边开口问道。
  
  “这个……事关木延师伯修行,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想来应该也不出引煞出体,藏于外物的路数。”热火仙尊摇了摇头,说道。
  
  “我想也是如此,这样一来,木延前辈尸骸突然化煞也就说得通了,多半是与这两生树中本就藏有大量的煞气有关。”韩立点头道。
  
  收拾停当之后,两人没有立即离去,而是等着热火仙尊手臂上的伤势大致恢复之后,才一同出了地宫。
  
  “两生宫这里也没有的话,剩下的地方也就没有几个了,如果藏真谷没有从这块大陆上分离的话,距离不算太远,我们先去那里看看吧。”回到广场上,热火仙尊看了一眼远处天空,对韩立说道。
  
  “不知友口中的藏真谷,原本是贵宗的什么地方?”韩立有些疑惑的问道。
  
  “藏真谷是老祖他平日闭关的地方,除了讲经授法或者有什么宗门要事,老祖才会外出以外,大部分时间他都是留在那里的,所以也是一处《大五行幻世决》可能藏匿之处。”热火仙尊解释说道。
  
  “好,那我们便先去那里吧。”韩立点头说道。
  
  而后,两人便驾驭起飞舟,在热火仙尊的指引下,朝着藏真谷的方向飞掠而去。
  
  飞行途中,从高空中下望,大地上满目疮痍,到处都是令人恐怖的强大力量留下的痕迹。
  
  韩立见此情形,不禁回想起当年穿越之时看到的场景,特别是那从天而降的惊天一掌,仍不免有些心有余悸。
  
  一念及此,他忍不住抬头朝着远处的高空中望了过去,只见那里碧空如洗,蔚蓝无比,自然不再有烽烟升起。
  
  约莫三刻钟后,飞舟跨越大片废墟,来到了一片宽广平原上方,速度减缓,徐徐前行。
  
  “还好这藏真谷没有崩毁,依旧与木皇域连在一起。”热火仙尊遥遥眺望了一眼远处的一座青色山谷,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说道。
  
  韩立双目之中光芒流转,也在打量着那边山谷,只见那边两侧的山峰不算太高,谷中地势颇为平坦,迎着阳光映照,丝毫不显幽深逼仄。
  
  “这藏真谷乍看之下,倒不像是什么机要重地,里面应该是有些特别的禁制手段吧?”韩立有些疑惑道。
  
  “哈哈,厉道友想岔了,这藏真谷的确不是门内天地灵气最为浓郁的地方,也没听说有布置什么隐秘禁制,老祖之所以选择此处作为闭关修炼的所在,只是单纯因为喜欢谷内的空灵竹罢了。”热火仙尊笑着说道。
  
  “这么说来,倒是我多虑了……”韩立微微一怔,如此说道。
  
  正说话间,两人就已经来到了谷口处。
  
  尚未落地,就听阵阵“叮咚”之声,混在一声声尖锐哨声中,汇成一支空灵悦耳的乐曲,从山谷之中传了出来。
  
  “这是……”韩立听闻此声,忽然觉得耳中一亮,不由喃喃问道。
  
  “这便是空灵竹曲了,乃是谷内山风吹拂在空灵竹上的声音,和竹体相互碰撞时产生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形成的声响。久闻有清心明志的效用。”热火仙尊闭目感受了一番,这才悠然解释道。
  
  “怪不得弥罗老祖要选择此处闭关了,当真是一处静修妙地。”韩立闻言,也忍不住啧啧称赞道。
  
  “这还只是谷口,谷内另有一种名为风铃鹊的灵鸟,鸣啼之声婉转动听,与这空灵竹曲相合,那才是真正的世间妙音。”热火仙尊颇有些自得道。
  
  走进谷内,没多久韩立就看到一丛丛青翠欲滴的修竹,错落分布在两边的山坡上,竹身纤细笔直,看起来颇为轻灵,在山风的轻拂下相互碰撞,发出带有空音的“叮咚”声。
  
  越往深处去,两边的竹林就越茂密,几乎将谷中所有地方都占了进去,只余下韩立两人行走的六尺来宽的石板小路,一路蜿蜒着探入了竹林深处。
  
  听着周围不断回荡的空灵竹声,韩立的心绪渐渐平和,倒真有了几分惬意感受。
  
  一旁的热火仙尊似乎也是如此,连日以来都紧皱着的眉头,这才舒展了几分。
  
  向内行进半个多时辰后,竹林中不知何时起了雾气,迷迷蒙蒙的遮蔽四周,使得空灵竹曲的声音,都变得稀疏微弱起来。
  
  韩立看向竹林深处愈加浓重的灰白雾气,眉头忽然一皱,心中生出一丝不安情绪来。
  
  其双目之中紫光一闪,朝着四周扫视而去,却发现自己的视线最远距离不过百丈,再往后去就和肉眼所见一般,灰蒙蒙的无法看清。
  
  而更让他觉得惊奇的是,浓雾深处的空灵竹不管竹身还是竹叶,都已经变成了一种诡异的灰白色,摇晃碰撞之际,竟然都没有多少声音发出。
  
  “热火道友,这些雾气似乎有些不对劲,对神识之力的压制极强,并且似乎隐约还夹杂着些煞气,可是我们方才无意中,触发了谷中的什么禁制?”韩立心神一敛,微微蹙眉问道。
  
  “当年老祖曾下令不在藏真谷设置禁制,也不限制门中弟子进入谷中,所以我也来过这里许多次,偶尔晨间也有雾气凝聚,但都是些淡薄灵雾,从未见过眼前这等模样的古怪雾气……会不会是宗门变故之后,才生出来的?”热火仙尊也感到有些不适,开口说道。
  
  “不管如何,神识之力被压制到如此程度,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我们需得打起十二分精神。”韩立眉头紧皱,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忽然就有一道破空爆鸣,骤然响起。
  
  竹林深处的浓雾之中,忽然亮起数百团幽绿光芒,如同鬼火一般从四面八方喷射而至。
  
  “小心……”
  
  韩立低喝一声后,右手一翻,掌心之中金色电光一闪,青竹蜂云剑就已经浮现在了手上,上面金色电弧闪烁,劈啪作响。
  
  一挥之下,金色雷电立即凝聚成束,如同长鞭一般朝着四周横扫了开去。
  
  一旁热火仙尊一手取出了那面金色古镜,尚未催动,另一手则已经握住了一把硕大的赤红芭蕉扇,朝着正前方的数十团绿色幽火扇了过去。
  
  “滋滋滋……”
  
  辟邪神雷凝成的长鞭,在韩立身前划出一道金色圆弧,瞬间扫中那团团鬼火,发出阵阵轰鸣。
  
  那百余团的鬼火如成熟的西瓜一般砰然碎裂,却并未就此消散,而是分散成无数拳头大小的绿色火球,去势稍有减缓,却仍旧朝着这边飞袭而来。
  
  “呼啦呼啦”
  
  赤红芭蕉扇上团团火纹亮起,一蓬蓬与绿火大小相当的赤红火团飞射而出,在半空中与绿色火焰轰然相撞,纷纷迸散开来。
  
  一赤一绿的火焰,各自崩散出来的火星混杂一处,竟然有些互相抵消的意味,纷纷光亮熄灭,全都消失不见了。
  
  “厉道友,这些东西似乎能被赤焰克制!”热火仙尊高声喝道。
  
  韩立自然早已经有所察觉,心念一动之下,肩头处顿时有一点银光亮起,接着一个巴掌大小的银焰小人浮现而出。
  
  小人先是双臂一展的伸了伸懒腰,接着头颅微微偏转,冲着四周的绿色火焰一番摩拳擦掌,颇有要大干一场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