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六百七十八章 煞胎

第六百七十八章 煞胎

    韩立定了定神后,看了身旁背着木延遗骸的热火仙尊一眼后,将目光往前方微微一扫。
  
      这座地下大殿之内一片昏暗,四周寂静无声,前方黑黝黝的,不知通往何处。
  
      “厉道友,我们走吧。”
  
      热火仙尊说着,迈步走在前面,翻手取出了一颗核桃大小的雪亮明珠,随手一抛。
  
      一道白色光弧就飞上穹顶,嵌了进去。
  
      明珠在两人头顶上释放出雪白光线,将整个地底大殿映照得一片通明。
  
      韩立目光一缩,只见整个殿内空荡荡的,只有前方有一张造型好似两棵矮树枝桠缠绕,形成的古怪木椅摆在中央,一半青黑,一半枯黄。
  
      “本以为这里是木延师伯贮藏灵丹仙草的地方,没想到居然什么都没有。”热火仙尊眼中闪过些许可惜之色,说道。
  
      “既然独立设立这处隐秘所在,想必此地应该是有其独特之处的,或许有什么其他东西被藏于这里也为未可知。”韩立收回落在木椅上的目光,说道。
  
      “不错。”
  
      热火仙尊点了点头,背着木延尸首继续往前走去,在那张青黑木椅旁停了下来,以仙灵力帮其弯曲四肢,使之端端正正地坐在了那张案几后的木椅上。
  
      随后,他又朝着尸首恭敬了行了一礼。
  
      韩立没有急于搜寻,而是等着热火仙尊做好一切之后,才与其一起在大殿中搜索起来。
  
      半晌之后,两人分别从大殿两侧走了过来,对视了一眼,眼中俱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同时摇了摇头。
  
      “从此处的情形来看,没有发现任何暗格或是隐秘禁制。”热火仙尊如此说道。
  
      “看来此处多半已经被人搜刮一空了。”韩立也是叹了口气的说道。
  
      正说话间,他的目光忽然一跳,眼角余光瞥见木延的尸身似乎动了一下。
  
      韩立心头一紧,忙转头望去,只见木延的尸骸正安安静静坐在那张古怪木椅之上,并无任何异动,可刚才那一刹又分明不像是幻象。
  
      “应该不至于,我也只是侥幸尝试而已,其他人就更不可能知道此处会有地宫了……”热火仙尊明显没有注意到任何异动,犹自说道。
  
      “或许是当年真言门灭门之际,就已经遭到洗劫了……”
  
      韩立话说到一半,神色陡然一变,惊声叫道:“热火道友,小心……”
  
      其话音刚起,就见木延尸身忽然亮起一阵诡异绿光,腹部那道巨大伤口处,竟然有黑色煞气凝结,才不过瞬息之间,就已经结成了一颗葡萄大小的黑色圆珠。
  
      圆珠表面黑气缭绕,看起来颇为诡异。
  
      而紧接着,木延尸身身下的古怪木椅则忽然像活过来了一般,上面的枝桠忽然朝两边一散,疯狂地暴涨开来,如藤蔓一般朝着热火仙尊身上横扫而去。
  
      这一切看似漫长,实在只在一瞬之间。
  
      热火仙尊虽然被韩立提醒了一声,但反应终究是慢了一拍,刚刚抽身躲避,就被数根枯黄藤蔓扫中,手臂瞬间就被缠住了。
  
      “啊……”
  
      只听其口中发出一声惨呼,手臂上法袍顿时化为灰烬,露出的皮肤上出现一道道黑色焦痕,血肉瞬间就变得干瘪了起来,皮肤也变得如同树皮一般干枯丑陋。
  
      热火仙尊当即大口一张,一股熊熊赤焰从口中喷涌而出,顺着缠在他手臂上的枯黄藤蔓朝着木椅那边蔓延过去。
  
      然而不知为何,这看似炽烈无比的火焰,落在这木藤之上竟好似浇上了露水甘霖一般,只是点点滑落,却半点燃烧不到那些枯黄藤蔓。
  
      就在这时,破空声一响,一道青色剑光骤然亮起,裹挟着一缕缕金色雷电,当空斩落而下。
  
      “嗤啦”一声响!
  
      枯黄木藤应声而断,从中喷出汩汩墨绿液体和一阵阵凶煞黑烟。
  
      热火仙尊脱身之后,立即倒掠开来,与韩立比邻而立,抬起另一只手掌,捻出一张金质青纹的符箓,贴在了手臂伤处。
  
      “咝咝咝……”
  
      伴随着阵阵轻微声音响起,那张符箓之上开始冒出阵阵腥臭白汽。
  
      “厉道友,这是怎么回事?”钻心的疼痛阵阵袭来,热火仙尊额头冷汗直冒,却根本无暇顾及,忙开口问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看这情形,你这木延师伯似乎是要成煞了……”韩立眉头紧皱道。
  
      他目光紧盯着那张古怪木椅,见其上藤蔓全部收缩回去,如妖魔乱发一般在四周抖动不已,却不在主动朝他们两人扫来。
  
      “这……怎么可能?这都已经过去了何止千万年,为何早不成煞晚不成煞,偏偏这个时候成煞?”热火仙尊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说道。
  
      “具体我也不清楚,不过眼下看来,多半是与他身下的那张古怪木椅有关了……”韩立目光落在那张木椅上,沉吟道。
  
      热火仙尊闻言,不禁出现短暂的迟滞。
  
      片刻之后,他目光一闪,像是突然醒悟了过来,忙叫道:“那不是木椅,那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韩立一声惊叫打断了:
  
      “不好,他要结成煞胎了……热火道友,快助我一臂之力,挡住那些怪藤。”
  
      只见正坐于木椅上的木延,此刻身躯剧烈抖动,一双眼皮之下,两颗本应腐化的眼珠剧烈震颤,如陷入梦魇一般来回移动,仿佛下一瞬就要睁了开来。
  
      与此同时,韩立的身形就已经前掠开去,手中直接唤出九柄青竹蜂云剑,合而为一朝着木延尸骸腹部煞气结胎的地方直刺而去。
  
      其身形刚一进入尸骸附近数十丈范围,那些青黑和枯黄色的藤蔓立即疯狂扭动,从四面八方笼罩而来,朝着他鞭打缠绕过来。
  
      热火仙尊见状,连忙唤出了那面金色古镜,脱手朝前一抛,单手掐诀,大声喝道:
  
      “凝!”
  
      这一声喝出之后,整个金色古镜剧烈一颤,表面浮现出一道复杂符文,镜面释放出无数道金色光线,将韩立周身之外的空间全都笼罩了进去。
  
      刺目金光照耀之下,一股明显的时间法则波动立即荡漾开来,那些攒射至韩立身前的藤蔓瞬间像是陷入了泥淖之中,速度变得迟缓起来。
  
      韩立体内真言宝轮瞬间逆转,身形速度骤然加快,从茂密的藤蔓之中一闪而入,青色长剑上金光闪耀,以祭雷术凝出的辟邪雷球,直接破开青黑藤蔓交错缠绕成的壁障,刺入了木延尸骸腹部的空洞中。
  
      “轰隆”一声,雷鸣炸响!
  
      耀眼的金色电光瞬间绽放开来,化作无数细小的金色蛇电朝着四面八方爆射开来,将那枚堪堪凝结成形的煞胎,撕扯成了碎片。
  
      破碎的煞胎化作浓重煞气,在辟邪神雷之中缕缕蒸发,彻底消散开来。
  
      韩立却恍惚在灿烂的金色电光之中,看到木延尸身的双眼睁了开来,瞳孔之中倒映出了一个人影,却并不是韩立,而赫然是奇摩子。
  
      瞬息之后,金色雷光在万股剑气的裹挟下再次暴涨开来,不仅将木延的尸身撕裂成了碎片,就连下方的那棵两生树一起炸裂了开来。
  
      “不要……”
  
      “唉……”
  
      一声疾呼与一声叹息,先后在韩立耳边和心中响了起来,却分别来自热火仙尊和魔光。
  
      韩立身形落地,手中长剑一收,心间又响起魔光一声叹息:“韩道友,可惜了……我这才闭关分神片刻,唉……”
  
      韩立自然知道,他所可惜的是那即将成型的煞胎,有了此物给他吞噬吸收,修为必定还能再暴涨一筹,可韩立心底却并不希望如此。
  
      一个太乙初期的魔光已经有些不好掌控了,若再给他继续拉开差距,还指不定会生出什么枝节来。
  
      “魔光道友,情况紧急,事从权宜了……”韩立以心声回应道。
  
      “机缘不到,无缘而已……”魔光也只得幽幽叹息道。
  
      韩立闻言,也不再与之交谈,暂时隔绝了花枝空间与外界的联系,转而向热火仙尊问道:
  
      “怎么了,热火道友,方才为何出言阻止我?”
  
      热火仙尊已经收起了古镜,急吼吼地走了过来,打量了一下已经变得焦黑一片的古怪木椅,满脸惋惜神色道:“厉道友啊,你这……唉……”
  
      “到底出了何事?”韩立眉头紧皱,问道。
  
      “这东西可不是什么木椅,而是一种名为‘两生树’的仙植,据说当年木延师伯就是凭借此物度过煞衰之劫的。”热火仙尊指着仅剩半截焦黑躯干的“木椅”,说道。
  
      “什么……”韩立闻言,心中顿觉懊恼不已,却也已经无可奈何了。
  
      他俯身下去,想要仔细查看一下,这两生树是否还有挽救的余地,结果就发现枯黑的树身之内有一截青翠树枝,两指夹出后才发现是一枚树枝形状的玉简。
  
      “这难道是……”热火仙尊眉头一挑,连忙问道。
  
      “是不是《大五行幻世诀》,道友自行查看一下不就知道了。”韩立大大方方将玉简递了过去,开口说道。
  
      热火仙尊见状,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接过来,思量片刻后,说道:
  
      “罢了罢了,厉道友三番五次救我性命,我还一直抱有宗门成见,实在是……这里面不管是不是《大五行幻世诀》都由厉道友来查看,只是之后这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