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五百五十一章 熟悉气息

第五百五十一章 熟悉气息

    “此人莫非是被什么人偷袭而死?”韩立看了小腹的伤口一眼,沉吟了一会儿后,如此想道。
  
      关于木延被杀的经过,他并未从对方的记忆碎片中找到,不过却可以从此人残留的神魂中感受到其带着的怨恨。
  
      “咦”
  
      韩立眼目光一丝精光闪过,看向了木延衣袖的一角,挥手将其抓了过来。
  
      他两手一撕,“嗤啦”一声,衣袖立刻被撕开,露出一小块白色丝绢,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
  
      此物的布料和服饰一模一样,隐藏的颇为巧妙,若不是此刻衣袖被血迹浸透,露出一点痕迹,还真发现不了。
  
      韩立立刻拿起丝绢,略一查看,心中一喜。
  
      这些小字记载的是一门秘术,正是“法言天地”,而且颇为详尽,应该是正本,与此前他从大耳僧口诀中参悟出的残本相比,更为精妙。
  
      他如饥似渴的看着眼前的小字,越看越是心惊。
  
      正本的“法言天地”乃是真言门最为高深的秘术之一,据说修炼至最高深境界,可以言出法随,化虚为实,一言之间撼天动地。
  
      当然要达到这种程度的威能,需要动辄百万年的苦修参悟,且起码达到太乙境后,才有可能实现了,以如今韩立的金仙修为,也只能堪堪施展一些幻术而已。
  
      不过即便如此,亦真亦假,假中有真,真中含假的手段,在某些时候也能发挥出人意料的奇效,尤其是在自己施展时间灵域之时,可令身处的对手误判自己的处境。
  
      韩立心中念头急转间,飞快将丝绢上的内容看完,并牢牢的记在了脑海中。
  
      就在此刻,真言宝轮上的最后一道时间道纹也终于熄灭了。
  
      在一阵天旋地转过后,韩立的神念很快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体内。
  
      他看着眼前逐渐消散的晶壁,心神激荡,久久不能平静。
  
      这一次的神魂穿越,让他看到了不少发生在过去的事情,真言门的变故,时间道祖的强大……这一幕幕场景,宛如真实发生在自己面前一般,历历在目。
  
      这些事,虽然发生在久远的过去,却在韩立内心掀起了一阵滔天海浪。
  
      他此前由于修炼炼神术的缘故,其实已经犯了天庭的忌讳,时刻要面临天庭监察仙使的追杀,如今自己修炼参悟的时间法则,又触及到了一位道祖级别大人物的逆鳞。
  
      修为实力如弥罗仙尊这样的大罗级别强者,在时间道祖面前,都如此不堪一击,更何况自己这个小小的金仙呢?
  
      恐怕对方只需一个念头,便可将自己碾杀吧。
  
      在密室内思量再三,韩立只能苦笑一声后,将此事暂时搁置在了脑后,这种事情多想无益,该来的总要来的,眼下自己还是先尽可能的提升实力,想办法活着走出这片蛮荒再说吧。
  
      一念及此,韩立单手一翻,一块空白玉简出现在掌心,接着贴在了额头之上,将在木延记忆中看到的修炼心得感悟以及那部《法言天地》,尽数记录下来,留待仔细参悟。
  
      转眼间,又是三个月过去了。
  
      期间诺青麟来过数次,向韩立致歉,称兽族内出了不小的变故,有好几个重要族群至今仍然没能汇聚过来,所以当初承诺的地图怕是要延后了。
  
      韩立这些时日一直醉心于参悟木延的修炼心得,越看越觉得深奥,和《真言化轮经》,《幻辰宝典》,《水衍四时诀》三门功法彼此印证之下,虽然仍没有找到三门功法结合的窍门,但对于时间法则的领悟却又多了不少心得,正好需要这么一个闭关参悟的清净所在,故而便顺势留了下来。
  
      密室之中,韩立盘膝而坐,双目紧闭,两手掐诀,缓缓运转《水衍四时诀》的功法口诀。
  
      随着其口中念念有词,一缕缕如水波般的金色流光从其身上泛起,朝着身前汇聚而来,凝聚到了一处,形成了一个金色光团。
  
      时间一点点过去,转眼间又过了七日。
  
      韩立依旧盘膝而坐,双手十指不断掐动法决,在其身前的虚空中,金色光团已异常明亮,仿佛一个金色火球,灼灼生辉。
  
      光球中心处忽的一闪,缓缓浮现出一只模糊的金色玉瓶。
  
      此瓶下粗上细,瓶口生有两个弯月状的瓶耳,虽然极为模糊,仍然给人一种极为古朴玄奥的感觉。
  
      玉瓶一出现,附近的金光立刻百川入海般汇聚而来,融入其中。
  
      转眼间,金色光球消失无踪,只剩下一只模糊的玉瓶虚影,悬浮不动。
  
      韩立睁开眼睛,目光在玉瓶虚影上扫过,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同时更多的是诧异。
  
      他并没有打算去苦修《水衍四时诀》,只是想稍稍尝试修炼一下,感悟一下此功法的意境,没想到不费吹灰之力便完成了第一卷的内容,凝聚出了光阴净瓶。
  
      根据《水衍四时诀》功法所载,想要凝聚出这光阴净瓶非常困难,需要有极高的天资,对于时间法则有一定程度的感悟,然后通过长时间的的修炼才有那么一线可能。
  
      怎么自己随意一练,便成了。
  
      难道是因为自己已经修炼过《真言化轮经》,体内早就已经有了时间之力的底子?又或者是三门功法彼此有联系所致?
  
      韩立略一沉吟后,便不再多想,既然如此,他便索性继续修炼试试。
  
      他口中诵念古拙咒语,两手掐诀不止。
  
      两道粗大金光从其双掌掌心飞出,无数金色符文在其中跳动,纷纷融入了玉瓶虚影内。
  
      虚影玉瓶顿时缓缓转动起来,慢慢变得凝实。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不知过了多久,玉瓶虚影赫然已经由原来的模糊不清,变得半透明状,仿佛一只琉璃瓶子。
  
      韩立见此,心中一喜,第二卷的内容竟也顺利修成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后,继续修炼起第三卷功法来。
  
      如此一个月后,一只金色玉瓶悬浮在韩立身前,正是“光阴净瓶”。
  
      此瓶比之前小了一些,瓶身表面浮现出许多日月星辰的花纹,仿佛一副浩瀚星图。
  
      第三卷内容至此,也修炼完成。
  
      韩立看着身前玉瓶,再次闭上眼睛,两手飞快掐诀。
  
      他全身金光大放,无数刺目的金色光点从中浮现而出,即便是在金光之中也很是显眼。
  
      每一个金色光点都散发出惊人的时间法则波动。
  
      这些金色光点随着韩立的施法,缓缓融入金色玉瓶内,瓶内立刻浮现出一个个细如米粒的金色光点。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不知不觉的就过了大半年。
  
      金色玉瓶上金光积满了金光,仿佛里面装满了金色萤火虫一般。
  
      韩立盘膝而坐,一动不动,整个人宛如沐浴在一条波光粼粼的金色大河之中,无数金色光点从河流中飞出,持续朝着瓶身内汇聚而去。
  
      瓶内的金色光点此刻似乎达到了极限,开始翻滚起来,朝着一处汇聚而去,化为一团金光。
  
      金光一闪融入金色玉瓶,玉瓶某处立刻浮现出一团金色花纹,赫然正是时间道纹。
  
      而在瓶子上面,同样的道纹已经有了其余五团。
  
      嗡!
  
      金色玉瓶嗡嗡颤动,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
  
      韩立手中法决一停,遍及四周的金色流光宛如巨鲸吸水般的没入其体内。
  
      接着其两手猛然一搓,身前的金色玉瓶一晃之下,消失不见了。
  
      第四卷的内容比之前三卷艰深很多,需要凝聚足足六团时间道纹,没想到与当年的真言化轮经一样,竟然是一气呵成。
  
      韩立站了起来,呼出了一口气,挥手撤去了洞府内的禁制,踱步来到了洞府外间的一处窗边。
  
      此刻正是深夜,万籁俱寂,明月当空,繁星点点。
  
      韩立目光四下一扫后,一掐诀,单手一道法诀打出。
  
      “呼啦”一声。
  
      窗沿前金光闪动,一只金色玉瓶在点点金光之中凝聚而出,玉瓶上的六团时间道纹似乎受到了刺激,立刻轻轻闪烁起来。
  
      从窗外倾泻而下的月光之中,顿时有一点点细小的白点浮现,并在一股无形之力的吸引下,汇聚到了玉瓶瓶口处,一闪而入。
  
      韩立眼见此景,微微点头。
  
      只不过玉瓶吸收的月华之力很少,按照这个速度,想要凝聚出光阴水滴恐怕需要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了。
  
      就在此刻,门外脚步声一响,却是金童骑着貔貅走了进来,只见其两道小眉毛微微皱起,似乎满怀心事的模样。
  
      貔貅似乎也发现了身上小主人的心情不佳,倒是表现的颇为老实,四平八稳的朝韩立这里走来。
  
      “金童,怎么,有心事?”韩立将法决一收后,转身问道。
  
      “大叔,我……”金童神情少有的凝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什么事就说吧,有我在,不用担心。”韩立微微一笑,出言安慰了一句道。
  
      “我感觉到一股很熟悉的气息……其实也不是很熟悉,就是感觉和我很像,就似乎另一个我一样……这股气息,正在朝这里靠近。”金童闻言,脸色这才稍缓几分,说道。
  
      “和你很像的气息,难道是……”韩立闻言,眉头微微一挑,似乎想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