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失踪了?

第五百二十七章 失踪了?

    “云归,这次是我欠你了,可惜此生怕是没机会报了。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孙不正受伤不轻,脸色惨白,说话气息都有些不稳。
  
      “唉……以后只剩浅浅一个人,可怎么办啊……”梦云归叹息一声,担忧道。
  
      闻听此言,孙不正脸上愧疚神色更浓,牙关紧咬在了一起。
  
      “别着急下定论,你们死不死,你俩谁说了都不算,我说了算。”青年男子收回五彩罗伞,竖起大拇指指了指自己,淡淡的说道。
  
      “要杀便杀,少说废话。”孙不正见状,怒叱道。
  
      “告诉我你们师承何处,为何有这么多品阶不错的法宝?还有那只青色大鸟是什么来历?这些你们都如实回答的话,我或许会大发慈悲的放过你们……当中一人。”青年男子悠然说道。
  
      孙不正闻言,神色微微一变,若是有一丝可能,他还是希望梦云归能活下去。
  
      “想杀我们,又忌惮招惹到我们的宗门势力,想先打听清楚了,好收尾清扫,掩埋踪迹?别白费力气了,我们什么也不会说的。”这时,梦云归却直接说道。
  
      “给你们机会,既然你们不要,那就别怪我了……”青年男子狞笑一声,说道。
  
      说罢,他手腕一抖,那柄五彩罗伞顿时飞旋而起,飞入半空中遮蔽住了众人头顶。
  
      只见伞面上有符纹闪动,内里伞骨之上便亮起一道道密集彩光,如同无数根五彩光针朝着梦云归等人疾射而去。
  
      “浅浅……”
  
      梦云归脸色平静,脑海中最后一个念头,仍是他的妹妹。
  
      就在所有人以为大局已定的时候,令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悬浮在半空中的五彩罗伞,却是突然一阵剧烈颤动,竟是直接失去了控制,伞面一合,将所有彩光收拢,朝着高空中倒飞而去。
  
      紧接着,一只白皙手掌探出,抓住了伞身,随手一抹,就将其与原主人的联系直接抹去了。
  
      “唔……”
  
      青年男子口中闷哼一声,满脸惊惧地朝高空中望去。
  
      只见夜幕之中,一架通体绿色荧光缭绕的碧玉色飞车悬停其间,上面高低错落站着三道人影。
  
      “厉大人,浅浅……”梦云归看清飞车上站着的三人后,顿时惊喜叫道。
  
      孙不正等人见状,脸上皆是露出了大喜过望之色,梦雄更是眼眶微红,有些喜极而泣了。
  
      “拜见厉大人……”几人躬身下拜,齐声叫道。
  
      “云归,你做的很好。”韩立点了点头,说道。
  
      梦云归有些不解,脸上浮现出一抹茫然之色,孙不正却知道,厉大人这是在夸赞他,先前宁死也不肯说出他的身份。
  
      想到这里,他心中顿时有些后怕,若是自己先前透露分毫的话,厉大人或许此刻就会坐视他们身死道消了。
  
      “哥……”
  
      梦浅浅叫了一声,身形立即掠下飞车,落在了梦云归身侧,拿出韩立给她的白玉瓷瓶,倒出几枚黄澄澄的丹药,给他们分发下去。
  
      不远处,先前还恬淡自若的青年男子此时满脸畏惧,徐寿等人更是早已经两股战战,大气儿也不敢出一下。
  
      “你是石矶殿的人?”韩立瞥了一眼青年男子身上的服饰,问道。
  
      “回……回禀前辈,晚……晚辈罗华,是石矶殿的外门弟子。”青年男子强自稳定心神,答道。
  
      他毕竟也是出身石矶殿之人,虽然只有大乘巅峰修为,眼光却终究是不错的,一看便知眼前之人绝不是自己可以抗衡的,所性彻底放弃了抵抗。
  
      “哦,你可认识高升?”韩立开口,问出一个出乎罗华意料的问题。
  
      “前辈是指在曾在仙宫当值的高升长老吗?”罗华愣了一下,有些迟疑问道。
  
      “他曾在飞升台当值。”韩立不动声色的说道。
  
      “那就是他没错了,高升长老已经于数百年前失踪了,宗门上下耗费了许多资源寻找过他的踪迹,至今仍是下落不明。”罗华生怕韩立对这个答案不满意,有些惶恐说道。
  
      “失踪了……如何失踪的?”韩立眉头微蹙,沉吟道。
  
      “禀前辈,晚辈只不过是一个区区外门弟子,对于当年高升长老失踪一事,所知实在有限,还请前辈见谅。”罗华战战兢兢说道。
  
      韩立闻言,眉头微蹙,手掌骤然探出,虚空一扯。
  
      罗华的身躯就不由自主地从地面飞掠而起,被他一把扼住了咽喉。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罗华身躯疯狂扭动,满脸的惊恐之色,求饶不已。
  
      韩立面无表情,抬起一根手指,指端光芒一亮,朝着罗华的眉心处点了过去。
  
      他竟是直接以秘术,对其搜魂起来。
  
      片刻之后,韩立眉头一挑,发现其识海之中竟然有一层禁制,阻隔了他的窥探。
  
      他嘴角一扯,炼神秘术略一催动,罗华脑海中的禁制便瞬间冰消雪融,荡然无存了。
  
      探查了片刻之后,韩立的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他的双目之中闪过一丝怒意,手指上的光芒变得越发明亮起来。
  
      被他提在手中的罗华起先还是满脸惊惧,到后面开始眉眼歪斜,嘴角淌涎,神色变得越来越古怪起来,到了最后,更是直接眼白一翻,直接昏死了过去。
  
      韩立见状,冷哼一声,一巴掌将他拍得直接嵌入了地下,身体摔得稀烂不说,已经被炼神术彻底毁掉灵性的元婴,更是直接被震成了粉碎。
  
      这一幕落在周围的徐寿等人眼中,自是惊骇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在他们眼中手眼通天,几乎不可一世的罗华,在这名看起来皮肤黝黑的年轻男子面前,竟是连反抗一下都无法做到,便当场身陨道消了。
  
      对方的修为究竟达到了何种地步,他们无法想象,也不敢去想。
  
      此时的他们,早已纷纷跪伏在地,额头后背冷汗直流,身子止不住的簌簌发抖。
  
      韩立之所以动怒,是因为这罗华口中所言,没有半点实话。
  
      他可并非是什么普通的外门弟子,而是专属于石矶殿情报收集的网罗殿弟子,当年他便是为寻高升的踪迹,才流转到了这孟迟国。
  
      之后,他发现了这里有一条华阳砂矿脉,为了据为己有,才出手扶持徐家取代了云家,灭掉了孙氏皇族,掌控了此地。
  
      而那高升,本是石矶殿大长老的亲传弟子,当年失踪一事,在门内引起的震动极大,宗门对其缘何失踪的确知之不多,但却知道与一神秘人物似乎有关,门内也有此人画像流传。
  
      而这一神秘人物,自然正是韩立。
  
      如罗华这般的网罗殿弟子还有很多,数百年前就被派出宗门,到处寻找高升的踪迹。
  
      所以,在见到韩立的瞬间,他就认出了其正是画像中流传的神秘人。
  
      杀掉罗华之后,韩立脸上又流露出些许犹豫之色,思索着要不要去一趟石矶殿,探查一下有关高升的消息,毕竟对于当年之事,他总觉得还有些疑虑没有解除。
  
      不过思考片刻之后,他还是决定不多此一举了,如今距离离开冥寒仙府已经过了一段时日,天庭那里应该有已经不少动作,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为今之计,他要尽快离开这片是非之地,才是正事。
  
      一念及此,韩立单手一抬,一根手指点向了下方众人中为首的徐寿,一缕青光立即将他捆缚在了原地。
  
      “我在城外那座山上,给你们半个时辰……”说了一句之后,碧玉飞车青光一闪,便消失在了花园之内。
  
      “孙皓,谢厉大人今日之恩!”孙不正缓缓下跪,朝着韩立的背影,单膝一拜。
  
      片刻之后,御花园内惨叫之声此起彼伏,血光大盛。
  
      ……
  
      皓云城外的那座青山上,韩立坐在山顶凉亭之中,闭目养神。
  
      在其身旁,金童盘坐在地,两只小手正捧着一柄雪白色的长剑,一截一截地掰碎了往嘴里塞,一双眼睛则四下扫个不停,似乎对周围的景物颇有兴趣。
  
      韩立睁开眼睛,手腕一翻,掌心之中多出一块圆形罗盘状的法宝。
  
      他看着罗盘上的奇异纹路,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
  
      就在方才,他使用炼神秘术之时,这块罗盘突然起了一丝反应。
  
      韩立略一沉吟,暗自催动起炼神术来,其手上的圆形罗盘上顿时升腾起一片白色雾气,笼罩住了整个盘面。
  
      一道红色光点,一明一暗,正在雾气之中不断闪动着。
  
      韩立心中一动,收起了炼神术,那道光点犹自闪动了几下,逐渐熄灭了下去。
  
      几番尝试之后,他心中顿时闪过一丝了然。
  
      这圆盘竟然能够发觉附近使用炼神术之人的踪迹。
  
      目前虽然不清楚探查距离有多远,但此物出自太乙玉仙公输久之手,只怕威能不会小,日后行走其他仙域时,倒是要特别注意,不能随意使用炼神术了。
  
      韩立长出了一口气后,反手将那块圆盘收起,却听到一阵轻轻的鼾声均匀地传来。
  
      他寻声望去,却见金童侧身躺在凉亭的横椅上,竟不知何时已经甜甜睡去了,嘴角还带着一抹浅笑。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