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五百二十一章 尾随

第五百二十一章 尾随

    洛青海面色凝重,手中掐诀,托起南柯梦的那团蓝光忽的一分为五,没入了其身体各处。
  
      南柯梦面上蓝色冰凌顿时飞快消散,颤抖的身躯慢慢停了下来。
  
      “大宫主,南师侄这是怎么了?”白面书生问道。
  
      “这里不是说话之地,先找个地方安顿一下。”洛青海面色有些严峻,带着南柯梦朝着观澜城内走出,很快找了一家幽静的客栈住下。
  
      “梦儿之前大战中受了不轻的伤,先前又强行催动寒晶碑,现在被寒晶碑的寒气侵入经脉,若不及时处理恐怕会伤及修炼根基。我须立刻用秘术为其疗伤。你们这些时日赶路也累了,先在此各自休息一下吧。”客栈后面的一个独立小院外,洛青海对白面书生等人说了一句,带着南柯梦走了进去。
  
      片刻之后,里面浮现出一层蓝光,笼罩住整个小院。
  
      “有大宫主亲自出手,南师侄的伤势不用担心,大家各自休息一下吧。”白面书生开口说道,转身走进了旁边一个院落。
  
      其他苍流宫的真仙修士也各自走进一个小院。
  
      黑须老者站在此地没有动,朝洛青海院落看了一眼,转身走进了白面书生的小院。
  
      “铁宫主,怎么没有去休息?”白面书生手中蓝色羽扇轻轻扇动,有些惊讶的问道。
  
      “以你我修为,区区赶了几天路,怎么会累?我此番来此,是有事找秋宫主商量。”黑须老者呵呵一笑,挥手张开一层禁制光幕,说道。
  
      “哦,铁宫主有什么事,但说无妨。”白面书生见此情形,神色未变,缓缓说道。
  
      “不知秋宫主,此番在冥寒仙府内收获如何?”黑须老者压低声音的问道。
  
      “尚可,不知铁宫主有何指教?”白面书生听闻此话,眉头微皱了一下,说道。
  
      “这次冥寒仙府之行,我们为了最后的太乙殿,途中基本没有多少收获,反而损失了不少宝物,实在是得不偿失。难道秋宫主甘心就这么返回宗门?此番五极宫就咱们两跟着大宫主出来,那三位虽然表面不说,心中绝不会痛快。以大宫主的性格,下次再有什么好机会,绝不会再让我俩染指了。”黑须老者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语气满是不甘的说道。
  
      “铁宫主,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吧。”白面书生神色平淡,手中蓝色羽扇扇动不停,丝毫不为老者语言所动。
  
      “秋宫主快人快语,那铁某就直言了。我们虽然没有什么收回,但不代表其他人没有。”黑须老者嘿嘿一笑,也没有在意,手向外面一指。
  
      “你是说刚刚那人……”白面书生手中羽扇一停,心中一动。
  
      “不错,那人既然是从冥寒仙府内出来,身上恐怕有不少好东西。就算此人也运气不好,没有多少收获,以他一个金仙修士的身家,也足以弥补我们这次的损失了。”黑须老者笑着说道。
  
      白面书生听闻此话,神情有些意动,但随即又立刻摇头道:“不行,我们并不知道对方底细。而且方才大宫主已经说了,不要节外生枝。”
  
      “说句不好听的话,大宫主已经拿到了太乙丹,他自然不愿多此一事,我们可都还是两手空空。”黑须老者冷笑着说道。
  
      “铁宫主,你怎可如此非议大宫主,他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了苍流宫的未来。”白面书生面色一沉。
  
      “铁某并无诋毁大宫主的意思。那人刚刚看到我们后便匆忙离开,显然是敌非友,若是将其铲除,对宗门也是大有好处。为何不动手?”黑须老者哼了一声,说道。
  
      “你此话倒也没错,只是对方修为不明,你我二人联手也未必有十成把握。”白面书生沉默了半晌,说道。
  
      “关于这个,秋宫主不用担心。”黑须老者闻言一喜,然后手一挥。
  
      两道黄芒从其手中飞射而出,化为两具一人多高的土黄色傀儡,散发出阵阵强大气息,其中还夹杂着丝丝法则波动。
  
      只是这两具土黄色傀儡破损的都很严重,散发出的气息也起伏不定。
  
      “金仙傀儡!”白面书生一惊,眼中闪过一丝贪婪。
  
      “有这两具傀儡相助,秋宫主应该足以放心了吧。”黑须老者笑道。
  
      “想不到铁宫主手中竟然有这等宝物,有了这两具金仙傀儡,加上你我二人联手,确实万无一失。”白面书生若有所思的说道。
  
      片刻之后,两道人影从客栈内悄无声息的飞入,朝着远处而去。
  
      ……
  
      韩立从一家材料商铺内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个玉盒,面带喜色。
  
      玉盒之中是一种名叫夜光草的灵草种子,是荒澜大陆特产的一种灵草。
  
      有了这夜光草,《华南丹经》上的一个金仙丹药‘青冥丹’的材料就算是初步配齐了。
  
      说起来,这种灵草在荒澜大陆颇为罕见,他原本也只是抱着万一的念头,在这观澜小城里寻找了一下,没想到还真给他找到了,虽然只是种子,但对他来说并无什么差别。
  
      他将玉盒收了起来,没有继续在观澜城内逗留,很快便出了城。
  
      韩立身形一晃,化为一道青光朝着远处飞射而去,转眼消失在了天际。
  
      他离开后不久,两道若隐若现的影子从城内飞出,咬在后面,尾随而去。
  
      韩立没有立刻祭出碧玉飞车,那东西是公输久之物,虽然观澜城内应该没有人认得,但还是小心一些的好,等远离了这里再换乘飞车。
  
      他以寻常遁光往前飞去,挥手取出一块白色玉简。
  
      此物正是当日蛟三给他的,那条离开北寒仙域的路线图。
  
      韩立神识没入其中,双眉忽的一动。
  
      根据玉简所载,那条路线图的起点在北寒仙域西南一处地方。
  
      韩立面露沉吟之色,手中把玩着玉简。
  
      蛟三虽然告知了他两条离开北寒仙域的方法,但走北寒仙宫的乾坤门,显然是不可能的。
  
      轮回殿的面具虽然从未被人识破过,但此势力既是天庭头号大敌,谁知道天庭有多少对付其的手段。
  
      如此一来,只剩下横渡蛮荒界域这一条路了。
  
      不过他对于蛟三的话,自然不会完全相信,此事还需要查证一下。
  
      此外,去那里之前,他要先去古云大陆一趟。
  
      韩立心中如此想着,目光朝着周围四下一扫,发现此刻已经离开观澜城很远了,当即转过头,口中一声低喝:
  
      “什么人鬼鬼祟祟,莫非见不得人吗?”
  
      话音落下,前方虚空之中波动一起,蒙面老者的身影浮现而出。
  
      “在下似乎并不认识阁下吧,不知阁下跟着我有何贵干?”韩立上下打量蒙面老者,眉头微皱,沉声说道。
  
      此人全身气息虽然被一股无形之力遮盖住,不过他觉得隐隐有些眼熟。
  
      蒙面老者一言不发,立刻掐诀一挥。
  
      九道白金光芒从其袖中飞射而出,却是九柄白金色飞剑。
  
      九柄飞剑表面无数莹白符文萦绕,仿佛燃烧着的白金火焰,迎风暴涨之下,顷刻间化为了百丈之巨,彼此首尾相接,宛如一条数百丈长的白色剑龙,气势汹汹的朝着韩立当头扑下。
  
      白色剑龙尚未落下,一股锋锐无比的法则之力就从剑龙身上一卷而下,所过之处虚空嗡嗡震颤,浮现出一道道黑色长痕。
  
      可是韩立面对此景,身形巍然不动,脸上露出一丝嘲讽般的轻笑,两手一掐诀。
  
      他体表一阵金光流转,体内传出一连串噼啪声响,浑身上下长出了一层金色长毛,身形暴涨,转瞬间化为一头数百丈高的金色巨猿。
  
      巨猿单手一抓,掌心墨绿光芒闪烁,凭空浮现出一柄墨绿重剑,正是刚刚得到的三柄仙器之一的重剑。
  
      墨绿重剑方一祭出,表面灵纹由上至下尽数绽亮,一闪之下一柄百丈大小的墨绿巨剑,表面更是浮现出一层银色符文,一股庞大法则之力从上面爆发而开。
  
      “喝!”金色巨猿大喝一声,粗大猿臂一挥。
  
      墨绿巨剑化为了一道绿色剑影,狠狠劈在白色剑龙之上。
  
      两股法则之力仿佛两波巨浪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巨响!
  
      白色剑龙身周的白光瞬间崩溃,散发出的法则之力也溃散而灭,然后整个剑龙仿佛狂风中的稻草,被一剑劈得倒飞出去。
  
      “轰”的一声巨响,白色剑龙崩溃解体,重新化为九柄白金飞剑,咕噜噜的倒转而回。
  
      每一柄飞剑剑光暗淡,显然损伤到了灵性。
  
      蒙面老者眼见此景,眼中闪过一丝震惊。
  
      不过就在此刻,附近虚空黑光一闪,大片黑色雾气从中狂涌而出,朝着周围迅疾蔓延而去,转眼间笼罩了方圆数十里的范围。
  
      蒙面老者眼中一喜,身形一晃没入黑色雾气中消失不见。
  
      韩立被黑色雾气笼罩,周围顿时景色大变,出现在一个黑色海洋之中。
  
      放眼四顾,一道道巨大海涛滚滚翻涌,随即赫然从中跃出一头头黑色海兽,从四面八方飞扑而来。
  
      这些海兽大如山岳,散发出惊人气息,赫然都拥有金仙境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