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移祸江东

第二百二十四章 移祸江东

    “算了,此物既然是祸胎,与其浪费这时间,还不如将其卖掉吧。”韩立沉吟了好一会后,终于下定决心的喃喃自语道。
  
      这柄黑色长刀虽然威力不小,但是相比起来,还是自己的安全更为重要了。
  
      这样心中计定完毕后,韩立不再迟疑的翻手取出了青色牛首面具戴在头上。
  
      无数青光浮现而出,凝聚成一个巨大青色光幕。
  
      韩立目光看向交易区,开启了一个交易任务。
  
      无常盟出售物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只将所卖之物的影像公示于任务中,表明自己的出售意向,若有人有意此物,可以慢慢商谈价钱。
  
      第二种则是直接报上一个价位,算是一口价成交。
  
      韩立毫不犹豫便选择了第二种,标价五十块仙元石。
  
      以黑色长刀的品阶和威力,这个价位应该并不算高,甚至可以说绝对的物超所值。
  
      如今情况下,他只求尽快将此刀卖掉,摆脱这个麻烦。
  
      对于此刀内仍残留有本命印记之事,他也没有隐瞒。
  
      无常盟本就是个灰色组织,这种销赃的事情数不胜数,若不说清楚,反倒会引起不小猜忌误会,毕竟修仙界本就少不了杀人夺宝,修为到了一定程度,谁身上没有几件沾血的宝物呢?
  
      所以盟中的交易,买家不会主动追究东西的来源。
  
      恐怕,这也是很多人不惜付出,也要选择加入无常盟的原因吧。
  
      韩立将黑色木匣放在光幕中央的传送阵上,光芒一闪,木匣消失无踪。
  
      眼见此景,他心中闪过一丝不舍,更多的却是轻松。
  
      他正要取下面具,忽的想起一事,在任务区域那里又发布了一个寻找仙酒酒方的任务。
  
      那呼言老头的百酒山庄中好酒数不胜数,想要找到此人都没有的好酒难度不小,但他也打算碰碰运气。
  
      做完这些,韩立取下面具,轻呼了一口气,这才真正放松心神。
  
      方才一番施法,他此刻心神真的有些疲惫,闭上了眼睛。
  
      片刻之后,他身上泛起淡淡青光。
  
      两日时间一晃而过。
  
      当韩立再次睁开双目时,顿觉神清气爽,所有疲劳一扫而空。
  
      他直接取出无常盟面具戴在头上探查了一下,不出意外,黑色长刀果然被人直接买去了。
  
      “这麻烦总算是抛出去了。”
  
      韩立一边清点着手中的五十枚仙元石,一边喃喃自语道。
  
      至于买到此刀之人是不是会被其原主人追上门去,可就不是他需要关心的了。
  
      毕竟能用五十枚仙元石买到一柄品阶不低的后天仙器,也算是捡到了一个大便宜,总是要为此付出点代价的。
  
      黑色长刀虽然卖了出去,但他求购的酒方,却还是没有什么消息。
  
      韩立对此本就没抱太大希望,当即将面具收起后,直接离开了密室。
  
      此时天刚蒙蒙亮,一轮朝阳从东方缓缓升起,金色光芒开始照耀大地。
  
      白雪皑皑的钟鸣山脉各处浮现出一层金辉,看起来绚烂无比,比平日里多了几分别样的美丽。
  
      他呼吸了一口清新空气,精神再次一震。
  
      今日已经是第三天了,也该去朝阳殿了。
  
      虽然这次护送任务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但以他的小心谨慎,还是将身上各类丹药物品整理了一遍,确认没有任何疏漏,这才遁光一起的飞离了赤霞峰。
  
      小半日之后,韩立从一处临传阁走出,化为一道青虹朝前方飞遁而去,片刻之后来到一座金色大殿之前。
  
      大殿有十几丈高,巍峨壮观,大门两侧各有一个太阳图案,门上挂着一个匾额,写着朝阳殿三个大字。
  
      殿内此刻已经来了不少人,看服饰都是内门弟子,稀稀疏疏站在殿内,似乎在等待什么。
  
      就在韩立犹豫是否进去的时候,一个身穿执事服,面孔方正的青年男子从大门一侧走了过来,拱了拱手道:“阁下是厉飞雨,厉长老吧?”
  
      韩立点了点头。
  
      “在下方宇,乃是朝阳殿执事,厉长老请随我来。”方面青年笑了笑,朝朝阳殿的一个侧门走去。
  
      韩立迈步跟上,二人很快来到一处偏殿。
  
      此处有待客的桌椅,看起来像个偏厅。
  
      一个身穿儒袍的中年男子端坐于此,正在低头品味手中的一杯白气缭绕的灵茶。
  
      听到脚步声,儒袍男子抬起头。
  
      “苏兄,许久不见。”韩立怔了一下,随即拱手笑道。
  
      这儒袍男子是当年一同参与熊山副道主炼剑任务的一位散修长老,名叫苏同肖,二人也算是点头之交。
  
      “厉兄,多年未见,听闻你这些年一直在闭关修炼,何时出关的?”苏同肖哈哈笑着,放下茶杯快步迎了上来,热情的拉着韩立到座位上坐下。
  
      那方面青年麻利的给韩立炮制了一杯一样的白雾灵茶。
  
      “已经有段日子了,苏兄莫非也是接了这个护送任务?”韩立笑着问道。
  
      “是啊!在下最近手头颇紧,只好多做些任务,赚取一些功绩点了。”苏同肖苦笑道。
  
      韩立含笑点头,目光忽的一凝,上下打量了苏同肖几眼,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拱手道:“苏兄,你竟已打通了十二仙窍?真是可喜可贺!”
  
      宗内虽然真仙境修士不少,但大多处于初期,能够修至中期者并没有多少,至于后期,除了那些副道主外,更是凤毛麟角了。
  
      “呵呵,在下困居初期瓶颈多年,也就是十几年前,总算将这第十二窍打通,不过为此也几乎花光了所有功绩点,这才不得不到处接任务。”苏同肖故作平静的说道,但是眼中仍然露出压抑不住的兴奋。
  
      “若能突破境界,莫说功绩点,就是将身上所有东西都拿来交换,韩某也心甘情愿。苏兄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韩立笑道。
  
      “厉兄说笑了,倒是你,闭关这数十年,修为似乎也精进不少了。”苏同肖听着此略带恭维的话语,心中不禁有些飘然,忍不住再次哈哈大笑。
  
      “二位长老请在此宽坐,试炼任务还要等些时候才开始,之后会有人详细向二位解说这次任务的内容。”那方面青年一直乖巧的站在一旁,等苏同肖笑罢,开口说道。
  
      “嗯,你待会事情也多,去忙吧。”苏同肖摆了摆手。
  
      方面男子向二人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苏兄认得此人?”韩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问道。
  
      此茶入口香气醇厚,咽下后口齿清香缭绕,经久不散,竟然难得一见的好茶。
  
      “在下以前接过几次这护卫任务,和此人见过几面。”苏同肖说道。
  
      “哦,那在下可要多请苏兄指教了。这个任务看似没有什么,不过厉某总觉得不那么简单吧。”韩立放下茶杯,试探的问道。
  
      “厉兄果然心思细腻,这任务确实没有明面上那般简单,你看主殿上的那些内门弟子。”苏同肖屈指一点。
  
      一道蓝光飞射而出,落在偏殿一侧的墙壁上。
  
      墙壁上顿时浮现出一层柔和蓝光,竟然逐渐变得透明起来。
  
      墙壁另一侧正是主殿,从这里能清楚看到对面的情况。
  
      奇特的是,主殿上的众人似乎一点没有注意到墙壁的变化。
  
      “苏兄的这一手驱水透影之术精妙入微,佩服。”韩立眉梢挑了一下,赞道。
  
      “雕虫小技而已,不值一提。”苏同肖得意一笑。
  
      韩立看向主殿上的内门弟子。
  
      这些人基本都是少年男女,英气勃勃,显然根骨资质都是上佳,修为赫然都达到了炼虚期。
  
      虽然修士的年龄不能单凭外表判断,不过他何等目光,一眼便看出大殿上的这些人年龄都并不大,恐怕都未超过一千年。
  
      如此年纪便能修炼到炼虚期,即便是在这北寒仙域,也是极为难得的。由此可见,这些人除却资质上佳,背后恐怕都有极大资源支持。
  
      韩立目光忽的一凝,人群之中站着一个白裙少女,眉目如画,被几人围在中间,赫然正是白素媛。
  
      方才他在外面只是大略一扫,竟然没有注意到此女。
  
      白素媛容貌并无什么变化,修为却已经达到了炼虚中期,虽然刚刚跨入的样子,但着实有些惊人了。
  
      不过一想到此女身负所谓的月华仙体,先天有七个仙窍觉醒,加上有一名在宗内身份显赫的金仙境师傅指点和宗门源源不断的丹药供应,有这个进境倒也就不奇怪了。
  
      “厉兄看出来了吧,这些人修为进境非同小可。除了少数几个,其他的可都不是普通内门弟子,乃是宗门各大长老,甚至副道主的后辈子孙。”苏同肖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
  
      韩立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看不出任何表情。
  
      主殿上的内门弟子,神情气度间都带着一丝高高在上的感觉,虽然此刻站在庄严的朝阳殿上,仍然神情轻松,身上也都是宝光隐隐,显然都身怀上好护身灵宝。
  
      不过也并非所有人都是如此,有四五个内门弟子沉默不语的站在大殿靠边的地方,身上也没有多少法宝灵光,看起来有些寒酸。
  
      “真传弟子要么是十三位金仙的弟子,当然身为副道主的话也有些名额,此外必须突破化神期成为一名炼虚期修士,并通过这最终的试炼才能正式获封。这些人乃是本门真正的重中之重,在功法,资源丹药,领地等各方面,都将获得全宗鼎力栽培,根本不是内门弟子所能媲美。否则那些长老,副道主们岂肯把他们的宝贝子孙送到这里来参加试炼。”苏同肖继续说道,语气中微微带着些许嘲讽。
  
      “苏兄你的意思是?”韩立看了苏同肖一眼。
  
      “嘿嘿,这些人资质虽佳,从出生至今历经了数百年苦修,但缺乏真正的生死历练,所以宗门才安排了今日的试炼。”苏同肖似乎觉得自己言语有些过了,立刻缓和的语气。
  
      韩立默默点头,视线一转的落在了白素媛身上,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厉兄莫非认得这白素媛?”苏同肖注意到韩立的视线,问道。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