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黄昏编年史 > 第四十九章 回归

第四十九章 回归

    亘古者沃森。
  
      虽然和嘉顿、伊苏、拉尔等元素神是一个级别的存在,甚至在“只崇拜弥娅”的矮人族群里都有不小的声望,可在游戏中,有关他的传说屈指可数。
  
      要不是格雷泽老师和扎老师都去过元素疆域,沐言或许还不知道这位土元素神像奴仆一样蜷缩在伊卡莉脚边。
  
      他不像个儿子,更像是仆人,奴隶。
  
      关于他的死法,嘉顿讲了个很简单的故事。
  
      在他越狱前,伊卡莉为了收集灵魂,以及搞清楚信仰之力为什么会产生、如何在二代造物体内运行,亲手宰杀并解剖了绝大部分自己的造物和信徒。像嘉顿他们这样的“长子”之所以有幸活到最后,甚至有机会越狱,完全是因为“价值过高”,顺序被排在了最后面。
  
      然后,很幸运的,没轮到他们上手术台,那场浩劫就发生了,之后他们“无可替代”,不再被当做消耗品。
  
      或者说不能轻易就用掉的“珍贵”消耗品。
  
      这其中,沃森是最听话的那个,嘉顿戏说假如给他们几个排序,沃森一定是最后一个。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怀疑母亲,认为这是身为‘儿子’应该做的——因她而生,为她而死。但后来,嘉顿越狱后,伊卡莉却第一个杀死了沃森,在诸神面前抹除了他的意识,将其做成傀儡,匍匐在自己脚边……
  
      这一切,只因为他说了句不该说的话。
  
      对嘉顿的越狱,他评价说那是“后者主动拥抱了命运,而非什么眷顾和运气,自由和力量,总会有所取舍。”
  
      “那是个老实人,所以他也说了‘大实话’,但这不代表他也会这么做……然而。”嘉顿耸了耸肩。
  
      毫无疑问,这句实话惹恼了伊卡莉,她认为这是在嘲讽自己。于是元素之主用这样残忍的手段做出警告,告诉其他幸存者,除了百分之百的忠诚,她什么都不想听到,除了无条件的臣服,他们什么也不许做。
  
      “听起来她不是什么‘母亲’,是个暴君。”沐言评价。
  
      “呵……”嘉顿从嗓子眼挤出一道轻蔑的声音,“她不配被称作‘神明’,真正的神明应该懂得珍惜自己的信徒,而不是控制他们,我明白晨星人不是发自内心地信仰我,可谁在乎呢,有信仰之力就行,这不过是笔买卖。对了,你突然去夏布利领做什么?如果不是发现元素潮汐异样,我还不一定会去夏布利,伊苏为什么也会在那儿?”
  
      “事实上……我在那儿找到了一些东西。”沐言索性将古斯曼兹的东西都拿了出来,除了有关暗之幽渊的系统和中文的联系,大概讲了遍这段经历。
  
      “我本来是找一位死灵法师留下来的笔记,却以外发现他似乎是圣言者的造物,有神眷者的影子……”
  
      “不可能,神眷者只有两个,曼加扎和兰斯洛,再算上你就有三个。你们身上都有母亲的味道——我是说弥娅,那种味道很明显,不过现在你已经没有了。”
  
      沐言微愣,“你是说鸡尾酒神力?”
  
      嘉顿摇头:“不,是一种庇佑。假如伊卡莉降下神罚,主动攻击了牧马平原的人类,那么这种庇佑就会出现,再次惩罚她。除了你们三个,没有人有过类似的味道,至于我刚刚去过的夏布利,更没有。伊苏他们似乎无法分清这一点。”
  
      沐言瞬间反应过来,他说的似乎是系统。
  
      更精确一点,是系统所带的“弥娅的庇佑”——即身为“玩家”的特权,死了以后可以重生一次……
  
      他忙追问:“你在圣言者身上感受到过类似的东西么?我是说在他从‘时间的尽头’归来后?”
  
      坎洛什没有第一时间被规则排斥,他猜测有两种可能,其一是这家伙抗性强,强行滞留了一段时间,还有种可能就是弥娅留下的东西也在帮助他,否则系统里就不会有“弥娅的庇佑”,不涉及赫鲁就死而复生这种事除了弥娅没有人可以做到。
  
      嘉顿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正是因为那样,所以我才会很熟悉。”
  
      呼——
  
      沐言长长舒了一口气。
  
      也就是说,拥有完整系统的人只有曼加扎,兰斯洛,和来自地球的他。
  
      “而且那家伙身上还有塑魂者赐予的力量。”嘉顿补充道,“虽然不是源初力量,但在规格上也比来自赫鲁的灵魂要高上许多,只可惜不能恢复,耗尽了就没有了。”
  
      他不禁感叹道:“我有种预感,塑魂者一定隐藏在洛坎某个地方,等你找到纯白之球以后务必来找我,我们想办法找到他,或许就能知道圣言者去了哪儿。”
  
      沐言郑重地点点头。
  
      “我会的。”
  
      ……
  
      ……
  
      信仰历778年5月,法蓝城。
  
      珈蓝的新学期已经开始一段时间了。
  
      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年的珈蓝学院再次扩招,而且针对的竟然是法师群体。
  
      随着高塔覆灭,元素操控技巧光明正大地在法蓝城内流传、普及,法师协会一度人满为患,时光塔里挤满了慕名而来的法师,以及那些曾经被高塔迫害,像老鼠一样躲藏,如今终于停止了腰杆的真正“真理探索者”们。
  
      为了缓解高塔的压力,一部分人被分流到了珈蓝学院。
  
      沐言将曼加扎留下的笔记编成了教材,协会和学院各有一套。
  
      尽管元素操控的技巧只能在全领域静默结界的庇佑下练习、进步,可这套教材一经推出,还是迅速受到了广大法师群体的热捧,看样子他们对魔网的怨念积攒已久……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魔网动不动就出现剧烈波动,眼中影响法师的战斗,已经有不少人因此殒命,这更加深了他们的怨念。
  
      为此协会和学院达成了共识,在庆典日后的几个月里,率先获得进步的法师们被协会指派,回到学院担任导师,负责学生的教导。
  
      而那些原本就习惯了教育年轻人,能力相对有限的导师则被要求和返校的高龄重造生一起学习进步。
  
      一时间,整个珈蓝学院都充斥着一股浓烈的求学风气,塞拉芙的魔力灌输区也迎来了旺季。
  
      毕竟这些法师可都是不差钱的主儿呀……
  
      于是,大病初愈的威廉校长忙得焦头烂额。
  
      教材修订、魔法史编纂、珈蓝史修正……如果不是道恩·加西亚和伊恩·葛泰尔两位教授携银烛会鼎力帮助,他或许真要考虑组建一个领导班子来处理学院事宜问题。
  
      不过忙归忙,校长大人很快乐。他的孙子小扬森也加入了其中,利用自己出色的记忆力帮助重建珈蓝图书馆,年轻人看起来比之前更加成熟了。
  
      一年过去,德列斯顺利毕业,如愿以偿加入了阴影脚步,为费洛陛下工作。听说他和那位艾娅学姐正打得火热。
  
      路西安·克拉克同样回到了学院,与洛伊·希文那一战严重打击了这位天才的自尊心,他从头开始学习元素操纵。可尽管如此,他的学习也不过从去年12月持续到今年三月,没等珈蓝新学期开始就再一次休学,离开了学院外出历练。
  
      离校前这位天才还斥责学院的部分教师“不学无术、误人子弟”,如果不是校长大人从中调停,或许魔法角斗场会迎来好几场生意。
  
      塞缪尔·图雷退学了。“维多利亚之歌”那件事对他打击不小,图雷少爷无心魔法,开始慢慢接替父亲的工作,试图做一个合格的贵族——在图雷人看来合格即可,阴鸷而狡猾,成熟而善变,总之和美德几乎谈不上什么关系。
  
      至于巴里·佩雷斯……
  
      自从那件事后,他就变成了植物人,整天躺在床上,每顿饭都有人照顾……一切就像沐言当初向路西安承诺的那样。
  
      庆典日结束的第二天,佩雷斯公爵就闹上了最高法庭,强烈要求塞拉芙永久停业,并勒令沐言及幽月工坊对他的儿子,以及那场威胁若干名学生生命安全的事故负责云云。
  
      以佩雷斯家族的实力,这件事自然不能草草了事,碍于各方面——尤其是来自贵族们的压力,塞拉芙也不得不真的“停业整顿”了一个月。然而最终,在全校师生的强烈要求下,它还是重新开门营业,不过要接受议会家族的监管。
  
      学生们这样总结这件事带来的启示:
  
      “这件事告诫我们,生活不止有塞拉芙和地下城。作为珈蓝的学员,如果你走出塞拉芙,在阳光下的青草地上翻开书本,又或是四处转转,与其他学员讨论交流,参与他们的社交……然后你就会发现,还是塞拉芙更有趣一些。”
  
      所以整顿和监管都没让塞拉芙受到实质影响,还是一如既往地火热,巴里那件事则被称为“bug”。
  
      但学员们都对此心知肚明,同时它也提醒着每个人小心做人,小心做事,谁知道哪一天bug就会落到你头上呢……
  
      幽月工坊还在埃里克的支持下继续运作,作家先生除了赶稿以外还越来越像一个设计师,醉心于设计地下城,用第九艺术叙事,告诉珈蓝的这群新生蛋子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美好,但又有多么残酷……
  
      《比格纽斯》也在继续运营,排行榜照旧,只是魔力灌输榜上没了一个耀眼而熟悉的名字——洛伊·希文。
  
      年轻人因为那次‘代价’失去了进入塞拉芙的机会,可他不后悔。因为扎老师看中了这家伙,把他收为学徒,并开玩笑说这或许会成为珈蓝,甚至牧马平原新生代中第一个站在传奇门口的天才法师……
  
      当然,这都是后话和未来的展望了,总之信仰历778年伊始的春夏交接的时节,法蓝城焕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勃勃生机,一切都在向着美好的方向发展。
  
      5月的这天,沐言也恰好从郊外的余烬高塔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