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神秘老公有点坏 > 第2534章 男女有别

第2534章 男女有别


      “你这人有没有一点男女有别的意识,在这里换衣服裤子的,真以为自己身材那么好吗?”
  
      一点儿也不知道谦虚。
  
      “男女有别?我一直以为你把自己当男的,再说了,我身材不好吗?不好你为什么还要偷偷偷看?”
  
      “我哪有偷看!”
  
      “没偷看你闭着眼睛干什么,转过身来!”
  
      苏心钰这人就是最激不得,气的直接转过身来,隋烈的裤子才刚穿了一半,提到膝盖那儿呢。
  
      “呵!”
  
      苏心钰只看了一眼,就立刻闭上了眼睛。
  
      这画面——热的人都要流鼻血了!她简直是疯了才会选这个时候转过身。
  
      “怎么样,还想说我有的你都又吗?”
  
      “流氓,无耻!”苏心钰低声咒骂,当然明白他的一语双关。
  
      “我还以为你又要跟我比比呢。”
  
      “谁和你比这玩意!”苏心钰的耳根子都要烧起来了,好在隋烈总算是传好了衣服,但他就这么靠近了他,修长的指骨擦过她的手,拿走她手上的勋章,然后突然凑近了她耳边,“你想知道这勋章怎么来的吗?”
  
      苏心钰觉得一阵电流击中了她的尾骨,让她浑身无力,耳根子更红了,但她点了点头,因为他说出了她的心思,外界只知道他得了这个奖章,却不知道到底怎么来的。
  
      “想知道?”他的嗓音一如平常低沉,苏心钰却不知为何觉得又带着几分酥,只是眼眸黑的像是雾化了一般,能把人吸进去。
  
      苏心钰微微吸了口冷气,控制住了自己的心跳:“外界传闻很多,你愿意说那就说,不愿意我的话我也不会勉强。”她轻轻的将那枚勋章又放回了柜子里。
  
      隋烈正想过去,外面传来敲门声,隋烈蹙眉,苏心钰紧绷的身体则放松下来:“有人来了,我去开门。”
  
      门外,是程乐颜,看到苏心钰来开的门,她的眸色暗了暗,但始终带着得体笑意:“苏警官,你也在呢,老爷子让让我来参观下隋烈的房间,我——是不是打扰了你们?”
  
      老爷子让她来隋烈的房间……苏心钰接受到这个讯息,什么意思自然明白,倒是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才是:“哦,我是来看看隋烈的勋章的,已经看完了,我要下去了,你看吧。”
  
      苏心钰说完便与程乐颜擦肩而过,不过不等程乐颜动作,隋烈已经将门戴上了:“我房里的东西程小姐不感兴趣的,看了也是无趣,下次吃饭吧。”
  
      “……“程乐颜眼眸一眯,看着身后这扇紧闭的房门,苏心钰进得,她进不得吗?
  
      晚饭的气氛依旧是很融洽的,程乐颜真的是一个很会调节气氛的高手,把老爷子和杨澜都哄得很高兴,苏心钰原本就不会说话,这会儿更是没有发挥的余地,不过她也不想发挥,总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所以有些食不知味,味同嚼蜡,正想着怎么找借口离开时,就听隋烈接了个电话:“好,马上来。”
  
      放下手机就对苏心钰说:“别吃了,走了。”
  
      苏心钰一听这话立刻站了起来,求之不得。
  
      “阿烈——你这是——”杨澜看着他们,欲言又止。
  
      “警局有事,要立刻过去一趟,程小姐,慢吃。”
  
      “隋爷爷,杨阿姨,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们。”苏心钰紧跟着隋烈的步子小跑了出去。
  
      两人心急火燎的走了,全然不顾程乐颜还在这儿,杨澜很是不好意思,想安慰程乐颜几句,却听程乐颜说:“没关系,杨阿姨,你坐下来嘛,这不是还有我陪你们吃饭的吗,隋烈忙,就让他去,我啊,陪你们吃。”
  
      杨澜闻言,脸上的尴尬这才散了去:“乐颜,你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好,那我们吃饭吧。”
  
      唯有老爷子,精明着一双眼,却什么都没说。
  
      苏心钰心急火燎的跟着隋烈上了车,很快就发现不对劲:“不去局里吗?”
  
      “谁说要去局里了。”
  
      “那去案发现场?”
  
      “哪有什么案发现场。”
  
      苏心钰闻言,被隋烈弄糊涂了:“不是,你什么意思啊,没有案发现场?你刚才不是说局里有事叫我们过去吗?”
  
      隋烈倒是平静:“不这么说我们能出来?”
  
      “……所以你是故意的?局里真没事?”
  
      隋烈不置可否,苏心钰整个人往后背一靠:“这种事情能开玩笑吗?”
  
      “我以为你会感谢我,至少没有让你食不下咽了。”
  
      “是这样没错,但是——”
  
      “你让傅冉给你打电话,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苏心钰放在膝盖上面的手指一紧,没想到这都被他看出来了,“那谢谢你可,把我在前面放下回去吧。”
  
      “你这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啊。”
  
      “……今天只是个意外,你这样把程小姐一个人留在家里不太好。”
  
      “不好吗?”
  
      苏心钰点头,却听隋烈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叫她去的。”
  
      言下之意,谁叫的谁负责。
  
      “但老爷子也是为你叫的。”隋老爷子的意思,苏心钰都看得出来,聪明如隋烈,又岂会不懂。
  
      谁知隋烈又是那句:“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老爷子这是为你好,你不应该辜负老爷子的心意。”
  
      “就和你一样?不辜负你爷爷的美意?”
  
      苏心钰一怔,怎么好端端的,又说到她身上来了,穆廷州这事儿,虽说是爷爷牵的头,可最后点头同意的人却是她,怎么怪,也怪不到别人身上去,所以苏心钰否认了:“不是,我的事情和我爷爷无关。”
  
      “那么说,是你自己同意的了?”隋烈的问题,突然开始变得咄咄逼人。
  
      苏心钰觉得头疼:“现在说你的事情,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呢。”
  
      “因为这是一个问题,你还没回答我,这是你自己同意的?”
  
      有些难以启齿,垂在身侧的右手紧了紧:“是。”
  
      原本在行驶中的车子,突然一个急刹,停在了马路中间,苏心钰的身体被惯性用力往前甩,还好安全带将她拉了回来。
  
      后面的帕萨特差点来不及踩刹车,追尾,危险的停住了,但帕萨特后面的丰田反应就没那么快,车子么有刹住,直接将帕沙特给追尾了,帕萨特下车,看着眼前的飞来横祸顿时气的不打一处来,想要上前和隋烈理论。
  
      结果隋烈竟然又一脚油门,将车窜了出去,让帕萨特吃了一脸的尾气。
  
      所有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苏心钰反应过来时车子已经窜出老远,她顿时气的喊道:“停车,你怎么能这么走了。”
  
      这和肇事逃逸没什么区别。
  
      “下车。”隋烈突然将车停在了路边。
  
      “什么?”
  
      “听不懂人话吗,下车。”
  
      “……”
  
      苏心钰愕然的站在路边,看着隋烈调头,将车开回去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苏心钰担心的是现在回去,他能解释得清吗?
  
      现在交通法那么严,也不知道会有什么问题。
  
      还要他刚才干嘛无缘无故停车,她说了什么吗?
  
      罢了罢了,人都把她赶下车了,她还管那么多干什么,只是个普通追尾而已,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
  
      苏心钰只觉得胸闷的厉害。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