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碎Origin > 第七章 被暴风雪掩盖的真相 17

第七章 被暴风雪掩盖的真相 17

    part17
  
      “你当然没有疯了,林尤先生,不如说你清醒的很,所以才会故意的设下这种桥段,营造出了你和制造这场骚动的家伙没有任何的来往,甚至对方的目标还很有可能就是你的假象,从而把自己的嫌疑全部撇干净了。”
  
      “请等一下,容我稍微整理一下思绪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你的意思是说,策划了那场‘以我为目标’的枪击事件的幕后主使,就是我自己?”
  
      “难道不是吗。”
  
      “荒谬!这简直就是无端的质疑,包括前面的种种,如果这些就是你想说的话,那么我们的谈话可以到此为止了。”
  
      林尤故意抬高了音量,表达着他想要驱逐少年的意愿。
  
      “不要那么急躁啊?虽然这些大多数都是我的推导,不过证据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的。”
  
      凯因轻轻的抬起了右手,伸向了身旁的半空之中,然后于浮现在那里的绿色缝隙间拿出了一台平板电脑,用手指在上面轻轻触摸了几下之后,他将屏幕对准了林尤。
  
      上面记录的,是一个drf警备员的档案信息。
  
      “当时开枪射击了你的枪手,已经被我的几个协同者抓获了,经过仔细的身份核对,发现他是前drf的警备员,另外最关键的是,在你们内部档案库的记载中,这个叫刘泽的家伙已经于去年八月末的时候殉职了,但是你们完全没有将这一信息对外公开,而是私自隐瞒了下来——”
  
      “没有对外公开的原因,也有可能是该名警备员的生死状况存在着一些不确定的因素,仍有待商榷,况且如果他真的殉职了的话,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射击我?说到底你们的身份确认究竟有多少的可信度?”
  
      “首先,可信度是能够保证的。”
  
      再次轻触了几下屏幕,平板电脑上显示的画面,变成了一截被装在了透明密封袋中的断剑碎片。
  
      “这是枪击事件发生不久之后,那个枪手在冰雕展览区和某个‘见义勇为’的少年战斗时,从他身上掉下的东西,经过鉴定发现上面残留着的dna痕迹与这个叫刘泽的男人的完全匹配。”
  
      “”
  
      林尤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另外结合着那个少年的和周围人的证言,这名枪手有着许多超乎常人的表现,比如从五层楼的高度摔下后还能立刻的开始逃跑,又或者从他手臂的内部抽出了刀子种种结合着这些异常表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就是林尤先生,或者说整个drf在背地里进行着的‘人体机械化’的实验品之一吧?”
  
      “我能稍微请教一下吗?你是从哪里知道人体机械化这个实验项目的?”
  
      林尤铁青着脸问道。
  
      “可不要小看白狮的情报源啊,这种本来就在民众间像是流言般传开来的事情,我们怎么可能不会掌握具体的情报?”
  
      “是吗?呵呵,知道太多可不是件好事啊无论是整个drf的秘密,还是我个人的秘密,都不是你这头小小的幼师所应该踏足的禁地,如果你现在退步的话还来得及。”
  
      虽然林尤依旧维持着冷静的态度,但是他的眼神里已经开始渐渐浮现出了杀意。
  
      “谢谢你的忠告,不过我是不会退步的,因为种种迹象都表明了你所做的这一切就是在针对冬先生,而很不巧,他现在是我的雇主,排查一切隐患、保护他的安全是我的责任,所以如果你不肯先做出退步的话,我是会纠察到底的。”
  
      凯因同样不甘示弱的说道。
  
      “那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事到如今我是不可能让步的。”
  
      “这样啊另外既然林尤先生这么说了,就变相的证明你承认了这一切都是你做的没错吧?”
  
      “恩,你说的对,事到如今我也的确不得不承认了,今天真的是我的倒霉日啊,我都有点开始后悔没在施行计划之前找个算命先生了,呵呵呵呵。”
  
      林尤捂着自己的额头,发出了阵阵阴森的笑声。
  
      “林尤先生,请你保持冷静。”
  
      贝特小声提醒着林尤,不过收效甚微。
  
      “你让我怎么冷静?原本制定的这一计划应该是百密而无一疏的,就连那不中用的枪手走火射中了我的胳膊我都忍了,但是明明只差最后一步了,只差一步就可以让那些小鬼‘意外’死于会场里的安保措施了,只差一步就可以把这所有的责任全部都扣在冬那个混账的头上了!”
  
      看上去林尤一直以来的理智,终于在身体和心里的双重压迫下从某种程度上些微的崩溃掉了。
  
      凯因当时就觉得奇怪了,既然林尤在事前知道了会场内部有检查通行证的安保机器人,为何还会故意的将上百名没有携带通行证的小孩子带到会场里,并且在骚动的时候将他们分散到了会场的各处。
  
      起初,凯因推断林尤的目的单纯就是为了分散端木夕和自己等人的注意力,但是现在看来,这个男人还有着更为恶劣的主要目的。
  
      虽然不知道他会如何让那些孩子死在警卫机器人的攻击之下,但假设说他真的做到了,那么这些条人命无疑都会被结算在冬先生身上。
  
      到时候来自于各方面的舆论压力,必定会对秋泽集团造成不小的损失,如果掌控着媒体和大部分军力的林尤执行官刻意对此事推波助澜的话,最后演变成冬先生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导致他被处以监禁之类的刑罚都是有可能的。
  
      “但是现在,所有的这些努力全部泡汤了,因为那个叛逆我的孩子,因为那些爱管闲事小鬼,因为你们这些不中用的家伙!没错,如果不是德尔塔那个废物留下了这么多麻烦的证据,现在这个白狮的好事者又怎么可能会找上门来,甚至还将人体机械化的事情都一并的钩了出——呜呃!”
  
      林尤越说越激动,以至于到最后他甚至忘记了自己那只受伤的手臂,因为愤怒的原因将其猛地一挥,强烈的疼痛让他的阵阵责骂在一声痛苦的呜咽中暂时停止了下来。
  
      “好了好了,林尤先生,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应该算是自残吧?但不管怎么说你现在也算是半个伤员啊,因此还是不要动怒的为好——况且我们还有备用的方案不是吗?”
  
      抓住了这个空隙,贝特再次进行了劝说。
  
      “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我是真的不想用那个备用的方案,单纯的依靠暴力来达成目的可不是什么精明的事。”
  
      “我是不懂你们这些知识分子的想法啦,像我这样的粗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崇尚暴力的,因为这种简单粗暴的东西,很多时候都能发挥最直接的作用啊——比如眼前的情况就是。”
  
      这么说着的贝特,一把抓起了手边的金属巨物,同时将其一端对准了面前的金发少年。
  
      “想要让一件事情变成秘密,只要尽可能的将所有知情者全部抹消掉就好了嘛。”
  
      “呵呵,你的话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林尤微微地点了点头,然后重新坐回了病床上。
  
      “其他的事情姑且不谈过度的好奇心,以及和我作对这两件事情加起来究竟会产生怎样的后果,就让这头无知的幼狮好好体会一下吧?用你最擅长的方式。”
  
      “好嘞!”
  
      就像是得到了某个期待已久的许可似的,脸上布满了兴奋笑容的贝特,将手中的金属巨物化成了一把重弩。
  
      “哼,我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
  
      虽然凯因也多少有期待过林尤会束手就擒,但是以他的性格来说,像这样最后演变成战斗的情况才是更有可能发生的吧?
  
      另外在见识到林尤身旁的这个贴身保镖之后,他就开始更加确信这个事实了。
  
      “白狮的小鬼,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吧!!!”
  
      话音落下的同时,贝特将那支由锁链和尖刃组成的弩箭朝着凯因发射了过去,没有给凯因任何说话的机会,或者说就算求饶了也绝不会放过,凯因看的出来,他就是这样单纯的渴望着和强敌战斗并热衷于此的狂人。
  
      用脚蹬着地面,凯因向前跃去,半空中的少年用余光看见那金属的链箭瞬间就将病床轻易的刺穿了,不过他并没有表现的多么惊慌,因为身为林尤的保镖,不可能没有两下子。
  
      “呼哈哈,虽然我的目的是杀死你啦,但如果可以的话还是请你不要太轻易的就死掉哟!”
  
      握着巨弩握柄的双手猛地向左一挥,贝特将那弩箭连同上面挂着的病床如同流星锤一般朝着凯因砸了过去。
  
      “呵呵,虽然我很讨厌取悦别人,但这个要求我会尽可能的满足你的。”
  
      少年的眼睛闪烁出了蓝色的光芒,这预示着他正在使用控制着金属的能力——朝着他袭来的弩箭,在他的干预之下微弱的偏离了原有的轨迹,使得对方的攻击就这样和他擦肩而过。
  
      “顺带,再额外送你一张通往死者世界的船票好了。”
  
      凯因将双手架在身前,做出了一个瞄准射击的姿势,虽然他的手中并没有拿着任何的枪械,但那也仅仅是这一秒的情况。
  
      下一个瞬间,随着绿色的光隙,一把手枪就那样从移动军械库被转移到了他的手中,凯因顺势扣下了扳机。
  
      凯因确信着他的胜利,确信着那颗被发射出去的子弹,会在接下来的零点几秒之内没有任何偏差的击中男人的头部。
  
      “——!?”
  
      对,那颗子弹的弹道没有任何偏差。
  
      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一秒钟都过去了,对方依旧站在那里?
  
      依旧安然无恙般的站在那里。
  
      “喔哦,卜醋嘛?但我刚才的空击因该没有刻意打偏啊,嗦以说这是你岛的鬼么?嗦起来你的眼青的确变难了一下嘿。”
  
      同时还用奇怪的发音,若无其事的说出了这番话。
  
      凯因这才注意到,男人之所以会那样说话,是因为他的嘴里正含着某样东西。
  
      “哈,你卜想嗦也没关系。”
  
      不是别的,那闪闪发光的金属物体,正是他在刚刚射出去的那发子弹的弹头。
  
      咔嚓——!!!
  
      男人用舌头将其推到了两排牙齿之间,然后猛地一咬,那金属的弹头在瞬间化作了碎片。
  
      “就让我来亲自确认一下吧!!!”
  
      这么说着的男人,将弩箭迅速的回收,然后再次朝着凯因发射了过去。
  
      躲闪的同时,凯因仍然讶异于刚才所看到的、那不可思议的一幕,这种违背常识的事情,凯因原本以为只有在电影里面能够见到。
  
      但是面前的男人的确做到了,而且绝非是偶然。
  
      “所以说你这家伙真的是人类吗!?”
  
      无法确认那究竟是幻想还是真实的凯因,像是为了确认这一事实般的连续像着男人又开了几枪。
  
      “曾经是啦,现在的话姑且还算是吧!”
  
      该说是理所当然的吗?男人在凯因一次次扣下扳机之后,灵活的移动着那看似笨拙的躯体,一次次的避开了那本应该确实命中他的子弹。
  
      然后准确地抓住了凯因更换子弹耗尽的武器时所产生的间隙,男人再次将重弩朝着他发射了过去。
  
      来不及躲闪,凯因尽全力的发动着领域,强行改变了那弩箭的轨迹,让本来直直朝着他袭来的弩箭其在他面前不到半米的地方突然迅速的下坠,刺入到了他脚边的地面。
  
      “啧,真是碰上难应付的类型了。”
  
      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凯因默默低语着。
  
      白狮的少年见过为了各种各样的目的而战斗的敌人。
  
      为了金钱战斗的敌人,只要面前的风险大于利益就会停手。
  
      为了信念战斗的敌人,只要所信仰的事物被颠覆就会停手。
  
      唯独为了战斗而战斗的罕见家伙,在他们完全尽兴之前是完全不会停手的。
  
      手机站: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