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崩坏神话 > 第八百一十六章

第八百一十六章

    叶枫四人对兄弟二人挥了挥手,不舍的转身,欲要走。
  
      但是没走两步,就见到一群血戮野人正向着自己这边奔跑而来。大地轰然,草沫飞溅。
  
      拓拔仇兄弟二人听见声音,看到血戮野人正向这边冲来,急忙对叶枫四人喊道“快回来,那里危险!”
  
      叶枫虽然当过千军主帅,但是看到这些疯狂凶狠的血戮野人也不免有些紧张。
  
      四人快速跑回营帐,而此时血戮野人也冲到了营帐外围,将剩下的高手包围起来。
  
      老李从营帐中走了出来,带着愧意看了叶枫四人一眼,然后转过身,露出坚定地眼神,对着所有血戮野人喊道“人亡魂未灭,有我在,你们逃不出血戮草原!”
  
      对面血戮野人的头领摇晃着双手,大吼道“杀!杀!杀!”
  
      拓拔仇与拓跋复兄弟二人深情的看了叶枫四人一眼,二人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的走到叶枫四人身边,同时挥出重掌将四人击飞。
  
      这几掌挥出的力道恰到好处,即把叶枫四人击飞很远,又没有令四人受伤。可见兄弟二人的功夫有多么的出神入化。
  
      虽然被兄弟二人击飞,但叶枫四人离战场仍然很近。而且四人身上都有法宝,他们也不完全忌惮血戮野人。
  
      四人站了起来,没有说话直接向战场中走去。而此时,一道身影突然闪现,四人只感觉眼前一花再睁开眼一看便到了另一个地方。
  
      而那个身影也消失不见。
  
      四人环顾四周,这里也是血戮草原但却找不到老李等人了。
  
      “该死的,是谁把我们带到这里!”叶枫很是懊恼,大吼着。
  
      “你再怎么抱怨又能怎样?我们已经被带到了这里,或许赶回去只能给老李等人收尸了。”花雨剑瞥了叶枫一眼。
  
      “…你…哎!”即便花雨剑说的话很难听,但事实如此,叶枫只能摇头一叹。
  
      天地灰暗,狂风袭来。
  
      狂风卷积着鲜血,空气中充满了血腥。红色的赤血草在风中摇曳,它们挣扎着想要逃脱自己孤独的宿命。
  
      战场上,老李等人被血戮野人紧紧地包围着。他们宁死不屈,以嘶吼代替着战斗的号角。为了保卫家园,他们只能一战!
  
      “哥哥,你怕吗?”
  
      “我不怕,我们不怕!老天让我们在这里诞生,那么我们的灵魂便永远驻守在这里!”
  
      这是拓拔仇兄弟二人最后的对话。
  
      此时,老李被四个野人围攻,一把大刀穿透他的胸膛。鲜血喷涌,他躺在了草地上,他看着四周,发现叶枫四人的身影已经消失。他笑了,笑的是那么的安心。这笑容永远的逗留在这一刻。
  
      数十位高手敌不过凶狠残忍的血戮野人,因为血戮野人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在这一刻,‘他们’都得以解脱,从此以后终于自由了。
  
      风卷残云,天在烧,地动山摇,狂风在呼啸。
  
      万里草原,鲜血长流!
  
      静,静的只听到风声。
  
      动,鲜红的草在飘摇。
  
      苍凉之地,天地间一片肃杀之意。
  
      叶枫不知什么时候昏迷了过去,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其他三人都不见了。
  
      穿梭在草地中,心里充满了迷茫。
  
      叶枫盲目的向前走着,不知应该去向何方。
  
      聆听风吟,静观草动。一呼吸一天地。
  
      在这片辽阔的草原上,只有叶枫一人。就在这寂静的环境中,一声破吼突然想起。转眼间,猛兽成群,而叶枫却成为了这群猛兽所抢夺的食物。
  
      似是感受到了叶枫内心中的恐惧,红色的玉佩突然闪耀光芒。猛兽都停住了脚步,低吼着向后退去。
  
      叶枫脸色沉重,心中不解“叫花子他们都去哪了?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他心中满是疑问,因为有玉佩护体他也不惧怕各种猛兽了。继续盲目的向前走着。
  
      不知走了多久,叶枫竟然走出了这片草地,来到了一个由土泥墙围成的城堡。这座城堡的建筑构造很古老,里面都是用泥和木搭成的土屋。
  
      然而,叶枫并没有注意这些房屋,而是被城堡中的景象所震撼了。
  
      黄土地上,尸体成群。活着的人吃着死人的肉,年长的人生食着幼小的孩童。哭声四起,嘶吼连连。如此残忍的场面,叶枫完全受不了。他想要离开这座可怕的城堡,却被一群人盯住了。
  
      这些人的手中还拿着别人的残肢断臂,正津津有味的吞食着。只看得叶枫胃肠翻滚,捂嘴欲吐。
  
      或许是出于求生的本能,叶枫不知不觉的再次激发身上的玉佩。红光闪耀,无穷的力量向外扩散,将这些吃人的人阻隔在外。
  
      而越是这样,这些人便越是疯狂。他们张牙舞爪的向叶枫冲来。叶枫实在忍受不了,大吼一声,身外的力量波猛然爆发,一举将这些人崩飞!
  
      而这些人仍然不肯放弃,站起身继续向叶枫追来。
  
      叶枫暗叹晦气,利用玉佩的力量凌空飞起。飞出城堡将后面的人落得远远的。
  
      再次回到这赤红的草地上,叶枫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然而他的心刚刚要平静下来,却又看到一群猛兽相互厮杀的场面。
  
      叶枫现在终于明白这个地方为什么叫做血戮草原了,无论人与兽,为了生存皆嗜血如狂。鲜血蒸发于天地之间,却浸透了叶枫的衣衫。
  
      红色的野草,红色的猛兽,红色的野人,红色的天地…到处都是红色!
  
      叶枫心急如焚,他不知如何才能离开这里找到其他三人。
  
      “天地间果真有如此残忍的地方,在这片嗜血之地以强者为尊。难道万物的生命就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吗?”叶枫闭上眼,心中回想着这些天在血戮草原所过的日子,不知不觉脑海中又浮现出风月镇被屠亡的场面。
  
      心中激愤,蒙地睁开眼,双眼如血!
  
      在这一刻,他只想杀戮,鲜血染红了他的双眼迷失了他的本性!
  
      拔起大刀,飞身而上。他身外红光闪耀,发如血,脸色苍白,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将抽体而出。
  
      一刀!两刀!三刀!四刀!…
  
      刀刀见血,转眼间草地上已经积满了野兽的尸体。
  
      叶枫躺在尸群之上,红色的长发随风飘扬。身上沾满了血液,而他脖子上的玉佩也正在贪婪的吸收着尸群中的鲜血。
  
      玉佩将猛兽的鲜血全部吸干,叶枫仿佛被它控制一样,飞身而起向着那座城堡飞去。
  
      城堡中央,看到的只是越来越多的尸体与叶枫狂舞长刀的身影。他的双眼空洞无神,只倒映着鲜血的色彩。他的脸色苍白如纸,就犹如地狱的幽魂。
  
      每当叶枫杀完一人,玉佩便会吸收其鲜血。此时,叶枫的衣服已经完全被鲜血浸透。就当他尽兴的挥洒大刀之时,心中突然出现片刻的恍惚,他的头发也渐渐的转为平常的黑色,眼神也逐渐的变为清澈。
  
      看着身体与大刀上的鲜血,叶枫猛地一惊。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而此时玉佩也悄悄的躲进叶枫的胸前,变得平淡无奇。
  
      “我怎么了,我究竟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叶枫心中充满了疑问,他一步一踉跄的向前走去。现在城堡中的人都像见到鬼一样躲着他。
  
      如果说城堡中吃人的人很残忍,那么刚刚的叶枫比他们还残忍十倍!
  
      走出了城堡,看到了夕阳。天边飘过几朵红云,天空下飞过两只大雁。
  
      叶枫望着天边,天与地已经彻底的沦为一色,鲜红如血!
  
      城堡外无人的角落,蒙面老者注视着浑身是血的叶枫,眉头紧皱,对身旁的白衣人深深叹息道“如此下去,这孩子的心智完全会被神魔玉所占据。我们要不要帮他一把?”
  
      白衣人叹道“做为神魔玉的传承者,他必须要挺过这一关。不然他将生不如死,这是他的命运。一切只能靠他自己去改变,我们不能干涉。一旦干涉就会改变许多事情,那样做会有违天道。如果你干涉了他,不仅是你,就连那孩子也会遭受天谴!”
  
      “为何会这样?老天不公!孩子又没有做错事,为什么要这样折磨他?”蒙面老者怒道。
  
      白衣人挥了挥衣袖,笑道“埋怨老天能改变什么?认命吧,谁让那孩子是神魔玉的传承者。其实老天是公平的,要想拥有绝对的力量就必须付出相同的代价!”
  
      “与其这样活活受苦,还不如做一介平凡人。”蒙面老者摇头道。
  
      白衣人叹“你又不是那孩子,他的想法谁能知道?每个神魔玉的传承者都有与平常人的不同之处。红色的神魔玉代表着杀戮,其实叶枫的内心深处还是很嗜血的。一旦让他爆发,必定难逢敌手!”
  
      随着夜晚的来临,蒙面老者与白衣人的对话声也越来越弱了。
  
      叶枫走了很远找到一条狭窄的小河,他将衣服脱了下来在河中清洗。自己也跳进了河水中,感受着那清凉之感,平息着内心深处的起伏。
  
      河水清凉,使人保持着内心的平静。叶枫突有所悟,静心寻觅着那难得的意境。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世上谁人能达到这大无私的境界呢?
  
      叶枫心中思考,身体却轻飘飘的浮在水面之上,犹如鸿毛。进入这空灵的境界,身体融入虚幻。仿佛灵魂脱壳,飘荡在天地之间。
  
      确切的说现在应该是叶枫的意识进入了一片奇妙的空间。
  
      他感觉自己就像一道光射进了玉佩之内。周围都是鲜红色的色彩。星星点点的光晕组成大大的光团。
  
      飘荡在玉佩之内,四周突然出现无数的幻象。一道炫光飘过,一位穿着战衣的天神带着微笑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转瞬间,这位战神又变成面目狰狞的恶魔,张开嘴仿佛要将自己吞掉。千变万幻,恶魔又变为无数厉鬼在叶枫的周围纠缠着。
  
      叶枫宁心静气,心无杂念,闭上眼不管周围的环境。渐渐的陷入了平静,不知多久,当叶枫再次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两行金光闪闪的大字,第一行写的是毁天灭地,万魔主宰!第二行写的是煌煌天威,诛灭魔劫!
  
      最终两行字渐渐融合,变成了两个字神!魔!
  
      “神魔玉诞生于天地初开,你是它寻找万载的传承者。红色的神魔玉代表着杀戮,从此后你的人生将在血海中度过…”
  
      不知是哪里传来的声音,叶枫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还在小河中浸泡着。
  
      拿起脖子上戴着的玉佩,嘀咕着“你叫神魔玉,而我又是你的传承者?”
  
      等了半天,玉佩也没有任何反应。
  
      叶枫清洗完身体,穿着湿乎乎的衣服就离开了这里。
  
      坐在草地上,一心的研究着神魔玉。他已经把玩着神魔玉有两个时辰了,而这次无论叶枫心里怎样呼唤玉佩它就是毫无反应。
  
      苦等了半天,当叶枫失去信心的时候神魔玉竟然奇迹般的亮了起来。
  
      这一刻,叶枫发现自己的内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性情越来越暴躁,几乎见到人就要杀。
  
      与以往不同,叶枫现在并没有完全被神魔玉控制,还有一丝自己的意识。
  
      他尽量保持着平静,身上全是汗水。紧皱着眉头,头发又变成了红色。
  
      周围的环境虽然静的可怕,但是叶枫自己却发生了复杂的变化。他现在的感觉就像夹在了冰与火之间,上下挣扎,痛苦万分。
  
      叶枫终于忍不住一声大吼,红发飞扬,神魔玉闪烁着耀眼的红光。叶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神魔玉身上的红光也慢慢消失了。
  
      而此时,叶枫的头发却还是红色的。他的身体也发生了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变化。
  
      静静地凝视着远处,他的眼神变得有些冷酷了。红色的头发,黑色的长袍,在这赤红色的草地上,他更像一个冷酷无情的魔鬼。
  
      他的外表变了,他的气质也变了,但是他的内心却没有改变。因为,在他的嘴角边还带着些许调皮的笑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