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星际回收商 > 1518
    一头一尾,疼大爱小,潜意识里雷森就偏爱他们两个。顶点X23US
  
      但是,雷森必竟是雷森,地位不同,掌控的能力无人可制,他考虑的自然也就与常人不同,别说是他们,就是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所出,从小他看着长大,他也没有多少感情。地位越高,感情越是淡漠,他,雷森在所有人眼里面无所不能,能力空前绝后,只是在儿女感情上,就没有办法与普通人相同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策神很快就把父王出现的消息告诉给大神,大神这边马上联系,大神怕父王惊龙一现,他说不上一句话,父王就又消失了,下一次再有说话的机会谁也不知道会到什么时候。
  
      大神给武弃星上的人求情,他说:“父王,大惩小戒,所为的不过是让人赎罪,罪大恶极以性命抵,罪行轻者以岁月抵。目的不外乎是治病救人,现在他们多有悔意,策神王上,逍遥王爷还有我,我们一至认为父王仁慈,可以考虑给他们一次机会。”
  
      雷森道:“机会给过,他们践踏了,你啊,也不用多想,我说过,你做好你自己的事,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其他的不需要多问,也不是你能问的。求情可以,进言也可以,但有些事情不是你能一再掺和的,若是你觉得你可以,那你去异界啊,去那里和异族人战斗,生死由命,活着我记你功劳,死了,是你能力不足,也免得你精力过剩,做个闲散的王爷还不满足,不清楚自己的定位,四处招摇,四处伸手。”
  
      这几乎是训斥了,比原来的话更直接,一时间大神有些痛苦。但他知道走到这一步是双方相向的,不能怪父王,若是他们还像以前那般听话,听命令,没有过多的私心杂念,如果他不是一再的做出父王不喜欢的事情,也不会这样。
  
      大神声音稍有些低沉,“是,父王,我会改。只是武弃星上的都是父王的血脉,能放过还是放过吧。就像现在一样,被父王贬成普通人的都聚在一起要把父王曾经战斗过的乱石带给清空,给他们机会,他们都是聪明人,活着就知道该如何去做。”
  
      “给不给机会是我的事,大神啊,你跟我这么久,犯过的错也不少,我也容忍了,还替你纠正,才让你走到现在,若是我的灵魂是这个世界里的,从你一开始出现异常,基于第一原则,我就会把你销毁,你的存在,是我的容许,但不是让你一而再,再而三放肆的理由,若是一直这样,你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你知道吗?”
  
      大神的声音带着一股深入到灵魂的寒意,既有警告,还有一丝惋惜,大神不由的浑身打了一个寒颤,一股意志让他驯服起来,“是,我知道,父王。”
  
      雷森不理会他的屈服,慢悠悠的接着道:“在我这里,你们都是一样,我一直都这么认为,虽然他们几个是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所出,但是他们绝对没有你们优秀,相比之下我无法器重他们。这是先天决定的。你们若是按照我的安排生活,将来还会有你们出世的时候,在我这里,我唯一不怀疑的就是你们,也是唯一一支能让我完全信任的存在。可惜,你们变成了人,心思就杂了,想法也不纯了,人人都想着自己的利益,变质了。要是你们还像以前那样,处处站在我的立场上考虑,伤一个我都会心痛,莫说是杀掉了……”
  
      雷森沉重的叹息一声,接着道:“在立储传王位的这件事情上,你们是没有发言权的,可是因为你们私心过甚,个个都想掺一脚,若我不是你们能控制的,换成一个普通的修士,怕是你们早就把我控制起来,听命于你们了。呵呵……”
  
      大神无力的辩解了一句,“不会的,父王。”说出这句话,连他自己也不信,要是父王雷森没有让天下震怖的能力,别说是他们,就是天机仙音和雷蓝依儿那两个所出的废物儿子也不会放过争一争的机会。就是他,一向自认为很理解,能看透一切,在王位面前不也是经过一番计算,觉得无法承受违逆的后果才发弃的吗?父王说的有道理!
  
      “我对你们的宽容,不代表没有底限,也许在你们看来,你们所犯的不过是小错误,但在我的位置看来,那是在动摇王朝基业,若是不处理,遗祸无穷。也许,在你们的推理计算中,我会按照常人的办法,小错小罚,大错大惩,你们可以不断的犯错,一次次试弹出我的底限在哪里,有没有伸缩性,域值是什么。可是,你们忽视了一点,我不是常人。这一点,你们都无法和策神相比,策神早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样的,所以他比你们优秀,他知道什么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他知道我是不喜欢别人讨好的,更不喜欢别人利用我的信任和感情反过来试探我,算计我,那样只会让我发怒。他没有,他也许有过算计,但是只是为了他自身的安全和清静,其他大部分的时候还是纯净的。”
  
      雷森似乎也放开了心绪,笑道:“在王位面前,他不动心,是真的不动心,不是像你们各有打算,私下里却藏着别样的心思。他怕麻烦,只想单纯的活着,自自然然的发展自身,你们不时,你们在权力场太久了,算计,争斗,阴谋,让人厌恶……”
  
      “让别人厌恶不是什么问题,对我来说无足轻重,我不会处罚你们。可是被厌恶的对象是我,若我是视而不见,纵容你们,你们会得寸进尺,更加的放肆。不要和我说你们是无心的,你们是超智脑,一步步全在你们的算计当中,无心两个字与你们无缘。”
  
      大神心中一片苦涩,父王对他们还是防备着,也是,他们是超智脑,不是普通人。普通人的喜怒有情绪,境遇操控。而他们只是把这一切当成推算的条件,所有的可能,所有的结果都不意外,按理说,他们不会喜,也不会怒,一切都在他们的预料之中,所以他们要是犯了错,绝对是故意的,带着恶意,不被被原谅,也没有被原谅的理由,也许这就是父王无论如何也不能对他们宽容的理由,这理由看起来有些冰冷,有些绝情。
  
      他无法开口替武弃星上那些等死的人向父王辨解,任何语言都是无力的。父王知道那些人起来和策神闹是故意的,他也知道,只是他刻意的忽视,父王没有忽视而已。
  
      “在我这里,”雷森接着讲道,“只有策神在大事上有和我对话的权力,因为他是唯一一个站在大势上考虑的人,你们所有人都有私心。大神,别提什么感情,若是提感情,他们是你弟弟,策神也是,可我在这次的事件当中,没有看到你站在一个公正的立场上,并没有持一个公正的心来看待这事。你看似不闻不问,实际上是静观其变,他们胜了,你会分一杯羹,对策神表示一杯同情。他们败了,你可以在我面前替他们求情,你心不正!!”
  
      “我……”大神脑门冒汗了,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他。最开始的时候,就是冒近,惹得雷森上火时,雷森也只是点点他,威胁他两句,事后什么都没有。
  
      “记住,你是最先跟我的,按理说,我该对你抱有最大的希望和想法,到现在,我却没有。我在你身上只看到平淡的痕迹,平平淡淡的,处处算计,处处想着自身平安。因为仙莲子的分配,他们闹事,你是最先知道的,那个时候,要是你有心,居中调停,事情不会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要以说,是你的算计一步步把他们推向绝境。而你事后,却又跳出来装好人,替他们求情,让他们买你的好,大神啊,这样的算计让人寒心啊。”
  
      “父王,我没有算计。我只是想他们都是我弟弟,都是血脉一家,自家的兄弟闹就闹吧,小闹一番总比积攒着来一次大爆发的好。我真没有算计他们。父王,你要相信我,我不是不想调停,他们不服啊。策神没有问题,他一直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态度,在他面前只要按照规矩来,他才不会管那么多的杂事。可是,战神狂神他们什么样,父王你比我清楚,我也就是占一个大哥的名份,比他们到这个世界上早一点,论军功,他们两个哪一个都不比我差,若不是让着我,哪一个都比我强。还在军中的时候,我奉父王的命管理他们,我手里有权,代表父王,他们还听,都是王爷了,我的话没份量了,父王,我也难!”
  
      雷森很不喜欢现在这个样子的大神,学会的找理由,学会了推诿。失去了原来的那一点真诚与坦荡。他道:“既然是这样,那就这样吧。这是最后一次。”
  
      大神脑袋里全是最后一次四个字,这四个字在他脑海时不断回旋冲荡,最后一次,也就是就他以后再也没有发言权了,父王的警告他不敢不放在心上,也许下一次他会和武弃星上那些弟弟们一样,在绝望中等待,等待死亡降临。他不知道他做错了什么。
  
      大神坐在那里发呆,也许这一次他和父王的联系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没有人利用他,是他自己主动跳进去,主动的找不痛快。他不知道为什么在不知不觉间父王对他的容忍已经到了上限,是他犯了不该犯的禁忌,还是他本就不讨父王雷森的喜欢?他不知道!
  
      有人来找大神,大神强笑应付过去。眼下他能做的就是少说,至如今他才知道有那么一句话十分正确,少说少做,多说多错,少做少错。不说不错,不做不错。他开始怀疑,自己力主推动的乱石带改造计划是不是错了,是不是在父王哪里,他是有意消除父王存在的痕迹,有意的消除父王的影响,居心险恶。他前所未有的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动摇。
  
      过了数日,大神才缓过神来,但从这时起,他变得沉默了,任何事能不管就不管,能不问就不问,只是管着自己那一千来艘物质分解回收船的工作。他不知道的是,这也让其他的弟弟们松了一口气,认为大哥是在给他们最大的自由度,尊重他们,心存感激。
  
      没有多久,策神就知道了原因,也是无语好久。虽说他不清楚父王和大神之间说了什么,但他推理了一下,无外乎那么几句话。可是这么几句话就让策神对父王无语了。他才想起,如今的父王实际上的岁数不过四十,正年轻着呢,年轻人嘛,总是搂不住火,理解。
  
      但是理解归理解,策神也没有打算就此装聋作哑,别人不管,现在,他手边能用的人虽然说,但都是外姓,总让他觉得自己身边犯空,有依无靠之感十分强烈。只有大神和他一个血脉,天然就有着一股与众不同的感情在里面。至如今,称王爷的也就大神和逍遥王爷,逍遥王以前犯错,已经吓坏了,遇事就躲,怕有一日不知不觉就没有了。要是大神也被父王给吓坏了,他这个王上面前可能连个可以说体己话的人也没有一个。这可不行。
  
      策神试着联系父王,居然联系上了。他有些惊讶,“父王,你还没有离开?这可不是你的风格,你是不是有什么坏要使,要是有,你直接来,把我这个王上给弄下去。”
  
      雷森对策神动不动就不干,要退位的做法十分的头疼,他无奈的说道:“别又拿退位说事,好不好?头疼!王朝是你的,我说过我不干涉,我能使什么坏?真是!”
  
      “没使坏?”策神大大的不信,马上提高声音,“父王,你说你没使坏,意思是你遵守了我们之前所说的你不干涉王朝,全交给我对吧?哪好,咱爷俩好好算算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