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巫师不朽 > 第三百八十五章 等待

第三百八十五章 等待


      “已经完全不见了。”
  
      带着一群人回到那个简陋的家,无视了其余人看向自己的目光,阿帝尔走向前,在四周不断摸索着,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他默不作声,只是在四周不断翻动着,令一旁的科拉尔都忍不住开口:“你在找什么?”
  
      在如今,见识过阿帝尔的力量之后,也唯有他和蒂丽还能这么和阿帝尔说话。
  
      他们毕竟是这具身体的亲人,过去十几年来日夜相处,那种熟悉与亲近感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消磨掉的,哪怕此时的阿帝尔看上去有些陌生,但也不至于会令他们感到害怕。
  
      “雕像。”
  
      阿帝尔静静开口,脸色看上去有些阴沉:“雕像,不见了。”
  
      “什么雕像?”科拉尔先是一愣,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是那天我带回来的雕像?”
  
      他看上去有些疑惑,不明白那个普通的雕像有什么好找的。
  
      “那不是普通的雕像。”似乎是看透了他的想法,阿帝尔接着开口:“你把这雕像带回来的那天晚上,有些东西来过。”
  
      话音落下,一缕缕精神力在原地挥发,在众人的脑海中瞬间形成一幅画面。
  
      简陋老旧的街道,昏暗的夜色笼罩一切。
  
      在一座看似老旧的房屋之外,一头三米多高的人形怪物静静在门前站着,一双猩红色的眼眸注视着屋内,其中所带的恶意像是要将世间一切生灵吞没。
  
      而在屋舍的阳台上,一个身影单薄的男孩静静站在那里,一双银色的眼眸与对方注视着。
  
      轰!
  
      下一刻,脑海中的场景破碎,精神力回溯的画面到此结束。
  
      “该死!!”这一刻,科拉尔与蒂丽两人脸色大变,心中一股惊悚与后怕不由自主的浮现。
  
      短短时间前,他们才刚刚经历过一场惊心动魄的诅咒事件,却没想到在自己家中,在他们所不知情的情况下,还有一场诅咒也曾爆发过。
  
      可想而知,那天晚上,若非是有阿帝尔在,他们一家人绝对讨不了好。
  
      “雕像!那雕像在哪?”
  
      想到那天晚上的画面,科拉尔都不由打了个寒颤,看着身旁的蒂丽大声问道。
  
      在这个家里,科拉尔平时忙碌于各种危险任务中,而西姆年纪还小,平日里家中的各种杂务自然就落到了蒂丽身上。
  
      如果说谁最可能知道那尊雕像在哪,自然也是她。
  
      “不,我不知道。”面对科拉尔的询问,蒂丽脸色苍白,此时显得有些惊慌失措,连忙摆了摆手:“我没动过那雕像。”
  
      “在今天早上,那雕像还在桌上。”
  
      “找。”这个时候,科拉尔倒显得很果断,立刻拉着身旁的女儿,就准备上楼寻找。
  
      “不用找了。”身旁,阿帝尔的声音响起。
  
      他从角落里走出,看着眼前的科拉尔,脸色有些阴沉:“那雕像不在屋里,或许是之前被人偷走了。”
  
      这也是一个可能。
  
      附近就是贫民区,周围小偷什么的数量不少。
  
      在阿帝尔几人离开的时候,如果真的有小偷光顾的话,会顺手将那雕像顺走是很正常的事。
  
      “不过今天晚上,我们必须要小心些了。”
  
      轻轻抬了抬头,透过窗户看着外面逐渐昏沉的天色,阿帝尔自语道。
  
      此时已经接近黑夜,周围的光线逐渐消散。
  
      等到外界最后一点光辉消失,一抹血色的月亮从天空开始显露。
  
      “不会错的,那座雕像···是噩梦雕像。”
  
      夜里,一张不算舒适的大床上,黛丽莎与蒂丽睡在一起,此时正想着心事。
  
      此前阿帝尔用精神力回溯的画面,她同样也看见了,对于那座雕像,还有那头怪物的模样印象深刻,联想到了曾经听闻过的一个传说。
  
      “噩梦雕像,传说中在数百年前从噩梦庄园内被带出的,最为恐怖与诡异的三件诅咒之一。”静静躺在床上,想着脑海中关于这件物品的传说,黛丽莎只觉浑身都在发冷:“但凡见过噩梦雕像的人,最终都是于噩梦中沉沦,被恶鬼吞噬到黑暗之中。”
  
      想到这里,她不由轻轻侧身,看向身旁的人。
  
      在她身旁,蒂丽穿着一身宽松的睡衣,浑身凹凸有致的身材完全没法遮住,此时双眼紧闭,看上去睡得正香,一点都没有身处恐怖之中的自觉。
  
      “真是幸运的人啊。”
  
      看着蒂丽这幅安心睡眠的模样,黛丽莎不由摇头苦笑:“有一位顶级觉醒者当弟弟,哪怕被卷入诅咒也自有人帮你扛着,根本不需要去承担那份痛苦与绝望。”
  
      她想到自己此前十多年的痛苦经历,心中越发悲哀。
  
      “父亲,你还不睡?”
  
      静静站在阳台上,看着身后出现的男人身影,阿帝尔有些意外。
  
      在阳台上,科拉尔一身灰色的制服,手上拿着一把老式的手枪,脸色看上去十分冷峻,没有一点要睡的意思:“那东西今晚会来,是么?”
  
      沉默一会,阿帝尔默默点头,没有选择否认。
  
      尽管没有明说,但他之前的布置却没有什么掩饰,包括让众人去睡觉,自己却站在了阳台上等待,这一点足以让人察觉到一些东西了。
  
      “既然要来,那我不管做什么,都没什么区别了。”科拉尔摆摆手:“我知道那东西不是普通人能对付的,但让我看着你一个人与这东西拼命,我还是做不到。”
  
      “我人就在这里,如果你挡不住那东西,不管怎么样都是要死。”
  
      “既然那样,就让我在这看着吧。”
  
      他搬了条椅子在这坐下,脸色冷峻,一口气说了很多。
  
      对科拉尔这幅态度,阿帝尔也不奇怪。
  
      在西姆过去的记忆中,科拉尔向来就是这么一个人,性格刚硬要强,从不会因为畏惧就退缩。
  
      这样的一个人,在眼下这种情况下,让他老老实实在床上躺着,可能性并不大。
  
      就这样,两个人一齐在老屋阳台上坐着,一边坐着,偶尔还会聊一聊过去的事。
  
      而就在这样的等待中,远处的街道上开始出现新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