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遮天武神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狂暴的巨鹿

第一百七十九章 狂暴的巨鹿

    湖面不时升腾着氤氲缥缈的雾气,簌簌流淌的清泉,自山顶流淌而下,晶莹透亮的山泉似那久违的甘露。
  
      众人抢着上前饮水解渴,晨枫手捧清泉饮入口中,立时感到一股透心凉心飞扬的舒爽。
  
      音菡此女饮过水后,坐在晨枫旁边,两支粉拳轻柔地敲打着两条玉腿,看来是连日的长途跋涉,令此女有些吃不消了。
  
      “小心!”孤皓惊慌地说道。
  
      只见一条玉足般大小的碧青色怪鱼,顺流而下时,一下咬中正在张嘴接水喝的巨蜃。
  
      巨蜃也是个狠人,“咔嚓”上下颚死命闭合,一下便将那鱼儿拦腰截断。
  
      断掉的鱼儿残躯,坠入下方潭水中。
  
      鱼儿吃痛,但是脑袋尚存,还未死去,还有一搏之力。
  
      巨蜃岂会给他临死反击的机会,左右手上下开弓。
  
      “咔嚓”鱼嘴瞬间被撕裂开来,两半血肉模糊的上半部鱼躯,也是先后堕入水中。
  
      巨蜃赶忙伸出受伤的舌头,只见两排整齐浅淡的牙齿咬痕清晰可见。
  
      刚才若非及时咬断鱼躯,迫使鱼儿暂停攻击,恐怕他整个舌头,都会成为那鱼的食物。
  
      真是险之又险避过一劫,吓得他头顶热气蒸腾,大汗淋漓,一副受惊过度的怂样。
  
      仰头服食数粒创伤药丸,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仿佛失魂落魄一般。
  
      众人目睹此景,无不俱惊,音菡那小妮子早已吓得花容失色,吐露出舌头抚摸了一把。
  
      “怎么样,音菡师姐!舌头还在吗。”晨枫打趣似地说道。
  
      “要你管,死一边去。”音菡翻了个白眼,嗔怒地说道。
  
      晨枫见此女耍起小性子,识相地闭口不谈,免得遭受一顿粉拳。
  
      五个时辰后,众人到了一片低矮的灌木丛林。
  
      根根青翠欲滴的藤蔓缠绕在灌木上,藤蔓上绽放着五颜六色的炫丽大花,沁人心脾的花香充斥着整片林区。
  
      音菡这小妮子忙着摘采鲜花,快乐的像个小孩子。
  
      “滚开,给老子让开路。”巨蜃扯着嗓子吼道。
  
      众人凝目望去,只见前方路途中间,横卧着一只可爱的两阶黄斑小鹿,这鹿儿一条后腿乍现出一抹血痕,显然是受了伤。
  
      此鹿听到巨蜃发出的呵斥,惊吓得连忙起身,一瘸一拐地慢慢挪动伤躯,想拼命逃离此地。
  
      正当此鹿刚欲钻入灌木丛时,一只夹杂着开山裂石之威的狼牙大棒袭来。
  
      “嗷嗷”一声稚嫩的惨呼,小鹿皮开肉绽,倒地死去。
  
      巨蜃上前捡起狼牙棒,擦试着血迹,一副大仇得报的快意,仿佛是将刚才所受耻辱一下便给洗刷干净。
  
      众人正为巨蜃的无耻行为,感到寒心之际。
  
      “呜呜……”一阵穿破云霄的嗥叫传来,众人心神俱震,惊慌失措地抬头仰望时,不禁暗吸一口凉气。
  
      “噼里啪啦”灌木丛一片片倒塌,尘土风暴中是一头气势汹汹的巨鹿。
  
      那巨鹿体型巨大,似一座会移动的木屋,其口中叼着一只死去的肥嫰狨兔。
  
      “大家小心了,这是一头五阶妖兽,看气势,似乎不亚于九窍洞的那只银背蜥,咱们合力一击,挫挫此兽锐气,然后各自散开,在灌木丛后方集合……”纯天然大声疾呼。
  
      来不及等他把话说完,这鹿已是丢下口中的狨兔,逼近三丈之内,开口便是吐出数道木刺。
  
      众人立刻施法阻击,一时间,满天术法狂射,势如狂风骤雨,那些碧青色的木刺,显然气势更加强大。
  
      “轰隆隆”火光冲入天际,烟尘四处飞扬,周围数丈内的灌木毁于一旦,爆碎成满地残渣。
  
      烟消雾散,露出巨鹿庞大身躯,此鹿似乎在找寻着什么,那是半截小鹿残躯。
  
      巨鹿仰头怒吼,状若疯狂,周围数十丈内的灌木,顷刻间毁去,像极了飓风过后的凄凉场景。
  
      众人发出攻击后,在满天烟雾掩藏下,各自寻路,一路夺命狂奔,连头也不敢回一下,只听得阵阵刺耳的嘶吼,如同炸雷般在耳畔响起。
  
      晨枫与纯天然两人最先到达约定地点,随后是孤皓从灌木中一冲而出。
  
      数息后,一抹丽影闪现而出,是那甜美可爱的音菡。
  
      只见此女裙角被撕裂了一道口子,露出其内玉润亮泽的肌肤。
  
      众人看了,喉头耸动,直吞口水。
  
      “我去,怎么会这样?丢死人啦!再看挖了你们眼珠子。”音菡娇羞地嗔道。
  
      随后,一溜烟地躲到隐蔽之处,更换衣衫。
  
      巨蜃跌跌撞撞,滚爬着钻出灌木丛,像一滩烂泥般卧地不起。
  
      众人在刚才反击中都是受到些许伤患,纯天然,晨枫,与孤皓三人打坐服药调息起来。
  
      那音菡也已换上一身鹅黄衣裙,正坐在角落里调养。
  
      “那五阶妖兽果然厉害,咱们的术法根本就抵挡不住,连真气护罩都险些被击破,可谓是死里逃生。”孤皓后怕地说道。
  
      “是啊,此鹿似乎未尽全力,若是距离再近些,让其见到死去的小鹿,定会全力攻击,那时咱们就真是福祸难料了……”纯天然感慨地说道。
  
      “咦!那死猪怎么还在那趴着,再炼蛤蟆功吗,嘻嘻,有趣。”音菡嬉笑着说道。
  
      “音菡师姐,你也修养好啦,看来大家都是受些小伤而已。”晨枫伸个懒腰,挤眉弄眼地说道。
  
      “切,这句话应当是我问你才对,本师姐的修为,可是比你高来着……”音菡自我感觉良好地说道。
  
      “不对劲,我去看看。”孤皓担忧地说道。
  
      等他过去将巨蜃翻转过来,腹部朝天,众人面露惶恐。
  
      只见巨蜃前半身血肉模糊一片,血水早已凝固,右侧大腿受伤甚是严重,皮开肉绽,露出森森白骨,十分骇人。
  
      “我明白了,依靠风的传递,那巨鹿定是嗅到了巨蜃身上的熟悉气味,刚才他残杀小鹿,身上定会留下浓重的血腥味……”纯天然分析道。
  
      “原来刚才巨鹿所发出的攻击,大半都是冲着巨蜃师弟去的,难怪他会受伤如此严重。”孤皓恍然大悟地说道。
  
      纯天然立刻清理伤口,抹药包扎,灌食药丸,抢救措施完毕,下面就等着巨蜃这厮听天由命了。
  
      两个时辰后,大家都以为这家伙已经死透。
  
      正当众人起身离开之际,“咳咳”巨蜃发出一阵咳嗽,张口吐出一团黑血,慢慢坐起身来。
  
      “我这是在哪!到毒虫岭了没有……”巨蜃醒来,迷迷糊糊地说道。
  
      “毒虫岭,难道是你梦游去的吗,咯咯……”音菡嗔怒地说道。
  
      莫非这家伙在装睡,害大伙白白浪费两个时辰等他,这让谁气不过。
  
      孤皓立刻伏在其耳边嘀咕着,数息后,巨蜃颤颤巍巍地,在孤皓搀扶下立起身来。
  
      “若是再让老子遇到那头鹿,定要将它抽筋扒皮……”巨蜃愤怒地说道。
  
      然而话没说完,便不小心牵动伤口,痛的呲牙咧嘴,一阵叽歪。
  
      众人听闻此人狂妄言语,全都皮肤发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如此不要脸皮的人,真是打着灯笼都难寻觅。
  
      一场闹剧结束,众人加快步伐,朝着毒虫岭挺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