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三国奇公子 > 第九百二十三章

第九百二十三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建安十七年九月下旬,张任亲自指挥兵马坐镇中军,吕布为中路先锋,张绣为东路先锋,太史慈为西路先锋,张辽随时策应,三路大军齐出!
  在这三路猛将的威压之下,拓跋力微手底下的兵马,彻底被打的胆寒了,而一战之下,三万兵马,将拓跋力微手底下十几万兵马击溃,狼狈逃窜!
  而后张任下令,吕布、太史慈、张绣、张辽、徐晃、张勋,再加上张任,七部七万兵马,齐齐出击,紧紧地咬着拓跋力微的队伍!
  建安十七年十月初,大军会师狼居胥山,魏延、曹操帐下三万兵马,仅剩下三千不到,而狼居胥山上下,已经满是骸骨,野鸟乌鸦乱飞,再加上张飞麾下剩余的两千兵马,三部剩下五千兵马,而众人公推之下,张任出面对几人做足了安抚!
  而在这近两千里的路程下,众人斩首八万余,剩下六七万人有一半逃窜的不知所踪,另外有近三万人被大汉兵马俘虏!
  大军凯旋而回,浩浩荡荡,消息传来,天下震动!而这个消息,也在第一时间传回了渔阳,管宁等人心中更加忐忑了!
  建安十七年十一月,沉寂已久的管宁,走进了养病的程昱府中,二人相对而坐,程昱眼神之中已经满是死灰之色,“幼安,老夫没想到,会是你来!”
  管宁叹了一口气说道,“仲德先生,大势如此,如之奈何?不过是早晚之事而已!若是当年大公子尚在,或许我等还有抗争一二的资本,可如今明公诸子,可有一个成器的?如今能保全更多人的性命,那已经是我等万幸了!”
  程昱也没理会管宁言语之中的悲观情绪,直截了当地开口问道,“那不知道幼安今日来此,所为何事啊?”
  管宁沉吟片刻,开口说道,“仲德公,别让明公为难!如今朝廷容得下任何人,可唯独容不下仲德公!就算是明公保下了仲德公,到时候明公也会成为天下人攻讦的对象!只要仲德公的问题解决了,明公就不会为难,而明公就能藉此保下仲德公家小,还请仲德公三思!”
  程昱晦暗的眼神之中闪出一抹凌厉的光芒,“幼安,这是朝廷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或者,是明公表露出来的意思?”
  管宁带着一股浓浓的无力感说道,“是我的意思!朝廷引而不发,就是有人想要看明公的笑话了,仲德公既然替明公办了事情,就要有替明公背锅的打算!人死如灯灭,只要仲德公去了,没人会追究仲德公,到时候明公也是被蒙在鼓里的,此事死无对证!”
  而后管宁努力挺了挺身子说道,“如若不然,明公到时候就危险了!”
  管宁盯着程昱说道,“仲德公,您已经七十岁了,就是不为明公考虑,也要为子孙计!”
  程昱浓浓的叹了一口气,“老夫记得,子廉府上还珍藏了一瓶美人血!”
  二人都是聪明人,自然用不着将话都点透,程昱说是要喝酒,实际上是自己在选择死法,当下管宁叹了一口气说道,“回头我就派人给仲德公将酒送来!”
  建安十七年九月下旬,张任亲自指挥兵马坐镇中军,吕布为中路先锋,张绣为东路先锋,太史慈为西路先锋,张辽随时策应,三路大军齐出!
  在这三路猛将的威压之下,拓跋力微手底下的兵马,彻底被打的胆寒了,而一战之下,三万兵马,将拓跋力微手底下十几万兵马击溃,狼狈逃窜!
  而后张任下令,吕布、太史慈、张绣、张辽、徐晃、张勋,再加上张任,七部七万兵马,齐齐出击,紧紧地咬着拓跋力微的队伍!
  建安十七年十月初,大军会师狼居胥山,魏延、曹操帐下三万兵马,仅剩下三千不到,而狼居胥山上下,已经满是骸骨,野鸟乌鸦乱飞,再加上张飞麾下剩余的两千兵马,三部剩下五千兵马,而众人公推之下,张任出面对几人做足了安抚!
  而在这近两千里的路程下,众人斩首八万余,剩下六七万人有一半逃窜的不知所踪,另外有近三万人被大汉兵马俘虏!
  大军凯旋而回,浩浩荡荡,消息传来,天下震动!而这个消息,也在第一时间传回了渔阳,管宁等人心中更加忐忑了!
  建安十七年十一月,沉寂已久的管宁,走进了养病的程昱府中,二人相对而坐,程昱眼神之中已经满是死灰之色,“幼安,老夫没想到,会是你来!”
  管宁叹了一口气说道,“仲德先生,大势如此,如之奈何?不过是早晚之事而已!若是当年大公子尚在,或许我等还有抗争一二的资本,可如今明公诸子,可有一个成器的?如今能保全更多人的性命,那已经是我等万幸了!”
  程昱也没理会管宁言语之中的悲观情绪,直截了当地开口问道,“那不知道幼安今日来此,所为何事啊?”
  管宁沉吟片刻,开口说道,“仲德公,别让明公为难!如今朝廷容得下任何人,可唯独容不下仲德公!就算是明公保下了仲德公,到时候明公也会成为天下人攻讦的对象!只要仲德公的问题解决了,明公就不会为难,而明公就能藉此保下仲德公家小,还请仲德公三思!”
  程昱晦暗的眼神之中闪出一抹凌厉的光芒,“幼安,这是朝廷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或者,是明公表露出来的意思?”
  管宁带着一股浓浓的无力感说道,“是我的意思!朝廷引而不发,就是有人想要看明公的笑话了,仲德公既然替明公办了事情,就要有替明公背锅的打算!人死如灯灭,只要仲德公去了,没人会追究仲德公,到时候明公也是被蒙在鼓里的,此事死无对证!”
  而后管宁努力挺了挺身子说道,“如若不然,明公到时候就危险了!”
  管宁盯着程昱说道,“仲德公,您已经七十岁了,就是不为明公考虑,也要为子孙计!”
  程昱浓浓的叹了一口气,“老夫记得,子廉府上还珍藏了一瓶美人血!”
  二人都是聪明人,自然用不着将话都点透,程昱说是要喝酒,实际上是自己在选择死法,当下管宁叹了一口气说道,“回头我就派人给仲德公将酒送来!”
  建安十七年九月下旬,张任亲自指挥兵马坐镇中军,吕布为中路先锋,张绣为东路先锋,太史慈为西路先锋,张辽随时策应,三路大军齐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