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乱世逐流 > 第三十二章 死猪不怕开水烫

第三十二章 死猪不怕开水烫

汾水两岸对峙的秦军和并州张平军,终于结束了这种不可持久的状态,以秦军大胜,并州军自主将张蚝以下无一漏网的状态结束,张蚝惨败得一塌糊涂。
  
  张蚝投降后,苻坚麾下龙骧军气势如虹,北上行军,一路势如破竹,目标直指并州中枢太原,天下震动。
  
  毕竟,在这乱世,天下的版图似乎有些年没有变动了,这是很不正常的,积压的矛盾,爆发的时候,就是地动山摇。
  
  吕光,徐成,乃至王猛,都开始进入某些“业内人士”的视野。
  
  在关中生活的人们猛然发现,原来苻健的侄子苻坚,手下实力已经如此雄厚了吗?
  
  很多有识之士隐约意识到关中如果政局不稳,或许苻坚就是那个最大的变量。长安城内的人心走向,在悄然向着苻坚靠拢,和王猛估计的一样。
  
  在很多人眼里,苻坚倒向哪一边,哪一边就会是关中的主人。甚至他自己都有可能成为关中之主。历史上关中地区,与蜀地,都是个相对独立的区域,无论是人文风情还是产出,都与关东(峣关以东)不同。
  
  狠人不止是王猛,他那位徒弟赵川也是个一等一的狠人。
  
  许昌城门口,几根柱子上绑着披头散发的死囚,他们是近期投靠过来的流民,至于为什么会被绑着,那是因为他们被杀,会让赵川更得人心罢了。
  
  淮南淮北的流民里,向来不是好人的世界,能混出头的,要么是苏道质这样的老狐狸,要么死杀人不眨眼的猛虎,或者兼而有之(比如祖狄)。
  
  石越并不是万能的,他虽然智计过人,却也不知道有些事怎么处理,比如赵川让他将新投靠的流民圈禁起来进行甄别,就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人人都是两只眼睛一张嘴,你怎么知道哪些人是符合标准的?
  
  过了一天,流民人群里隐隐有些躁动,石越找到几个暗地里挑拨教唆的,记下名字和样貌,来找找出拿主意。
  
  “你见过诉苦大会没?”
  
  赵川冷不丁的问了石越一句。
  
  哈?诉苦?苦还需要诉吗?这乱世谁他喵的过得不苦,就是你自己,还不是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走钢丝,哪里有不苦的?晋国皇帝司马聃,还成天担心被桓温废掉呢?他不也过的苦吗?
  
  石越一脸懵逼的看着赵川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流民里面啊,有些能人,但是呢,这些能人里面,往往很多是坏事做尽,缺德事做绝的。这些人加入我们的队伍,很容易就脱颖而出,成为低级乃至中级军官。
  
  流民队伍里有更多的人,则是受害者,兄弟被他们杀的,妹妹被他们睡过的,那些人看到这样的坏人当了官,会更加害怕,也会把心里隐藏的怨恨转移到我们身上。
  
  到时候别说打姚襄了,说不定一上阵就会投敌,你觉得那些坏事做尽的人该不该杀?”
  
  高!真他喵的高!
  
  石越听了赵川的一席话,佩服得五体投地,怪不得这么多美女投怀送抱,不只是人家长得帅,这脑袋也是杠杠的,玩死人不偿命的那种。
  
  “记住了,只杀那些十恶不赦的,至于那些罪不致死的,甄别出来,我打算组建一个敢死屯,让这些家伙破阵。”
  
  赵川只是有一个大致的想法,不过他没想到石越的执行能力非常强,而且有变通,采用了检举揭发,诬告反坐的方法,分分钟就把那些该砍头的人揪出来了。
  
  自己先前注意的人,这里面一个没有,显然那些人只是狗腿子,听命于这些恶棍,石越这才发现自己跟赵川比起来,对人心的揣摩还是差了点。
  
  这些恶人,得罪了新投靠流民里面的大多数,就算是狗腿子,也不是真心投靠。杀了他们,会让剩下所有的人都有安全感,记得自己这边的恩情。
  
  那些苦主,甚至会投桃报李,对赵川效死忠,也让那些站在中间的人,不敢有丝毫不敬。
  
  处事公道,行事果决,当真是让人心服口服。
  
  杀几个人,就能有这种效果,石越觉得如果以后还有这样的机会,他一定不会等赵川吩咐再去做。
  
  “苏道质,王八蛋,你杀了爷爷,十八年后爷爷又是条好汉,你给我等着,到时候我杀了你再玩你的女儿……”
  
  手起刀落,赵川将此人斩首,锋利的短剑没有染血,而是顺着剑锋流了下来。
  
  小萝莉苏蕙吓得脚发软,却倔强的站着,敛秋在一旁扶着她站好。
  
  “真是的,人死如灯灭,我苏道质行的正,坐的直,才不怕你们这些恶鬼以后找我,继续,给我行刑!”
  
  一张几案上摆着香炉,苏道质羽扇纶巾的在装逼,赵川亲自当刽子手,他想习惯杀人的感觉,因为不久之后他们就会去洛阳跟姚襄死磕,到时候还不知道会杀多少人。
  
  先习惯习惯也好。
  
  十几个人,杀得很快,一盏茶的功夫,就已经是尸首分离,苏蕙再也忍不住,扶着一棵树哇哇哇的吐了起来。
  
  “这种场面,你一个女孩子家不应该来的。”敛秋心疼的拍打着苏蕙的背,不明白这丫头在坚持什么。
  
  萧家小妹和淑文,都不敢出现在这种场合,更别说有孕在身的郗道茂了。
  
  苏蕙用手绢擦了擦嘴,并没有多说什么,她不是闲的没事来看杀人,自然是有自己坚持的东西。
  
  城门口的场地很快被收拾干净,那些人头被垒起来,用石灰处理了一下,做成京观,残忍的摆放在最显眼的位置。
  
  赵川这是要告诉各大势力,自己不是好惹的,以前没还手,只是条件不允许,若是想在自己队伍里浑水摸鱼,城门口那些人头就是最好的下场。
  
  往后两天,随着“诉苦大会”的结束,赵川颁布了针对旧有队伍的《咸鱼令》,还有针对新进流民的《积分令》。
  
  《咸鱼令》,顾名思义就是要咸鱼翻身,专门针对一线士卒,含伍长的,每次战斗,杀人数只是辅助考核,并不是唯一标准,根据任务分派,有一个基础分数,完成了受奖,完不成受罚。
  
  在战斗中救援同僚,打头阵,断后撤退等行为都有加分,分数到达一定程度,就有相应奖励。从官职到田产不一而足,当然,现在没有根据地,田产只能记录着。
  
  《咸鱼令》最大的特点就是强调纪律性,而且不以斩获人头数作为考核的主要依据,避免了封建时代恶劣的杀人冒功的做法。
  
  正如山贼抢劫一样,若是抢到的东西不上交,哪个抢到就是哪个的,那谁还会充当内应,谁还会去冒死侦查,谁还会冲到第一线?大家去捡便宜不就完事了?
  
  军功的分配也是一样,如果杀人多就功劳多,那以后佯攻的任务肯定没人肯做,就算去了,也很可能会把佯攻打成主攻。
  
  只看杀人数,这是最大的不公平。
  
  至于《积分令》就更有意思了,主题思想就是流民生而有罪,加入到这里,身上就是负分,赵川很花了点功夫跟石越等人解释什么叫做负分。
  
  直到苏蕙直接用水面上为正,水面下为负,要想不被淹死,头就要在水面上来形容之后,众人才是恍然大悟。
  
  “种田,参加敢死屯,当民夫护送军粮,都可以积分,去掉自己身上的负分,一旦转为正,可以加入我们的队伍,也可以作为屯民,享受自己的待遇。
  
  积分以家庭为单位,有家庭的人更有凝聚力,就照我说的颁布下去吧。”
  
  赵川最后力排众议,强力推行积分制。
  
  新人加入,会让旧人不满,还有危机感,这是无法避免的。新人旧人也会分开扎堆,抱团取暖,很多时候,这样的事情无法避免,也不必强求手下人全部都是铁板一块。
  
  事实上也不太好操作,往往是吃力不讨好。
  
  旧人为自己出生入死,如果新人一来就优待,那么谁还会为自己效力呢?
  
  按资排辈,实际上是为弱者制定一种保护规则,他们只能一步步往上升,不会人人都跟诸葛亮一样,出山就当大佬。
  
  把弱者和平庸忠诚的人联合起来,就能形成自己的根基。
  
  两份法令的威力十分巨大,其实还有另外一份法令,并没有对外公布,那便是中下级军官的考核办法,包括石越在内的众人,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赵川却不太认同。
  
  这年头的中下级军官,往往跟主将有着很大的联系,也就是裙带关系。
  
  没有人际关系,打仗时要想如臂指使,还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这件事,还真不能强行推行,等得到了洛阳之地,有了根基,再徐徐图之也不迟。
  
  刚刚入夜,孟昶陪着赵川在许昌城内巡视,这位黑熊一样的汉子,神色有些复杂。
  
  “大当家,今天你这一剑砍下去,是什么感觉?”
  
  孟昶射杀过不少人,但斩首的事情,确实还没做过。
  
  同样是杀人,用剑当面斩杀,和远处用剑射杀,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孟昶万幸自己成为赵川的铁杆小弟,不然的话,真要跟这样的狠人拧着来,多的的苦头要吃。
  
  “当年在长安,我杀过不少人。都是我认为该死的人,多半是人贩子吧。”
  
  在长安的时候赵川坏过董龙的不少好事,现在杀人越货的本事都是当初历练出来的。
  
  毕竟系统可不传授江湖经验。
  
  “杀人啊,习惯就好,只要你确认问心无愧就成,不然所杀之人就会成为你的心魔,在你意志软弱的时候吞噬你。
  
  杀人不是为了杀,而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不被杀,明白了这个道理,以后你不会犹豫的,明白了吗?”
  
  赵川拍拍孟昶的肩膀,这位高大的汉子,心悦诚服的对着他拱拱手说道:“大当家,我明白了,这就走了,你也回去歇着吧。”
  
  赵川点点头,挥挥手让他快点回去照看有孕在身的赵安宗娘子。
  
  等孟昶走了以后,赵抬头看了看天上挂着的一轮明月,没好气的说道:“偷听够了没有,偷听够了就快点出来吧,女孩子家这么晚到处走也不怕危险。”
  
  身后的阴影出走出来一个娇小的身影,苏蕙带着娇嗔说道:“这里现在是你这个大当家的地盘,谁敢把我怎么样?”
  
  她的面色在月光下有一些苍白,长发披肩,一身紧凑的衣服,打扮都是很讨赵川喜欢的后世邻家女孩模样,这丫头的心思如何,又怎么瞒得过情场小达人的赵大官人。
  
  “以后你会做噩梦的吧,今天从头看到尾,这是何苦来哉?”赵川有些心疼的摸了摸苏蕙的头发。
  
  “你需要拼成这样吗?”
  
  苏蕙幽幽叹息了一声,把身子靠在赵川的胳膊上,抬头看着月亮说道:“以前我看兵书,有种谈之间敌酋灰飞烟灭的快意,然而到现在,确实感觉权利越大责任越大。
  
  伏击可足浑常的那一战要是输了,弄不好今天被捆柱子上的就是你了。”
  
  苏蕙聪慧异常,而且很明事理,赵川并没有将她当不懂事的小孩看。
  
  “今日你看我杀人,其实手上没多少鲜血,毕竟只是十几个恶棍而已。可足浑常那一战,我一个人也没杀,死在我谋划上的人,不下五千人,这些人的鲜血用来洗澡,都能洗一个月了!”
  
  本来苏蕙想起今天的事情还有点恶心,结果听赵川一说,发现也确实是那么回事了。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什么的,看上去吓人,实际上弱爆了。
  
  不过是一人敌而已。
  
  赵川今日看上去像是杀神,其实也不过是斩首十几人罢了。那些带兵打仗的将领,随手一下,就能决定成千上万人的生死,苏蕙这才察觉自己以前玩的何等危险的游戏。
  
  “大当家,你很了不起。”苏蕙轻轻的把头放在赵川的胸口,听着对方的心跳,又急忙推开。
  
  “谢谢你,我现在好多了,回去睡了,你也早点睡。”说完苏蕙急急忙忙的跑开了,她的心跳很快,像是要爆炸了一样。赵川很英俊,让人看着很舒服,但这并不是自己喜欢和他接近的原因。
  
  有些事苏蕙自己也很迷茫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