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权力之门 > 第0799章 政治隐患

第0799章 政治隐患

李智宏坐在沙发上,看着徐浩东微笑着问:“浩东,你猜我为什么让新诚留下来一起见你?”
  
  徐浩东说:“我猜,袁丰平升任省委常委兼滨州市委书记后,他留下的位置由市长孙红雨接任,孙红雨的市长一职由新诚同志接替。”
  
  点了点头,李智宏笑着说:“你小子,省委组织部的安排,省常委会尚未开会,你倒是全猜中了。”
  
  徐浩东急忙向姚新诚道贺。
  
  姚新诚微笑着说:“浩东,还没确定呢。”
  
  徐浩东握住了姚新诚的手,“什么确定不确定,智宏书记点头了,谁敢不给面子?”
  
  李智宏笑骂着说:“臭小子,能不能好好说话啊?”
  
  徐浩东笑了,姚新诚也笑了。
  
  李智宏收起了笑容,“浩东,新诚去青阳当市长,一个四市一体化计划,把你俩拴在一起了。新诚在机关待了不少年,地方工作经验不够,你以后要关照一些,更不许欺负新诚。”
  
  语重心长,让徐浩东不敢怠慢,“请书记放心,我从没欺负过同僚,新诚是我的老大哥,欺负二字更无从谈起。”
  
  李智宏嗯了一声,“还有,青阳与云岭相比,综合经济水平仅为一半,你们云岭要多帮帮青阳,将四市一体化的优势落到实处。”
  
  徐浩东点着头说:“领导的话我谨记。我们刚与青阳市签订了财政借款协议,我们借给青阳市两百亿元。”
  
  李智宏笑了笑,“我知道,那还是借新债还旧债,你没少敲人家竹杠吧。”
  
  徐浩东不客气地说:“领导这话我不敢苟同,政府之间的拆借也是经济行为,应该交给市场解决。比如说担保、利息、抵押等等,都是必要的。新诚,你说是吧?”
  
  姚新诚笑着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李智宏说:“总之,你们要互相学习,互相帮助。”
  
  徐浩东和姚新诚郑重地分别做了表态。
  
  李智宏看了姚新诚一眼,“新诚,你明天就要去青阳上任,赶紧回家收拾吧。”
  
  姚新诚朝李智宏掬了一躬,说了一些感谢的话。然后与徐浩东握手道别,才转身离开。
  
  李智宏瞥了徐浩东一眼,“说来听听,你对姚新诚出任青阳市市长是什么看法?”
  
  “低了,新诚同志几年前就已经是正厅级,现在还是市级二把手,委屈他了。”
  
  “这个还真是没办法,机关出来的,非在地方扎实工作几年才能成熟不可。不像你,从基层上来的,大局观全局观非他可比。”
  
  “领导,你太苛求了。”
  
  李智宏摆了摆手,“不说姚新诚了。说说袁丰平吧。”
  
  徐浩东愣了一下,“说袁丰平?”
  
  李智宏说:“很多人认为,袁丰平从市长升为市委书记不到半年,就又被提拨为省委常委兼滨州市委书记,是沾了他老子的光。”
  
  徐浩东忙说:“我可没这么认为。”
  
  李智宏哼了一声,“你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
  
  徐浩东笑了,“领导这是诛心之论,我无话可说。”
  
  李智宏也笑了,“我接受批评。”
  
  “领导,我是这么认为的,组织的每一次任命,每一个提拨,都是有道理的。”
  
  “嗯,还真是这样的。袁丰平三十岁就已经是副处级,三十三岁正处级,三十七岁副厅级,这与你比算晚了吧?”
  
  “是,我今年刚好三十七,我现在已经是正厅级。”
  
  “袁丰平现在四十八岁了,在正厅位置上已待了五年半,这算慢的了。”
  
  “我同意领导所说。”
  
  “袁丰平能力如何?”
  
  “不错,很多地方比我强。只是背着他父亲这个政治包袱,做事有点缩手缩脚。”
  
  “这么说来,你认为对袁丰平的任命是正确的?”
  
  “是正确的。但是,但是……”
  
  “在我面前,有话直说。”
  
  “嗯,嗯,但是不够英明,而且,而且可能还有隐患。”
  
  李智宏盯着徐浩东,“解释。”
  
  徐浩东微笑着问:“领导,沈亢同志从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任上调到三水市出任市委书时,听说省委和省委组织部有过特别解释,或者叫某种程度的政治承诺,可否真有此事?”
  
  李智宏怔了一下,“糟糕,把这茬给忘了。”
  
  “难道真有此事?”
  
  “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即使有,也是不合规不合纪的,但既然有,就应当履行。”
  
  “领导,这是怎么回事?”
  
  李智宏说:“当时是这样的,在干部考评中,沈亢名列前茅,理应得到提拨。可是,从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任上直接的就地的提为副省级,这个没有先例。只有两个办法可以解决,一是外调并提拨,二是在本地担任市委书记过渡一下。当时外调已安排了其他同志,并且是中组部的决定,所以就采用了后一种办法。找沈亢同志谈话的是冯力行部长,可能说过类似的话,当然,是暗示的,是为了鼓励。好像冯力行说过,下一次或最近的一次人事调整,肯定会优先考虑沈亢同志。就这么着,不似承诺,却就是承诺。”
  
  徐浩东点着头说:“原来如此,难怪沈亢同志这两天的情绪不高,原来真有这么回事。”
  
  “沈亢真的情绪不高?”
  
  “领导,我学过心理学,我能感觉到身边人的情绪变化。”
  
  “嗯,我要吩咐冯力行,让他找沈亢谈谈,不能因我们的失误,而毁了一个好干部。”
  
  徐浩东说:“领导,人与人比较,最怕与身边人比较。我们四个市的一把手经常在一起开联席会议,大家暗中还是互相较劲互相比较的。除了我,沈亢与袁丰平和刘炳云三人资历相当,能力不相上下,沈亢为最,袁丰平最后。在这种情况下,提拨袁丰平,沈刘二人难免失望和失落。”
  
  李智宏说:“浩东,你与他们来往密切,你做做他们的思想工作。”
  
  “可以,但不会有效果。”
  
  “为什么?”
  
  “领导,觉悟大家都有,但倘若有失公平,觉悟就没有用了。”
  
  “有道理,说得对,这确实是个隐患啊。”
  
  “我也有但愿,但愿这不会影响我们的四市一体化进程。”
  
  李智宏摆了摆手,看着徐浩东,目光也柔和了起来,“不说他们了,说说你吧。”

Ps:书友们,我是温岭闲人,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