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血尊的甜心夫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夜间骤变

第三百七十五章 夜间骤变

    
  
      “回爹爹。不用去询问,意儿知道那地方在哪。顺着这条正街向南走,在中心地带,那家客栈就在那里。客栈是那里最高的建筑,很显眼,我们一到那边便能看得到。”
  
      听到询问,血意声音清脆,不带犹豫的回答。那话音中更是透着掩不住的开心。
  
      头一次被人牵着手在街上走,血意害羞脸红的同时,心中更有着新奇感,有一点小兴奋。被人牵着手在街上逛,这在以前真是想都不敢想的事。那样的感觉让他都不知怎样去形容,总之就是开心。
  
      “意儿好样的,我们快走。”
  
      父子二人牵着手,兴致勃勃的在前面走着,景象一片欢愉。而后面的气氛,显然就不那么好了。
  
      青云和纳泽二人神态严肃的走着,就好像他们此时去的不是什么大客栈,而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暴起吞人的危险之地。倒不是这二人用了什么未卜先知的本事,知道那里存在危险,而是此时他们已经身处水深火热之中。
  
      二人生前方的那位大人,面色阴沉,周身寒风阵阵,已是黑云压顶之势,随时都有雷暴降临。这状况,怎能不让跟在后面的两人严阵以待。不为别的,万一人突然暴起,早做防范也好免于被殃及池鱼。
  
      血无情现在的心情很糟糕,非常糟糕。他的小东西,居然把他遗弃在了一边只,顾着那个臭小子了。而且两人还有说有笑,态度亲昵,最重要的是,还手牵手!!
  
      这刺眼的一幕,真是让他的心情差到了极致,心底更是怨念横生。小东西不喜欢他了,小东西去喜欢那个熊孩子去了,小东西……
  
      一系列的老陈醋,在他心里一缸缸的酿造而出,香醇美味,酸味十足。在这绝佳的酸气弥漫下,一行人在街上游走了近三个时辰后,终于来到了声称在整个深渊,都有着名气的客栈。
  
      五层,高有十米的客栈颇为雄伟。它如鹤立鸡群般,耸立在城街的中心带。客栈很醒目,在很远之处便可以观望得到。
  
      “没想到在这种地方,居然会有如此奢华的一座酒楼,真是不可相貌。”
  
      整座客栈全部是由铁灵杉建成,外观古朴大气,还水火不侵,就是这东西有点小贵。正门两侧,黑金字体篆书“迎*天下客;品天上地下万道珍;正上方的牌匾上汤金大字“懿尊府”恢弘大气。光那字,便知此地不凡……
  
      “啧啧,虽不知里面佳品如何,但这单看这外表就上档次,真是让人喜出望外呢。”
  
      看着面前的客栈,寒霜不由得称赞了一句。不过话落时却没人接,对此他也不在意。回首拉过血无情,便阔步向客栈内走去。
  
      至于说人的不对劲,他没看出来吗?笑话,怎么可能,又不是傻的。再说,那酸味都快把他熏死了,不过是故意的,他就是想逗逗人。
  
      同时也觉得这人在同自己儿子吃醋时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但做事要懂得深浅,所以地方到了,也差不多了,要适时的收手。
  
      “哟!几位贵客里面请!您们是用餐还是住店?我们“懿尊府”可是远近闻名的,来这里,贵客您们算是选对了!保证来过了这一次,还想来下一次。”
  
      刚一进门,不远处的小二便热情的迎了出来。圆圆的脸上堆满了笑,连带着本就不大的眼睛,更是小到只剩下了一条缝。
  
      看见小二的询问,青云立即迎了上去。这种事自然是不能让主子来做,那可是他份内事。
  
      “先准备间上等的雅间儿,把你们这招牌的菜,上等的灵酒,精简着上一些。在准备几间清雅的上房,动作快着点儿。”
  
      “好嘞!贵客们随小的来。三楼那是我们“懿尊府”最好的雅间儿,那里的环境绝对是首屈一指。天字号上房在五楼,用过膳小的在请您们上去。”
  
      小二麻利的前边引路,嘴上不停的做着回答。
  
      ……
  
      “情,唔走了一下晌了,累死我了。”
  
      说着话寒霜,将自己靠在了血无情身上。
  
      血意在他从酒楼门前回身去拉血无情时,便很自觉的退到了一边。这种懂事让寒霜很喜欢,想着这个小人儿既然如此有心,以后倒可以多宠着一点。如果略有失落的血意,能听见他的心中所想,应该会欣喜的无语附加。
  
      虽然刚刚发生的事,让血无情很不舒爽。但一看到人的这个撒娇模样,什么不快都丢光了。有些臭臭的表情,立时换新。寒霜在哄人的这方面,已经是炉火纯青了。
  
      “走了一下午能不累吗?这些天又没有哪时是能休息好的。一会儿吃过了,好好的休息一下。”
  
      “嘿嘿,情真好。”
  
      看着夫夫两人互动,其他人真的很无语。
  
      刚才还阴云密布,随时都会电闪雷鸣的天气,不过一股小风,暴风雨就那么轻轻地吹散了。仿佛他们先前看到的都是假象,有种这两人在和他们开玩笑的错觉。反差太大,真心让人接受不了。
  
      餐桌前的夫夫,可不会管其他人心中是如何想的。在美味佳肴刚上来,便一个心无旁骛的投喂,一个专心致志的大吃,好不投入。
  
      气氛安静,只有吃东西的声音,还有几人时不时投望过去的眼神……
  
      深渊的白天很喧闹,处处透着繁华之景。但夜间很静,静的听不到一丝人声。寒风呼啸中,就好似一座空城。
  
      寒霜吃过晚饭,便很听话的乖乖休息了。由于睡下得太早,在午夜时分睡意已去的他,便醒了。这人虽然醒了,但他却没有睁眸,在黑暗中静静的聆听着身边人的呼吸心跳。
  
      可就在他静静的享受这份安宁时,静谧的夜里,突然传出阵阵不和谐的声音。
  
      “碰……乒……嘭……”
  
      微小的撞击声接连不断的传来。声音很弱,且距离很远,但在这静谧的夜里,却异常的刺耳。
  
      寒霜那闭合着的双眸猛的睁开,同一动作的,还有他身边的人。
  
      随着他二人起身,外面那些砰砰的声音也越来越响,有得听声甚至都快要到近前。
  
      “这是怎么回事?半夜不睡觉都起来拆房子?”
  
      这突然的响动,让寒霜不明所以。由于怕被发现,也不敢动用神识,只能靠耳朵来听。
  
      “一群被欲念填充的产物,为了自以为是的强大,实则只有愚蠢的事。”
  
      “到底是在做什么?”
  
      血无情并没有在说话,而是直接环着寒霜来到了窗前。
  
      “天啊!情,这些人是疯了吗?”
  
      当窗子被血无情推开的时候,寒霜看到了让他大为惊愕的一幕。
  
      在客栈的不远处,无数道身影在穿梭。他们看似几人一组,可实际上都有着自己的贪念。只要身边的人谁有分心,便会对其快速的下手。他们不单单是将人杀死,而且还会将其心刨出吞食。
  
      这些疯魔的人,如同疯子一般,对着所有能看到的人下着杀手。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很快就将街道染红了。
  
      寒霜蹙眉观望,就那么不到一刻钟,被残杀的人就不下百余个。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做事要有目的,他想这群人如此疯魔,肯定也是有原因。否则人也不可能疯了一般如此。
  
      “深渊内修炼的生灵,他们的修为会在心脏内结成晶核。在人死前将其吞噬掉,里面的能量会化为己用。虽然不是全部,但也十之一二。
  
      不仅如此,在深渊被虐杀而死的人,会有一缕不散的怨灵。杀人的人将它吸收掉,也能增长自己的修为。
  
      但对他们最重要的是,当这些怨灵吸收的足够多时,便会发生质变,会在灵魂空间结出所谓的灵珠。而这时,他们就能得到深渊之主的赐福。更有兴者,有可能会一飞冲天,直接踏入这深渊内的神殿。”
  
      “天下还有这种只靠掠夺,便能不劳而获的好事?”
  
      寒霜觉得这方法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完全是逆天的存在。
  
      “呵呵,当然不可能。这不过是深渊恶魔培养食物的一种方法。一点点小小的诱惑,便能收获一只只鲜嫩的肥羊,多好的方法啊!”
  
      对于万物心底的贪婪,身为魔的血无情看的是最清楚。总想着白日做梦,不劳而获。但天道酬勤这个定律,是在每一个世界都是不会改变的。
  
      “原来是一群争先恐后,想要把自己养肥,然后再兴冲冲的送到人嘴边给人吃的蠢货啊!但干嘛要在这个时间进行,白天做事不是更方便吗?”
  
      寒霜有些疑惑,这白天不去做这些,反而大半夜的不睡觉去做。这黑灯瞎火的,也不利于行动啊!
  
      “呵,羊也要养啊,不然全都饿死了,哪里还会出现新羊。”
  
      很简单的道理,想要羊毛,首先得要有羊。
  
      如同玩笑的话,却透着深深的讽刺。而寒霜听过以后,也觉得深以为然。窗外厮杀得十分惨烈,甚至是一些孩子和老人,都赫然参与其中。贪欲之心可见。
  
      屋内的人漠然的看着,对那些死去的人没半分同情。人,本就应该为自己的选择买单。
  
      就在寒霜觉得,事情会照这个剧情发展到结束时,情况却忽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这黑夜下的城池,突然被血色的光芒笼罩。随后那些正在厮杀的人,似乎是接到了什么指示一般,齐刷刷的全都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他们就那么静静地站着,仿佛都中了邪一般。
  
      突兀……诡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