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剑来 > 第八百六十三章 旧黄历

第八百六十三章 旧黄历

不想错过《笔下文学》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身为文庙陪祀圣贤之一的老夫子贺绶,负责看管剑气长城遗址,立即从天幕处落下身形,在半座剑气长城的城头之外御风悬停,老夫子算是依照约定,恪守规矩,双脚并不踏足城头,与那位人间资历最老的剑修作揖行礼,毕恭毕敬道:“晚辈贺绶,拜见老大剑仙。”
  老大剑仙这个绰号,最早还是阿良帮忙取的,后来剑气长城的本土剑修就跟着这么喊,加上各洲返乡剑修,一样习惯了如此敬称陈清都,好像就成了一件约定俗成的事情。
  陈清都只是望向托月山那边,没有理睬一位文庙圣贤的打招呼。
  就这么被晾在一边的贺绶也不以为意,这位老大剑仙要是好说话,就不是陈清都了。
  贺绶随即苦笑不已,那尊高位神灵的隐藏、现身和出手,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以至于连累年轻隐官合道的半座城头,在老大剑仙现身之前,陈平安合道所在,其实就受到了一种攻伐神通的隐蔽。
  不管怎么说,这是自己与文庙的失职,得认。
  贺绶暂时只能确定一事,是那尊神灵的那一记暗中出手,好像“吵醒”了眼前这位老大剑仙的一部分元神。
  没有朝蛮荒天下递出任何一剑,只是一剑开天,护送举城飞升去往五彩天下。
  最终再一剑斩杀越境的龙君。
  如今又只是一剑,就彻底斩碎一尊高位神灵的金身神性。
  至于陈清都为何能够重新现世,贺绶不愿探究。
  贺绶不得不承认,如果不是老大剑仙在剑气长城留了后手,贺绶肯定护不住陈平安合道的那半座城头,届时后果不堪设想,都不用说那些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天下大局,就老秀才那种护犊子不要命的行事风格,骂自己个狗血喷头算什么,老秀才估计都能偷偷去文庙扛走自己的陪祀神像。
  当年老秀才为何会一脚踩塌那座中土山岳?
  还不是为了弟子君倩打抱不平,早年君倩带着师弟齐静春一起游山访仙,被那位山君拒之门外不说,还骂得很难听,揭了刘十六的老底,是那妖族异类。好像那位与白玉京极有渊源的大岳山君,还曾试图拘押刘十六和齐静春在山中。
  陈清都双手负后,缓缓而行,摇头道:“不用在意,半座城头不还没被打碎,对于如今的陈平安来说,问题不大,反正这小子早就习惯了挨揍。何况对方藏了那么久,我们剑气长城一样毫无察觉。再说了,你们读书人的本命功夫,还是传道授业解惑,打打杀杀的,确实不太在行。”
  贺绶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没说什么。
  本想说至圣先师与礼圣,打架本事不差的。
  只是犯不着跟老大剑仙较这个劲。
  剑气长城的董三更,萧愻,陈熙,齐廷济等剑仙,还有浩然天下的阿良,左右,裴旻,周神芝等,蛮荒天下的大髯剑客刘叉,以及白玉京被誉为真无敌的余斗,道门剑仙一脉执牛耳者的玄都观孙怀中……
  反正万年以来,数座天下,剑道一途,何等天才辈出,何其群星璀璨,始终无一人自称剑道无敌。
  只因为此地城头上,有个名叫陈清都的老人而已。
  自负如二掌教余斗,早年也不敢擅自与陈清都问剑,止步于倒悬山捉放亭。
  不然余斗只需要从倒悬山一步跨过大门,再一步登上剑气长城的城头即可。
  为何不敢、不愿、不能问剑,因为问剑即输、即伤、即死。
  相传阿良刚到剑气长城没几年,曾经一次在城内醉酒过后,跑去参加一场其实根本没喊他的巅峰剑仙议事,到了城头上边,昂首大步走向那座茅屋,用他的说法,就是在城头结茅修行万年,竟然问剑之人都没一个半个的,老大剑仙实在太过寂寞了,就让阿良来破这个例,都让开,让我来!
  不过城头议事剑仙,城头外边看热闹的剑修,反正一个都没拉住阿良,再等到老大剑仙走出茅屋,点头说了个“好”字,阿良似乎瞬间就醒了,一个蹦跳,在老大剑仙身边落定,大义凛然,补了一句“让我来为老大剑仙揉揉肩,你们真是一群良心被狗吃了的王八蛋啊,都不知道心疼老大剑仙,还要我一个外人来嘘寒问暖?”
  大概就是在那之后,阿良可谓一举成名,有了个响当当的绰号。
  而且在那之后,狗日的阿良,就一直以老大剑仙的小棉袄自居。
  只是老大剑仙觉得这个说法太恶心,才没有在剑气长城流传开来,不然阿良多半还要多出一个绰号。
  陈清都看了眼那把坠落在大地之上的长刀,很眼熟,因为是远古执掌刑罚神灵手持之物,事实上,不但眼熟,万年之前,还打过不少交道。
  所谓的打交道,自然是刀剑互砍。最后那场战役,击败这尊神灵的,是一位与龙君观照辈分相同的剑修,只是后来此人跟随兵家老祖试图走上另外一条道路,不惜让已经成为练气士之外的人间众生死绝,最终导致了人族内部的一场大决裂,修道之士死伤无数。
  而这位当初并未彻底陨落的神灵,曾经跻身十二高位之一,按照旧天庭神职划分,也算是那位持剑者麾下的直属神灵。
  万年之前,在其锋刃之下,妖族尸骸白骨累累,堆积成山,无数鲜血曾经汇聚成一条贯穿蛮荒的远古大渎。
  天地视人如蜉蝣,大道视天地如泡影。
  陈清都叹了口气,看来当年那位前辈来此城头游历,说不定除了是来见陈平安,也有几分缅怀故友的意思?
  难怪那把最早遗落在青冥天下的狭刀斩勘,会跟着那头化外天魔来到剑气长城,一路辗转,最终又被陈平安获得。
  属于上古斩龙台行刑之物的狭刀斩勘,之于此刀,类似一处储君之山之于一座君主大岳,有那朝拜之意。
  天道崩塌,天各一方,大道循环,两刃相邻。
  陈清都心意微动,那把无鞘的雪白长刀随即掠至城头,说道:“回头劳烦你将此刀,交给我们那位隐官大人,就说是以后他与宁丫头成亲的贺礼,人可以不到,礼物得贵重。”
  贺绶点头答应下来。
  陈清都摆摆手,“忙去,我们没什么可聊的,瞎客套起来,只能说些有的没的,双方都尴尬。”
  贺绶原先根本不觉得半点尴尬,毕竟能够与老大剑仙尽可能多聊几句,就是天大幸事。
  只是陈清都这么说了,贺绶只得再次作揖拜别老大剑仙。老夫子返回天幕继续盯着远处那些渡口,有些伤感,经此一别,就真的与老大剑仙再无重逢机会了。
  魏晋早已起身,御风来到另外那座城头的崖畔地带,遥遥抱拳道:“魏晋见过老大剑仙。”
  陈清都一步来到崖畔,瞥了眼风雪庙大剑仙,点点头,“境界嗖嗖涨啊,几年没见,得刮目相看了。”
  魏晋倍感无奈。
  曹峻来到魏晋身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只是心中犯嘀咕,怎么这话听着有几分耳熟?
  陈清都望向城头之外的几缕粹然剑意,问道:“剑谱都丢给你了,为何还是无法赢得宗垣那条剑道的认可?”
  老大剑仙揉了揉下巴,“没理由啊,你们俩隔了几千年,照理说谁也抢不着谁的媳妇,宗垣那小子,又是个出了名的好脾气,外加痴情种,没道理对你看不顺眼。”
  在剑气长城的历史上,其实也有一些剑修,能够与陈清都多说几句。
  比如早先的宗垣,后来的董观瀑。
  老大剑仙突然眯起眼,转头望向蛮荒天下腹地一处隔绝天机的古怪战场,“难怪。又是周密作祟。”
  一挥袖子,陈清都在身前摊开一幅外人不可见的光阴长河画卷,托月山百剑仙都曾在隔壁城头练剑。
  将那些蛮荒天下的剑仙胚子一一看遍,最终看到了那个好像资质相对最差、迟迟未能获取剑意馈赠的年轻剑修。
  见老大剑仙不言语,魏晋也就识趣闭嘴。
  曹峻瞪大眼睛,反正多看几眼老大剑仙就是赚。
  年轻剑修在城头这边练剑时,好像有些心不在焉,不务正业,更像是个游山玩水的练气士,只是盯着城头之外发呆。
  当练气士孕育出一把本命飞剑,就算自立门户了,迥异于其他练气士,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寻出飞剑的一两种本命神通。
  所以天下剑修几乎少有散修身份,不是没有理由的,一来剑修数量,相对最为珍贵稀少,是天下任何一座宗门都不嫌多的宝贝疙瘩,再就是炼剑一途,太过消耗金山银山,以山泽野修身份修行,当然不是不可以,但是失去了宗门的财力支持,难免事倍功半,最后的重中之重,就是剑修本命飞剑的神通,剑修的不同寻常,其实就是一个字面意思上的“天赋异禀”,几乎可以视为一种老天爷赏饭吃的天授之事。
  因为剑修的本命飞剑,其大道根源所在,就曾经是光阴长河中的那些“河床直道”,故而就成了后世术法万千当中的最大宠儿,最为“有序”,继而演化衍生出无数种的飞剑本命神通。
  这就是为何剑修在练气士当中最具先天优势,因为剑修确实是名副其实的“得天独厚,别具一格”。
  所以剑修在山上,才有资格最不讲理,任你术法无穷,我有一剑破万法。
  在那几年里,托月山剑修陆续离开城头,但是这个被陈清都单独拎出的年轻剑修,位次垫底,名声不显,他离开城头极晚,看似一无所获,此人与其说是剑修炼剑,不如说是一直在以水月观和白骨观,巡视剑气长城遗址,偶尔属于宗垣的那几缕遗留剑意当空掠过,年轻剑修才如临大敌。
  最终剑修被那个先与陈平安闲聊一番的十四境大修士“陆法言”,悄然带走,不然龙君会按照甲子帐律令行事,未能攫取粹然剑意的剑修,就别想活着走下城头了。
  陈清都很快就找出蛛丝马迹。
  蛮荒天下精心布局的托月山百剑仙,除了极少数是“身世清白”的纯粹剑修,其余几乎都与神灵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比如这个年轻剑修,更是毋庸置疑的神灵转世,继承了一部分某尊高位神灵的本命神通,那把飞剑的神通,接近“观想”。
  透过皮相看骨相,不断推衍、拼凑心相,无限接近某个真相。
  只为了观想出一位剑气长城的剑修,宗垣。
  显然是周密的后手之一,是送给浩然天下和剑气长城的一个意外惊喜。
  宗垣重返人间,算不算意外。
  人间重见宗垣,是不是惊喜。
  陈清都打散那幅光阴画卷,与魏晋开口说道:“挑重点说些事情。”
  一魂所系,些许元神,在这人间,无法久留。
  魏晋言简意赅说了些大事。
  至圣先师在中土穗山之巅,与在蛟龙沟遗址那边的蛮荒大祖,双方遥遥切磋道法。
  阿良被压在了托月山下数年之久,从十四境跌境,先去了趟西方佛国,才重返浩然。
  四把仙剑齐聚扶摇洲,白也独自一人剑挑六王座,后来被文圣带去了青冥天下的大玄都观。
  蛮荒天下攻占桐叶、扶摇和金甲三洲山河,最终被大骊铁骑阻截在宝瓶洲中部,周密率众登天而去。
  宁姚在那座被命名为五彩天下的崭新家乡,接连破境,跻身飞升境,成为天下第一人,期间她还亲手斩杀一尊高位神灵。
  一场中土文庙议事,对蛮荒天下说打就打了。
  阿良带着一位飞升境修士深入腹地,之后左右仗剑远游驰援阿良。
  陈平安带着四位剑修,在前不久离开剑气长城。
  老大剑仙期间只说了两句话。
  “可惜白也终究不是剑修,不然来了这边,可以教他几手合适剑术。”
  “宁丫头半点不让人意外。”
  陈清都再问了两个问题。
  “左右如今有无跻身十四境?”
  魏晋摇摇头,解释说左先生想法太大,原本有机会跻身十四境,却因为追求一条更广阔的剑道,耽搁了破境。
  陈清都的最后那个问题,“文庙和托月山对峙议事,是小夫子说要打的?”
  魏晋笑道:“不是礼圣,是陈平安率先开口,说打就打。”
  陈清都点点头,脸上有些笑意。
  小子不孬。
  很像自己。
  老人从不觉得一个人的朝气勃勃,只是那种一年到头的言语欢快,行事跳脱。
  而是在人生的每一个关隘那边,独独在苦难之际,年轻人反而能够眉眼飞扬,意气风发。
  做出最意外的事,递出最快的剑,与这方天地说出最有分量的言语。
  平时一贯寡言者,偶尔放声,要教旁人不听也得听。
  陈清都收起思绪,视线偏移几分,望向曹峻,笑问道:“这位年纪不小的剑仙,姓甚名甚,来自何方?”
  相对于陈平安、宁姚和魏晋这几位剑气长城的自家剑修来说,外乡人曹峻的百多岁,确实算年纪不小了。
  曹峻抱拳说道:“晚辈曹峻,祖籍在宝瓶洲骊珠洞天,与隐官祖宅就在一条巷子,只是晚辈出生在南婆娑洲,老祖曹峻,负责看守那座镇海楼。”
  曹峻忍了又忍,还是没能忍住多说一句,“晚辈其实才一百四十岁。”
  本想添上一句,如果不是早年被左右打碎剑心,早就跻身上五境了,说不定还有希望跟风雪庙大剑仙一个境界。
  只是想到在这位老大剑仙这边,好像仙人境剑修也没什么值得称道,就将这句话咽回肚子。
  陈清都嗯了一声,点点头,“那跟左右的岁数、境界都差不多,后生可畏。”
  魏晋忍住笑。
  曹峻只觉得被黄泥巴糊了一脸,又不敢与老大剑仙顶嘴什么,憋得难受至极。
  他算是彻底领教剑气长城的风土人情了,剑气长城当得起“剑仙”二字的剑修,一个比一个性格鲜明。
  宁姚的不苟言笑,万事不上心。
  陆芝好像对剑气长城以外的人,她见谁都想砍上几剑。
  齐廷济的年轻人下辈子注意点,老剑仙用最和善的表情,说着最狠辣的言语。
  再就是这位老大剑仙的和蔼可亲,平易近人。
  就连魏晋这个一向持身正派的风雪庙大剑仙,都有了一句“你进不去避暑行宫”。
  陈清都望向城头之外,突然轻声道:“要走就走吧,这里没什么可眷念的,身为纯粹剑修,生前出剑,必须有个阵营讲究,可既然人都死了,只留下这点剑意,还有个屁的敌我之分。”
  魏晋神色自若,转过身,面朝城头以南。
  在这一刻,魏晋剑心愈发澄澈通明,与已故剑修宗垣,遥遥抱拳礼敬。
  大不了以后战场相见,再与宗垣前辈的那些剑意继承者分出剑道高低,一决生死。
  陈清都笑着点头,“宗垣就是宗垣。”
  千秋风骨仍凛然。
  原来一直对魏晋不曾亲近的几缕剑意,刹那之间,在空中凝出四条剑光长虹,最终在风雪庙剑仙身边缓缓流转,萦绕不去。
  这就意味着魏晋从此在剑道一途,就属于宗垣一脉了。
  没有任何师徒传承的繁文缛节,没有什么祖师堂敬香拜挂像。
  魏晋心声问道:“敢问老大剑仙,万年之前的那个存在,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存在?”
  陈清都犹豫了一下,老人有些神色复杂,最终还是摇摇头,“曾经见过两次,没什么可说的。”
  登天一役,五至高之外,只说远古十二高位神灵,大半都已陨落在那场改天换地的惨烈战事之中。
  此外,要么远离旧天庭遗址,在天外沦为孤魂野鬼。
  要么坠落在未知的人间大地,长久酣眠,形骸沉睡。
  看管其中一座飞升台的青童天君,作为最早的人族成神者之一,曾经司职接引男子地仙飞升。
  蛰伏于五彩天下的那位,早年在人族登天一役中受了重创,曾是披甲者麾下。
  从天外降临在桐叶洲的那尊神灵,跨海远渡宝瓶洲,登岸之时,被崔瀺和齐静春联手,曾经被命名为“回响者”。
  赊月继承了一部分神位,她不单单是月宫种那么简单,相对是最有希望跻身那个“明月前身”的高位存在。
  打杀了这些高位神灵,于人间利弊皆有,好处是少了个战力惊人的人族死敌,坏处就是会空出神位,周密登天后,自然就可以塑造出一位补缺的崭新神灵。
  在万年之前,这些高位神灵,可不是什么好相与之辈,只是万年之后,一方面是天道崩塌,就像一位十四境大修士,失去了绝大部分的攻伐手段,再就是天地间那座无形的文字囚笼,对神灵禁锢极大。
  文海周密,曾经自创文字,已经在蛮荒天下流传数千年之久。
  就是为了让新旧神灵,重返人间之时,都可以尽量脱离礼圣制定出来的那座文字囚牢。
  不出意外,眼前这座蛮荒天下,就是新天庭众多神灵在人间落脚的渡口了。
  远古神灵的唯一言语,其实类似如今修道之人的所谓心声,只是类似,而并非全是。
  方才被陈清都一剑斩碎金身的高位神灵,名为“行刑者”,曾是持剑者麾下,天下妖族,尤其是受罚真龙,吃苦极多。
  不过神性不全,应该长久沉睡之时,加上早就被托月山剥离出了一部分残余的本命神通,雪上加霜,当然,只是不比当年那么擅长打架,绝对不意味着好杀。
  而那个被托月山当做杀手锏之一,专门用来针对阿良和左右的高位神灵,大概是那尊名为“寤寐者”的存在了。
  本命神通之一,是囚禁梦魇中。老话说夜长梦多,还是后世化外天魔万千的一部分根源所在。
  还有那拥有一门“止语”神通的“无言者”,又名“心声者”。
  以及造就出众多日月、无数山河秘境的“复刻者”,又名“想象者”和“铸造者”。
  当然这些古老神灵称呼的命名,都是登天一役结束后的说法。
  不被文字记载,就像一部老黄历的最前边,专门为这些古老存在,留下空白一页。
  人生在世,好像孩子什么都好奇,年轻人什么都知道,中年人什么都怀疑,老人什么都认命。
  至于好人不好人的,人心各有一杆秤,很难说谁一定是好人。
  只是希望以后人间千年万年,不要无视那些沉默者的付出。
  一个孩子年纪太小,做不了更多。
  其实一个年纪大了的老人,也未必能够多做什么。
  陈清都揉了揉下巴,举目远眺蛮荒天下。
  差不多还能递出一剑。
  与谁问剑?
  砍谁好呢。
  那个重返蛮荒天下的白泽?
  白泽与小夫子关系不错,跟我陈清都可不熟。
  ————
  白泽与绯妃行走在一条曳落河支流的干涸河床之畔。
  绯妃察觉到了剑气长城遗址那边的一丝异象,惊心动魄,轻声问道:“白先生,那个老不死其实……没死?”
  白泽说道:“不能因为陈平安合道半座剑气长城,就忘记老大剑仙合道整座剑气长城。当初周密登上城头,除了收网,也想确定此事。既然周密没有动手,要么是毫无察觉,连他都被蒙骗过去了,不然就是觉得在那边挨老大剑仙倾力一剑,划不来,就有了别的长远打算。”
  文海周密,曾以十四境大修士陆法言的皮相姿态,也就是旧王座大妖切韵和斐然的师尊,游历一趟剑气长城,还与陈平安有过一番闲聊。
  白泽突然笑着提醒道:“对老大剑仙还是要敬重些的。”
  绯妃发现哪怕陈清都现身,白泽的注意力,还是在托月山那边,这就十分古怪了。
  那座托月山,如今就是个只留下元凶支撑的空架子,已经影响不了太多蛮荒天下的天时气运。
  退一万步说,就算被陈平安那个疯子,成功开山,恐怕还不如那轮明月被宁姚他们仗剑飞升再斩落,来得影响深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