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偷香高手 > 第2027章 芳踪杳杳

第2027章 芳踪杳杳


      “呸呸呸,乌鸦嘴!”宋青书急忙驱散脑海中这不吉利的念头,已经打定主意,哪怕真要Badending,以他如今的能力,也要强行逆天改命。
  
      “什么乌鸦嘴?”李青萝一脸发蒙地问道。
  
      “没什么,”宋青书注意力回到了怀中佳人身上,搂着温热丰腴的娇躯,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刚刚被打搅了,要不现在继续?”
  
      察觉到男人身体的变化,李青萝忍不住啐了一口:“你这人是属牛的么……”宜娇宜嗔,眼波流转,眉梢间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妩媚风情。
  
      宋青书看得食指大动,在阵阵娇笑声之中,搂着她重新滚进了被窝。
  
      ……
  
      “要不我们给语嫣添个妹妹吧?”
  
      “呸!你不要脸我还要呢,真搞得珠胎暗结,我以后怎么见人?”
  
      “有了就有了呗,到时候我看谁敢多说一个字。”
  
      “别想了,不会有的。”
  
      “为什么?”
  
      “因为每次我都会把你留在我身体里的东西用内力逼出去啊。”
  
      “……”
  
      第二天窗外的天还没有亮,李青萝便爬起来穿衣裳,宋青书还想抱她睡一会儿,却被她断然拒绝,等会儿天一亮被人看到她从这屋里出去,她以后都没脸见人了。
  
      宋青书也知道厉害,所以并没有为难她,看着她离去时慌乱却不失优雅的身影,不由得会心一笑,这就是成熟-女子的好处,懂情趣知进退,一切都不需要自己担心,甚至还不用担心一不小心弄出孩子来,她们懂得做好一切安全措施。
  
      不用负任何责任,只需要尽情享用她们的妩媚与温柔,哪个男人会不喜欢呢。
  
      回味着昨夜的旖旎,宋青书很快又陷入了梦乡,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谁啊?”
  
      “我!”门外传来了李青萝焦急的声音。
  
      透过窗户能看到阳光了,宋青书眉头微皱,这青天白日的她不顾闲言碎语跑到我这儿来,难道出什么事了么?
  
      急忙穿好衣裳去开门,还没来得及问,就听到李青萝说道:“表妹不见了。”
  
      “不见了?”宋青书心中咯噔一下。
  
      李青萝递给他一个信封:“昨晚回去后天色还早,我担心打扰她,于是又睡了个回笼觉,等醒来后去找她,发现她已经人去楼空,只留下了这个。”
  
      宋青书打开信封,发现里面一张信纸,留下了几个娟秀的字迹:“我走了,勿念。”
  
      李青萝来回踱步,有些懊恼地说道:“一定是昨晚被她发现了什么,不然她不会什么也不说,就这样走了的,你看这信上,连表姐都不喊了。”
  
      宋青书却是暗暗寻思,没有留抬头称呼,这信到底是留给李青萝的还是留给自己的呢?
  
      见他不说话,李青萝忍不住举起手捶了捶他的胸口:“都怪你,昨晚非要让她进来,这下她一定恨死我这个表姐了。”
  
      “昨晚她都说了想进屋了,我要是拒绝岂不是更加引起她的怀疑,”宋青书苦笑不已,“好了好了,你也不要自己吓自己,未必是她知道了什么。”
  
      “都留书出走了,怎么可能不知道。”李青萝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心想自己昨晚真是猪油蒙了心,非要和他厮混。
  
      宋青书笑道:“这不是还知道给你留书么,证明她也并非那么恨你呀。”
  
      李青萝一怔:“这倒也是。”
  
      宋青书接着说道:“而且小龙女动不动就失踪是她的特点,隔一段时间等她想和我们相见了自然会出现的。”
  
      原著中杨过与小龙女之间的爱情之所以那么坎坷,虽说有黄蓉等旁人的插手影响,但说到底问题还是出现在小龙女身上。
  
      杨过虽然命犯桃花,到处撩得人家姑娘意乱情迷,但这些都非他有意的,在他心中,从头到尾都只喜欢小龙女一个。可小龙女呢,别看她平日里像个冰山美人,其实心思相当敏感,对他们之间的感情也一直有所疑虑。
  
      稍微遇到一点问题,她第一反应不是与杨过一起商量解决,而是自怨自艾,然后莫名其妙地玩失踪。
  
      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小龙女有时候其实挺“作”的。
  
      宋青书没想到这一世轮到自己来体会杨过当年那种感觉了,不过有时候短暂的分别也不是坏事,能酝酿更浓郁的思念与爱意。原著中英雄大会上,就是小龙女忍不住心中相思之情,最终主动去找杨过的。
  
      宋青书忽然想到原著中小龙女一次心灰意冷离去后,竟然答应了公孙止的求婚,若非机缘巧合被杨过闯入绝情谷,说不定就生米煮成熟饭了。
  
      “呃,不会这么倒霉吧。”宋青书脸色极为精彩,不停地安慰自己,之前自己见小龙女动不动就走火入魔吐血,意识到《玉-女心经》有些缺陷,特意传授她《九阴真经》全本,想来现如今的她不至于像原著中那把练功动不动就练得吐血昏迷,差点便宜了公孙止。
  
      “你怎么一点也不担心她啊,真冷血!”见他说得轻描淡写,李青萝怒道。
  
      宋青书双手一摊,无奈道:“她铁了心要走,我们又哪里找得到她,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们古墓派的轻功,过了这么久恐怕已经在百里之外了,而且不知道方向,想追也追不上啊。”
  
      李青萝也知道是这么回事,可是她心里终归还是难受至极:“都怪我,都怪我……”
  
      “你也不必太过担心,她武功那么高,一个人行走江湖足以自保,而且我相信我们有缘,肯定要不了多久就能和她重逢了。”宋青书安慰道。
  
      “缘分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谁又说得准。”李青萝显然不满意这个回答。
  
      宋青书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便转移话题道:“你来得正好,本来也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什么事情?”李青萝有气无力地答道。
  
      “回临安过后,如何才能彻底控制住赵构。”望着东南方向,宋青书眼神变得深沉起来。
  
      李青萝果然被吸引了注意,一边寻思一边答道:“赵构如今虽然成为了废人,但他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想控制住他没那么简单。首先他身边的内侍太监必须全部换成我们的人,宫女也得一起换,还有皇帝身边的御前侍卫都得是我们的人才行,除了这些之外,还需要宫中某个身份尊贵的后妃与我们互为臂助才行。”